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ALL吞】不可饶恕-8 by:笛子&御橙月
[ 2011-2-10 18:03:00 | By: 笛卡兒 ]
 

8、

从夜店出来,黥武就在路上瞎晃,他哪里也没有去,就是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如此暴躁,正如吞佛说得沉不住气,但他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想吞佛和哪些人呆一起,做过什么亲密的事。经过内心激烈的斗争,再回想着吞佛反复地道歉和举止,黥武觉得他真的应该相信他,然后,他为自己说过的伤人话而感到后悔。他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输入几个字果断地发送了出去。

【别走,我回店里找你。】——银鍠黥武

螣邪郎笑意正浓地看到了这条信息,他刚把吞佛放倒在自己的床上,不过吞佛现在可没有意识去看这条内容。
“我的表弟好像对你特别感兴趣嘛!”螣邪郎自言自语地说着,手里也没有闲下来,开始解吞佛的衣服纽扣,接着他把头埋进吞佛的颈项间,从舔他的耳垂到轻吻他的脖子。
“今夜,你是本大爷的。”
吞佛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拉扯他的衣服,便努力睁开眼睛去看。可他喝得实在太多,半天也没看清伏在他身上的人。 “黥武?”他不确定地唤了声,只感觉头疼地厉害。 螣邪郎忽的一怔,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吞佛,只见对方双眼迷蒙,根本认不出他是谁。“好好看清楚了,本大爷是谁!”略带愤怒地扳正吞佛的下巴,螣邪郎一口咬了上去。 吞佛猛地一颤,似乎有了点清醒的意识,感觉眼前的不像黥武,又不停想要往他身上压,他伸出手有气无力地推拒并呢喃:“不。”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徒劳。
本来就很不爽的螣邪郎因为这样的拒绝显得更加地不愉快,偏偏这时吞佛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是银鍠黥武,料想黥武肯定是回店里没有找到人,所以打电话来问,螣邪郎抓起手机,一把将手机电池拔了下来。 “先认识他的人是我!”螣邪郎泄愤地对着手机说道,把拆散的手机统统扫到地上去。 看到吞佛在床上撩人的姿态,螣邪郎俯身在他的耳边坏笑着说:“一晚上很长,足够了!”说罢,迅速褪去了彼此的衣裤,缠绵在一起。

吞佛是被浑身的不适感弄醒的,睁开眼睛时胸口上还压着一条胳膊导致他呼吸不顺畅,他侧脸定睛一看,螣邪郎一脸满足睡得正香,吞佛顿时明白曾发生过什么,忍着头部的胀痛迅速起身,这一动作让身边的螣邪郎也醒了过来。
螣邪郎完全没有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还凑过去环住吞佛把他重新拉回床上,温油地说:“宝贝儿再来一次。”
吞佛二话不说便是将人踢下床。 螣邪郎吃痛叫道:“宝贝儿,你也太狠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能把老公踹下床呢?” “滚!”吞佛不禁暴怒,禁不住想问候对方全家。 “宝贝儿,等下……等……”螣邪郎见吞佛抓起台灯就要砸过来,一边叫着别闹一边撒腿跑。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急促响起,螣邪郎刚想宣布停战,哐的一声,台灯在他脚边四分五裂,令他像被点了导火线般逃窜到大门。 “谁啊?”螣邪郎一拉开门,发现黥武一脸错愕地望着他。 砰!他赶紧锁上门,这才想起自己一丝不挂的,而门外的黥武显然很不耐烦,砰砰几大脚踹在了门上。 螣邪郎也知道黥武的倔脾气,仓促地抓了条浴巾往腰上一围再次打开了门。
“你小子!!!”螣邪郎刚想展开他的威严,见黥武来势汹汹的模样马上替换了招牌笑容:“那么早,找我有急事?”
一把将螣邪郎拨开,黥武直冲卧室,正在穿上衣的吞佛感到有人进来以为定是螣邪郎,于是抓起闹钟回身就摔了过去,黥武反应敏捷地身一偏,闹钟砸到门框再掉落到地上,黥武低头看的同时,也瞥到了几个撕开包装的安全套,不由攥紧了拳头。
吞佛注意到是黥武时惊讶不小,但他没开口,继续自顾自地穿衣服,现在银鍠黥武的身份只是螣邪郎的表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你们两个,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螣邪郎笑眯眯地说,黥武头也没回,眼睛直直盯着吞佛,等到吞佛一切就绪准备从他身边走过时,黥武用力抓住他的胳膊。
“什么事?”吞佛非常冷谈地开口。
黥武想了想,努力说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吞佛哼笑:“对不起,办公室以外的地方我不谈公事。”
“那跟我走,我和你谈私事。”
“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可谈的。”吞佛轻轻抽出手,却又被黥武拉住。
螣邪郎见气氛怪怪的马上又插上来劝起黥武:“黥武你别样样都靠武力来解决嘛!”
“你闭嘴!!!”
吞佛和黥武异口同声。
螣邪郎见状立刻识趣地闭了嘴,他渐渐有点摸清了头绪,吞佛的借酒消愁,以及黥武的种种表现,两个人已经不像是纯属的肉体买卖关系了。他把重新拼装好的手机交还给吞佛。
吞佛接过后便往门口走去,黥武则紧紧跟上,待出了门吞佛忽然感到肩膀一重,原来是黥武脱下外套搭在他的身上。 “上车吧。”黥武的口气软下来,露出期盼的眼神。 本想将外套甩地上去的吞佛也微微叹了口气,乖乖跟上了黥武的脚步。他只穿了件薄衬衫,扣子还被该死的螣邪郎扯掉了好几个,刚才在气头上没觉着冷,现在一冷静就感觉冻了,外套上还残存着对方的体温,不禁裹紧了些。 上了车,黥武发动引擎打开空调,却迟迟没有开动车子。吞佛抱着双臂靠在副座上也不说话,目光投向窗外。 大约静默了十来分钟,黥武开口道,“对不起,我……” “对不起?你有对不起我吗?” “昨晚我不该说那种话,对不起。”黥武又郑重地重复了一遍,甜言蜜语他没有天赋,狡猾辩解他也同样不会,所以只能说最简单的三个字。
吞佛忽感心脏加快了跳动,装作无所谓道,“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在你们眼里我本来就是那种人。”
吞佛的心情其实也很复杂,一边为重伤自己的话感到伤心,另一边又觉得欢喜,因为以前他和谁在一起,从没有人来较真过。
黥武和吞佛凝视了几秒,慢慢把身体凑了过去,在他嘴上轻轻吻了一下,在吞佛还在怔愣他的举动时,黥武开口说:“以后和我在一起吧!”
吞佛有点短路,他怕会错意,又不想老是厚颜无耻地缠着黥武,于是问了句:“什么意思?”
黥武马上斜他一眼,道:“你傻起来的样子也蛮可爱的嘛!这可是高中生的表白用句。”
表白?!
“表白了又如何呢?”
下一刻黥武笑了出来,他抱住吞佛不断吻他:“就是我们已经建立恋爱关系了。”
!!!!!!!!!!!!
吞佛顿时感到老脸都快丢光了,他支吾着说:“我是夜店的老板的,可是要应酬的。”
“嗯….不许。”黥武回答地斩钉截铁。
“那只是喝酒聊天呢?”
“也不行。”
“很友好的拥抱和握手?”
“不可以。”
“………………………………………………………”
“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喜欢你…………………………….”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