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ALL吞】不可饶恕-7 by:笛子&御橙月
[ 2010-12-15 13:25:00 | By: 笛卡兒 ]
 
7、

又到了每月例行看望干爹袭灭的日子,吞佛一大早便到达袭灭的住宅,刚一进门便看到袭灭忙里忙外地来回窜,手里大包小包的。
无需招呼,吞佛自个找个空位坐下,打着呵欠问道,“干爹,你这是要干嘛呀?”
袭灭这才发现吞佛来了,一脸欣喜道,“小子你来了,来得正好!”
吞佛不禁笑了笑,又问“怎么了?”
“快,给我把这堆搬上车。”袭灭指指一地的大小包,“你小子来的正是时候,跟干爹一起去日本泡温泉吧。”
吞佛一愣,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什么?现在?”
“废话!”袭灭直接塞了好几个包到吞佛手里,催促他赶快拿上车。“动作搞快点,还得先和你回家拿护照,别赶不上飞机。”
“干爹,等一下……”吞佛来不及多说,已经被推出了屋子。
在袭灭的一番催促下,吞佛气都来不及喘一口就被拖到了飞机场,然后风风火火地准备登机了。
“干爹,你这也太突然了!我这一走我的店怎么办?”吞佛大为不满,他可是生意人,如何放得下诺大一个店不管。
袭灭一脸悠然,道“怕什么,离开个几天又不会跨掉。”
吞佛狠狠瞪一眼过去,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准备给朱厌打电话交待事宜。
“喂,现在不能开机。”袭灭提醒道。
吞佛又是一愣,这可惨了,手机没办国际漫游,这下谁都别想联系了。转而又一想,银鍠黥武那边也没说一声,他不在的这几天可别出什么岔子啊!

对于吞佛的话黥武当然都会记在心上,他是个认真的人,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因此在吞佛开出优厚条件后的第二天他破天荒的在店还没到营业时间就抵达了,以前他是看场,现在他还要捧场,吞佛的场,此刻他的手里捧着一大束香水百合,为了表达诚意。
焦虑的朱厌看到黥武来了马上便松懈下来,跑到黥武面前就问:“太好了你来了,吞哥有没有和你联系过呢?他手机关机到现在,都找不到他人。”朱厌一连串说了好多,仿佛黥武一定会给出个满意的答案。
“他不在?”黥武皱起了眉头,然后立刻掏出手机拨打已储存好的号码,对面的语音提示果然如朱厌所说。
“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朱厌担心地吐露,断风尘的事才消停,吞佛就闹失踪,这也未必太过巧合,以往吞佛从不会平白无故不驻店,就算有事也会有所交代,朱厌越想越慌乱。
与此同时,黥武又打了通电话给帮里的人,直说让他们去断风尘那边找吞佛。
一番折腾下来,黥武得到的消息是人找不到,他下令继续寻找,就算把这座城市翻过来也要找到吞佛。时间一个小时接一个小时地过去,始终没有消息,朱厌担心不已,胡乱猜测着糟糕的结果。
终于,有消息传回,说是查到吞佛的出境记录,人现在在日本,根据机场那边的消息,人是和袭灭一起离开的。
朱厌猛地松了一口气,却突然看见黥武阴沉的表情,吓得他到嘴边的话都赶紧收了回去。黥武大步走向门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返回来,把搁在桌上的百合一把抓过狠狠甩在地上。朱厌愣愣地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百合,刚才顾着着急老板的下落,现在才想起银鍠先生带花来是送给谁的呢?还有,不是找到老板下落了吗,银鍠先生怎么这么生气?
另一边,吞佛不是不想传个安然无恙的讯息回去,而是袭灭粘得太紧,一会儿烤鱼一会儿擦背,又一会儿还要下棋,他根本没机会定下心来去拨个国际长途,吞佛觉得自己从没那么忙碌过,好不容易回房间可以休息下了,刚想拎起话筒,袭灭又冲进来说帮我捏捏肩,让吞佛不得不怀疑这老头是不是故意。
“小子,带你出来是散心的,怎么老是皱着眉,有心事?”
吞佛回过神来,笑答道“哪敢”,心里却真的有点事,自己这趟走得这么突然,头一天才跟黥武卿卿我我,第二天就跑得电话都不留一个,黥武小鬼会不会认为自己在耍他呢?然而这事吞佛又觉得对袭灭难以启齿,也不能坦白告诉袭灭他有点想念一个脾气很大的小子,到时被袭灭追着问八卦外加吐槽,他可受不了,吞佛考虑过后说了些关于断风尘来闹场的事,袭灭笑说你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点破事还不至于让你惦记。
“行了,既来之则安之,好好渡个假吧!”
“嗯。。。。。。”
算了,吞佛想也或许他之前说的那些倒贴的话人家银鍠黥武听过后根本不当回事呢!

一个星期后,吞佛跟随袭灭回国,一下飞机立刻打开了手机,在店里号码和黥武号码之间犹豫了一阵,还是选择了后者。可惜运气不好,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他又拨通了店里电话,朱厌告诉他一切安好。挂了电话,他跟袭灭交待了一声,拦了辆TAXI去往店子。

赶到店里时恰好是营业高峰,朱厌看到吞佛高兴过后又小心翼翼告知他黥武这几天早就来了而且心情不好,吞佛多半猜出这定与自己有所关联,心中暗叫伤脑筋,看来接下去的任务是要去哄哄那小子了,送给了朱厌几只帝王蟹,吞佛换上副讨打的笑脸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黥武抱臂斜靠在沙发上,不知所谓的胡乱按着电视遥控器,一闪一烁的屏幕照射着黥武的脸色更加阴郁。
吞佛靠过去倚在黥武身边说道:“真是抱歉啊,干爹行事太匆忙,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拉我去了日本,害我都没来得及通知你,当时他把我催得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上,不过我一回来就直奔这里的哦!”
他扳过黥武沉闷的脸邪魅一笑:“小鬼,有没有想我?”说完他就吻住了黥武的嘴唇,想来,这是他第一次亲吻黥武的唇,记得最早那次黥武的直接拒绝让他有那么些尴尬,毕竟他也知道下半身的动作与接吻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正当他吻得忘情,身体猛地向后一仰,黥武用力推开他后脸上浮现出的是鄙夷和愤怒。
“我让你干这种事了么?”黥武的声音异常暴躁:“伺候玩袭灭后就马上来我这里耍手段,少恶心我了,谁知道你的嘴巴在前一秒干过什么事!”
吞佛听去居然哈哈一笑,尽量保持轻松的气氛问道:“吃醋了?”
黥武的怒火依然在熊熊燃烧,吞佛继续回到黥武身边:“好了,我真诚的道歉,不该一声不吭就走掉,我真没想到你当真了。”
黥武嘴角一抽,冷笑:“谁当真了?你少自以为是。”
吞佛仍然态度良好,笑道“这次是我不好,乖,别生气了。”他贴近黥武的耳朵,用嘴唇轻轻磨蹭对方的耳垂:“我像是见人就卖的那种么?我和我干爹没那种关系。”
也不知道是吞佛那句言辞戳中了黥武让他爆发了,只见他猛地起身,狠狠一把将吞佛甩开:“你当我是谁?只要上床就会什么都忘了的那种?你这招留着给别人用吧!”
空气顿时凝固,两个人同时沉默不语。
良久,吞佛回到他的老板椅舒服地一坐说:“银鍠先生,你也太高估我了,我开这种店的除了干这事还会什么呢?。。。。。另外,你那么高贵何必屈就在我这里,我请不起也得罪不起,所以你请吧!我们的合作提前结束。”
话音刚落,黥武就摔门而出,那样的声音同时撞击着两颗心脏。

“朱厌,开瓶新的酒给我。”吞佛来到吧台前说道。
“吞哥你刚旅游回来应该快点回家休息。”
“小朱厌,那么关心我会让我乱想的哦!”吞佛挑起朱厌的下巴微笑。
“吞哥你别开玩笑!”朱厌为躲避调侃乖乖拿出瓶酒交给吞佛,而后吞佛在大堂内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一个人喝起来。
烈酒一杯杯下肚,吞佛却丝毫感觉不到酒精的灼热感,反而全身都是冰凉凉的,心脏那个位置更是寒冷。
“宝贝儿,怎么?一个人喝闷酒?”熟悉的声音响起,螣邪郎的面孔映入吞佛的眼眶,只见他一屁股坐到了吞佛身边,“是谁惹吞大少生气了?”
吞佛捧着酒杯笑笑,道“来,陪我喝一杯。”
“好啊!”螣邪郎拿过吞佛喝过的那杯,一口气喝了下去,见吞佛没什么反应接着就顺手搂住了吞佛的腰,看对方的反应与平时完全不同,螣邪郎大为愉悦。
凌晨两点,夜店也到了打烊时间,朱厌正在收拾盘子,忽看见螣邪郎扶着几乎瘫了的吞佛往外走。
“吞哥醉了吗?”朱厌追上来问。
螣邪郎吃力地扶着吞佛,露出招牌式的灿烂笑容道,“醉得不省人事了,放心,我送他回去就行了。”
“那麻烦你了。”朱厌赶紧为两人拉开大门,目送螣邪郎把吞佛扶上跑车,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