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ALL吞】不可饶恕-5 by:笛子&御橙月
[ 2010-10-30 14:17:00 | By: 笛卡兒 ]
 

5、

黥武的突袭像是成功点燃了炸药,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断风尘的手下见自己头头当众被扁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LOVESEXMONEY陷入一场从未有过的风波中。然而吞佛还真是小看了银鍠黥武,单枪匹马便可以将断风尘等人打得落花流水。
有一个小喽喽被打得东倒西歪地趴倒在吞佛脚边,他依然挣扎着想爬起来,吞佛见黥武完全处于上风,于是从容地抓过身后的酒瓶彭地砸在了小喽喽的脑袋上,小喽喽眼睛一翻,软骨似地倒了下去,旁边的朱厌张大了嘴巴,又惊又崇拜。
一场恶战之后,以银鍠黥武的完胜告终,断风尘叫骂着“臭小子,你给老子走着瞧!”,便一瘸一拐地被手下扶了出去。
吞佛忍不住赞叹道“我真是小看你了。”眼尖地瞄见黥武胳膊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正在往外流,“去办公室吧,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黥武低头看看胳膊,本想说不用,却见吞佛已经走向办公室,只得跟了上去。走到门口,吞佛吩咐朱厌把残局收拾下,然后进入办公室锁上门。
又是两人独处,黥武不自在地坐在沙发上,吞佛翻出一个药箱,蹲在他面前,用酒精擦拭伤口周围。酒精带来的刺痛令黥武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吞佛笑了声,说道“刚才那么凶,现在倒怕痛了?”
黥武不回答,把目光投向吞佛,看见对方脖子上也沾上了血迹。“这是?”他忍不住用手触摸那片,然后确定那是伤口。
吞佛这才发现自己也负了伤,用手一摸。“刚才被玻璃溅到了吧。”
吞佛说得轻松自然,黥武皱皱眉头,说“我帮你上药。”
“那麻烦了。”吞佛倒也不客气,紧挨着黥武坐下,朝沙发上一仰。
黥武迟疑了片刻,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吞佛见他没有了动作不禁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你一个堂堂老大替我这么个小人物处理伤口不太妥当?算了,小伤我自己来就好,不劳烦了。”吞佛有点要推开他的意思。
可黥武就在这时牢牢按住了他的双肩把他压在沙发靠背上,低语道:“把眼睛闭起来。”
“干。。。干嘛?”吞佛弄不懂了。
“按我说得做。”黥武不容违抗的命令道,一想到黥武的身手,吞佛一吓,然后乖乖把眼睛闭了起来。
黥武凑过去,唇轻轻覆在吞佛脖子的伤口上,紧接着他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你!”吞佛完全没料到黥武会来这招,脖子上带来的酥痒感使他忍不住想笑,“小朋友你干嘛啊!”
“你懂什么!口水消毒的!”
“不是有酒精么?”
“酒精会痛。”
黥武的动作异常温柔,他继续轻轻的舔着吞佛的伤口,嘴唇时不时还会摩擦到脖颈间其他肌肤,这般享受,吞佛怎会推拒。
舌头的温暖完全掩盖了伤口的疼痛,带来阵阵酥麻,吞佛微微仰起头,双手不知不觉地环住了黥武的脖子。意识迷离间,吞佛的唇贴上黥武的耳朵,感觉到对方身体一颤,他肆无忌惮地吻上黥武的脸颊,而后向嘴唇进攻。
黥武猛地直起身体,“可以了。”
吞佛睁开双眼,一脸不爽地反问道,“可以了?”
黥武坚定地嗯了声,拉开两人的距离,令吞佛不禁含恨地嘀咕了声不解风情的小鬼!

第二天,还没到开店时间,吞佛懒洋洋地窝在办公室查看账本,却在这时朱厌匆忙地闯进来,一脸惊慌地告诉他断风尘又来了!
直觉告诉吞佛这下棘手了,断风尘也真会挑时间,趁黥武不在的时候找上门。他急急走出来,看见断风尘带了比昨日多两倍的人马前来,将他整间场子都坐满了。
“吞老板,我专程过来和你算一下帐。”断风尘脸上挂着彩,笑得扭曲。
吞佛想了想后还是走了过去,他明白这个时候去通知黥武也未免晚了些,那么既然如此,还是由自己来解决麻烦吧。
“坐吧吞老板,这里是你的地方,别客气。”断风尘拍拍自己身旁,吞佛一入座,断风尘的手掌就拍上了吞佛的大腿:“你看,把我揍得那么惨,都没女人和我好了。”
调整了坐姿,断风尘又勾住了吞佛,感觉和吞佛像是忘年之交一般:“我查过了,昨天打我的是银鍠家的,你倒是蛮有本事,可以请到银鍠家做你后盾。”
吞佛笑了笑,道“尘哥言重了,我是生意人,谁的价钱合适,我就请谁。”
断风尘继续搂着吞佛,不怀好意地说“你请的保镖打伤了我和一干兄弟,这笔怎么算?”
吞佛知道断风尘是来故意刁难人的,现在不给他台子下,保不定又闹出什么事。“尘哥,一点小意思。”说罢,便让朱厌塞过来一个信封,里面是什么东西,大家心知肚明。
断风尘哈哈笑着,把信封放进口袋,这才松开吞佛。“吞老板果然识大体。”
朱厌又端上一杯酒,吞佛接过来,道“尘哥,这杯我敬你。”
“等等。”断风尘却出声制止,道“就这么一杯?”吞佛顿时面色一沉,断风尘又开口说道,“吞老板,打伤那么多兄弟呢,一人一杯才够吧。”
人群中传来几声笑声,吞佛转头唤朱厌,道“朱厌,去拿一瓶过来。”
“老板?!”朱厌大惊,不敢迈开步子。
吞佛的表情不容商量,道“叫你拿就拿,快去。”
朱厌只好去取了瓶未开封的过来,吞佛当着断风尘众人的面拆开,仰头饮尽。
“好,吞老板够气魄!”断风尘拍手叫好,不禁有些佩服,对手下们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以后谁敢来吞老板这闹事,就是不给我断风尘面子!”
断风尘明白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当然无法与银鍠家抗衡,但是被银鍠黥武打得跟落水狗似的他又觉得有失颜面,现在吞佛自愿出来请罪当然是达到了他的目的,给别人方便也是给自己方便,看到吞佛足下踉跄,极为不适地斜坐在沙发上,断风尘冷笑一声,随即挥挥手让兄弟们撤了。

“老板,怎么样了?”朱厌焦急万分,扶住起身的吞佛。
“都走了么?”吞佛艰难的问。
“嗯。”
“放心没事的,我进去躺一会儿就好,等下照常营业就是了。”
吞佛因为太难受了,只是少交代了一句不要告诉黥武刚才的事,因此等到晚上黥武来看场子时,朱厌委屈的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讲给黥武听了。
黥武打开办公室门时,看到吞佛昏睡在沙发上,茶几上放了一盒拆过的药,还有半杯水。
他从办公室的独立卫生间里拿了块毛巾,再问朱厌要了些冰块,用毛巾包裹住,轻轻覆在吞佛的额头上。
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吞佛微微睁开眼,迷迷糊糊间不禁唤了声“黥武……”
黥武的手猛地停住,目光落在吞佛殷红的脸颊上,有点愤恨地说道,“你活该,竟敢不通知我。”
“黥武……”吞佛依然顽强地呼唤着。
黥武的表情变得几分复杂和困惑,手指在吞佛的脸上轻轻摩挲,吞佛变得安静了一些,呼吸很平稳。黥武感到有什么要出胸腔里跳出来似的,然后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嘴唇伏贴在吞佛的额头上。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