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生子】空城 -3
[ 2010-1-14 18:59:00 | By: 笛卡兒 ]
 
吞佛童子感覺女後的話很有余地,銀鍠黥武想見他,而不是想他。若是幹脆地想,他或許會多考慮一下他們之間的關系,可只是想見而已。想見一個人可以有很多理由,可能是思念,也可能是仇恨。他搶了銀鍠黥武勢在必得的戰神之位,這位戰神之子能他抱有什麽感情?他沒閑心去研究一個影子都沒出現的人,時間也不允許。
襲滅天來吸收了一步蓮華,卻遭聖氣反噬,功體傷重。吞佛便有了新任務,找尋造化之鑰醫治魔尊者。他踏入凝晶雪峰,遇上居住在這裏的非人非魔——奈落之夜.宵,輕易獲取了對方的信任,隨後引領襲滅天來前來。
宵還是個成長中的青年,努力想讓自己表現得成熟,卻時不時透著孩子氣。吞佛非但不討厭,還覺得挺可愛。可是一想到待襲滅天來療完傷後自己得補他一刀,他又不禁有點愧疚和興奮,愧疚欺負一個孩子,興奮得想看這小子會有什麽反應。
宵被狠狠收拾了一頓後,露出一臉哀怨地拖著受傷身體跑了。吞佛覺得自己很壞,想著改個要好好哄騙這小子一番。
恢復元氣的襲滅天來開始大舉進攻中原,吞佛依然是最主要的戰將,他獨來獨往慣了,無論周圍是誰,都和他牽扯不大。他是孤獨的、驕傲的,有朱厭陪伴就足夠。
銀鍠黥武的登場比預計早了些,當時吞佛正與一品皇綬不分上下,孰料天際一記驚雷,此人從天而降。
魔將只有在永無止境的戰鬥中才能詮釋自己的意義,戰鬥是一種本能,不可抗拒的本能。吞佛只覺得此人過於陌生,面容、嗓音、招式所有一切,他只知道對方是戰神之子,還有一點小秘密。
一品皇綬眾人撤退,那人緩緩轉過身凝視吞佛,他的目光沒有一絲熱度,也如同在看一個陌生人。“你,不是我的吞佛。”銀鍠黥武說道。
吞佛險些失笑,沒想到先遭受拋棄的人是自己。“吾的記憶裏也沒有汝。”
銀鍠黥武在解封前便得知吞佛失去了所有記憶,他想這也不算太糟,至少人回來了。當吞佛被一步蓮華抓走時,他困在石頭裏幾乎急瘋了,不顧反對強行突破封印,可惜他不夠強,直到今日才沖開封印,還付出了三成功力的代價。他也不知道該對現在的吞佛說什麽,他相信抱歉的話語無論是哪個時期的吞佛都不會稀罕。
“吾與汝,是何關系?”吞佛不覺得這個正經男人會莫名其妙地說出那樣的話。
銀鍠黥武也想知道怎麽定義彼此的關系,地下情?自己都不禁打個冷戰。多夜情?好像又沒那麽隨便。他們身為戰將,首要任務是戰鬥,發展到這一步是違紀的,所以他們遭受了懲罰——吞佛把一切都忘了,而他丟了三成功力。
“忘了就忘了吧,我們不需要互相憐憫。”其實他很想說我們重新開始吧,可是連他都沒把握能讓吞佛愛上自己,如果最後淪落到靠對方施舍感情來過日子,那不如一開始就別期待。他不會浪漫和甜言蜜語,甚至有點一根筋,所以他真不知道以前的吞佛為何會選擇他。
銀鍠黥武不知道,吞佛就更不知道,他經常摸不清過去的吞佛童子,究竟是什麽樣的理由才使他甘願和一個男人孕育後代呢?是為了情感還是單純只想要個接班人?如果是後者,那就好辦多了。反正小朱厭是不是這個黥武的都不會給對方,索性讓對方永遠不知道好了。
而這件事吞佛還真是料錯了,極愛八卦的螣邪郎在得知吞佛有身孕後就馬上告知了銀鍠黥武,還半誇獎半譏笑地說看不出你很行嘛。當時銀鍠黥武被封在石頭裏,就想立刻像孫悟空那樣蹦出來,別說三成功力,五成又如何!可吞佛卻把他祖宗問候了一遍,擺足了敢提前出來就打得你滿地找牙的氣勢。他當然拗不過吞佛,只好繼續石封。
至於螣邪郎哪來的消息,這又得歸功於女後。其實女後本來也不知道,見吞佛從第一殿退回來還以為他是傷勢惡化,趕忙遣來醫魔,孰料竟診出了喜脈。吞佛操起朱厭就割掉了醫魔的舌頭,誓要封鎖消息,搞得女後只好獨自享受這堪稱得上喜悅的消息。再後來,女後和號稱婦女之友的大兒子分享了這個秘密,反正論交情,吞佛還不至於會割了螣邪郎的舌頭。幸好顧及自身性命安全的螣邪郎只偷偷摸摸地跟黥武說了說,所以這事還算是個秘密。
銀鍠黥武看吞佛絲毫不提孩子的事,心想孩子肯定沒了,自己也不敢多問,生怕勾起吞佛的傷心事。他心痛孩子,卻更心痛吞佛。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