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生子】空城 -2
[ 2010-1-10 3:38:00 | By: 笛卡兒 ]
 
吞佛童子回了魔界,沒有記憶後,這裏之於他就是個陌生地方。襲滅天來一路領著他回來,像個長輩般和藹可親。聽聞此人是他的師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個好徒弟,但襲滅天來應該是個好師父。
為了演一出好戲,朱厭斷了。他把兵器送去修補,小東西附於朱厭上,只好暫時也寄放在補劍缺那。修補過程不會傷害小東西,這倒無需擔心,而且小東西只會在他在場時才飄出來,也不用擔心被發現。
閑暇之余,空白更需要填補,所以襲滅天來命他去閱讀戒神寶典。這顯然是一本八卦寶典,魔界七七八八的事都記在上面,作者似乎尤其鐘愛寫家庭糾紛,用了大篇筆墨來描寫帝王家的家務事。吞佛看得搖頭一笑,合上書離開。
寶典對他的著筆很精簡,該有的都有,什麽時候奪得戰神之位,什麽時候獨闖中原,什麽時候變成一劍封禪,什麽時候解放魔界,就好像在看一個跟自己毫不相關的人的故事,還要強行把自己代入進去。就是不知為何到他的身上,作者的八卦功力都收斂了,讓他最想看的東西一點影子都沒。是自己平日太正直還是太胡來?吞佛一時也沒有答案。
走回居所的途中,衛兵向他投來敬畏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行禮。戰神之威名果然深入人心,人人對他敬而遠之,那估計連嚼舌根的話都難得聽到。
居所裏簡陋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只有一張冰冷的石床,連條凳子都沒有。這種居住條件,說好聽是苦修,說難聽是虐待自己。他突然更加好奇以前的吞佛是個什麽樣的人,這樣的人會跟什麽人交好?
其實他不是很關心小東西的父親是誰,那是他的唯一、私有物,他還不準備和別人分享,而且搞不好那人已經戰死沙場也說不定。幸好感情伴隨記憶都消除了,所以就算那人已死,他也不會有一點悲傷。擁有記憶和知道記憶是完全不同的,擁有的同時會付之情感,而知道則完全不用負責任。
拜見女後時,女後對他很是關切,他想女後在感激他的舍命相救。身為戰將,這種事絲毫不足掛齒,是天生的,不帶任何感情的。他覺得即便是現在的自己,也會毫不猶豫地做出同樣選擇,只是他一定不會再讓小東西被搶走。
“斷層已接合,再些許時日,鬼族的封印便能解開。”女後這麽告訴吞佛。
吞佛隨心所欲地嗯了一聲,完全不能理解鬼族與他有何幹系。他非魔非邪非鬼,是魔界的異端,雖隸屬女後管轄,卻不屬於任何團體。他獨行慣了,以前是,現在更是。
他現在有點懷疑自己,一個人再怎麽失憶,個性也不會改變。如此習慣孤僻的他怎麽可能愛上別人?或許小東西只是一個意外,一次糊塗和激情的失誤。一這麽想,他就更加不把那個人放在心上,甚至狠絕地想死了最好。
女後又和他說了許多的鬼族的事,他麻木地聽著,篩選了一些有用的信息。照這麽看,小東西應該是鬼族的後代,他本身不屬於三族,這便說明小東西的另一位生父是鬼族之人。結合戒神寶典的內容,再一推算,那段日子現身的鬼族只有螣邪郎和赦生童子。他對這個結果不是很在意,反正無論是螣還是赦都一樣,他們都已經戰亡了,也算是合了他的心意。
逐一想,小東西豈不是女後的孫子?然後還會牽扯出一大堆的親戚。吞佛只感覺麻煩至極,索性將這個秘密藏得更深。
“這幾次大戰下來,魔界損兵折將,元氣大傷,急需鬼族助力。”女後還是在說鬼族,她對鬼族有著異常的執著。“銀鍠黥武會提前解開封印。”
因為喪失記憶,吞佛壓根不記得螣邪郎早就對他說過這番話,所以他說出了同那時一模一樣的話語,“提前解封會損傷功體,僅余七成力量,大可不必。”他說這話時沒有一點感情,單純陳述事實罷了。
女後心中也是這麽想,平白折損一名大將實在不劃算,可是她又無力阻止。她發了一會怔,半響才道“大概……他想見你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