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24
[ 2009-12-27 4:21:00 | By: 笛卡兒 ]
 

24th


朱武從來不相信吞佛是無辜的,警方不給他答案,他便以自己的方式去找尋。花了近半年時間收集信息和證據,真相的展露令他握緊了拳頭。
“還有大少爺……”任沈浮看著老板深沈的模樣,都不敢繼續往下說,他輕咳一聲,道“大少爺這陣和他走得很近。”
朱武只是看著任沈浮,然後是寂靜。任沈浮摸不清老板的思路,別說開口,就是挪動一下都不敢。啪、嚓,朱武拿出打火機,點燃了一支菸,還是安靜。
朱武在思考,他需要思考,螣邪郎已經搬出家有一陣了,因爲有很多事需要他處理,所以他沒有太留心。他不禁搖頭笑笑,吞佛這小子還真是該死,黥武屍骨未寒,這麽快就找上螣邪了。
“給大少爺打電話,問他在哪。”朱武下命令道。
任沈浮立即給螣邪郎去了電話,螣邪郎的答案很模糊,無論任沈浮怎麽套,都沒能問到他的確切地址,最後還被螣邪郎一句打發挂斷了。
“把人叫上,備車,去吞佛現在住的地方等他們。”朱武起身,任沈浮立刻取下挂著的衣服給他穿上。
朱武辦事從不拖泥帶水,五輛黑色福特已經等候在襲滅家不遠處。朱武坐在後座抽了一支接一支的菸,車廂裏都是濃煙,司機和前座的任沈浮卻沒人敢打開窗戶,其他幾輛車的人也都提心吊膽地等待目標出現。
大約過一個小時,螣邪郎與吞佛終于出現,他們和往常一樣,准備回老頭子家吃晚飯。可是在走進小區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很快出現了七八個男人將他們圍住。這群男人西裝革履,表情嚴肅,說是有人要見他們,請他們挪個地方。
“好啊。”螣邪郎拍拍手,無所謂地說道,滿臉笑容讓人誤以爲他是個善類。錯估的結果當然是沒好果子吃的,螣邪郎猛地踢出一腳,將最前面的男人踹得連連倒退,然後拉上吞佛調頭逃跑。
可惜追逐沒有進行多久,對方顯然有備而來,他們才跑出兩步,便被一輛福特堵住。車窗緩緩降下來,露出朱武的臉。
“爸?是你?”螣邪郎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後面的追兵已經趕來。
朱武看了眼吞佛,而後對螣邪郎說道,“上車再說,吞佛坐後面的車。”
吞佛坐上另一輛福特,確切地說是押上去的,他當然沒有螣邪郎的待遇,左右各有一個高大男人把守。朱武怎麽都不像是來和螣邪郎重溫父子親情的,不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麽,他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車走得不遠,不過目的地挺偏僻就是,吞佛一路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等他下車後,螣邪郎第一個沖到他面前,發瘋似的搖晃他的身體,吼叫道“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你!”
吞佛這才看清螣邪郎發紅的眼睛,臉上還有巴掌的痕迹,也只有朱武敢打這個大少爺了。“什麽?”他不解地反問,他真的不知道,他的目光落在朱武身上,朱武也在看他,目光活像要將他撕裂。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死了老二!?”螣邪郎幾乎瘋狂,他不要解釋和理由,他只要一個答案。
吞佛的瞳孔驟然收縮,這一天終于來了,朱武必然是掌握了充實的證據,並在車上讓螣邪郎看了那些證據。其實他隱瞞得並不好,只要多問問當時在場的警察便會發現,他勝在自己未成年的身份和完美的演技,僅此而已。賄賂幾個警員套點口供,對朱武來說輕而易舉,他真沒想到會讓他等這麽久。
“只要你說不是,我就相信——”螣邪郎的手在顫抖,抖得很厲害。
吞佛望著螣邪郎的雙眼,那眼神似乎在哀求他,刺得他很痛。他一下子回憶起很多場景,都是螣邪郎的。他知道螣邪郎真的會不顧一切地相信他,謊言對他來說太容易,他這輩子很少說真話,可是這一次他竟然想說了。
“是……”
螣邪郎無力地松開了吞佛,茫然地倒退了兩步,最後癱坐在地上,執著的雙眼頓時黯然失色。
朱武顯然比他老練得多,沒有表現過多的憤怒,只是微微一揚手,站在吞佛身邊兩個男人便動起了手。他們打得很有技巧,都是打在不太看得出來卻很要命的位置,吞佛懶得還手,那一刻他只是想著反正都這樣了,不如死了吧。
“住手……”螣邪郎突然帶著哭腔咆哮起來,“住手!”
他的聲音很嚇人,兩個打人者真的沒敢再動手。朱武不緩不慢地走到吞佛跟前,拔出了手槍,“他必須死。”他說得很鎮靜,槍口對准了吞佛的腦袋。
不料螣邪郎爬起來,轉身迅速奪過離他最近之人腰間的手槍,舉槍對上了朱武——
所有人都被螣邪郎的舉動驚嚇住了,“我叫你住手!”螣邪郎吼道,聲音嘶啞。
朱武萬萬想不到螣邪郎會這般,提高嗓音道“他害死了你弟弟!”
“讓他走!”
“不行,你有本事就打死我!”
一邊是父親,自己的家庭,一邊是愛人,想要共度余生的人,螣邪郎不敢選擇,下一瞬間,他舉槍對准了自己的太陽穴——“你要殺他,我就陪他一起死!”
“你他媽的瘋了!”朱武第一次發了火,如果面前的不是他最喜愛的兒子,如果死的那個不是他最孝順的兒子,也許不會如此難看。
螣邪郎不回話,子彈上膛的聲響把朱武嚇出了一身冷汗。兩父子的目光交彙,朱武看到兒子眼中寫滿堅定,他握槍的手不禁微微顫動,螣邪郎是認真的,自己子彈穿透吞佛的同時,螣邪郎必定也會扣動扳機。
吞佛受了傷,咳著血,喘得厲害,但並不致命,沒有人敢吭聲,氣氛凝重。
朱武緩緩放下槍,低聲說了句,“走!”
任沈浮立刻沖上前扳開螣邪郎那只握槍抵住自己的手,“大少爺,快放下。”
螣邪郎頓時松懈下來,胳膊無力地垂下。朱武吩咐所有人上車後坐回汽車,一陣汽車發動的聲音,現場只剩下螣邪郎、任沈浮和吞佛。
“大少爺,走吧。”任沈浮攙扶著螣邪郎勸說道。
螣邪郎無助地望向吞佛,吞佛趴在地上咳嗽,沒有擡頭看他。難以壓抑的悲痛促使螣邪郎合上雙眼,困在眼眶中的淚水打濕了睫毛,他將臉深深埋入雙手,淚水沿著指縫滑落。
結束了,什麽都完了。


To Be Continue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24
[ 2010-3-23 11:07:00 | By: 冷兵器(游客) ]
 
冷兵器(游客)从第一章,大爷接阿吞下飞机我就爱上大爷了,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滕吞了,结果又……
为什么大爷不会幸福
笛子你的回答太妙了,虐的我吐血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你的仰慕之情了
笛子我爱你,爱到想咬死吃掉OTL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大爷的幸福就是阿吞,没有阿吞当然不会有幸福了。大爷会一直爱着阿吞的,虽然没有结局。
其实阿吞也很痛,只是从来不表露><
快完结了,最近有点懒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24
[ 2010-3-1 2:42:00 | By: sailias(游客) ]
 
sailias(游客)被虐到整条都死了的人爬过来有气无力的摇摇小白旗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
这才刚开始虐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24
[ 2010-2-7 18:21:00 | By: 北極光(游客) ]
 
北極光(游客)QQ...好難過.......,從黥武死了以後開始哭,終於看到24章= =!其實我是支持黥吞的!螣大爺也喜歡喔~~就算黥武從害羞小綿羊變成鬼畜攻~還是喜歡拉!
吞佛強烈的愛是獨有霸佔的,所以他要當黥武的第一,而不要第二;但螣邪卻能把吞佛第一,當他的依靠,安全感難道是重點!!!
然後阿~~螣哥為什麼不會幸福??為什麼只有吞佛會幸福??(我也想像霄寶寶一樣問十萬個為什麼..........)
下次的配對另一半難道是劍雪!!!

這文太好看了,特別喜歡4人的童年~~從三十六雨發現只到18章,所以只好到處找,終於找到.好感動!>///<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感謝你的喜歡,我很高興^0^
36經常上不去,所以現在都不去發文了,辛苦你四處奔波了><~~~
黥武對吞佛的意義是不同的,外篇故事中會詳細寫到,他對黥武的佔有欲從很小的時候就有了,是很扭曲的感情,在他根本不懂愛是什麽東西的時候,就比任何人都想霸佔這個人。當他和螣邪在一起后,才漸漸明白了什麽是愛,但也無法將這兩人替換。他對黥武的感情具有毀滅性,和螣邪才是正常的愛情。他也想和螣邪過一輩子,但對螣邪沒有寧死不放的決心,所以選擇了放手。
劍雪的故事安排在外篇,還沒有寫到^^
再次感謝喜歡~~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24
[ 2010-2-2 17:58:00 | By: tykoya ]
 
tykoya笛子……我都认定大爷这么久了…你突然来个急转弯…以后我只要想起大爷会难过的…想象某天大爷带着老婆,吞吞带着老公,四个人在超市里相遇…大爷和阿吞四目交汇…嗷…我虐啊!!好虐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安心,大爷的婚姻不会幸福滴~~(喂!)
阿吞会断得很干净的,不会有后顾之忧
还是期待那个能和阿吞共度余生的伴侣吧=v=
竖三根手指发誓:我最爱的真是黥吞和螣吞bbb(听你吹!)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24
[ 2010-1-31 22:41:00 | By: tykoya ]
 
tykoya原来是这样BG结婚去的……呼……比我想象中好Q_Q
亏我刚才发了一阵疯orz
于是催着写下面的!
大爷好可怜……即使知道二弟是被吞吞杀的,还是选择保住吞吞……
吞吞心里也很不好受吧,虽然知道总有天会被揭穿的……
呜呜,你所认为的HE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螣吞想HE是不可能的=。=
不过放心吧,阿吞会HE的~
虽然大爷很好,但阿吞身边还有其他好人的=v=
俺可是很疼爱阿吞的>0<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