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3:11:00 | By: 笛卡兒 ]
 

於是繼續狗血八點檔orz……最近實在勤快得不行><
預計還有5-6章的樣子^^

19th


螣邪郎幾乎每天都往襲滅家跑,經過一個多禮拜的荒淫日子,襲滅終于忍不住勸導吞佛要懂得節制。
“怎麽,想加入我們?”吞佛不正經地回複他。
襲滅立即賞了他腦袋一拍,訓道“給我上學去,成天窩在家裏作甚!”兩人正在進行午餐,昨晚襲滅買了一堆減價的速凍水餃。
“我去上課,誰來照顧小討厭?”吞佛自認爲保姆工作做得十分優秀。
“我會想法子,你少找借口不去學校。”襲滅一舉識破對方的詭計,“不管好壞,你也給我念完了先。”
“是,我馬上就去。”吞佛囫囵吞下剩下的餃子。
“現在?”襲滅看著他套上校服外套,“一會螣邪郎來了怎麽辦?”
“關我什麽事,你自個應付去。”吞佛頭也不回地跑了。
襲滅搖頭笑笑,心裏嘀咕了句臭小子,最近雖然依然頑劣,但好馴服多了,心情也一直不錯,沒成天露出一副跟誰都有仇的表情,看來螣邪郎的作用還是很明顯。
吞佛難得來一次學校,宵立馬湊過來獻殷勤。吞佛心情好,對小結巴也很和善,還時不時逗他說話。宵對吞佛真是異常地體貼,吞佛這才知道自己的曠課記錄在宵大肆賄賂打考勤的班幹後,由四十多節改成了十二節。小結巴更甚連每天的作業都替他交了,一條不交作業的記錄都沒留下,宵對他的好簡直達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幹嘛對我這麽好?”吞佛逮住宵,把臉湊近。
“你、你……你是好、好人,我喜歡。”宵的臉紅彤彤的。
吞佛伸手在他臉上捏了一把,“謝啦。”
宵抿著嘴,笑得很腼腆。吞佛突然很壞心的想,要是自己抱著他親一口會不會把他嚇死?呵呵,想想而已。
課間時分,吞佛突然發現赦生站到了他們教室門口,他立刻走出去打招呼。“找我?”
“我哥去找你了?”赦生開口就問。
自從黥武出事後他們就沒說過話,吞佛和這個弟弟一直不好不壞,平日裏說話也沒什麽顧忌。“怎麽了?”
赦生的目光猛地冷了下來,“二哥一死,你就勾引我大哥?”
吞佛頓感被人潑了一大盆冷水般,赦生顯然不是來跟他敘舊的,兩人堵在門口,氣氛顯得十分尴尬,他的語氣也跟著生硬起來。“好像我們幹什麽都跟你無關吧。”
“你!”
“我要上課了,你回去吧。”
吞佛轉身進了教室,感覺有什麽堵住了胸口,並沒有注意到赦生氣得發抖的手指。
放學後,居然在回去的路上被螣邪郎逮了個正著,連他上下學的路錢都摸清了,螣邪郎真是個狠角色。
“你來幹嘛?”吞佛問道,襲滅住的小區沒有停車場,螣邪郎從不開車來,看來是走過來的?真是委屈了這個大少爺。
“接你啊。”螣邪郎勾搭上吞佛的肩膀,“接送回家可是做一個合格男友的基本要求呢。”
“瞎說什麽。”吞佛笑了笑,突然想起赦生,掙開了螣邪郎的胳膊。“別拉拉扯扯的,像什麽話。”
“害羞啊?”螣邪郎露出一抹邪笑,“咱們什麽沒做過,還擔心這個?”
瞧著他一臉的不正經,吞佛也放任他拉起自己的手,不過兩個大男人牽手是有點不好看。螣邪郎全然不在乎,理所應當地和吞佛十指相扣,有點牽小孩的感覺。
兩人走了一陣,快到襲滅家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是九禍。她的魅力不減,成熟而穩重,性感中又透著知性的美。她向二人走過來,吞佛立刻抽出還在螣邪郎掌中的手。
“禍姨。”吞佛向九禍問好,螣邪郎也喊了聲媽。
九禍的笑容似水般溫柔,像是能溶化一切。“吞佛,過得好嗎?”
“很好,謝謝關心。”吞佛客氣地答道。
九禍欣慰地點點頭,轉向螣邪郎說道,“赦生說你來找吞佛,真是的,老往這跑就不怕給人家添麻煩嗎?”
“媽,”螣邪郎頓了頓,認真地望向母親,說道“我想跟吞佛在一起。”
“你說什麽?”九禍停止了笑容。
“我說我想跟吞佛在一起。”螣邪郎又重複一遍。
啪!——九禍一耳光抽在螣邪郎臉上,巨大的響聲將吞佛震住。
“你要不要這麽下賤?連自己弟弟的情人都搞!”九禍毫不客氣地罵道。
“老二已經死了!”
啪!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相同的位置。吞佛一陣心驚,宛如那耳光是打在自己臉上。
“你給我閉嘴!”九禍狠狠地連抽了螣邪郎幾耳光,螣邪郎只是閉上眼默默挨著。
吞佛一把抓住了九禍的胳膊,橫在母子倆中間,“不關螣邪郎的事,犯賤的人是我。”螣邪郎驚訝地看向吞佛,只聽他接著說道,“是我貪玩,我跟他不是真的,不會再繼續了。”
“吞佛你說什麽?”螣邪郎吼起來。
吞佛沒有回答他,他緩緩放開九禍的手,禮貌地說道“禍姨抱歉,讓您擔心了。”
九禍微微點頭,表示接受他的解釋,自始至終沒有再看吞佛一眼。
“我先回去了。”吞佛說完,邁開步伐走了。

回到家中,襲滅不在家,這個點估計正在回來的路上。吞佛看到廚房裏亂七八糟的擺著中午的餐具,便統統收進了水池,擰開水龍頭。在襲滅家免費吃住的代價就是要做些家務,好在他不是嬌生慣養的種,小時候被父親折磨得練就了一身本事,兩個男人和一個嬰兒的起居還是很容易打點的。
門被砰的推開,然後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吞佛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螣邪郎喘了幾口氣,不滿意地說道,“你胡說什麽,用不著你編那些謊話,我家那邊我會處理,你不用多想。”
“根本就不用想,”吞佛拿毛巾擦幹手,“我沒胡說。”
“啊?”螣邪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吞佛扭頭看他,“大家玩玩而已,你不用太認真。”
“誰玩了,我他媽的從來就不是玩。”螣邪郎走上前,拉住吞佛的手臂。
吞佛掙開,“是,你不是玩,我是玩行了吧?”
“你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你想怎麽理解都行。”
“吞佛!”螣邪郎火氣上來了,“你什麽意思說清楚,少陰陽怪氣的!”
吞佛歎了口氣,冷笑一聲。“玩玩你就當真了,你傻啊。”
“你再說一次。”螣邪郎的臉色頓時沈了下來。
吞佛看著他嚴肅的表情,毫不留情地說道,“我說我玩你的,傻子。”
螣邪郎一拳打在吞佛臉上,吞佛一個不穩,摔倒在地。螣邪郎將他抓起來,“你再說一次試試。”
吞佛一抹唇邊,嘴皮破裂了,嘲笑道“說幾次都一樣。”
螣邪郎再次揚起拳頭,吞佛也不甘示弱地和他對打起來,沒幾下雙方都見紅了。
襲滅一進門就看見拳腳相向的兩人,懷中的小討厭立刻被驚動聲嚇哭了。“幹什麽!”襲滅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把小討厭放到相對安全的沙發上,馬上沖進廚房勸架。火氣攻心的兩人哪裏聽得他勸,彼此眼中只有對方,拳腳絲毫不客氣。襲滅挨了兩下,索性一把抱住螣邪郎的腰,硬生把人扯開。廚房被搞得烏煙瘴氣,襲滅罵起來,“鬧什麽,還小啊!”
螣邪郎用手背擦擦流血的鼻子,惡狠狠地瞪了會吞佛,然後站起身摔門離開。襲滅喂了兩聲,見螣邪郎頭也不回,他再看回吞佛,只見他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血迹,接著像什麽都沒發生過似的說道,“吃餃子嗎?我去煮。”


To Be Continue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6 22:11:00 | By: tykoya ]
 
tykoya是噢,汝说是快乐结局的…不过不是有那句话吗?同死也是一种幸福…因为生别才是最可怜。汝现在说HE,我都觉得无说服力咧,汝哉这种心情么?挑挑笛子下巴…XD 俺的意思是,不删减情节也可以…对了,看剑踪,里面“人邪”“人邪”的叫…我觉得在叫淫邪咧…………还说不是受!?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捶地了,淫邪也亏你想得出XDDDD
厄,结局是早就想好的,我觉得应该算HE吧(应该?!)
你应该相信我的,拍胸口,我都把最BT的情节删了= =+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6 9:14:00 | By: tykoya ]
 
tykoya给我虐下去吧= =
反正都有心理准备了,你不虐了我反而不爽了= =
大不了就全家都死光光,留下失去所有的吞佛一个人孤独到死……
我果然就是那后娘……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口=
颤抖的说,结局真的算是HE……orz
只是删掉了几个没什么作用的BT情节,请相信我的RP吧=33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23:32:00 | By: 奔(游客) ]
 
奔(游客)这文给我的感触很深,就像tykoya说的,没有人是完全无辜、完全该死的,惟其如此才更加真实。
吞佛和黥武的爱算的上是轰轰烈烈,和大爷则是属于细水长流。正因为与黥武那段的伤害太深,所以才希望大爷能带给他最后的幸福。
在这个家里,吞佛从来没有过归属感,他爱黥武,但对大爷的依赖却也在潜移默化中决定了他对大爷的感情。黥武才死不久吞佛就和大爷走在一起,也不是单纯的想找个人陪伴那么简单,既然来自银锽家的阻力他也考虑过,我觉得如果说他对大爷一点爱也没有,那他根本就不会接受自已死去爱人的哥哥。

老实说自从重看这文之后,我有点萌上黥武了。他的死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打击,也对这些人造成了或多或少的影响。大爷虽然表现的满不在乎,甚至当着母亲的面脱口说出“老二已经死了”这种话,也不能说明他不爱这个弟弟,否则当初他也不会一直替黥武和吞佛收拾烂摊子。黥武死前也许怨恨吞佛,但他应该比任何人都希望吞佛能够幸福吧。虽然有“生不如死”的说法,但毕竟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只有快乐的生活才能安慰离开的人。

笛就按你自己的思路走吧,不要被我们影响你对节奏的掌控,无论HE还是BE我们应该都能接受的。

我明白tykoya的意思,但九祸的做法理智上我可以理解,感情上却无法原谅,我果然是个感情用事的人OTL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泪奔,感谢支持><
我觉得我现在说结局真的算是HE非常没有说服力orz
不过原定的某几个BT情节还是决定不写了bbb,我够欺负阿吞了,不能玩过火了,囧
大爷很好,他值得阿吞去爱,所以阿吞也想珍惜他,虽然对大爷的感觉是和黥武不同的,但大爷也是阿吞很重要的人=0= 他跟大爷也是这么多年了,感情肯定是有的,会接受大爷大概是不想再失去和错过吧,所以天真的以为他们真的能不顾家庭压力= =
银鍠家原本是和谐的,鲸鱼的死打破了这个平衡,每个人都受了影响。大爷也很矛盾,父亲那么不爽吞佛,黥武死后除了他还有谁会管吞佛,所以他绝对放不开。
确实,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所以阿吞一定会很好的活着=v=
我也是入戏很深的那种,从最初的赌气写文,到现在全心的想完整这个吞佛,我不敢说我用了多少心,可我确实投入了所有的感情QQ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22:08:00 | By: tykoya ]
 
tykoya可恼也~你这也叫没开虐啊!我也翻桌…XD 其实我也没怎么想说吞吞不对的,毕竟我是吞饭嘛…只是我真的觉得每个人都有错有对…不能只说一个人咋样…“老二已经死了!”这句的效果就叫做“说者无义,听者有心”。其实呢,我看到这之前是很希望吞吞跟大爷好的…可是现在心境居然发生变化了…吞…他真的爱大爷了吗?虽然周遭的灭灭看出他被改变了…虽然从吞吞的心情好和对宵的耐心也看出他过的不错…可是我总觉得还差一点啊…………………………未来会怎么走,我会拭目以待的(奸笑)。 话说我看到剑踪第三集了…封封终于出场了orz…小辫子真可爱!分明就是受!看他那辫子!看他那眼角的水晶!分明是勾引人的家伙!出个雪封啦雪封啦!扭动~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真的还没开虐orz,继续扶正桌子TAT
下几章才是虐的高潮,但看到你们这么激动,我决定收敛了bbb
确实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做错的地方,所以变得不可收拾= =
该怎么说呢,大爷是最适合吞佛的人,吞佛能看见他的好,也接受他的真心,他是值得吞佛去爱的人。可能再多给吞佛些时间,他会爱上的吧,但就现在而言,还没到这步吧= =
前一段感情需要时间来冲淡,新的这段也需要时间来巩固,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而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定很容易夭折掉(喂!)。

封禅出场了,吞佛就不远了XDDD
眼角下的水晶是很诱人><,那个……那个雪封是伪的也,咳咳……我会努力,握拳!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11:18:00 | By: tykoya ]
 
tykoya其实我还有话想说。

吞佛跟黥武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勇敢的死活要在一块。
可是为什么到了大爷的时候,他不再敢这样说了?
那种“哪怕我把他害死了他还是我的”的冲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是黥武的死让他多少后悔了?是成长让他觉得不可以再这样了?还是他终于从大爷身上发现了,他始终欠了银煌家的债,欠了他们一条命,他害怕以后再继续把大爷的命给赔了?
不要说吞佛是无辜的,他确实是使用了手段让黥武被射杀了。
如果说狠一点,不是他那么一搞,黥武会被警察射击中枪而死吗?大不了可以去国外逃个几年的。
当然贩毒贩军火本来就是犯罪,黥武也不是全然清白之身。

我们可以说吞佛那个时候年青,什么都不懂,不懂分辨好坏利弊,可是现在他稍微长大了,即使荒淫,从性爱中找寻安慰,但是他还是被周遭的袭灭和朱厌改变了,他也成长了,还有道德这种在吞佛心中可能微乎其微,却很能决定命运的东西存在。

所以我不觉得吞佛完全就应该被同情。
难道他在整个事情中,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丝错误了?
他就不知道大爷是真的吗?
他想着不能再对不起银煌或者九祸了,那他对得起大爷的真心吗?
大爷他容易吗?从以前开始为了周全黥武和吞佛,他没有抢人,现在不管小弟的白眼,乖乖的挨打,有了觉悟的一直追求吞佛,虽然从一般世俗的眼光看,他这样做有不妥,可是如果秉着那句“真爱无敌”去看小说,这种人还是该得到同情和支持的吧。
即使我不赞成他劝九祸的形式(不该踩到九祸死了黥武这个痛点上,而应该用别的方式去沟通的),不过他年青,不够圆滑没有沟通手腕,做事很鲁莽也是可以理解。

综合这么多,我真的不觉得有一个人是完全无辜,完全该死。

笛子你继续加油写。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黥吞時期比較瘋狂吧,兩個人都愛得很劇烈,卻又都不承認這是愛。深究起來,鯨魚也有點做事欠妥,他不太會去愛人,只知道吞佛想要他就給,完全不考慮後果。像販毒這樣的事怎麼能告訴不具備承擔能力的吞佛呢,就因為吞佛想知道,他就把瞞了這麼久的事說了,他也掙扎很久,最終才下的決定,但確實是有點糊塗了。再者吞佛來找他,那種情況就該三兩拳打暈送走(喂喂),結果他同意吞佛留身邊,又糊塗了一次。哎,該說是命么,被這強烈的愛沖昏了頭腦,命里有吞佛就是他黥武的命= =
對吞佛來說,他確實很任性不夠成熟,一心想霸佔黥武,那個時侯他什麽都看不到,只有滿心的佔有欲。他總覺得黥武沒有全身心在他身上,叫他無法忍受。他太年輕,接觸的東西太少,童年又留給他不少陰影,難免思想極端,最後手段也極端了。請不要責怪他,這段故事對他已經很殘忍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他愛黥武orz 他是個連自己愛都看不到的小毛孩Q_Q,他以為不難過就可以不難過,他單純的以為黥武是他的,卻沒有想過自己對黥武的愛有多深。若是他索性承認自己愛黥武,也不會這麼痛苦了(我也屬於入戲深到走火入魔地步的了bbb)。或許會納悶黥武對阿吞的意義為何這麼重大吧,因為黥武是第一個,第一個縱容他、包容他、把他看做自己責任的愛人。第一的意義是不同的特別的,就好像剛孵出來的小雞(喂),會把第一個給他溫暖的人當作至親依賴。大爺是對阿吞很好,也是真心的愛阿吞,可是始終無法取代黥武= =
阿吞在長大,他的心智逐漸成熟,其實這是個殘酷的過程,當他有一天發現自己有多愛黥武時,意識到自己做錯的時候,那是件多么可悲的事TT
最後是一直都很瀟灑的大爺,他也愛得很不容易,之前黥吞時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愛,等到事情發展成這樣,已不是他能控制的了,吞佛離開時那場爆發式的H也完全是失控狀態下。他也心痛阿吞,全心全意的對阿吞好,無論哪方面來說,他都是個好情人。雖然我自己內心都覺得這裡的螣吞是最合適的,但是這樣的情況想走到最後,很困難吧。
如同你所言,每個人都不完美,都有錯,但也都在努力的活著Q_Q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10:46:00 | By: tykoya ]
 
tykoya那啥……其实在吞佛跟九祸说我跟他只是玩玩不会再继续,然后回家洗碗的那会儿,我觉得如果他再一个人呆上几分钟说不定会哭出来似的……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Orz
其实吞佛他也很委屈的……

可是九祸的话,其实我也不怪她。
一,假设她在心里是接纳吞佛的,吞佛已经是黥武的媳妇了,现在儿子死了,又跟小叔有一腿,如果小叔也死了,是不是也要跟赦生?如果是我,我不难有这种推测和腹诽,所以也不怎么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自己的儿子死了还被大声的叫嚷“老二已经死了!”,这难道不是对死者的一种亵渎?
你去对死了孩子的家长大声叫一句“你儿子已经死了”看看?她能不难受吗?
把自己想成九祸看看,他恩爱了你二儿子,再恩爱你大儿子,你接受这样的媳妇吗?
不要说什么“我们是认真的”,在家长眼中,小孩永远是小孩。
自己家庭幸福爱老公,不等于你能理解别人的爱情有多深。

二,假设她从心里只是当吞佛是个外人,那么她不接受吞佛跟大爷在一块是理所当然的。就如同即使我是同人女,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找个老婆结婚,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个老公结婚,而不是儿子bl,女儿蕾丝。

理性跟情感有时候不能扯在一块。

其实发展到这个局面我还是有所觉悟的……
所以那句话,大家一起死了吧= =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收到這麼長的回覆真叫人興奮><
阿吞不會哭的,前章那段濕了眼眶都是我掙扎了好久,删了又恢復,恢復又刪除的搞了好幾次才勉強保留的orz
對他來說眼淚根本沒用吧,所以他不需要(就是這樣才叫人心痛啊,抓)
本來全篇里有一場阿吞哭的,可現在我覺得還是不要寫那段了,太殘了,虐過分了orz
寫到現在,我都想自抽耳光,咋能對阿吞虐身又虐心呢bbb

很感謝你這麼理解九禍=3=,在她看來,螣吞不該在一起,尤其是在鯨魚才去世沒多久的這會。鯨魚如果沒死,吞佛和他分手后再來螣吞可能都讓她能接受些,而現在的情況是無法挽回了。她并沒有偏袒鯨魚,只是這個兒子已經失去,不容許別人踐踏吧。
大爺的反應劇烈了些,覺得自己不爭取就會失去這個機會吧,他和吞佛一直處於曖昧不清的關係,好不容易走到這步,他不想放手了。說老二死了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是在陳述個事實吧,可是聽在九媽耳里就不能接受了。
九媽倒是一直善待吞佛的,就算發現了螣吞的事,她心裡先是否認,不希望是真的。見面后她也是先問吞佛好不好,還為螣吞開脫,讓大爺少找阿吞。可惜大爺還是給捅破了,事實一旦浮出水面,估計她很難再像以前那樣接受阿吞了吧=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8:21:00 | By: 奔(游客) ]
 
奔(游客)看到最后阿吞若无其事的说要煮饺子那里,突然想开了,觉得BE也无所谓了。
阿吞从来就没幸福过,童年不幸福,被收养后其实也一样吧,还真的就是跟黥武那段日子比较开心,因为不管怎么说小鲸鱼是非常在乎他的。至于大爷……他应该看得出阿吞是在撒谎,但九祸的这几记耳光对阿吞的影响却不是他能体会的。在师尊这的生活虽然平淡,至少能远离痛苦……

或者是我入戏太深,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这篇文里的九祸,哪怕将来她会接受阿吞,我也绝不原谅她在这一瞬间带给阿吞的伤害……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啊啊啊啊,過程虐而已TAT
我真的還沒開虐(踩死後媽),現在我要考慮慎重下筆了bbb,不能太欺負阿吞,汗
大爺也很有壓力,如果沒有鯨魚的死,就算是黥吞分手了再螣吞都沒這麼糟糕(這只是個假設bbb),死者為大吧,事情已經這樣了。並不是鯨魚死後阿吞就沒有追尋幸福的權利,而是實在不該在這個時候由螣邪來,鯨魚才沒死多久啊= =
撫摸撫摸,身為人母的九禍很難接受螣吞這麼快就好上吧=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8:00:00 | By: 奔(游客) ]
 
奔(游客)你!!!!都这样了还能HE么,翻桌!!!

我小瞧九娘了,这手釜底抽薪玩得太绝了,阿吞到底比不上亲生啊……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阿吞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大爷难道不了解?就算气头上也不该这么冲动啊,大爷,我看错你了(╰_╯)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把桌子扶正bbb
個人覺得身為人母,九媽在情理之中bbb
大爺也是在氣頭上,阿吞說完就走了,後面大爺和九媽說了啥,發生了什麽不得而知,其實他馬上來找吞佛也說明他連家裡都不顧了,可卻被說了那些話,一下子受不了了吧orz,年輕人血氣方剛,阿吞也沒少踢大爺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4:55:00 | By: ==(游客) ]
 
==(游客)…………九祸太奇怪,开始说不管阿吞做儿子还是媳妇都喜欢,现在二儿子死了,大儿子泡阿吞就开始发威。

应该说是九祸的性格没写好,感觉乱七八糟,随作者想哪动哪的木偶。太生硬太不自然。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厄,黥吞的時候是在一家和睦的情況下,所以什麽都好說。而現在鯨魚已亡,九禍也不是偏袒鯨魚和不重視大爺,只是二兒子才死沒多久,自己大兒子就理直氣壯的和吞佛在一起,有點欠妥吧
九禍的戲份不多,所以寫的時候也沒想太多,讓她做了一個很普通的母親,不再是我們熟知的魔界女后,這樣的九禍讓大家不太適應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9
[ 2009-5-5 4:22:00 | By: sunsunmoon(游客) ]
 
sunsunmoon(游客)阿吞啊......
心痛得我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撫摸,請熬過這兩章
其實我還沒開虐orz
現在深刻反省ing,不敢下手了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