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8
[ 2009-5-3 16:38:00 | By: 笛卡兒 ]
 

實現日更了= =++ 本章狗血+H,orz

18th


襲滅忘了東西在家,沒想到倒回來就挨了一記,自家那個沒良心的小子還笑得人仰馬翻的。他收拾了東西,用不友善的目光打量螣邪郎。做賊心虛的螣邪郎畏畏縮縮地愣住一邊,就像面對嚴厲嶽父的女婿。
襲滅歎了口氣,一副自家孩子留不住的模樣,憤然叮囑道“記得帶套!”
“啊?”螣邪郎先懵了,然後趕緊點頭答應,“明白明白,我有分寸。”
“切——”襲滅無奈地搖搖頭,鎖上門走了。
螣邪郎頓時松了口氣,軟癱在沙發上,吞佛全然不介意剛才的小沖突,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喂,你不去學校?”螣邪郎把人拉到懷裏。
“這兩天沒心情,休息幾天再去。”吞佛躺在螣邪郎的大腿上,眼神懶散地望向天花板。
螣邪郎俯下身,湊到他耳朵邊,“那寶貝,咱幹點有心情的事?”
見吞佛沒反對,螣邪郎的手伸向他松松垮垮的外衣,解開上面兩顆扣子,手順勢滑了進去,摸到軟軟的突起。吞佛面無表情,就好像不是在摸他身體似的。螣邪郎的手指在那周圍慢慢畫圈,時不時按一下敏感的凸點。
“硬了也。”螣邪郎一口咬住他的耳垂,用嘴唇抿抿。
吞佛只幽幽地說了句,“帶套。”
螣邪郎立刻停了所有動作,“家裏有?”
“當然沒。”吞佛理所當然地回答,“難道你沒准備?”
“誰會隨身帶著嘛,喂——你該不會想讓我大清早的跑去買套子吧?藥店都沒開門呢。”
吞佛重重的點頭,“有道理,大清早的還是看看新聞,讀讀報紙好了,我可是很聽老頭子的話的。”
“得,我去買,你給本大爺等著!”螣邪郎不忘在他臉蛋上啃了一口,“看我一會怎麽收拾你。”
吞佛抿抿嘴,似笑非笑地不發表意見。螣邪郎咚咚咚地跑下樓,雷蒙娜歡快地在後面追趕他。吞佛回到臥室裏,小討厭像小豬仔般睡得呼噜噜,檢查了下尿布,確定沒問題後又退出房間,鎖好門。
螣邪郎和雷蒙娜守在藥店外,待到店鋪一開門,立刻沖進去問店員安全套在哪。那個店員是個年輕女孩,看到螣邪郎這麽耀眼的帥哥本來就不由自主的緊張,沒想到帥哥一沖進來就要找安全套,把她給羞得整個臉都紅了,指了指旁邊的櫃台。螣邪郎興奮地把架子上的小盒子掃蕩一空,管它什麽超薄的、加香的、藥物的、潤滑的,統統都抱到收銀台。害得店員小姐又不好意思的紅透了臉,不過她沒能矜持幾分鍾,雷蒙娜就掀翻了最外面放報紙和期刊的架子,愉快地撕著報紙。
“死狗!”螣邪郎撲過去,一把抱住雷蒙娜粗壯的脖子,硬把它嘴裏的報紙扯了出來。“不好意思,我賠你。”螣邪郎捏著那堆破紙,露出尴尬的神色。
“沒、沒關系,狗嘛。”店員小姐的微笑服務極其到位,比起撕碎的報紙,更令她頭痛的是地板上那堆梅花腳印。
于是,螣邪郎帶著大鬧藥店的雷蒙娜和一袋子的安全套風塵仆仆地回到襲滅家。面對他近乎誇張的采購,吞佛用鄙視的態度評價道,“你瘋了,買這麽多幹嘛!”
“留著呗,以後用得著。”螣邪郎捧起吞佛的臉吧唧一口。
吞佛把那堆玩意倒在茶幾上,然後一個個地檢視,“這個牌子的檢查不合格,哇,超大型的,你能用麽?快過期的你也敢拿回來,真是——巧克力和草莓味的容易過敏,藥物型的味太大,超薄的容易破,顆粒狀的會傷到內壁,還有這兩種沒有潤滑。”經過他一番審查,螣邪郎的戰利品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螣邪郎也不生氣,往他腰上掐了一把,“耍我很好玩是吧?”
“不敢。”吞佛從容地笑笑。
“嫌不好就別用,反正我也想真槍實彈的來。”
“哦,原來你不想讓我幫你戴上去啊。”
吞佛舔舔嘴唇,一副我可是高手的模樣。螣邪郎倒吸了口氣,如此狀況只能認栽了。“你他媽的要什麽牌子要什麽類型,都給本大爺說清楚了,別害我老跑!”
螣邪郎拿著吞佛聖旨般的紙條又咚咚咚地沖下樓,吞佛窩在沙發上笑得得意。這次不出一刻鍾,螣邪郎就殺回來,還帶回了嚴格按要求購買的商品,並且順手把雷蒙娜鎖進了廚房。

【河蟹省略,请至魔惑】

喘了一陣,螣邪郎把吞佛緊緊擁著,一直不肯松手。“可以放開了。”吞佛抱怨道,胸口不斷起伏。
“不放,”螣邪郎堅決的回答,更抱緊了一分,“上次睜開眼你就不見了,不准再逃。”
“我要去洗澡!”
“那,一起?”
“隨你。”
于是兩人擠進襲滅那間狹小的浴室胡鬧了一整個上午,其過程達到了是個人看見都要噴鼻血的嚴重地步。


To Be Continue

咳咳,倡導安全H >0<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8
[ 2009-5-5 0:21:00 | By: sunsunmoon(游客) ]
 
sunsunmoon(游客)太火热了, 缓了两三天才回过气回来顶OTZ
大家都爱吞~~~~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奉上一杯清火绿茶~~
咳咳,all吞嘛,真谛就是大家都爱orz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8
[ 2009-5-4 23:14:00 | By: 奔(游客) ]
 
奔(游客)不管,反正你答应过HE的,要不是咱们再抽打你也不迟(扭……

雪封那个既然番外不行就单独来一篇吧,咱们可都等了那么久了,不然短篇的也行XD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0= 结局HE,保证,不过过程会有点抽
咳咳,下一章就开始抽orz
主要觉得和现在的发展有点不搭,那个番外有隐黥吞,现在都发展到螣吞了= =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