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龍劍/雙劍] 迷夜傳說 26 by:Finda
[ 2009-4-26 13:54:00 | By: 笛卡兒 ]
 

26

圓兒不喜歡搬家,但是在他幼小的不多的記憶裏,卻有無數次搬家的場景:看著那些曾經熟悉的事物被打亂,被挑揀過後打上包運走。他害怕哪天自己也會像被留下的物品一樣被父親抛棄,幸好,父親每次搬家都不會忘記帶上自己……

佛劍只命人把一些必需品裝箱,房産和一些值錢的物品等找了律師變賣,實在無法變賣的送給了傭人。他把手下的兄弟們叫進了佛堂,把自己的資産分攤了下去。金猊的人意識到,一直帶領他們的人不會再和他們走下去了,剩下的路或許只能好自爲之。累了的,可以離開;想繼續的,會面臨著新一輪的血雨腥風——每一任老大的離去,都意味著手下勢力的較量,或者死或者活的更好,這就是遊戲的規則。
門被打開了。金猊的人紛紛走出來。不同的面孔,是同樣嚴峻的表情。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思量,或暗暗較勁,或思考著應該拉攏哪一股勢力。佛劍不想多去思考,因爲接下來的事情,將不會再寫進他的人生。
佛劍取出被收藏的很好的船票:三張。

劍子穿過狹長的走廊,慢慢接近訊問室。從走廊一頭便可以看到從其中唯一一間亮了燈的屋子裏射出的白熾燈光。羽人站在門口的桌子旁邊,顯然驚訝于劍子趕到的速度。
劍子看上去臉色有些不好,走起路來給人一種機械的僵硬感。羽人看到他襯衫領口初隱隱約約露出的繃帶,有些擔心。
“你沒事吧?”
劍子走近羽人,稍微搖了搖頭,直接問:“裏面狀況怎麽樣?”
“沒有。什麽都沒說。”羽人用力揉揉眼角。“這家夥硬得很!說在劍sir出現前,什麽都不會說。”
劍子點點頭,轉身走過去,輕輕擰開門闩。
屋子裏空氣很不好,地上布滿了煙頭,空氣裏是奇怪的味道混合著煙草味。
似乎是聽到了開門的聲音,西蒙擡起頭,隨即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他蒼白的臉在白熾燈的強光映襯下顯得更是毫無血色。充血的眼睛旁邊是接連幾個小時問訊後疲憊的黑眼圈,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下讓他看上去像傳說中的吸血鬼。不過算上他殺的人和他從那些人身上獲取的利益,恐怕吸血鬼也比不上他的殘酷。
劍子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先對著屋子裏看著他的兩個年輕警員點了點頭。其中一個把記錄的儀器和本子交給了另一個便走出去了。屋子裏只剩下了西蒙,劍子和一個年輕的記錄員。

“你可以說了吧?”劍子開口問道,聲音有些沙啞。他並不比西蒙精神很多,整個人看上去有些蒼白無力。
“很簡單,一個交易。”西蒙吸了口架在手指間的香煙,然後直接把剩余部分戳在桌子上掐滅了。
劍子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話。
“怎麽?劍sir好像並沒有興趣?”
“這裏是警察局,我是拿納稅人錢做事的警察。談交易的話……我恐怕你搞錯地點和對象了。”
“你很想讓龍宿死吧?”西蒙在燈光下對著劍子微笑。
劍子沒有回答,依舊平靜地望著西蒙。
“我也是……非,常,想。”西蒙露出一個微笑,這微笑沒有延伸到眼底,只浮于表面,卻也足夠說明他的算計。
“再說一次,這裏是警察局,不是交易所。”劍子冷冷地回答。
似乎微微頓了一下,西蒙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古板不知變通,但還真不知道你如此不識時務。我不說,你們什麽也得不到,這樣僵持下去,誰也得不到好處,反而給龍宿時間把證據毀滅地一幹二淨。”西蒙用右手的食指輕輕扣了扣他左腕上的名貴手表的表盤,就仿佛它是個倒數計時器,“剩下的時間,正在一分一秒地減少呢。”
劍子望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他自己落在警方手裏,雖說幾乎算得上自投羅網,也並不能保證自己能輕易地離開。他帶著目的來到這裏,算得上孤注一擲。經過連續的審訊,精神已經抵達了疲勞極限,卻看上去一點也算不上落魄。是什麽能讓一個如此驕傲的男人冒著危險坐在這裏和自己談條件呢?劍子似乎在混沌之中漸漸捕捉到了一絲光明……那是一種奮不顧身的,深徹入骨的感情。似乎不易察覺的,卻可以在失去時頓然崩裂的感情,那是愛!沒錯!只因爲所有的一切,都因爲和愛有了聯系。才讓人奮不顧身,讓人抛卻理智……
“好,那麽就拿出所有的證據吧!”劍子聽到自己如是說道。

夕陽斜斜地照在一座小花園的柵欄邊。遠遠望過去,白天放射著刺眼光芒的太陽,此刻也顯得平易近人的多了。劍子接到佛劍的電話,便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兒時居住過的地方。不遠的地方是喧囂的人聲和車水馬龍的景象。從這個地方望過去,昔日的景象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劍子仿佛可以看到奔跑在廢舊工廠的兩個小孩子的樣子,同樣沐浴在溫暖柔和的夕陽之下,跑累了便倒在一遍的雜草叢中聊著未來一起做警察的日子。小孩子的想象中,警察都是即威武,又風光的,真正做了才知道,有著許多的無奈和悲傷。
“來了?”劍子用余光看到佛劍的身影,雖然佛劍算的上健壯,走路卻不會發出很大的聲音。他默默走近,以同樣的姿態望著和劍子一樣的方向,若有所思。
“我要走了,金猊已經交了出去。”佛劍悠悠地說道。聽不出他語調中的波瀾,仿佛只是談論別人的事情。
劍子也沒有扭過頭,兩個人就這樣望著遠處兩個平行的方向,放空在一個永無交疊的點。
“還會回來麽?”
“也許……也或許不……”
“爲何這麽說?”劍子想看著佛劍,望著他的眼睛,看穿他的想法,卻最終止住了這樣的欲望。
“如果你也一起,這裏就沒有什麽可以放不下的了。”
一張船票落入劍子眼底。他低頭接過佛劍手裏遞過來的紙片。和正規的船票不一樣,劍子知道,這是一個偷渡者名額的准許紙,無數洗手不幹的人,或者攜款逃離人的通行證。沒有目的地,就好像沒有未來。
“我不需要!”劍子半晌才說道。他知道他的這句話,會將他和佛劍之間的那道門緊緊關閉。佛劍已經不止一次的暗示或者要求他一同離開。可是他不能,並不是留戀什麽,而是有太多理不清的糾葛,他需要有個交待。
“它本就爲你准備,現在東西已經在你手裏,如何用,會不會用,我已經無法掌握。”佛劍站直了身體,收回了目光,輕輕轉身離去。走了幾步似乎微微停住腳步。“劍子,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對吧?”
劍子沒有回答,他感覺自己在點頭,但是實際上卻既沒有點頭,也沒有做聲。直到佛劍走遠,才猛然發覺一滴淚劃過臉頰。微風吹來,太陽已然完全落入地平線,一絲涼意劃過心頭。劍子想起來那個不明意味的吻……
“佛劍,你我本應有一個共同奮鬥,相互扶持的人生,奈何卻是這樣的結果。”

羽人、小钗連同其他隊的同事,帶著拘捕令沖入紫垣總部的豪華總統套房的時候,根本不見龍宿的身影。根據線人的連夜跟蹤,可以肯定龍宿最後是進了這座大廈。找不到人的特別小分隊在搜查時遭到了早已埋伏好的紫垣人的突襲,兩名警察當場身亡,多名受傷。羽人緊急聯系總部,這次普通的拘捕在短時間內演變爲了惡性的警匪交戰。
顯然龍宿得到了一些消息,深知這次的拘捕罪證充分,足以致命,幹脆撕破臉來個魚死網破。一頁書沒想到對方負隅頑抗,緊急調令其他特別行動隊立刻赴往現場。
特別行動隊出發的時間,劍子默默站在自己的辦公室裏。看玻璃走廊門那邊集合的人沖下樓梯。他推開自己辦公室的門,外面是昔日裏熱鬧的辦公室,現在卻空無一人——重案一組,從來都是令人羨慕的活躍部門。劍子把燈全部打開,從距離辦公室最近的座位開始一個一個走過去。他來到慕少艾的桌前,東西排列地和他離開時一模一樣,仿佛他只是稍稍離開。此時羽人和小钗正在幾千米以外的地方通力追捕著害少艾離去的罪魁禍首。杜一葦也跑去增援。劍子把昨天去看慕少艾和小尋時,從少艾墓邊折下的松枝放在他的桌子上。輕輕笑了。
然後他快步進入自己的辦公室,脫下穿了很多年的制服,換上了輕便的衣服,走向了地下車庫……

劍子是在前一天去祭拜少艾和小尋的。少艾的墓碑上,是那張萬年不變,有些不大正經的笑臉。那樣的臉似乎連要說出的話,和慣常的語氣都可以被和他熟悉的人想象出來。卻永遠與墓地的肅穆無法和諧。小尋的照片還是他在警察學校的身份照,年輕精致的面孔是一貫的嚴肅,讓人無法想象這樣鮮活年輕的生命早已化爲一抔黃土。這些都不應該是他們的命數。
劍子看到站在一排墓地盡頭的羽人。把一疊文件塞在他手裏。
“假如西蒙的材料還是不能把他置于死地,加上這個,應該就差不多了吧。”劍子輕輕對羽人說道,仿佛聲音稍大,就會驚動地下的亡魂。
羽人有些吃驚,直到劍子走遠才打開手中的資料。零零總總的,是一些多年來警方想得到,卻總是差一步沒有得到的證據。他知道,這是小尋三年來的成果,用性命換來的。但他不知道,當劍子開啓這一份以生命作爲代價的資料時,是何種心情。
一切,或許太晚了吧……羽人歎道。這些本來讓人興奮的東西,在那座冰冷的石碑面前,顯得沒有任何意義。

龍宿有點狼狽,左臂被子彈劃破,手下的近身保镖也接連去見了上帝。自從警方發現了他的行蹤就一路跟來,他們無法開到荒郊乘直升飛機或者去碼頭坐船,只能在偏離市中心的地段繞圈子。車上最後只剩下司機和兩個保镖,他一人丟下車,在其他人的掩護下,跑進一個並不大繁華的街區。四周沒有民居,因爲危險而被提前疏散人群的街道上冷冷清清。龍宿似乎從未如此緊張,這是命懸一線的時刻,渡不過去,就只有死路一條。
走在並不算寬敞的街道上,旁邊是高聳的大廈的巨大空調機組的外架。似乎自己的皮鞋敲擊路面的咔哒聲都一圈圈在高樓中間回蕩。龍宿幾乎可以清晰地聽得見自己緊促的呼吸聲。
他手裏的槍只剩下一顆子彈,卻看到直直停在街盡頭的一輛破舊的轎車。
就在龍宿猶豫要不要放掉這最後一顆子彈的時候,他看清了對方的臉,上帝和他開了一個重大的玩笑。他真的不知道在這樣的情境下遇到他,應該作何表情。
不過,他可以先不用放最後一顆子彈了。
他站在街的這一邊,注視著劍子慢慢靠近。仿佛走了一萬年。時間也變得扭曲和不均勻起來。世界都被排除在外。那個陌生而熟悉的人,默默走近。
熟悉的身體,氣息和臉,陌生的表情,環境和氣氛。
劍子和龍宿就這樣隔著10米的距離,望著對方的臉。
“又見面了。”龍宿率先打破了沈默,他想故作輕松,聽到的卻是不怎麽像疑問句的一句話語。
劍子沒有應答,只是慢慢地,擡起了手臂,黑色的槍管對准的是龍宿的腦袋。
時間戛然停止,放棄了或緩或急的頻率。
街道上的風在刺骨寒意之中又似乎夾雜著些許春天的氣息。漫長的冬日就快結束了吧?劍子隱約想到……

未完待續

下一章 大結局

 
 
Re:[龍劍/雙劍] 迷夜傳說 26 by:Finda
[ 2012-7-5 0:01:00 | By: 访客rwn8QD(游客) ]
 
访客rwn8QD(游客)……………………作者我想抽你=L=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龍劍/雙劍] 迷夜傳說 26 by:Finda
[ 2009-4-28 22:37:00 | By: Finda ]
 
Finda纪念一下,怎么说都马上要结束了。。。。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三年,也够能拖的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