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4
[ 2009-3-19 3:25:00 | By: 笛卡兒 ]
 

開始戴綠帽了……orz

咳,阿吞和師尊還是蠻和諧的bbb 寫起來輕鬆又happy><

14th

 

襲滅的晚餐是泡面,爲了均衡營養,他特意煮了個蛋。可還沒把胃塞滿,就因爲一通電話而急急忙忙奔了出去。吞佛蹲在馬路邊,專注地盯著來往車輛,雖然一身幹幹淨淨,但頗有點流浪者的落魄味道。襲滅走得上氣不接下氣,索性也往吞佛身邊那麽一蹲,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老了。
吞佛把目光挪向他,又慢慢移開,“你家真難找。”他嘀咕了一句。
襲滅喘著氣,“這……這麽,這麽急找我幹嗎?”
“我無家可歸了。”吞佛蠻不在乎地回答。
襲滅歇了一會,一邊思考著吞佛話語的可信度,一邊想著該怎麽辦。吞佛來找他,自然是對他信任,他當然不能置之不理。兩人交情一般,但自己對吞佛偏心,這次能在危機時候想到他,還是令他有些高興。“走吧。”他拍拍褲子站起來。
吞佛懶散的望向他,“去哪?”
“回屋啊,你要睡大街不成。”襲滅一把將人拉起來。
吞佛蹲得久了,腿有些軟,站起來時不住晃了晃。看著眼前這位大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想到來找他,還特地騷擾了宵一番,要來了地址和電話。
襲滅領著他往回走,突然想起來問道,“肚子餓麽?”吞佛嗯了聲,襲滅想總不能讓他回去和自己一起吃泡面吧,便一拐彎把人帶到了常去的小飯館。
可能是小時候苦日子過了不少,吞佛一點都不挑食,吃飽爲原則。襲滅自顧自的吃著,時不時擡頭看一眼吞佛。我那兒子要在,也就這樣吧,他這麽想著,心中突然有種很卑微的幸福錯覺。吞佛毫不客氣地填飽了肚子,還喝了兩大杯免費茶水。
“你有什麽打算?”襲滅一向細嚼慢咽,年紀大了,腸胃經不起折騰。
“想得到的話就不來找你了。”吞佛卻是很鄙夷的回答道。
襲滅不跟他計較,“學校呢?”
“我好幾個月沒去了,不知道被開除沒。”吞佛依然是不熱不冷。
“明天去學校看看吧,離畢業沒幾天了,好歹混完它。”
吞佛沒答應,襲滅對他的漠然也不生氣,覺得自己有必要知道吞佛的近況。“你是怎麽了?怎麽突然沒家了?”
吞佛一只手托著下巴,漫不經心地說,“養我的人死了,你要養我嗎?”
襲滅瞅了他一眼,埋頭扒了一口飯,包了一嘴的米飯。心想這小子說得這麽輕描淡寫,不知道死的是他啥人。不過襲滅還沒來得及細想,吞佛的下一句話就差點讓他噎死。
吞佛說,“我可以陪你睡覺。”
襲滅一口飯嗆在喉嚨裏,脖子和臉都憋紅了,死去活來的咳了老半天。“你……你……”他你了半天也沒說出個道道。
“喝水。”吞佛把茶杯遞了過去,臉上挂著很細微的邪惡笑容。
這孩子太惡劣了!襲滅想到,接過杯子抿了口茶,漲紅的臉還沒退下去。“你……不要亂說,我帶你回來,沒其他意思。”
吞佛卻表現得很失望似的說,“那你多虧,白給我飯吃。”
這家夥都過得是啥生活啊,襲滅又忍不住咳了兩聲,“你還小,別亂想。”他慌亂掏出錢結賬,然後帶人回家。
單身漢的家都差不多,不過襲滅的屋子亂歸亂,倒是不髒,也沒有刺鼻的異味。這得歸功于襲滅既不抽菸又不喝酒的好習慣,不過他還沒意識到自己帶回了一個煙鬼。
房子不寬敞,一室一廳,家具也不多,該有的都有,多余的一樣都沒。很好,床只有一張,還是單人的。吞佛笑眯眯地望著收拾房間的襲滅,很期待襲滅怎麽分配睡處。
襲滅草草收拾了一會,便對吞佛命令道,“愣著幹嗎,洗澡睡覺去,明天給老子去學校!”
吞佛哦了一聲,洗完出來發現襲滅已經把被子和枕頭搬到了沙發上,心裏正譏笑著這個純情大叔。
這時襲滅發話了,“你睡這。”他指著沙發。
“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睡。”吞佛笑臉盈盈。
“我介意!”襲滅一副要逃跑的表情,“你也不忍心讓一個老人家睡沙發吧,所以辛苦你睡客廳了。”然後慌慌張張地進了浴室鎖上門。
吞佛撲哧笑了,大咧咧地躺在沙發上,覺得襲滅真好玩。于是,他就這麽稀裏糊塗的和襲滅過起了同居生活。

學校還沒把吞佛開除,不過班主任委婉地透露了再曠課就要遭受處分的訊息,吞佛很不情願地又回到校園生活,然後平平淡淡地過了一個來月。
這個周末襲滅一大早就把吞佛叫醒,吞佛揉著眼睛抱怨,襲滅則一邊催促他一邊看手表。迷迷糊糊的吞佛被他拖下樓,又稀裏糊塗的塞了一頓油條豆漿,就被拉進了出租車。
“幹嗎?”吞佛總算清醒了。
“我有個同學,教畫畫的,今天模特病了來不了,你去頂一下。”襲滅又看了看手表。
“滾你的吧,我不去!停車!”吞佛當下就鬧別扭。
襲滅哪容他胡鬧,硬生生地按住他肩膀,“幫個忙,你又沒什麽事做,而且會付你不少零花錢,絕不會讓你虧。”
“你怎麽不去讓人看,不幹!”
“我個老頭子有啥好看,你生得好模好樣的,就奉獻下嘛。”
“去你媽的!糟老頭,放開我!”
吞佛還在頑抗,襲滅絲毫不在意,還津津樂道“這可是美差啊!”
下了車,襲滅連拖帶拉地把人架進了一棟大樓的某間畫室,吞佛一路上罵罵咧咧個不停,滿腔被拐賣的悲憤。等把人推進了畫室,吞佛猛地安靜了,室內人不多,十來個人都毫不吝啬地把目光投了過來。
“襲滅你來了。”從畫架間走來一人,看來這就是襲滅的同學。
吞佛觀察此人,淺褐色的頭發映著白皙的膚色,模樣斯文俊秀,眼神很妩媚,白色襯衫刻意敞開了最上面的兩顆紐扣,隱約看見衣服下健美的胸膛,牛仔褲完美的襯出腿形和臀部,個子高挑身材勻稱,第一印象可謂無懈可擊。
襲滅上前與他搭話,“沒來晚吧,他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兔崽子,還行吧?”
你個老兔崽子,我他媽的何止還行!吞佛在心裏罵了句,當著這麽多人的面也不好發脾氣。
“你好,我叫蒼。”那人向吞佛伸出了手,露出和藹的笑容,舉止談吐都無可挑剔。“你坐在中間就行,辛苦了。”
吞佛低頭看了看那雙手,細長而骨感的手指,卻遲遲沒有跟他握手。連手都這麽好看,這個人完美得過分了吧!吞佛孩子氣地起了嫉妒心。或許是抱著要對方也見識一下自己魅力的態度,也或許是情勢所逼之下的頭腦發熱,也或許他根本就沒想這麽多,吞佛靜靜地走到了畫室中間。
見他乖乖就範,襲滅便放心地與蒼攀談起來,可還沒說上幾句,畫室內便一陣騷動。那十幾個學生不約而同地倒吸一口氣,然後發出了驚歎,一個個目瞪口呆。
襲滅和蒼以爲是地震了還是怎麽了,當他們發現學生們的驚訝來自吞佛時,他們也驚歎了。只見吞佛已經赤裸了上身,正在解褲帶。
“吞……吞佛!”還是襲滅反應快,兩三步沖上去拉住了吞佛下垮的褲子。
“你幹嗎!”吞佛對襲滅的揩油非常不滿。
“我問你幹嗎!?”
“他們不是要畫我嗎?”
“不、不是裸體模特……”
吞佛刷的臉紅了,然後他憤怒了,爆發了,咆哮了,“SHIT!你他媽的怎麽不早說!”于是臉面丟盡,形象全無,臉色比紅綠燈變得還好看。
襲滅雖然承諾事後會好好補償吞佛,但是笑話已經鬧了,一群學生在強忍爆笑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堂繪畫課,期間也有耐力不夠好的人笑出了聲,然後傳到吞佛耳朵裏,吞佛暗暗發誓一定要把襲滅那副老骨頭給打散架了。
完成任務後吞佛第一個沖出畫室,直往樓下跑,襲滅交待完事就逃了,吞佛這才開始追殺。跑到樓下正想著該往哪追,身後卻傳來一聲聲的呼喚。
原來是完美男人蒼追著他跑了下來,一番運動後他的臉色染了一汪紅暈,說話一句三喘。“吞、吞佛,今天真、真是謝謝了,我送你回去。”
吞佛沒有拒絕,這個男人天生給人好感,吞佛也不例外。不過在送吞佛回家前,蒼先帶人去了餐廳。這是家只有會員才能進入的高級餐廳,環境典雅而莊重。吞佛之前跟黥武和螣邪郎倒是沒少出入高級場所,服務自然是沒話說,數起鈔票來也是沒話說,現在他有種蒼在故意向他擺闊的不爽感覺。
“哇,這也太貴了!”吞佛翻著菜單嚷,聲音故意調得很大,“我要吃蛋包飯,不要放味精!”
服務生和對坐的蒼都有點呆傻地看向他,蒼現出招牌式的溫暖笑容,說道“這裏的牛排很出名,試試吧。”
吞佛不耐煩地把菜單扔給服務生,哼道“隨便吧。”
“請問牛排要幾成熟?”服務生問道。
“你傻啊,不熟的怎麽吃!”吞佛大聲訓斥服務生,此時已引來了不少目光。
又是蒼,溫和地對愣掉的服務生說,“一個七成熟一個全熟。”
服務生一臉窘的溜走,吞佛還不客氣地評論著白癡,蒼保持著柔和的笑臉,一副不以爲然的神情。吞佛的胡鬧當然沒結束,等到牛排上了桌,他又開始搗鬼。他抓起叉子在牛排上戳了兩下,然後哐的將叉子扔在桌面上,扯著嗓子喊道“拿筷子來!”
別桌的客人傳來了恥笑聲,蒼抿嘴笑了笑,對一臉苦楚的服務生說道,“請給我們兩雙筷子。”
吞佛覺得自己夠不要臉了,沒想到這蒼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居然陪著他用筷子吃牛排。反正吞佛今天是打定了要胡鬧的主意,居然指著人家餐廳裏拉小提琴的樂師說,“我家的驢也是這麽叫的。”
蒼非但不反駁,還附和著說“倒是比我家的豬叫得好聽。”
樂師的臉都氣綠了,吞佛終于笑出了聲,真是很久都沒開心的笑了。“你很有趣。”
“你也很有趣。”蒼的笑容還是那麽柔,像是要把人笑酥了。
“蒼先生,你這麽討好我,讓我懷疑你另有企圖。”吞佛向來不喜歡拐彎抹角。
“吞佛,你誤會了,”蒼那副尊容實在讓人沒法往壞方面想,“若真說企圖的話,也是有的。”
“哦,說吧,今個正好高興,說不定我就同意了。”吞佛抱著手靠在椅子上。
蒼用紙巾輕輕擦了擦嘴唇,“你很特別,很吸引人,像一件未雕琢的藝術品,給了我很多靈感,我想與你更深一步的交往。”
“只爲畫畫?”吞佛挑眉笑了笑。
“只爲畫畫。”蒼的話剛停,身下的椅子咚的震動了下,是吞佛踢了他的椅子。
此時吞佛的一條腿已經擠到了蒼的雙腿之間,左右搖晃地拍打蒼的大腿。“蒼先生,”吞佛挑逗的笑著,“我身上的靈感可能需要你慢慢來開發。”
縱使桌布下的行爲有多麽不堪,蒼的面目依舊純淨如水,眼前的紅發男人像是在勾引又像是在宣戰,危險,卻充滿誘惑。


To Be Continue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4
[ 2009-3-28 1:07:00 | By: 荷包(游客) ]
 
荷包(游客)果然是恶质小孩啊,苍先生这种泡美人方式还真是很花花公子
大爷快出现吧~~T-T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荷包鱼?
没想到你过来玩了=v=
咳咳,苍打酱油玩儿的
坚持两章先,后面都螣吞了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4
[ 2009-3-20 21:36:00 | By: 奔(游客) ]
 
奔(游客)竟然是苍,泪蹲,等大爷……
是说吞吞去学校了,为毛大爷不去找他啊T T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那次H是冲动,大爷需要心理斗争一下><
毕竟是对弟媳下手,咳咳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4
[ 2009-3-19 13:17:00 | By: tykoya ]
 
tykoya我還以為會是滅滅X吞吞來一段呢=3= 居然沒有……
那就是蒼吞咯?唉,現在看這個CP我心裡都有陰影了……
你加油繼續寫,我突然心情很複雜……
加油哈~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咳咳,苍就是那个打酱油的攻
顶多三章就能完事bbb
(本来两章就结束,这章写多了点,看看下章能兜完不)
苍的故事是个过渡的,这边胡闹完,螣吞就又可以开始了orz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4
[ 2009-3-19 10:45:00 | By: 蒙面小毛(游客) ]
 
蒙面小毛(游客)我我我………………沙发…………(被抽飞)
其实我是苍袭的…………(继续被抽飞)
吞仔汝脸皮真厚…………= 3=
最后吼一句:灭灭乃要把持住啊!> <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v=
阿吞就是个恶质的小毛孩,逮着个人就欺负和占便宜><
灭灭还得过着这种时刻被调戏的苦日子XDD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