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18 15:15:00 | By: 笛卡兒 ]
 

Act.8


一劍封禅是吞佛貨真價實的弟弟,不過兩兄弟一直都不親。本來他也算是個大好青年,曾立志做個懲奸除惡的警察。當年考警校時,吞佛已經是黑道上數一數二的人物,結果這導致封禅被學校以家庭背景不幹淨爲由拒之門外。打那時起封禅就特恨吞佛,毀了他的大好前途,加上吞佛鄙視他的理想,對他是一點愧疚都沒有,于是雙方就這麽不共戴天了。再後來一劍封禅意外的步上了另一條路,他愛上了一個殺手,更近而跟著對方也成爲了一名殺手。他那時就發誓,不管他這輩子殺多少人,他殺的最後一個人一定是吞佛。
不過以上都是封禅的感受,吞佛對這個弟弟是壓根沒往心裏去,對方十幾年不間斷的信誓旦旦的單挑,他一次都沒理過。無論封禅怎麽騷擾他,他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回複一句“無聊”。有次封禅把炸彈安在他家花園裏,轟的一聲炸掉了半棟屋子,封禅以爲這次總算成功激怒吞佛了,期待著與他決一死戰,結果人家不氣不怒的淡淡說了句“汝還是小孩嗎?”
吞佛越不理封禅,封禅就越恨吞佛,一想到自己被這個混蛋哥哥(雖然他從不承認這個哥哥)不當回事,他心裏就不是滋味。吞佛不搭理他,他只好去騷擾吞佛身邊的人,可是吞佛身邊那群敗類一個比一個狠,襲滅老頭就不說了,連那個嫩不了機的黃毛小鬼都差點讓他吃不了兜著走。而每失敗一次,他就愈發仇視吞佛。他開始跟蹤吞佛,妄想找到吞佛的軟肋,于是皇天不負有心人,讓他發現了銀鍠黥武。
銀鍠黥武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傻小子輕易就被他拿下了,起初他也懷疑這人是不是深藏不露,可是幾天觀察下來發現他完全是虛驚。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挑戰吞佛的大好機會,他要吞佛徹底的輸給他一次。
吞佛牽著胸口挂了剩余時間不到兩位數的黥武往外面走,一時間黥武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麽,只能緊緊跟著。封禅眼見急了,吞佛是出了名的冷血,難道真不顧那小子的生死?
“吞佛,你什麽意思!”情急之下,封禅拔出了他的隨身武器,他爲它取名殺誡,然後吞佛說他是撿了個垃圾就當寶,把他氣得不行。
吞佛挑挑眉毛,道“好像剛才還有人提醒吾別用槍。”
“閉嘴!”封禅壓不住脾氣,“這麽走了,你不怕他炸死?”
吞佛露出同情的表情,“封禅,汝真是傻得可愛,能拆炸彈的人又不在這,吾幹嘛留下?”
封禅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馬上恢複凶惡,“你不信我能拆?”
“汝能拆又如何?”吞佛還是那副瞧不起人的欠扁模樣,“吾找了正版,幹嘛還要汝這個盜版?”
封禅愣了幾秒種後,恍然大悟,“你……收買了蝴蝶君?”裝拆炸彈是和他有多年交情的金錢夥伴蝴蝶君的專長。
“啧啧,吾出錢他辦事,很正常。”
“那個錢蝶,居然出賣我!”
“汝能出錢讓他裝炸彈,吾也能出錢讓他拆,別忘了他是個生意人,只在乎錢。”
“混蛋,太不夠朋友了!”
吞佛沒打算理他,帶人繼續往外走,被擺了一道的封禅當然不肯罷休,“站住,再走一步我就開槍,大不了同歸于盡!”
吞佛揉揉太陽穴,貼耳對黥武說道,“吾車在外面,汝駕車到下一個加油站,大概五分鍾的路程,找一個金發男人,他會爲汝拆掉炸彈。”又輕輕咬了咬黥武的耳朵,“時間很充裕,汝按吾說的去做就好。”把車鑰匙塞到黥武的手中。
黥武的臉染了些紅,他也不想自己成爲拖累,便拿上鑰匙獨自走了出去。發動汽車,黥武意外的發覺自己真的一點都不害怕,天,要換作以前,自己估計腿軟得連路都走不動了吧。
按照吞佛的指示,黥武找到了躲在另一個加油站的蝴蝶君,他麻利的卸掉了黥武身上的炸彈,時間停在2分43秒,時間果然很充裕。然後蝴蝶君讓黥武把車鑰匙給他,吞佛並沒交代要給鑰匙,黥武沒敢拿。
“我收了封禅的錢,又出賣他,我現在不逃跑,難不成等他來殺我?!”蝴蝶君說得頭頭是道,令黥武都有點愧疚自己這樣是見死不救。
“鑰匙給我啦!”蝴蝶君動手搶走黥武兜裏的車鑰匙,然後鑽進吞佛的法拉利F430,開車跑了。
“呀!”黥武猛然意識到不對,他倒是開車跑了,那自己咋辦?
蝴蝶君哪會理他,留給他一堆汽車尾氣,很快沒了影。黥武挂念著吞佛,急急忙忙往先前那個加油站趕,跑得氣喘籲籲。剛一回到那邊,被眼前的狀況愣住了。吞佛和封禅已經打完,封禅被扁得慘不忍睹的趴在地板上,喘著大氣。吞佛也好不到哪去,他死要面子,臉上倒還是白白淨淨的,可身上尤其慘烈,手臂開了一道大口子,血就往外面湧。黥武不由覺得好笑,你說都老大不小的兩個大男人,怎麽就跟兩孩子似的打架?
黥武趕忙上前扶住吞佛,問道“現在幹嘛?”
吞佛回頭瞥一眼自己的傻弟弟,發出一個十分鄙視的笑聲,說“回去,別管他。”
封禅艱難的支起身體,他真是恨死吞佛了,別家的大哥誰不是把弟弟捧在手心裏疼愛,就他最可恥最混蛋,從小欺負他到大。也不知咋想的,反正是越想越火大,腦子裏就一個念頭,他要吞佛死!他又再次拔出了殺誡,既然不能先送吞佛下地獄,那就一起去吧!
“啊啊啊啊,你幹什麽!?”黥武看見封禅舉槍對准了油桶,心下一驚,撇開吞佛沖了過去。
“危險!”吞佛臉都給嚇白了,這傻小子!無奈受了傷,根本沒法攔阻黥武。
黥武顧不得那麽多,沖上前一把捏住了殺誡的槍管,他知道封禅真的會開槍,因爲封禅眼中露出了死的覺悟,他已經被怒火沖昏了頭。他不想死,更不想吞佛死,也相信封禅也還不想死,他可不要三個人等到了地獄還互相漫罵推卸責任。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握住了封禅的殺誡——
紅了眼的封禅毅然扣動了扳機,咔嚓一聲。
黥武嚇出了一身冷汗,然後看著殺誡在封禅的手中整個散架了。
“白癡!”吞佛一瘸一拐的湊過來,踹了封禅一腳,不料牽扯到自身傷口,痛得自己在地上翻了個滾。
封禅也滾了一圈,同歸于盡的方案也廢了,他大罵了幾聲SHIT和FUCK。黥武心痛的摟住吞佛的腰,讓他靠在自己懷裏,暫且讓他休息一下。
吞佛歇了幾口氣,沖封禅罵起來,“汝他媽的有病是吧,想死就滾遠點,別讓吾看著礙眼!”封禅沒回話,但黥武聽來卻覺得吞佛還是舍不得弟弟死的,平日一副高高挂起的姿態,真鬧到了生死,還是會急。
吞佛喘了一會,繼續說“得,汝送吾這麽大的禮物,吾也回贈汝一個。”隨後扭頭對門外吼道,“好戲也看完了,還不進來!”
黥武和封禅同時望向了門口,只見一個男人的身影出現,而後慢慢向這邊走來。
封禅臉色煞白,周身一涼,爬起來撒腿就跑,可他哪跑得掉,對方揚起手,封禅感覺到左臉一涼,一道細微的口子綻出血珠子來,前方的牆壁上深深紮了把小刀。封禅頓時感覺無上的恐懼感,僅僅是一柄小刀……最高境界的殺手是不用槍的。
“跑啊,有膽跑啊!”對方走近後一腳將人踹翻。
封禅在地上打了個滾,趕緊爬起來,男人的目光看得他一陣哆嗦,差點就扛不住跪下了,“雪哥,我知道錯了,你饒了我吧。”
劍雪無名,這個把一劍封禅拖入殺手生涯的男人,這個讓他體驗到恐懼的男人,這個讓他愛得死去活來的男人。只見劍雪擡手,一耳光抽得響亮,“叫你別再找吞佛,你他媽的當耳邊風是不!”
封禅被抽得淚花都要飛出來了,“最後一次,真的……真最後一次。”
吞佛在旁邊看得賊爽,所謂一物降一物,再凶猛的野獸也有他害怕的東西。對付一劍封禅,劍雪無名是最好的克星。劍雪往封禅的耳朵上一擰,提著人走了過來。
“吞佛,”劍雪開口道,雙眼中透著一股狠勁,“這次是我管教不嚴,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若有需要,隨時來找我。”
“好。”吞佛爽快的回答,用眼角看著被擰耳朵的封禅,“伏嬰呢?”
“太羅嗦,被我綁在洗手間。”
“嗯,好。”
“再會。”劍雪向兩人告辭。
封禅不服氣的開吼,“吞佛,你少給我得意!——哎喲,輕……輕點,雪哥,你輕點。”他完全不敢造次,保持著這個姿勢被劍雪拖了出去。

黥武看著這一幕,覺得這世界真不真實,前一秒還要殺要砍的一劍封禅,一下子變成了乖貓。吞佛在他懷裏嗚咽了一聲,手臂上的口子還在冒血,現在只能草草處理一下。黥武看著那些血就心裏起疙瘩,就好像痛在自己身上一般。他把吞佛扶到外面,吞佛發現自己的車居然沒了,黥武老實交代了蝴蝶君騙走車的整個過程。
“汝傻啊!”吞佛很想掄他一耳刮子,剛擡起手就痛得放下了。
“你、你、你別激動,我再給你買一台。”黥武說出口就後悔了,別說他現在失業,就是還在工作,以他的工資估計得存上十年。
吞佛控制住自己的怒火,給襲滅打了電話,過會就會來人接他們。痛的滋味確實不好受,像火燒般辣辣的,吞佛讓黥武給他點了支煙,想借著尼古丁緩解下。吞佛慢慢吐著煙圈,瞥瞥一身淩亂的黥武,“汝怎麽會拆槍?”他問道。
黥武擡頭看他,回答“赦生教的啊。”
吞佛輕笑了一聲,埋頭繼續抽煙。
“吞佛。”黥武又想起什麽。
“嗯?”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問我的那個問題嗎?”
“哪個?”
“就是結婚和做老大,要我選一個。”
“哦。”
“那……我現在可不可以選第一個?”
吞佛愣住,眼神微微有些變化,他很認真的看著黥武,把手上的香煙彈掉,然後擡手——一個耳光抽在黥武臉上,啪!“汝白癡啊!”吞佛開口大罵,“汝若不是大老大,吾憑啥嫁汝!”
黥武的臉都被打紅了,揉著臉蛋可憐巴巴的說,“那……那我兩個都要……”
“嗯,乖。”吞佛扒開他的手,替他揉揉紅腫的臉蛋,露出邪魅的微笑。
黥武總覺得吞佛的笑隱藏殺機,每次一看到他笑,就禁不住背脊發涼。可那笑又十分的好看,吸引人的眼球,舍不得挪開眼睛。一方面勾引著人,一方面又散發著警告,不是誰都敢嘗試,可一旦試過就死心塌地了。自己怕是老早就中了吞佛的套,所有一切都在吞佛的算計內,他心裏是十二萬分的清楚,偏偏就是著了道,估計這輩子都別想逃出這個致命的誘惑圈了。

閻魔旱魃接到吞佛的電話,說是有兄弟被關在加油站的洗手間,急需他援手,一向剛烈的閻魔旱魃馬上調齊人馬就沖了過去。
伏嬰被劍雪铐在水管上,這點小玩意哪裏困得住他,可是他要等旱魃哥來英雄救美。于是他就無聊的打開手铐,又拷回去,再打開,再铐住,不厭其煩的這麽玩著。終于聽到外面有了動靜,伏嬰的小心兒都提起來了,幻想著他的旱魃哥英勇的沖進門,然後憐惜的將他擁入溫暖的胸膛。
閻魔旱魃帶著大票兄弟破門而入,發現裏面就一個可憐楚楚的伏嬰,有種腦袋狠狠被擊了一下的感覺。
“旱魃哥~~~~~”伏嬰嬌嗲的喊著,雙眼閃著淚光。
閻魔旱魃感覺腦袋又被擊了一下,王八蛋吞佛,我要殺了你!他對自己手下問道,“這裏有人嗎?”手下們都不明所以,他又說了聲,“沒人啊,走吧!”然後領著兄弟們落荒而逃。
“閻魔旱魃!”伏嬰想追,手又被铐著,他哼了一聲,跺腳道“你等著吧,你逃不出我手心!”


END

Thank you for reading!

完結了=v=,一開始是想寫以黥吞為主的all吞,發展到後來一心只想黥吞了bbb

呵呵,其實黥吞也很好,寫起來簡單又歡樂XDDD

寫這篇文的過程中,自己心境有了很大的變化,進而也影響了自己本來就不道德的RP觀,愛上一個冷CP是痛苦的,可是一想到還是有人喜歡,我就感動得淚汪汪了TAT

文中不合理的地方肯定有,還有可憐的被拖來打醬油的各位角色,還望觀文的各位不要嫌棄><

笛卡兒2009.2.18敬上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5-14 2:28:00 | By: Maryanna ]
 
Maryanna从头到尾看下来……我竟然最萌的是弃弃(我完了)
还有旱魃哥……相像魔君最后抽筋遭雷劈的脸很有爱

还有,我爱小朋友那句,“老是老婆”太喜乐了~~~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好吧,我也萌旱魃哥,而且估计是伏婴强上(咳咳咳咳咳)
我觉得我还不够邪恶,我再混蛋点搞不好就连老师和他的老婆的孩子都造出来了orz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23 9:30:00 | By: tykoya ]
 
tykoya咳咳,这边也很不客气的想歪了XD
笛卡啊,你看看这文可真是激发不少雪封冒头了啊……
加上你我就有4个人了?@@
“偷情史”这名词还真是传播的快XDD
话说我还真的忘记原名字了||||(笛卡:大胆!来人给我拖下去~)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雪禅也算冷CP吧,反过来的比较多
咳咳,偷情史正是拜你赐名啊~~~
哈哈哈XDDDD
掩面,其实人家没偷情嘛,正牌没了,这是在续弦
(踩扁!!!)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22 1:24:00 | By: 访客2kb4EQ(游客) ]
 
访客2kb4EQ(游客)吞佛在他懷裏嗚咽了一聲
-------------
这里萌翻了>///<
俺也是雪封啊,蹲等偷情史><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XDDDD
这么一强调,容易往歪处想也,呵呵~~
咳咳,看来某文已经正式更名为偷情史了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20 17:10:00 | By: tykoya ]
 
tykoya回握蒙面亲的爪。
笛卡你看我们这么热情,你是不是该回应一下来个雪封串场啊~~我要雪封H~~yeah~~(被pia飞),冷酷智慧攻VS强壮别扭受啊~~超萌的说~~

蒙面啊~
等我看完《剑踪》再回来这里跟你集合哈~我现在神州没有进展Orz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bbb 最近的剧集我是没看(这日子没法过了orz)
雪禅会在偷情史(咳咳)里有个比较啥啥的番外bbb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20 14:13:00 | By: 蒙面小毛(游客) ]
 
蒙面小毛(游客)拉住tykoya亲握爪~~
其实剑踪那分明就是雪禅么,封禅被黑暗之间抓走的时候啊……鼻血OTZ,然后剑雪那有爱的英雄救美>////<
很萌剑雪做无知状边说着‘威慑魔’边一点一点地吃掉封禅=TT=

要是笛卡大写的这些算是毁灭形象的话,那吾还真的就是爱乃这个‘毁灭形象’了~~
话说咱萌上霹雳的时间不长,刚萌上的时候看了笛卡的大的战神的烦恼就很喜欢说,现在是因为看乃黥吞看得完全萌这个CP萌到不行了,才忍不住出来冒泡,其实俺一直有在这里不厚道的潜水看文=W=[T飞]
于是看在俺一直持续地萌乃的文的份上,乃就继续毁灭形象下去吧~~>////<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噗哈哈,小雪把封禅拦腰抱走么
话说阿吞也常被打包抱走bbb
实在是感谢喜欢,虽然是个冷CP,却让我很火热啊TAT
握爪,我会狠狠的毁灭各位形象的(握拳)
咳咳,其实差不多是为自己干坏事找借口orz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19 17:24:00 | By: tykoya ]
 
tykoya看着下面的蒙面同志……
你也是雪封的@@?good 大家一起来雪封吧~~啦啦啦~~这样我就有勇气看《剑踪》了~~咔咔
嗯嗯(对着笛卡认真貌)你真的是写的封封受吗?(啥时我也矫情一把叫“封封”了,寒),以后再让他们两出来打酱油好不=v=!好,决定了~在二哥和大嫂偷情史里面他们要出来招摇一下呗~~~(戳戳笛卡)

是说,封封眼角下那个水晶点还真是很妩媚的咧=v=
雪哥把他拖回去之后狠狠的“教训”一下……咔咔
以后封封就跟吞吞比赛“谁更受”好了~~这样的良性竞争(何?)就不伤感情了嘛XDD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为了突出阿吞的受,我十二万分的同意封禅也狠狠受一回~~
这次已经拖了无数人打酱油了,自知罪孽深重XDDD
其实还用比么。。。。
往那一站就觉得很受了orz
偷情史,咳咳,真是好名字,里面有雪禅的(应该算是bbb)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19 13:37:00 | By: 蒙面小毛(游客) ]
 
蒙面小毛(游客)冷CP啊……话说其实我就是看了大人乃的文才萌上黥吞这冷CP的……我以前明明是CJ地在萌腾吞赦吞和宵吞的啊(<--话说MS这些也没热到哪去……|||)
剑雪……剑雪的感觉好诡异……感觉上和他的个性相当不和啊……虽然俺喜欢雪禅……
小鲸鱼最后说【那我两个都要】的时候真是好可爱啊好可爱~~我难得萌这种CJ的好孩子的=W=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TAT 感谢喜欢黥吞,鞠躬~
几乎大家的形象都被我毁灭得体无完肤
毁起来确实很爽bbb
想着阿吞都受了,索性把封禅也搞成受吧orz
鲸鱼是好孩子,也会是个好丈夫的><(主要是可以欺压)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18 22:51:00 | By: 鲸鱼精(游客) ]
 
鲸鱼精(游客)HOHO~~恭喜完坑~~!
封哥的形象好可爱~~鲸鱼终于学会了拆枪~噗哈哈~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其实所有人的形象都被毁灭了bbb
越离谱越好玩=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8(完)
[ 2009-2-18 22:02:00 | By: tykoya ]
 
tykoya辛苦啦~看得蛮欢乐的。对于里面的bug…汗,就是炸弹时间那里宽松了点…其他没啥了…反正欢乐文嘛,也没所谓了 怨念的看着剑雪出来…又一个家暴的…人家想看雪封…@@ 话说,可能因为刚在看〖走西口〗,我咋觉得“汝”说起来那么像乡下口音orz… 不是说有H吗—皿—…人家要黥吞H!对了,我忘记说,我在前面看的时候就觉得赦生喜欢吞吞了。年下攻还蛮萌的~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咔咔,bug就忽视吧(抽飞),喜乐文嘛bbb
阿吞的汝啊吾啊,就当作伊是口音吧(异度专属么=。=)
我比较心水这种口音H时的表现……(踢飞流氓)
厄……H前面有过了,蹲墙角画圈bbb
汗,原先是有打算all吞的,后来被鲸鱼的忠贞感动而放弃了(听你吹)orz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