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致命誘惑 5
[ 2009-1-29 0:01:00 | By: 笛卡兒 ]
 

Act.5


性*愛*性*愛,所謂性*愛就是先有性再有愛(胡扯!),若是單純只有性的話就叫性*交了。黥武覺得自己和吞佛完成了第一步,正在積極發展第二步。[ 防吃字加*號 ]
“狗屁,”吞佛一嘴巴抽在黥武臉上,“誰和汝有愛了!”
“你你你……真是一點都不可愛!”黥武捂著臉蛋,每次都打我,還老打臉。
吞佛撇開他的手,給他揉揉打痛的地方,傻小子成天想啥呢。“乖,汝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呢,所以——趕緊起床,別老趴吾身上!”
黥武聽話的爬起來,整裝完畢後發現家裏多了個陌生人,看上去年紀不大,很正經很乖巧的學生模樣。
“這是赦生,”吞佛靠著沙發,腿搭在茶幾上,介紹說,“汝今天跟他學點東西。”
“學什麽?”黥武向赦生問好,茶幾上擺著襲滅清早泡好的八寶花茶,他給自己倒了一杯。
赦生默不吭聲,轉身將擱在地板上的黑皮箱提上茶幾,沈悶的一聲響,看來箱子很重。咔咔,解開皮扣,赦生打開皮箱,將它轉向黥武。
“噗————————”黥武一口噴在地板上,是一箱子黑壓壓的手槍。
吞佛順手抽了張紙巾遞給黥武,“赦生是這方面的天才,汝用心點學,吾還等著放假呢。”
“放假?放什麽假?”黥武趕忙擦擦。
“休假啊,抓汝回來當老大的任務完成了,吾當然要休息。”
“你要把我一個人扔這?!”
“會有人看著汝的。”
“我又不是囚犯……”
“少羅嗦,好好跟赦生學!”
吞佛起身拍拍衣服,離開了房間。黥武咬牙念叨,真不可愛不可愛,絕不讓你逍遙!
一旁沈默的赦生突然向黥武扔過來一把銀色的手槍,“這把槍叫銀邪,”赦生說道,“本來是我爸的,現在給你用。”
黥武捏著手裏的銀邪,油亮的銀色,沈甸甸的。“你爸?”
“朱武啊。”赦生拿布將箱子裏的槍挨個擦了一遍。
“那螣邪是你……”
“我哥。”
赦生把槍在黥武面前擺滿了一桌子,然後開始解說“槍分很多種,一般喜歡分爲手槍、步槍、沖鋒槍、機槍,在我眼裏只有好、一般、差的分別,”赦生隨手撿了一把,“Px4風暴,意大利産,全長192毫米,子彈容量17發,優點是輕巧、射擊迅速,還湊合吧。”接著介紹其他幾把,黥武聽得一陣茫然,赦生問他。“你開過槍嗎?”
“沒有。”
“那你會用槍嗎?”
“不會。”
赦生按著太陽穴,看來還得從頭教。“射擊是種天賦,不是每個人都有的,拔槍、瞄准、扣扳機,一氣呵成,彈無虛發。”赦生合上彈匣,頃刻間擺好姿勢,目光淩厲懾人,對准扣動,整個過程不過半秒。咔嚓一聲,彈匣是空的。瞬間爆發的氣勢把黥武嚇傻了,赦生漂亮的把手槍在手上轉了兩圈,“就是這樣,有問題麽?”
黥武緩口氣,問道“你……你幾歲?”
“十六。”赦生卸下彈匣,右手附在槍管上,手一擰整個手槍就散架了。
“哇,你怎麽做到的?”黥武簡直覺得這是在變魔術。
“只要懂得構造,拆起來很容易,”赦生將各個零件擺在黥武跟前,“組件大致分爲槍管、套筒、套筒座、彈倉、擊發機、擊錘及瞄准器,不同的槍支有些許差別。其實槍跟人一樣,也有弱點,你要學會抓住它的弱點。”
“我怎麽知道它弱點在哪?”黥武暈頭轉向,“你是怎麽知道的?”
赦生擡頭瞥他,又低下頭,“任何槍支,只要讓我摸一下,我就能清楚它的構造。”
“天啦,這麽厲害!”黥武禁不住驚歎。
“吞哥的朱厭我沒摸過,所以還不知道,”赦生有點煩躁的抓起槍開始拆,“手槍是我童年的玩具,一直玩到現在,能不熟悉麽?我什麽興趣都搭這裏面了,結果現在沒地方讓我發揮特長,我媽也真是,幹嗎不讓我入黑社會!”
黥武見他抓一把拆一把,也隨手挑了把,想學著拆開試試,結果看赦生拆了十幾把,自己手忙腳亂了半天也沒成功一次。

學習了一整天的槍械知識,黥武身心疲憊。晚上的時候又被拖去開了個內部高層的小會議,說是大老大的安危非同小可,商討著要給黥武安排個貼身保镖。雖說是保镖,但也是最接近大老大的人,拉攏大老大的絕佳機會,各家幫派都想拿到。
襲滅招呼大家喝茶,“來來,剛摘下來的龍井,快嘗嘗。”大家就位,襲滅主持會議,“開會的目的大家都知道,不多說了,各家人選是誰?”
“有什麽好選的,”黥武看都不看推舉的幾位候選人,“就吞佛行了。”
一夥大老爺們又愣了,這不是個好兆頭,說明大老大現在最信任的人是吞佛,而且——天,他竟敢公然取消吞佛的假期!大家慢慢將目光投向脾氣出了名暴躁的戰神。
吞佛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的扶著額頭,“吾沒意見。”
“那OK了。”黥武起身去洗手間,吞佛也站起來跟了去,黥武頓感危機四伏,“你跟著我幹嗎?”
“貼身保镖嘛,當然要貼著。”吞佛揚起陰冷的笑容。
當脫離衆人目光那一刻,吞佛掐著黥武,將他摔進衛生間,反鎖門,兩個人擠在狹小的空間呢。“王八蛋,汝什麽意思!”吞佛拎起黥武,恨不得抽他十幾二十個耳光。
“才不讓你單獨快活呢!”黥武不甘示弱的說。
“吾看汝活膩了!”他吞佛的假期就是朱武也不敢輕易取消,這小子居然一句話就給他搞沒了!吞佛知道黥武是打不聽的,得另找法子治他。“喜歡吾貼身是吧?行,明個吾就和汝到幼稚園貼身去!”
“吞佛,你別每次都拿這個威脅我!”黥武仍然被拎著,踮著腳尖,“大不了……大不了我對你負責!”
要是在喝茶,吞佛保證能噴黥武一身。吞佛不屑的切了聲,放下黥武,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搖晃了兩下,“小寶貝,汝想怎麽負責?先顧好汝自己吧,傻子!”一腳踹開門,走了。
黥武整理下拉亂的衣領,追了出來,吞佛已經回到大廳,正和各位大角品茶。“吞佛!”黥武不甘心的吼道,吞佛斜眼瞅他,不理,繼續喝茶。沒人料想到黥武會做什麽,連黥武自己都沒料到,只聽他卯足勁喊道,“我們結婚!”
噗————————————————————————————
在場的所有人都噴了,吞佛、襲滅、閻魔旱魃、暴風殘道、斷風塵、華顔無道、晦王,無一幸免。
吞佛更是被坐在身邊的襲滅狠狠噴了一臉的龍井茶。

 
 
Re:【黥吞】致命誘惑 5
[ 2009-1-30 1:47:00 | By: tykoya(游客) ]
 
tykoya(游客)因為我很不爭氣的讀者第一行卻看了第二行……所以結婚那事我完全沒有噴到orz
我也想噴orz (所以我最討厭劇透了=3=)

不過他們不是一開始就已經結婚了嗎?我一直以為是誒?不是嗎?汗…………………………………………
難道是看你家兩個小朋友的婚宴圖看的多了所以已經自動認為是了orz

555555555 人家想要驚喜想要噴啦!!!

黥武想到要愛吞吞是好現象!!可是吞吞還沒有察覺到發展的潛能啊~~~懂揉揉被抽的臉是好事=3=
要看更新!!!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XDDDD
反正早晚都得嫁的(这啥话bbb)
一开始是要黥武结婚和做老大选择一个,其实也是威胁=333=
难道我让他们滚床太多了?看来还是要节制下,囧rz
阿吞啊,等我下章把狗血一洒,伊就有爱了XDDDD
狗血得我自己都不禁要虎躯一震orz
(意图cos琼瑶阿姨?= =bbb)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5
[ 2009-1-29 20:48:00 | By: 访客MQHt3X(游客) ]
 
访客MQHt3X(游客)噗……鲸鱼真有魄力。。。
一心想把爱徒嫁出去的袭灭该开心了吧
吞佛会答应吗?千万不要结婚第二天又离了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v=就是要胆大才能啃得下阿吞~~~
嘿嘿,袭灭急着办酒席收红包呢XDDD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黥吞】致命誘惑 5
[ 2009-1-29 0:54:00 | By: 访客p73Wn0(游客) ]
 
访客p73Wn0(游客)噗--------------------------------------
吾也噴了XD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送上一杯茶~
喷茶比较有成就感XDDD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