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1
[ 2009-1-14 16:13:00 | By: 笛卡兒 ]
 

囧的一章……

殘忍的把人家小兩口拆了orz

請慎看吧bbb

 

11th

自黥武接手以來,銀鍠家的生意如火如荼,一直妥當無事。毒品買賣更是從進貨到銷售做足了隱蔽措施,多年來未出過岔子,這次警方會突擊檢查,必然是被人告密。大量未銷的毒品藏在會所,隱患無窮,黥武不能置之不顧。只有找不到實物證據,才能讓所有的說辭構不成威脅。所以轉移貨物成了首要,疑心內部出了奸細的黥武只動用了幾名跟隨多年的手下。
黥武接到朱武的電話,說是要他謹慎點,黥武讓他放心,一邊打開上鎖的抽屜,將手槍放進了兜裏。他很少用槍,至少之前從未用過,槍是朱武留下的,雖然他們做的是正經生意,也有以防萬一的時候。
吞佛沒有順利進入會所,被堵在門口,沒交接幾句話雙方便吵了起來,直到前次見過吞佛的風流子出現才化解。風流子告訴保安,吞佛是老板的朋友,然後沖吞佛露出含糊的笑容,他擡手指指臉上那條不協調的傷疤,像是在炫耀。吞佛對他沒有絲毫的興趣,連話都沒搭一句,徑直往裏面去了。
黥武對吞佛的到來表現出極度的不滿,“你來幹嗎?”黥武不客氣地吼道,“誰讓你來的?”
吞佛並不想理睬他的怒火,“警察來過家裏了。”他回答,隨手拉開椅子坐下。
“然後呢?你來幹嗎?”黥武坐回轉椅,高高搭起一條腿,摸出菸盒和打火機,點燃了一支菸,將打火機扔到桌子上。
打火機滑到吞佛面前,吞佛拿起它,啪嗒啪嗒地打開又合上,“你的手機打不通,我覺得應該通知你。”
黥武換了個坐姿,不滿意地瞅了吞佛一眼。“回去。”
吞佛卻回答他,“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沒心情開玩笑,”黥武撚滅香菸,起身往外走,“你現在給我回去,立刻。”
吞佛伸手拉住黥武的胳膊,“現在才想踢開我,是不是太晚了?”
黥武幾乎想發火的給他一拳,“那你想幹嗎?”
“既然不讓我承擔,當初就別讓我知道!”
“少給我來這套,當初是你他媽的吼著要知道的,我可沒逼你!”
“那就一起走。”
黥武冷笑一聲,甩開吞佛的抓扯。吞佛站起身,從背後一把將黥武抱住。“一起死吧。”吞佛說,他的臉貼在黥武背上,豔紅的頭發與黑發混在一起。他不曾思考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他只知道這個男人是他的私有物,他要他的一切,皮發、血肉、思想統統都只能屬于他,即便是死。
黥武無力地捏住吞佛的手指,想說什麽又咽了回去,最後只吐出句“和我下去”。吞佛跟隨黥武到了地下,貨物已經裝載得差不多,負責運走的人是元禍天荒。黥武跟元禍交流了幾句,示意他此次非同小可。
“元禍,”黥武冷漠地說著,“如果被條子逮到,你就跟貨物一起炸掉好了。”
“是,老板。”元禍堅定地回答,車廂有足夠的炸藥,以防不測。
“去吧。”黥武揮揮手,沒有表情變化。
這是黥武和螣邪郎的不同,螣邪郎多情甚至感情泛濫,藏不住心思,而黥武冷靜沈著,從不展露多余的情感,令人無法猜透內心的人才是最危險的。
兩人回到辦公室,安靜地坐在沙發上,沒有暧昧的動作,也沒有纏綿的話語。黥武不是個會在不適當時候做多余事情的人,吞佛也不是。他們默默地等待著,像是一出寫好劇本的戲劇,就等著他們上演。
消息傳回來的時候,黥武暴跳如雷,破口大罵起來。元禍的車才出了兩條街就中了警方的埋伏,他試圖引爆炸藥,卻被早已准備好的神槍手擊傷,人員和貨物全部被繳。很明顯的,任憑他們如何嚴加防範,也沒防住內奸。人證物證俱在,不用想也知道,警方的下一步就是來逮捕黥武。
吞佛突然抓住黥武的手腕,說“逃出去,必要時拿我做人質。”他的眼神是認真的,不帶一絲猶豫。
黥武對上那灼熱的目光,“走!”他一把拉起座位上的吞佛。
吞佛第一次感覺到了黥武的煩躁,他隨黥武下到停車場,准備駕車離開。黥武的脾氣很糟,摔摔打打地上了車,嘴裏還時不時地罵著。車剛開出會所,便傳來了警笛聲響。黥武沒有理睬,踩油門直接沖了出去。
吞佛安然地坐在副座,偶爾看看後視鏡裏的狀況,如果要形容他現在的心情,那估計是還不錯。他將得到他所渴望的,只屬于他一個人的黥武。
車開出市區,黥武暫時甩掉了警察的追趕,一切都如吞佛所想。可就在這時,黥武一個拐彎,把車停在了路邊。
“怎麽了?”吞佛詫異地問,坐直了身體。爲何在這迫在眉睫的時刻停下?
黥武的表情滿是煩悶,他下了車,掏出兜裏的槍捏在手中。吞佛打開車門,有些慌亂的抓住他問話。黥武只是捏著那把朱武給他的槍,對吞佛說道“你走。”
“你要幹什麽?”吞佛無法理解黥武的舉動。
“我不能走,”黥武平靜的說,“警方不會放棄追查,說不定會查出我爸,這罪必須有人擔下。”
吞佛頓時感覺腦袋炸了,“你什麽意思?你要把罪攬下來?”
黥武不耐煩地掙開他的手,“我能怎麽做?我爸不能坐牢!”
“那你就能?”吞佛不可控制地和他吵起來,“你要不要這麽潇灑,你去坐牢,那我呢?我怎麽辦?”
“跟你有什麽關系,這是我的事!”黥武沒有包容吞佛的任性,毫不留情地將彼此劃開。
吞佛猛地一怔,恍然大悟的表情仿佛訴說他什麽都明白了。“是嗎,”吞佛微微捏緊了拳頭,“到頭來,我還是第二……”他微微擡起眼,看見遠處潛伏靠近的警察。
黥武並沒有察覺身後的動靜,厭煩地問道“你究竟想要什麽?”
要什麽?吞佛也不知道,他曾經想了很多,最好的、最糟的,甚至想到了死。可是他發覺自己想錯了,一直以來最在乎對方的人只有他而已。黥武給過他錯覺,讓他愚蠢地以爲自己可以占有這個人的全部。他是個自私的人,可以不計代價地奪取所要,卻不能容忍得到的僅僅是一部分。他同時也是個極端的人,瘋狂並且任性,既然他不能得到,那就索性毀滅吧,他不會讓自己演著難看的獨角戲。
“銀鍠黥武,”吞佛喊黥武的全名,映入眼眶的是他身後由遠及近的警察,“我今天總算看清你了。”
黥武並不明白吞佛說這番話的含義,也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思考。他聽到吞佛喊了聲“救命”,然後發瘋般撒腿逃跑。那聲呼救明顯不是沖他而來,黥武這才意識到身後有人,當他轉身看清來人是警察時,他的手上握著武器。
砰!——槍響。
警方爲確保人質的安全,開槍擊斃了持槍疑犯。
吞佛停下腳步,遠遠的回頭看了眼黥武,他還沒有斷氣,血從口腔裏湧出來,他死死地瞪向吞佛,兩只眼中被憤怒占領。吞佛也目不轉睛地看向他,有些留念,有些木然,有些無助。
警察沖上來,亂糟糟的一片。有人打電話叫救護車,有人清理現場,還有人安慰受驚的吞佛。吞佛癱軟在地上,清楚地聽著自己呼吸的聲音,他的目光沒有離開過黥武,眼睜睜地看著他起伏的胸口變得一動不動。黥武憎恨的眼神深深烙進吞佛腦海,充滿血色,那是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色彩。

銀鍠黥武,我看清你了,你卻從未看清過我。
……


To Be Continue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1
[ 2009-1-18 19:42:00 | By: tykoya(游客) ]
 
tykoya(游客)你都不写生子文了,我才咬手绢咧Orz
对了,你干脆买一对软陶的黥吞,然后当作他们两的孩子算了……orz

话说黥武全身不是黑的就是红的,跟吞吞基本就是情侣装了……两个都红,然后黑白对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1
[ 2009-1-16 10:12:00 | By: tykoya(游客) ]
 
tykoya(游客)你居然接下来要all……行吗?吾紧担心你怎么个all法……
按照你的黥吞命……你真的能all吗……请求你让吞吞最后幸福吧……我好担心最后他被all成进青山的……orz

生子文没得看了……真可惜T3T好吧……那咱以后不提了=3=

其实我真想看这里的螣吞,感觉他会好好的疼吞吞……望天……他似乎是这里面唯一一个最会关怀他的人了,泪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当然是以黥吞为前提的all,噗——(群殴)
青山……一起orz,不会啦,会有人调教好他的
一开始就是准备把大爷写成完美好男人,除了个别的打酱油CP,下面重点是螣吞了bbb
于是开始拼命洒狗血了,囧rz
咬手绢,我想看生子文TAT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1
[ 2009-1-15 10:41:00 | By: tykoya(游客) ]
 
tykoya(游客)你你你你你………………居然来个双桥式黥吞!!!我眼泪花花了orz
不行!我不允许这样的黥吞啊啊啊啊啊啊啊

期待下一章能让我好受点orz
咋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未尝了解我”……厄……倒地不起orz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双桥………………抹汗
举三个手指发誓,这真的不是双桥版TAT
阿吞是因为得不到,所以就毁了orz
嗯bbb,比较自私的想法吧,自己得不到,就让所有的人陪他一起后悔,囧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1
[ 2009-1-14 21:20:00 | By: 路人甲(游客) ]
 
路人甲(游客)居然是这个拆法,泪奔~~代表乃家小鲸鱼惩罚乃~
快拍些黥吞滚床单安慰偶棉滴BLX TAT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_____________-
我错了,已经在深深忏悔了bbb
黥吞天天滚的~
过天儿拖他们外拍去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