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三鮮] 迷夜傳說 25
[ 2009-1-8 20:49:00 | By: 笛卡兒 ]
 

25


褆摩的屍體在金猊的地盤被發現,死狀慘烈。西蒙將他撿回,放進水晶棺材,紅白玫瑰鋪滿他的四周。褆摩的臉面血肉模糊,散發濃烈的腥臭味,幾乎沒有人願意多注視他一刻。西蒙守候在褆摩的棺木旁,眷念的凝望他的尊容。
不遠處,龍宿沒有下車,敞開車門的坐在座位上,他不耐煩的拿出雪茄在手掌上敲,掏出金色打火機,擦燃。火焰發出嗞嗞響,燒出煙草的香氣。
“龍宿,”西蒙拾起一朵紅玫瑰放在唇邊親吻,“佛劍分說的命值多少?”
龍宿停下吸煙的動作,哼笑道“金猊老大的命豈是吾能決定的。”
“你開個價。”西蒙將玫瑰放在褆摩臉旁,手指親昵的觸摸他的血肉。
龍宿吐著煙圈,不急不緩的說出兩個字“一億。”
西蒙命手下合上棺木,接過擦手的毛巾。“可以,錢會立即彙到紫垣的戶頭。”西蒙擦幹淨手,語氣變得淩厲,“不過龍宿,別讓我查到褆摩的死另有隱情。”
龍宿指間的雪茄散發著煙霧,他漫不經心的說“吾也希望。”

消息傳回金猊時,佛劍並沒有太留意,明擺的栽贓又何須去在意。聖蹤彙報說,疏樓龍宿請他一會,褆摩的事希望金猊給個交待。佛劍不打算回應,吩咐手下不要理睬紫垣的挑釁。
聖蹤對他的決定顯得相當不滿意,“大哥,你這樣容忍,只會被紫垣說我們做賊心虛!”
佛劍手腕上的佛珠被擦得黑亮,“我們若是反擊便正中疏樓龍宿下懷。”
“難道就這樣坐以待斃?”聖蹤不服氣的提高了嗓門,“大哥,我知道你有顧慮,可是這次明顯就是疏樓龍宿挑起戰爭的借口,我們要在這個時候退縮了,以後怎麽立足?怎麽見弟兄們?”
“聖蹤,你還是這麽性急。”佛劍無奈的搖搖頭。
“對,我是急,也不夠聰明,可是我還不至于傻到忘記蜀哥的仇!”聖蹤激動的咆哮起來,“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要紫垣爲此付出代價!”他摔門出去,響動聲譜寫他的怒氣。
佛劍用拇指和食指捏著鼻梁,沈沈的合上眼皮,蜀道行的仇他從來沒有忘記過,相反的他無時不刻都深深的記著,掩護他走而慘死的好兄弟。“是該清算了……”佛劍吐出這句話,眼中卻透著難以形容的沈重色彩。
聖蹤召集了幾個信得過的兄弟,做好一切准備後全副武裝的前往疏樓龍宿約見的地點。剛踏出門口,發現佛劍的車已經停在那了。佛劍打開門,招呼聖蹤上車。
“大哥……”聖蹤說不出話,心中一陣翻騰。
佛劍拍拍他的手,“你和道行都是我換命的兄弟,我不會讓你單獨涉險。”
聖蹤用力的回握佛劍的手,眼眶有些泛紅,“大哥,這輩子能跟上你,就算死也值了。”
佛劍的表情凝重,說道“既然是兄弟,生死與共。”
聖蹤用手掌抹了把臉,堅定的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會准任何人動你。”
佛劍另一只手扶在聖蹤手背上,牢牢的握住。
所謂兄弟,便是可以托付性命的人,而非朋友能匹敵。這簡單的兩個字承載了太多感情,佛劍的重情重義換來一批又一批生死同盟的好兄弟,這是佛祖賜予他的,是他縱橫四海的堅強後盾。他信任兄弟,這是他與疏樓龍宿的最大不同。龍宿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他自己。面對佛劍的兄弟論,龍宿只會嘲笑的回應他,現實總是無比的殘酷。
駕車來到碼頭的廢棄倉庫,紫垣的人馬早在此等候。佛劍一行人靠近,卻沒見到疏樓龍宿。
“疏樓龍宿呢?”聖蹤攔在佛劍面前。
紫垣的蒙山飛燕露出一絲陰毒的表情,面目不屑的回答道,“龍首可沒空應付這些雜事。”
“你他媽的什麽意思!”聖蹤暴怒,捏緊的拳頭幾欲揮出。
蒙山飛燕不禁流露出一分恥笑,佛劍分說拍拍聖蹤的肩膀,示意聖蹤冷靜。佛劍的表情很鎮靜,不急不怒,“你們想怎麽談?”
“哈,還需要談麽?”蒙山飛燕用傲慢的口吻說道,“殺人償命,當然是賠命!”
刹那間,紫垣的人手紛紛掏出黑亮的手槍,對准了佛劍的要害。聖蹤及其手下們也不慢,幾乎在同一時間拔出了武器,指向紫垣的人。
佛劍依然一副穩若泰山的模樣,“褆摩的死與金猊無關,紫垣若是妄想以此威脅金猊,只會弄得兩敗俱傷。”
蒙山飛燕哈哈兩聲,說道“是嗎?我可不認爲。”
話音剛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聖蹤一班人的槍口調轉位置,統統指向了佛劍。佛劍詫異的望向聖蹤,寫滿不可思議的神情,他的眼中是懷疑,是驚奇,更是痛苦。
“我說過不會讓別人動你,”聖蹤的笑聲在此刻顯得異常囂張,“因爲你的命是我的。”
“這就是你一直勸說我來赴約的原因?”佛劍歎了口氣,仿似什麽都看透了。
聖蹤走到佛劍跟前,槍口抵在他的額頭。“沒錯,一切都是爲了殺你,”聖蹤坦然承認,“你不能怨我,你知道你的命值多少錢嗎?我也得爲我自己著想吧,哈哈!”
“爲了錢,你竟然出賣兄弟……”佛劍的拳頭驟然緊握。
“夠了吧,兄弟兄弟的,你煩不煩啊!”聖蹤厭惡的說著,“拜托,都什麽年代了,你那套兄弟理論不管用了,現在講究的是錢啊,錢啊!跟著你賣命,到頭來屁都沒有,憑什麽啊!”
“道行……是你害死的!”佛劍的目光中散發著多年未現的血光,自他信佛後鮮少接觸殺戮,如此寒冷的眼神令聖蹤不禁震住。
“是又怎麽樣,正好啊,我這不就送你們兩兄弟團聚了嘛。”聖蹤裂著嘴呵呵笑起來。
佛劍收回染滿怒氣的目光,又問道“褆摩也是你們害死的吧?”
“NO,NO,褆摩是疏樓龍宿殺的,不過順水推舟賴給金猊。”聖蹤越發得意。
“聖蹤,你的話太多了。”蒙山飛燕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他希望快點解決佛劍回去交差。
聖蹤瞥蒙山飛燕一眼,“怕什麽,他都快死了,”他覺得自己玩夠了,該動手了。“那麽大哥,該說再見了,不,是永別。”手指扣住扳機。
佛劍的眼直直的瞪著聖蹤,“是,是該永別了。”
砰——
一聲槍響,鮮血濺了出來。
蒙山飛燕慘叫著倒地,子彈射穿了他的胸膛,血流如柱。聖蹤尚未反應過來,他那幫信得過的手下已經舉槍向他射來,他的雙腿都挨了槍,強烈的疼痛促使他跪倒在地,眼睜睜看著門外沖進了一群金猊的人。
緊接著是一場混戰,佛劍拿出了久違的武器,那是蜀道行生前常用的槍,子彈接連穿透對方的身體。槍戰並沒有持續太久,占據絕對優勢的金猊很快射殺了紫垣的全部人手。現場屍骸遍地,徒留聖蹤匍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佛劍沒有馬上殺他,而是站到他的跟前。聖蹤痛哭流涕的向佛劍磕頭作揖,“大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被錢迷了心竅,你饒了我這次吧,我求你了!”頭撞在水泥地上發出碰碰的聲音。
一個金猊的小夥子沖上來朝聖蹤臉上吐了一口唾沫,“呸,你以爲我們真的會爲了你那幾個臭錢背叛大哥嗎?大哥早就懷疑你了,卻一直沒動手,沒想到你喪心病狂到想害死大哥,你死有余辜!”
佛劍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聖蹤,有的東西是用錢賣不到的,比如兄弟。”
聖蹤一身汙泥,模樣狼狽,“大哥,是我錯了,我知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看在我跟了你這麽多年的份上,求你了!”
佛劍緩緩合上了雙眼,誰也不知道他是以什麽樣的心情舉起了手槍,而後扣動了扳機。
佛曰,人有衆過而不自悔,頓息其心。罪來赴身,如水歸海,漸成深廣。
佛曰,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傷其身痛其骨,于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佛劍沒有多看一眼便轉身離開,倉庫門外是西蒙正在等候。
“這便是我給你的交待。”佛劍頭也不回的對他說。
西蒙拉低了自己的帽沿,圓帽下的表情沒有人看到。“剖心的付出換來手下的忠誠,你是個出色的領導者。”
西蒙的贊歎只換來佛劍的背影,金猊的人隨後撤離了。西蒙靠在廢舊的牆壁上,仰望天空,金色的陽光仿佛要淨化這個肮髒的世界,收拾殘局的人很快便到了,他聆聽著由遠及近的警笛。
帶隊的是羽人,意識到倉庫內的慘狀,警察們迅速包圍了倉庫,西蒙很配合的舉高了雙手。
“我想見你們劍Sir一面,我和他應該有很多話要說。”西蒙的臉上挂著無人能讀懂的笑容。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