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0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0
[ 2009-1-2 4:08:00 | By: 笛卡兒 ]
 

拖了很久的更新,我發覺太久不寫真的是要出事- -
這章真是要命了,囧rz
腦海裏就一個打算,別墨迹了,直接開始那誰誰和那誰誰誰的奸情吧
所以……把原先計劃的所有狗血取消,即刻殺入主題!


10th

襲滅跟宵通了電話,確定吞佛在學校後,趁著午休便去了一趟。吞佛的心情顯然很好,見著他的時候還主動擺擺手打招呼。襲滅把金卡塞給吞佛,吞佛也沒啥表示,隨手揣進褲兜。
襲滅看他這般不當回事,說道“那可是幾十萬的東西,你收好點啊,掉了咋辦。”
吞佛懶散地靠在長椅上,漫不經心地回答“掉了就掉了呗。”
“不是你掙錢,當然不心痛!”襲滅真是很不爽這小子的態度,宵特意去買了瓶礦泉水回來,喊了聲襲滅叔讓他喝。襲滅擰開瓶蓋,繼續數落吞佛,“而且這東西是能隨便給人的嗎,我就說你們這些小子一點都不懂事。”
吞佛掏掏耳朵,說“又不是花你的錢,大叔。”
“這是態度問題!”襲滅越說越來氣,喝了兩口涼水,又想起些事,問道“你這麽多錢哪來的?”
吞佛撐在長椅靠背上,毫不忌諱地說“我男人的。”
“噗——————咳咳咳!”襲滅嗆著了。
“襲滅叔!”宵趕緊給他拍拍後背。
“咳咳,我沒事……咳咳。”襲滅哭笑不得,這臭小鬼還真不是一般的有問題。
“關心你自己吧,我的事犯不著你操心,”吞佛不耐煩地說。
話剛說完,襲滅擡手就往吞佛的後腦勺一拍過去,“有你這麽說話的嗎?老子辛苦給你收拾爛攤子,沒求你說聲謝謝,還招惹你了不成!”
吞佛摸摸被打痛的腦袋,詫異地望著襲滅。襲滅打完也有點驚訝,他掃了眼自己手掌,這手咋就揮出去了呢?這小子要還手咋整?“學生就有點學生的樣子,什麽你男人,就你小子你懂什麽是男人和女人嗎?”
吞佛的表情神奇地溫順下來,嘟囔道“抱歉……之前的事,謝謝。”
“嗯。”懂得道歉和感謝了,這小子還不至于太差。襲滅想著,剛才還在考慮吞佛要跟他打起來能有幾分勝算。
襲滅沒呆多久就走了,宵送他出校門,吞佛安靜而孤獨的坐在長椅上。宵問他想什麽,他說沒有。宵有點自言自語地說襲滅叔是好人,吞佛在一邊聽。對他來說,襲滅給他的是一種從未經曆過的陌生親切感。

黥武一向晚歸,吞佛倒也很少早睡。平時兩人很少交流,多數時間是不吭一聲的呆一起。這麽多年再多的激情也會耗完,估計就床上還剩一點,其他更多的是習慣,習慣有對方的存在。有點像老夫老妻,雖然他倆離那個年紀還有很長一段路。
吞佛就想,自己才十七歲,十年前認識黥武後就糾纏在一塊了,真是作孽。黥武高中畢業時,他就跟他睡了,那會他才初二,連勃起的能力都沒,在黥武身下只會咬牙忍痛。事後黥武很懊惱地問他,你才多大啊,就不怕出點事?他說出事了你照著我,黥武嗯了一聲。所以到後來遭到朱武反對時,黥武也只是低頭任罵。
螣邪郎知道這事後,朝黥武臉上就是一巴掌抽下去,那聲響把全家人都震住了。黥武火冒三丈,朝他吼道螣邪郎!螣邪郎轉手又是一耳光過去,罵起來,你他媽的有種了,連大哥都不叫了,你他媽的還是個人麽,當哥當成你這樣,死了得了!最小的赦生被嚇了一跳,坐在地上哇的哭起來,兩個人才沒鬧下去。
朱武爲此,更是反感吞佛,想方設法要拆了他們,有美女就往黥武身邊塞,自己兒子要實在喜歡男人,他也認了,連任沈浮都安排去給黥武做秘書,反正隨便誰都比那禍害強(真是可愛的爸爸bbb)。黥武也不拒絕,朱武送來他就收著,吞佛那邊還是照舊。
一家子數九禍淡定,兒子們的鬧劇看完,還能說說笑笑的跟吞佛聊天,不管你做兒子還是媳婦,阿姨都高興。吞佛頓生感慨,女人果然是最強的生物。幾年下來,見不慣的也見慣了,朱武懶得管了。嘛都不懂的赦生也摸出些道,反正就是他二哥和吞哥有不同于他們的關系,具體是啥尚待考究。
吞佛又想到襲滅,什麽關系都算不上的熱心大叔,據宵說,襲滅曾有個兒子,年紀和自己差不多,不過死了。看來襲滅是把自己代入他兒子了,可惜他還沒體貼到顧及一個孤寡的中年男人的心情。
吞佛無聊地轉換著電視頻道,全是些緝查節目,什麽政府加大打擊犯罪的力度,又有多少團夥被打掉。吞佛心煩地按下OFF,不禁咒罵電視台。
黥武開門進來,發現吞佛正蜷縮在沙發上,他坐到旁邊,手抹開吞佛額前的頭發。吞佛擡起眼簾望他,索性爬到他的大腿上趴著,像個撒嬌的孩子。
黥武撫摸吞佛的下巴和脖子,他總愛這麽做,足夠挑逗又不色情。吞佛拉住他的手腕湊到自己唇邊,細細啃咬他的手背和手指。
黥武捏住吞佛的下颚,將他的臉搬對向自己,而後俯身親吻他的嘴唇。他們互相吮吸對方的舌頭,激烈的喘息。
“黥武——”吞佛吐出他的名字,仰頭看著他的眉目。
“嗯?”黥武停下吻,等待吞佛後面的話。
“我不要,”吞佛坐起身,表情中寫滿不甘,“我不要做第二。”
黥武挑挑眉,發出一聲疑問,“嗯?”
吞佛環上黥武的脖子,用吻封堵對方的唇。細膩的吻令彼此放松了警戒,漸漸合上雙眼。吞佛的話如同魔咒,控制所有神經,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中重複。只那麽一句話,打破了他們多年來的平衡。
黥武聽見吞佛說,他說“我要做你的第一。”

故事發生轉折是在一個月後,突如其來的電話打破了甯靜。那是個周末,朱武和黥武一大早便走了,而誰都沒想到才揮手告別的一家人,竟會發生變故。
電話是朱武打來的,螣邪郎拿起電話,立刻傳來朱武急促的說話聲。他要螣邪郎轉告全家人,什麽都不用擔心,若是有人來調查,就說什麽都不知道,而後匆匆挂掉了電話。螣邪郎一陣納悶,根本不明白父親的意思。九禍問是誰,螣邪郎說是朱武,然後把朱武的話轉述了一遍,大夥都很詫異,唯獨吞佛感覺不妙。
吞佛躲回房間,拿手機撥打黥武的電話,可始終都是關機狀態。他不禁有些手足無措,難以形容的錯亂感,不自覺地咬著自己手指頭。
樓下傳來了陌生的說話聲,吞佛推門出去,沒有下樓。他靜靜地站在樓梯口俯視下面的動靜,來人是警察,正向九禍和螣邪郎詢問些什麽。
“怎麽可能?你搞錯了吧!”螣邪郎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後面的話沒有聽,吞佛的每一根神經都繃緊了,他轉身從另一邊下樓來到後院,准備從後門出去,不過他的行蹤還是被螣邪郎發現了。
“吞佛,你要去哪?”九禍還在回答警方的問題,螣邪郎上樓找吞佛,卻看見他往樓下走,便馬上追了出來。
吞佛沒有避諱,回答道“我去找黥武。”
螣邪郎一怔,立刻換成笑臉,“你去找他幹嗎?離下班還早呢。”
“警方是來調查會所的事吧。”吞佛感覺自己的嘴唇在顫抖。
螣邪郎的眼中寫滿驚訝,仿佛在說你怎麽知道。“吞佛,你別瞎想,什麽事都沒有,你現在回到房間去,黥武晚些就會回來,OK?”螣邪郎伸手拉住吞佛的胳膊。
“我要去找他。”吞佛堅決地說,試圖掙開螣邪郎的手。
螣邪郎也開始不冷靜,沖他吼起來,“你去了有什麽用?除了礙事,你能做什麽!給我回屋!”
“放手!”吞佛根本聽不進去,舉起拳頭朝螣邪郎的臉上打下去。
完全沒料到他會動手的螣邪郎跌了一跤,回過神來的時候吞佛已經跑出了門,留下晃動不停的門。螣邪郎揉著臉爬起來追,卻早沒了吞佛的身影。“媽的!”他低罵了一聲,一拳扣在門板上。


To Be Continue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0
[ 2009-11-27 11:25:00 | By: 访客oTjv4A(游客) ]
 
访客oTjv4A(游客)呵呵,黥武很恋父的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他很敬爱父亲=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ALL吞】天堂的孩子 10
[ 2009-1-13 12:07:00 | By: tykoya(游客) ]
 
tykoya(游客)我感觉要出事了……
其实我想问……在吞佛说出“我要做你的第一”之前,在黥武心中,第一的位置是生意还是别人?
我希望是前者……
让我更多更多的看到黥吞的爱吧……虽然很对不起大爷……但是我真的一看到黥武就想到把他给吞佛做老公……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啊啊啊啊~~~~~~~~~
看到喜欢黥吞的朋友忍不住兴奋一下><
黥武没有喜欢别人,第一的位置是自己的家庭,咳咳,也可以说是他最敬重的父亲~
其实黥武真是很喜欢吞佛的,也蛮放任他的>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