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三鮮] 迷夜傳說 24
[ 2008-12-26 20:32:00 | By: 笛卡兒 ]
 

當初寫這篇的時候,在看血印、末世錄、龍城,龍宿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很有手腕的梟雄。抱著這樣的想法,就把他寫壞了= =

一年復一年,現在再看龍宿,發覺自己理解錯了,其實他也是個能為朋友兩肋插刀的角色。發展到這步,文是扭不回來了,我們給龍首添污了orz

離結束不遠了,大家很快就能擺脫我的折磨了bbb

本章有虐,請各位慎看~

 

(24)


小尋下葬的那天下雨,不大,挺溫柔。送葬的人寥寥無幾,除了劍子是親屬,其他都是殡儀工人。臥底就好像是個虛構的人物,不屬于這個世界,既然不曾存在,又有誰會爲一個虛擬人物難過呢?小尋的死不能劃爲殉職,沒有像樣的葬禮,沒有蓋國旗的資格,甚至不會有人知道曾有一個叫尋的警察。劍子苦笑著鏟了第一把土,而後茫然的守候在一旁,看著泥土掩蓋整個棺材。
劍子沒有打傘,任雨水慢慢浸透衣裳,每個人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結局,無人能幹涉,這就叫作命。工人們完工後便離開了,唯留劍子一人屹立在雨中。說不難過是假的,只是他連該用什麽方式去傷心都不知道。
他回絕了佛劍,不留余地的離開了佛劍的懷抱,佛劍只是很平靜的握著他的手,說無論過多久,他都會等。他對佛劍說,謝謝,也許……也許什麽,他沒有往下說。
他想過複仇,龍宿剝奪了他的一切,他必須將他繩之于法,不枉少艾和小尋的犧牲。後來他發現複仇不過是個可笑的借口,他企圖將所有的錯誤都推給龍宿,以求自己心安理得。其實罪魁禍首根本就不是龍宿,是他,是劍子仙迹。
走出公墓的時候,劍子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朦胧的雨中,他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他就想如果龍宿就這麽下車,然後掏搶打死他,或者他掏搶打死龍宿,誰死都好,死了就解脫了。
龍宿沒有下車,推開車門,冰冷的命令道“上車”。比較上次的攔街綁架,龍宿這次顯然是有備而來,黑亮的手槍對准劍子的心口,容不得絲毫拒絕的理由。
劍子上了車,碰的一下關上車門,龍宿一手掐住劍子下巴,槍口抵在劍子眉心。劍子毫不介意的望向盛怒之下的龍宿,他突然覺得很諷刺,失去朋友和夥伴的人是他,發火要殺人的卻是龍宿。
“很好,劍子仙迹汝真是出乎吾所料。”龍宿的眼中透著懾人的血光,像是嗜血的惡魔。“所有的一切都在汝的計劃內,佛劍、小尋、還有吾,吾太低估汝了。”
劍子哼笑了一下,自己濕漉的衣服因彼此緊貼的姿勢很快染濕龍宿的襯衫,一如既往的古龍水味,只是不再有暧昧的情愫。“對,你以爲什麽都在你掌握中,可事實上你什麽都沒有。”
龍宿反手一耳光抽在劍子臉上,打得很重。劍子無所謂的笑了笑,繼續說“金猊和紫垣的矛盾是我策劃的,小尋是我安排到你身邊的,褆摩是我故意放的,穆仙鳳是我執意逮捕的,你的動向我一清二楚,我就是要你的周圍連一個可信的人都沒有,你逃不掉的,一想到你即將锒铛入獄,我真是興奮得不行。”
“閉嘴!”龍宿掄起槍,狠狠擊打劍子的頭,“吾現在就可以殺了汝。”
“哈哈,”劍子大笑起來,額頭滴下血,“龍宿,沒用的,你根本無法扭轉局面。”
“汝以爲汝勝了麽?可笑,汝以爲一個小尋能改變什麽?吾根本不在乎!”龍宿死死掐住劍子脖子,將他壓倒在座位上,額頭流下的鮮血沾滿他的手。
劍子艱難的咳嗽了一聲,說道“那你又以爲我在乎過你嗎?除了逮捕你,你沒有任何價值!”
劍子的話語如同強化劑刺激著龍宿的血性,他揪住劍子的頭發,咚的一聲撞在車窗上。“好樣的,連跟吾上床都是計劃的一部分。”
咚,又是一下。劍子的臉貼著冰冷的車窗,血流滿了他的臉,血腥味熏得人想吐。“哈,不然你以爲是什麽?”

【河蟹省略】

在血的刺激下,龍宿的沖撞更加瘋狂,近乎將身下人撕裂。將欲望的結果盡數灑在劍子體內後,龍宿打開車門,一腳踹下劍子。“開車。”龍宿毫不留念的關閉了車門。
雨還在下,林肯發動後濺起一汪水潑在劍子身上,他緩緩松開咬緊的手背,雨水沖刷著他的傷口,把濃稠的血液沖淡。淅瀝的雨點聲竄進耳朵,他大口喘氣,費力的伸手拉起褲子,疲憊的仰躺在大路上。
他睜著雙眼,眼前是模糊不清的畫面,雨打在臉上很冷,他全身都僵透了,卻有一股溫熱沖出了眼眶。他不知道,他想知道,他在爲誰哭泣……


回到PEARL的龍宿換了一身光鮮的衣服,厭惡的將染上血迹的衣物統統塞進了垃圾桶。點上雪茄吸了沒兩口,他發火的推翻了茶幾,嘩啦的破碎聲引來了褆摩的注意。
褆摩嘲笑龍宿的狼狽,並諷刺道“紫垣也不過如此,如果沒有更好的利益,我們的合作到此爲止。”
房間裏只有他們兩人,龍宿活動手腕,問道“這是西蒙的意思?”
“這是我們的意思,”褆摩笑道,“我們可不是慈善機構,沒義務幫紫垣收拾爛攤子。”
“西蒙呢?”
“不用找他,他不在。”褆摩似笑非笑的回答,他倒是很樂意看紫垣的窘迫。
“是麽?”龍宿起身,走到一片狼藉中蹲下,撿起水晶煙灰缸,在手裏掂量了下。“吾倒是想到一個西蒙不得不和紫垣繼續合作的理由。”
“哦,說來聽聽。”褆摩好奇的問到。
龍宿走近他,有些玩味的湊近他的耳朵,“不過汝沒知道的機會了。”
褆摩依然操著那口別扭的口音,“你什麽意思?”
碰!龍宿舉起煙灰缸就往褆摩頭上敲去,褆摩慘叫一聲,抱頭倒地。龍宿一把掐住褆摩的脖頸,繼續用煙灰缸不停的敲打他的頭,一次比一次狠,血花飛濺。沒幾下後褆摩就安靜了,血流得到處都是。
“哼!”龍宿砸了煙灰缸,回到沙發上坐下,他解開衣領上的扣子,平淡的欣賞剛剛完成的作品。褆摩已經面目全非,死前的恐懼和痛苦扭曲成團。
“來人,”龍宿喝道,喘了口氣,“把屍體送到金猊去!”

劍子仙迹,既然汝要賭,那吾就陪汝玩下去!

——未完待續——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