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迷夜传说 23 by:Finda
[ 2008-11-9 18:58:00 | By: 笛卡兒 ]
 

細數,久違了近一年的更新,十分愧疚。
也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這篇文,這是我與摯友步入霹雳的第一篇同人文,當時在KFC,兩人很嗨的敲定了《迷夜》(這麽囧的名字是我取的)。兩年經曆了很多,摯友的離開及自己學業問題,此文一拖再拖,終于在神III龍劍佛回歸的這刻又開封了。自己依然熱愛著三先天,只希望我們也能帶給每個看文的朋友一個完美的三鮮^_^

(23)

一頁書坐在辦公室裏,手指敲打著桌面發出“哒哒哒”的聲音。手邊是一份被密封完好剛剛才被打開的資料。封住機密文件的那一刻尤在眼前,地點也是在這間辦公室,那個年輕人背著光,站在自己桌前。鄭重地再一次表示願意接下這個臥底工作。
深入一個幫派的內部即使對于很有經驗的警員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和危險的工作。接下這樣的任務就意味著與所有過去說再見,親人,愛人,朋友從此陌路。在另一個世界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卻需要時刻保持著清醒。臥底要求警員有敏銳的洞察力,應變力和極佳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多人接受了這樣的任務卻失敗了,能堅持下來的一般都是有極強的目的和信念的人。當時的小尋看起來是非常適合任務的人選。他沒有親人,沒有愛人——至少他從來沒有戀愛史,也幾乎可以說,沒有朋友。他夠冷靜,身手好,年輕沒有背景。唯一讓一頁書有些疑惑的是,他的動機,他接下這個可能會讓他付出生命代價的任務的動機。所以一頁書找來小尋。
“在最後給我答案之前,要回答我的問題。”一頁書撫了撫桌子上的資料。看著背光而立的青年微微點頭。
“爲什麽接下這個任務?你知道,未來幾年你將要面對的生活嗎?沒有堅韌的意志和信念或者非常想要達到的目標,是很難堅持下來的。給我一個理由讓我相信你有能力微笑到最後。爲了錢?升職?或者單純證明自己的理由……”一頁書把手從資料袋上拿開,靠在皮質的椅背上,等待著對方的答案。
“爲了……一個人。幫助他,從很早前就想幫助他。但是我能做的實在有限,唯一最迅速的方法就是接受這個任務。我很需要這個工作。”
“哦?”一頁書拿起鋼筆,遞給小尋。能把他的名字寫在這張紙上嗎?看到對方有些遲疑,一頁書微微笑了一下。“你放心,你的一切資料將被密封在這個袋子裏。包括這張紙……”
小尋接過筆,在雪白的紙上刷刷寫下了一個名字。一頁書把紙背過去,眼睛看著小尋,將紙塞在文件夾裏封好。
“恭喜你,你被正式授予臥底紫垣,深入對方內部的任務,從現在起,你將執行這項任務直至任務順利結束或聯絡人通知終止任務爲止。期間你與警局雙方都有義務對你的身份和工作目的嚴格保密。從現在起,你將獲得一個新的身份,這裏是你新身份的資料。”一頁書用最正式和嚴厲的語氣宣布了契約的成立。
小尋行了禮,從一頁書手裏結果厚實的資料。從那一刻起,世界上少了一步天履&#8226;尋,而多了一個邪影。龍宿曾經對他說,邪影這個名字聽起來真沒有情趣,問他小時候大人們都怎麽稱呼他。“尋……”他喃喃地回答。
“小尋麽?好名字!”這樣的稱呼讓他仿佛回想起什麽,曾經總有一個溫柔親切的人,在自己身邊呼喚著這樣一個名字。一個不敢多去描摹,不能多去回憶的身影,一個只能在夢中奢望見一面的人……
一頁書從資料裏抽出那張紙,有些遲疑,這個秘密似乎應該隨著小尋的死而被永遠埋葬,但是一頁書總覺得這個年輕的生命仿佛帶了些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那個他想幫助,想保護的人,是否應該隨著他的離去而成爲永遠的秘密呢?他沒有把紙翻過來。但是從背面依然可以清晰辨認出上面的字迹——劍子仙迹四個字被寫的剛勁有力。
“這就是天意嗎?”一頁書歎道……

重案一組似乎還沒有從幕少艾的死中恢複過來,就再次陷入小尋死訊的陰霾裏。劍子直接失去蹤迹。杜一葦接到局長的內線電話,磕磕巴巴想掩飾劍子缺勤的事實,卻意外得到整個重案一組特批休息三天的通知。
放下電話,杜一葦環望了一下昔日熱熱鬧鬧,如今冷清的令人害怕的辦公室。就在前些日子,幕少艾還靠在桌子前打趣自己遲到,羽人雖然話少,卻總是站在幕少艾那一邊,小钗沈默幹起事情來卻最賣力,劍sir看起來沒心沒肺,其實是個比誰都重感情的上司。現在偌大的辦公室裏只有自己一個人,杜一葦不想回家,卻又不知道該去向何方。第一次,對自己的懦弱無能有些惱怒。也是再一次的,多麽想挽留住那曾經的歡樂時光。

其實劍子哪裏都沒有去,他坐在警校的操場上,看著那些抱著和自己當年相同理想的年輕學員訓練。和上次幕少艾的死相反,這次劍子靜的可怕。他渾身像被魔咒控制了一般,做著機械式的,強迫一樣的所有動作。眼睛睜地大大地掃描著訓練場上的每一個面孔。學校的警官看到他,無奈地向警局彙報,卻得到一頁書“不要打攪他”的回複。面對那個偏執一般定坐在操場旁邊的曾經最負責的警官,那個親手接下懸挂在警局門口屍體的曾經最親厚的學長,遠處的教官只能默默歎息。這條路,比想象中還要艱辛。放棄了太多太多,友情,愛情,親情……背叛了初心和欲望,被磨光了所有的棱角,換回的只有一個留在心中的正義。最後的最後,好想忍不住問,這一切,值得嗎?只可惜,卻沒有一個聲音回答這個問題。
劍子記得,那個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年輕的身影,也曾問過自己這個問題。自己是怎麽回答的呢?
“做你相信正確的……”他曾撫著他的肩膀,溫柔地這樣回答。
可笑的是,到了現在自己也已經迷惑。如果來路正確,爲何只得到這樣的結果。
劍子晃晃悠悠站起身,才發現腳有些麻,一天一夜的靜默讓身體消耗太多。他垂著腦袋穿過訓練場,走向一個唯一可能給他答案的地方。

佛劍打開門,幾乎被憔悴的嚇人的劍子驚地失了態。他沈默著把人扯進門,按在沙發上,把一杯溫熱白開水放進他手裏。劍子喝了水,似乎終于勻出力氣和水分,眼淚從早已幹澀的眼眶裏流出來。
劍子生平朋友不算多,除了幾個把命牽系在一起的同組兄弟,就只有三個人。
佛劍是從童年就相互信賴的玩伴,也是因爲他,自己才選擇了如今的道路。佛劍讓他堅定了此生爲最求正義而生存的信念。走到最後,兩個人卻變爲了對立的存在。
小尋是在警校認識的師弟,曾經冷漠沈寂的孩子,卻對自己有著無比的信賴。對他的關懷讓劍子找到了一種近似于親情的歸屬感。那孩子如此努力,堅強固執地做著一切。他跟自己說,要幫助自己,劍子只是溫柔地回答“做你自己就好。”親手摘下他冰涼身體的那一刻,仿佛一股血流爆裂了血管,沖向腦中,他恨死了自己。小尋那年輕漂亮的容顔,那一刻是如此蒼白和毫無生氣。那個喜歡靜靜跟在自己身後的孩子,如今早已長大,卻失去了享受余下人生的權利。
龍宿,一個不知道自己放入了什麽感情的人,頻頻放縱自己私欲而造成了親如兄弟的人死去的根源。如果說,幕少艾和小尋的死是因爲他,其實,他身後的幕後黑手是自己。他想恨龍宿,卻無能爲力,但是他可以恨自己。
“佛劍,什麽才是正義?”劍子問道。
佛劍看著他,卻沒有回答。
劍子看到佛劍的那一刻,仿佛找到了初心,只有在他面前,自己才可以放縱地流淚。“你知道嗎,佛劍,那時候別人欺負我,你總是把他們打跑。你在我心裏就是正義的存在。你告訴我你長大以後要成爲警察,幫助其他的人鏟除邪惡。我多麽想像你一樣。我去了警校。一直做到重案組組長的位置。然後卻發現,我根本沒弄明白什麽是所謂的正義就匆匆做了這一切。那麽,請你告訴我,什麽才是正義呢?”
佛劍並排坐在劍子身邊。長時間的沈默以後,劍子以爲佛劍不打算回答他。
“正義,是不容理不容情的。它只有一個標杆,是,非,早有定論。行使正義也並不是只有一個途徑,但是正義之外,是沒有矛盾和猶豫的。”佛劍緩緩地說。“我幫你打走那些人,並不是正義的行爲,只是爲了私欲,因爲是你的朋友,而對別人進行報複而已。”
“呵呵……果然呢!我果然什麽都沒清楚……”劍子喃喃地回答,陷入絕望中。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驚訝地發現佛劍在親吻他的額頭,然後是眼睛。用舌尖吸吮掉他的眼淚。他的吻虔誠而有力度,不同于龍宿的,也不同于小尋的,不帶任何色情的抑或是調皮的味道。
劍子很驚訝,卻沒有推開他。
“跟我走吧,劍子。我已經厭倦了這裏,自從蜀道行死後,我就對這樣的生活失去了留下來的興趣。跟我離開,去一個全新的環境,讓所有人和事都成爲過去……如何?”
劍子沒有做聲,在佛劍溫柔的話語中,他像著了魔似的,一個細小的聲音牽引著他跟隨著佛劍,但是,有些人有些事,終究不是那麽容易被放下……

捏著手裏的資料,龍宿獨自坐在華麗的房間,厚重的鑲金簾幕把窗外的光擋住。從小到大,龍宿都是在贊美聲中驕傲地成長起來的。他討厭普通平凡的東西,有些變態地追逐著奢侈品和華麗美妙的事物。所以他第一眼就看上了邪影:漂亮的東西總是具有極大的吸引力,何況還是個冷冰冰,不好把握的東西。他享受征服的過程,討厭不完整的屈服,最痛恨的就是背叛。他自視甚高,背叛就意味著不屑,對自己的不屑和否定,是龍宿不允許發生的事情。
小尋那自信和嘲諷的笑容至今刺激著龍宿的大腦。果然麽?從頭到尾自己都是被那個人不屑的。即使在床上如何纏綿,也只是緩兵之計吧。爲了代替對方放棄了身體,虛僞地裝出臣服的樣子被自己壓在身下,最後的最後,只有自己像個小醜一樣愚笨地獻出了第一次的愛情。
“真偉大呢……”龍宿用力團住手裏的資料。照片上,曾經在警校裏與劍子的合影上,小尋那從未出現在龍宿面前的笑容被用力揉碎……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