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黥吞/螣赭/泰赦】三喜臨門 1
[ 2008-10-11 21:05:00 | By: 笛卡兒 ]
 

三喜臨門
(魔界王子要成親)


朱武這一生有三個遺憾,都來自三個兒子。
第一個遺憾,他覺得螣邪郎不夠紅,頭髮是紅了,但衣服不夠紅;第二個遺憾,他還覺得黥武不夠紅,黑色占了八成還多;第三個遺憾,赦生就更不夠紅了,全身上下零零星星幾點紅。
朱武對此很忿恨,他紅了一輩子,連分身都是紅到底,怎么三個兔崽子一點都不學他?紅彤彤的哪裡不好?多么喜慶,多么華麗!——所以他決定給兒子們各找一個紅彤彤的媳婦(喂!)。
以魔界之王名義,朱武先後跟魔尊者、玄宗老大、識界之主簽訂了不平等條約,這個無聊的故事就此開始——(無聊你還寫!)

1、紅顏知己(紅顏色啦!)

螣邪郎暴跳,指著老爹開罵,“喂,誰要娶媳婦?要娶你自己娶!”
朱武瞥他一眼,心裡駡了句兔崽子,拿出三份婚約,“黥武來,挑一個簽了吧。”遞到黥武跟前。
一向最聽父親話的黥武隨手抽了一份,毫不猶豫的簽了。赦生見狀,也乖乖抽了一份,簽上了自己名字。
剩下最後一份,朱武對螣邪郎說道,“沒得選了,愛簽不簽隨你。”
螣大爺就是不賞臉,朱武恨得直咬牙,九禍一邊喝茶,道“兒啊,簽吧,又不會虧。”
嗯,娶妻嘛,好像確實也不會虧本,螣邪郎也勉強簽了。

迎親,一切從簡。(喂!)
拜堂,一切從簡。(喂喂!)
洞房,不能再簡了!(咳……)

螣邪郎一腳踹開新房,紅紅的赭杉軍正在等他。
“喲,是你啊。”螣邪郎奪過凳子坐下,開始倒酒喝。
赭杉軍無比正經的問他,“你就是問題少年?”
噗——螣邪郎噴了一桌子,“什麽問題少年?”
“需要我開導的問題少年。”
“蒼這么跟你說的?”
“啊——”
螣邪郎捂著嘴差點笑抽過去,“對對,我很需要你開導。”說完挪到床邊,脫掉靴子躺下。“過來。”螣邪郎拍拍身邊的床位。
赭杉軍只感覺背脊骨一陣涼,“幹……幹嘛?”
“過來嘛。”螣邪郎一臉邪笑,把皮襖脫了。
赭杉軍的臉刷一下紅了,“等,等一下……”
螣邪郎一把抓住赭杉軍的小紅衫,拉他上床,“這臉蛋還挺漂亮的嘛。”伸手掐赭杉軍的臉。
“你你你……放肆!”紫霞之濤哪去啦!?
“喲呵,跟本大爺來這套,接下來是無禮。”一拉抽掉腰帶。
“住、住手!”
“還有大膽。”
“哇啊!”
拔光,吃干抹凈……(你夠簡略的-______-bbb)
完事後螣邪郎爬起來喝酒啃雞腿,赭杉軍痛苦的躺在床鋪上。
“我被蒼欺騙了。”扭緊了拳頭,發抖。
“你才知道啊?”螣邪郎留了只雞右腿給他,遞到床邊,“過了門,你就是我的人了,來來,吃雞腿吧。”
赭杉軍無語凝咽,狠狠咬一口,混蛋蒼,你等著,總有一天我要宰了你。

黥武輕輕推開門,進到屋內,又輕輕合上門。
“是汝啊。”紅艷的吞佛童子喝了好一會獨酒。
黥武哐噹退了好幾步,靠著墻滑下,是吞佛童子!他這是造了什麽孽,平日就老被伊欺負……結婚對象居然還是他!
吞佛童子對他的激烈反應沒啥表示,自個取下耳環和頭飾,“睡吧。”
“睡……睡……”黥武僵硬的愣在那一動不動。
吞佛童子脫去小紅鞋,“愣那幹嘛,過來。”脫掉白襪子。
黥武機械的挪到床邊,很緊張。吞佛童子一把抓住他衣領,拖近,“脫衣服不會啊?”黥武瞬間整個石化了,吞佛童子看他一臉呆樣,繼續刺激他,“汝再不脫,吾就幫你脫。”
“脫……我脫……”黥武顫抖的雙手爬上衣服紐扣,半天解開一顆。
“慢騰騰的!”吞佛童子直接拉人上床,上下其手——拔。
“吞佛童子……哇啊——”
“汝叫什麽,閉嘴!”
“唔唔唔,好……好痛TT”
“痛汝個頭,承受的是吾,閉嘴!”
“唔唔唔,你夾得我好痛……”
“給吾閉嘴!”
……
辦完事後吞佛童子覺得渾身沒勁,踉蹌的下床,倒了杯酒咕嚕喝下。師尊說和鬼族交合有助吾功體,難道是騙吾的?“汝是第一次(攻)?”吞佛童子問床上躺平的人。
“嗯。”黥武覺得自己腰都快斷了,“你……是第一次(受)?”
吞佛童子嗯了聲,呷了口喝酒,嘆道“汝已經是吾的人了,以後乖乖聽話,吾不會虧待汝。”
黥武@@?!

赦生偷偷推開門,探頭進去望了下,熟料被人一把拉了進去,滾了一圈,摔在地上。
“王八蛋玄貘,竟敢騙老子!”火紅的泰逢提起酒壺大口喝下,“什麽魔界美人滿地都是,來魔界當駙馬爺是美差,哪裡有公主!”
赦生膽怯的爬起來,“你……你是來當王妃的……”
“哈,小鬼就憑你?”泰逢又一把把赦生提了起來,“你想怎么攻我?”
赦生本來就不擅長說話,他一沒螣邪郎兵來將擋的魄力,二沒黥武大不了一死的決心,好不容易終於鼓起勇氣踏進洞房,這一嚇馬上癱了,淚眼朦朧。
泰逢看赦生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不禁心生憐惜,“哎,看到你就讓我想起我那不肖的妹妹,她要是有你這般乖巧就好了。”伸手摸摸赦生腦袋。
赦生一陣哆嗦,支吾道“你、你你是來當王妃的……”
“小鬼!”泰逢一聲吼,赦生一骨碌軟下去。“哎,算了,沒有公主,你也湊合了。”
“啥!?”赦生驚恐。
泰逢拎起赦生,“你也是個美人啊。”往床鋪走去。
“哇啊——————————————”
……(其實最殘的是赦生吧bbb)
赦生被吃干抹凈后,窩在泰逢懷裡哭。
“乖,不哭不哭,大不了對外我不說你是受嘛。”泰逢親親他額頭。
赦生點點頭,往泰逢懷裡擠了擠。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