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螣吞】纯情王子俏王妃 2
[ 2008-7-21 0:17:00 | By: 笛卡兒 ]
 
第二回

螣邪郎带上小弟魔刺儿和蟠凶来到经常吃喝玩乐的茶馆,按照惯例要了间包房,又按惯例叫店家摆好麻将桌子。
“你们俩今天谁上?”螣邪郎剔着牙问。
“爷,你放过我们吧,我们这个月的军饷都输光了。”魔刺儿连连哀求。
“记账不就得了。”螣邪郎说道。
蟠凶一脸苦楚,答道“爷,我们记账都把后半年的工资输没了。”
“哎,没用的东西,”螣邪郎不满道,“那三个人只能斗地主了。”
魔刺儿和蟠凶陪笑,心想自摸的牌都得打出去,谁有胆子赢爷的钱啊。
螣邪郎往包房走,等着赦生童子和黥武过来斗地主。还没踏进房间,一个声音传来——
“那吞佛童子啊,真真是厉害!”
“嗨,吞佛童子算啥,他老公才厉害呢!”
螣邪郎耳朵立刻竖起,望过去,原来是两个级别低的魔族在聊天,他马上窜了过去。
“喂,他怎么个厉害法啊?”螣邪郎夺条凳子过来,坐下。
一白一绿的两个魔看看他,白色的魔说道,“我说小子,你这就是没见过市面了,吞佛童子知道不?魔界战神啊!”
螣邪郎点点头,“知道知道,他老公呢?”
绿色的魔马上接话道,“说起他老公可不得了,咱魔界的第一王子呢,据说他啊——”绿魔故意顿了顿,喝了口水,螣邪郎听得聚精会神。“据说他身高九尺八,有着铜墙铁壁般的胸膛和胳膊,砂锅那么大的拳头!”
“哇!——”螣邪郎大为感叹,“这么强!”
“就说你没见过市面吧,”白魔继续说,“光他那杆兵器倒乂邪薙就重达八百斤,一般魔人拿都拿不起来!”
螣邪郎眉开眼笑,“我喜欢这个版本。”
“吞佛童子战神又怎么样?在咱王子面前只有小鸟依人的份!”绿魔拍桌子说道。
“我完全同意!”螣邪郎得意的笑着。
“不过啊,”白魔一个转折,说道“我听说他面目狰狞,脾气暴躁,手段残忍。”
“啊?”螣邪郎瞬间收敛笑容,“不是吧!我听说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啊!”
“你见过啊?”绿魔问道。
“没、没。”螣邪郎赶紧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绿魔继续喝茶。
白魔给他斟茶,“搞不好比天魔象还丑。”
“嗯……”绿魔点头表示同意,“说不定獠牙有一尺长呢。”
“那岂不是成野猪了……”螣邪郎小声嘀咕道。
这时,黥武和赦生童子来了,看到螣邪郎正跟别人聊得起劲,走到他身边恭敬的喊了声“哥”。
两个魔看看来人,一个火焰纹满身符咒,雷电护身;一个蟒龙纹,手握魔界第一兵器银邪。扑通一声,两魔赶紧跪了下来,头都不敢抬。
“黥武殿下,赦生殿下,有失远迎。”两魔的头磕得咚咚响。
“你们来了,”螣邪郎起身,“走吧,斗地主去。”
见三人离去,还跪在地上的绿魔小声问身边的白魔,“两位殿下身边那小子谁啊?”
“不知道啊。”白魔一脸冷汗。
“两位殿下叫他——哥……”
“不会吧,别乱想了!”
“他可没九尺八。”
“也没有铜墙铁壁般的胸膛和胳膊。”
“所以肯定不是的啦……”
两个魔一阵心虚,爬起来扔下钱就溜了。

三兄弟在包房里斗地主,螣邪郎拿起牌一看,最大的牌是个10。
赦生童子先出牌,放下一串,“3到10。”
黥武示意过,螣邪郎当然要不起。赦生童子又出了一个9、10、J的连对。螣邪郎又要不起,黥武下了个四条Q炸掉,转手下了三条K。赦生三条A打住,扔下一对2后报单。
“哟,来横的啊。”黥武说道,“哥,你要么?”
螣邪郎摇摇头,黥武双王轰掉,打出5、6、7、8、9、10,报双。
螣邪郎盯着一手烂牌,嘀咕道“好歹让我出一张……”
第一局黥武胜,魔刺儿赶紧洗牌发牌。螣邪郎抓起牌一看,最大的还是个10,见鬼了!螣邪郎又是一张牌都没出输了一局,连打了十局,螣邪郎一盘都没赢过。
“不打了不打了!”螣邪郎一阵火,“叫点吃的和喝的来,渴死了。”对魔刺儿和蟠凶下命令。
魔刺儿和蟠凶赶紧把食物端上来,螣邪郎跟前摆的是奶油蛋糕和可乐,赦生童子和黥武面前放的是香烟和烈酒。魔刺儿给两位殿下点上烟,蟠凶斟满酒。螣邪郎闷头吃蛋糕,喝可乐。
黥武开口道,“哥,吞佛去哪了?”
螣邪郎塞了满口蛋糕,支支吾吾道“出、出差。”
赦生童子抖抖烟灰,“好久没和师兄切磋了,等他回来好好打一场。”
黥武摇晃着酒杯,呷了一口,“上次我输他一招。”
螣邪郎吃得满脸都是奶油,小小声道,“等心机回来,正好四个人打麻将。”又塞一块入口。
“小弟,”螣邪郎盯着赦生童子手上的香烟,“抽烟什么感觉?”
赦生童子愣了下,回答“没啥感觉。”
“那让我试试……”螣邪郎话还没说完。
“哥,师兄会骂我的!”赦生童子把烟盒揣进兜里。
螣邪郎又望向黥武,“黥武,酒什么味道啊?”
“没什么味道,”黥武赶忙说,“哥,你别让我们为难啊,嫂子会发火的。”
“哼!”螣邪郎憋了一肚子火,心机心机,到处都是心机!他发脾气的喝了1L的冰可乐,回到家后就开始肚子痛。

吞佛童子出差回到家,看见螣邪郎正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
“汝又乱吃什么东西了?”吞佛童子整理这次出差买回来的化妆品,摆了满满一柜子。
瞧见他回来,螣邪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蹦下床,冲到吞佛童子跟前,抬头。“你,成天往外跑,干嘛去了?”
吞佛童子俯视他,“吾要工作啊,吾不挣钱,哪有钱供汝玩乐。”
螣邪郎一愣,继续凶道,“工作干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到化妆品就来气,每次都买这么多!
“邋邋遢遢的怎么见人啊。”吞佛童子摸摸他头。
螣邪郎又一愣,甩开他的手,“那干嘛不让我喝酒吸烟!?”
吞佛童子叹口气,回答“这是女后要求的,她不想汝和朱皇一样懒散。”
螣邪郎再一愣,连母后都站到心机那边去了!越想越气,吞佛童子居然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根本不把他当回事嘛!螣邪郎转身搬了条凳子过来,站上去,低头,气势汹汹的吼道,“就是说干什么都是你有理啦!”
吞佛童子抬头,“汝站那么高干嘛,当心摔着。”
“哈,”螣邪郎抱起手,横道“知道自己矮了吧,知道被人俯视的感觉了吧!”
吞佛童子一阵好笑,说道“汝计较这个啊?不管汝什么样,都是魔界最棒的大爷,何必在乎别人眼光。”
一句话说得螣邪郎立马换上了感动的表情,他从凳子上蹦下来,环手抱住吞佛童子,抬头,“心机……”往怀里蹭蹭。
吞佛童子捏捏他的耳朵,“汝啊,养汝像养狗一样。”
“啊?”螣邪郎抬头木讷的望他。
“不,吾的意思是汝像狗一样可爱。”
“啊??”
“吾、吾是说汝比狗还可爱。”
“啥?!”
“吾想表达的是汝不是狗啦……”
吞佛童子只感觉是越解释越黑,赶快转移话题,“汝肚子痛?”螣邪郎嗯了声,吞佛童子继续捏他耳朵,“吾抱汝上床,帮汝揉揉?”
螣邪郎点点头,吞佛童子抱他回了床铺。

二回完,且听下回。

+++ +++
依然那句话:再弱的攻也是攻,再强的受还是受Orz
这是螣吞,坚定的!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