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9
[ 2008-7-6 2:35:00 | By: 笛卡兒 ]
 

9th


料理完蕾夢娜,吞佛便一直呆在房間裏。中途螣邪郎來鬧騰過一次,數落他教壞他小弟,一點都不聽他話,吞佛蒙著頭繼續睡覺,不予理睬。
臨近傍晚,吞佛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他不耐煩地抓過來看,居然是黥武。吞佛倦怠地喂了聲,黥武說他在門口等他,趕快下來。挂了電話,吞佛不禁好笑,難不成還約他出去麽?他可不記得黥武也會浪漫了。
磨蹭地爬起來,換衣服的時候吞佛發現自己臉上和脖子上的痕迹不是一般的明顯。他抓了個OK繃貼在頸部的傷口上,然後下樓出門。
天氣不錯,溫熱的風刮臉而過。黥武的賓利停在大門口,他正靠在車門上默默抽菸,穿著黑色的襯衫,扣子只系了下面幾顆,肩頭的黑青紋身露出了小小一角。吞佛上前問他什麽事,他扔掉菸頭,只說了句上車。吞佛順從地上車,黥武隨後發動汽車。
“去哪?”吞佛打了個呵欠。
黥武直直地看向他,目光淩厲。“你想要的,我給。”黥武一字一句的回答他,收回認真的目光,踩上油門。
吞佛不是很理解話中的含義,今天的黥武有些陌生。一路上黥武表情凝重,一聲不吭,吞佛也不在意,他無聊的翻動車上的CD,可惜都不是他的口味。
車到了銀鍠家經營的會所,駛進地下停車場,順著車道繞來繞去,最後在最底層停下。吞佛感覺一陣詭異,隨黥武下車,經過樓梯間下到設備室。
裏面的工作人員趕緊出來迎接,吞佛留意到工作人員身上都配備了電棒,黥武示意他們繼續做事。地下設備室沒有空調,空氣沈重而悶熱。頂棚上排設了密密麻麻的管道,整個空間顯得十分壓抑。吞佛緊緊跟在黥武身後,工作人員片刻不離的目光令他倍感不自在。
滴答,越過泵房門口,水滴聲刺進吞佛耳朵,與之前截然不同的冰涼感襲身。如此沈悶的氣氛,讓人不禁感覺陰森。
踏進辦公室,裏面的人員統統起身,眼中滑過警惕的眼神。“老板。”
“自己人。”黥武指身邊的吞佛,而後說道,“我們要下去。”
“是,我馬上通知元禍天荒。”黃泉弔命拿起對講機說了幾句,而後做了個請的姿勢。
他們又走進裏面的更衣室,吞佛依然感覺悶熱不堪,黥武臉上的表情保持嚴肅。黃泉弔命指揮人挪開衣櫃,後面有一扇和牆體粉刷一致的門,不仔細觀察很難發現。門打開,一陣涼意迎面而來,吞佛頓時嗅到危險的氣息,心生不安。
“走吧。”黥武抓住他的胳膊,湊到他耳邊說道,“現在才想逃,太晚了。”
吞佛僵硬地沖他一笑,“敢來就沒打算逃避。”
兩人進入樓道,白色的牆壁,慘白的燈光,陣陣陰冷環繞。吞佛從不知會所地下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惹得心中一片慌亂。由黃泉弔命帶路,走出樓道後便沒有路了,只有一扇厚實的鐵門,門沒有開鎖的地方,只能從房內開啓。
黃泉弔命上前對牆角的監視器說道,“老板來了,開門。”
咚——觸目驚心的一聲響動。
門開啓後,一陣刺鼻的氣味沖了出來,吞佛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出來迎接他們的人一身雪白包裹,帶著嚴實的口罩和手套,身上還配備重型槍支,再往房間裏看,白得有些恐怖的房間,每個人身上都帶著黑亮的武器。房間裏沒有太多設備,一張長型桌上鋪滿了晶瑩剔透的顆粒。
這時,門口迎接他們的人脫下口罩,絲毫不苟言笑的面容,他就是黃泉弔命所說的元禍天荒,他尊敬的喊道,“老板。”
黥武嗯了聲,拉著吞佛進屋,鐵門咚的再次合上。“這次的貨怎麽樣?”黥武接過屬下遞來的手套帶上。
“上品,共七十公斤,”元禍天荒回答道,“已聯絡好買家。”
黥武表示滿意地點點頭,回頭發現吞佛木讷地愣在原地,黥武開口問他,“怎麽了?”
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吞佛的意料,他並非第一次接觸毒品,在美國那兩年,這個毒品大帝國讓他見識了各種各樣的刺激元素,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最親密的人也是這一行的一份子。或許是屋內的毒氣憋得人發慌,也或許是首次面對這種懾人場面,吞佛感覺到四肢乏力,微微顫抖。“螣邪……你哥知道嗎?”
黥武抓起一把像水晶般璀璨的顆粒,松開手任它們落下,回答他,“不知道,除了我和我爸,家裏沒人知道。”
迎上黥武冰冷的目光,吞佛有點不知所措,一股寒冷侵襲全身,“黥武……”他第一次感到黥武竟然給他一種壓迫性的恐懼感。
黥武倒回來,取下手套伸手撫摸吞佛的頭,“後悔了?”
吞佛強迫自己止住顫抖,氣喘籲籲,刺激的氣味混亂他的意識,他深深感到胃在翻騰,他堅定的說道,“從不。”
黥武笑了,猛地拉近吞佛,當著衆屬下的面粗魯親吻吞佛,一遍一遍吮吸他的唇。

吞佛不記得自己是怎麽走出那房間的,恍恍惚惚間已經和黥武駕車到了郊外。黥武開車沿著高速路到了山坡上,找了塊空地停下。下車,黥武坐在車前蓋上,望著遠方。太陽離落山不久了,昏黃的光輝染了整個天空。
吞佛對剛才發生的一切尚來不及消化,即便知道一切,他得到了什麽?又能證明什麽?還是說他們不過是多了一個糾纏的理由?
吞佛踏出汽車,到黥武身邊坐下。“有菸嗎?”
黥武掏出菸盒給他,“你不是戒了麽?”
“提提神而已。”吞佛叼上一支,點燃。
黥武看著他優雅地抽菸,有人說可以從男人抽菸的姿勢看出對方最真的性情,吞佛的姿勢很平和,幹淨利落。
吞佛抽了幾口,把菸夾在兩指間遞給黥武,“嗆死了,不要。”
黥武忍不住又笑了,接過來繼續抽。吞佛往他身上靠,黥武看到他脖子上的痕迹,歎道“少打點架吧。”
吞佛耍賴地說道,“那你幫我解決啊。”
“不是你說的不要我管嗎?”
“呵,以前你打架都是爲我,”吞佛停頓了下,“現在可好,你除了揍我還會揍誰?”吞佛哼笑了一聲,往他懷裏蹭。
黥武的嘴邊露出難得一見的溫柔笑容,他伸手摟住吞佛的肩膀,兩人的頭緊靠著。吞佛膩在他的懷抱,有點貪念地環抱他,在他耳邊吹著氣。
黥武的手指在吞佛的發間遊走,他的聲音充滿磁性,“還想要什麽?”
“嗯——”吞佛聆聽他的心跳,開玩笑似的說出,“給我說句甜蜜的吧。”
手指的動作停下,甯靜得叫人發慌,太陽已經落山,只剩下一片朦胧的暖黃。黥武許久未開口,他緩緩合上雙眼,徐徐說道——
“一起死吧。”


To Be Continue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