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8
[ 2008-6-20 23:52:00 | By: 笛卡兒 ]
 

8th


襲滅起了個早,跑了一趟醫院,被吞佛打傷的小子縫了十多針。家屬一見襲滅進門就開始破口大罵,祖宗都被問候遍了,襲滅的初衷是別鬧大,他耐心地和對方商量解決方案,最後同意了對方要求的賠款才把事情壓下來。
他離開醫院,想起昨晚送宵回家時聊到吞佛,宵對吞佛的家庭一無所知。吞佛塞給他的金卡正帶在身上,本來想讓宵給吞佛送回去,但又想到這東西怎麽說也算重要吧?還是抽個中午給他親自拿過去。
路過銀行,襲滅停下腳步,磨蹭了會還是進去了。他絕對不是想拿那個臭小子的錢,他只是突然對卡裏的數額感興趣。當ATM機顯示卡內余額時,襲滅險些一口血噴在屏幕上,臭小子隨便扔給他的卡裏的錢居然是他棺材本的幾十倍。襲滅憤憤不平的出了銀行,心裏暗暗指責老天不公。
他今天是請假出來的,這就要回去,孤兒院的老師本就不多,他實在放心不下。細算算,他到孤兒院也有十個年頭了,來這之前他有份人人羨慕的工作,還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工作順利,老婆賢惠,兒子聽話,他覺得自己沒啥奢求了,安心地過一輩子就好。
突來的一場車禍打破了他所有夢想,他呆呆地靠在太平間冰冷的牆壁上幾個鍾頭都沒挪動一下。他兒子才五歲,他還記得自己答應兒子這周末帶他去遊樂園。眨眼間什麽都沒了,他哭都哭不出來。
後來他辭了工作,賣掉了房子,在外漂泊了兩年才又回來定居。他笑笑說原來的那個襲滅已經死了,現在的他要爲需要他的人活。然後他找到孤兒院,一紮就是十年。
宵也是孤兒院的孩子,年幼的宵不僅口齒不清還很自閉,襲滅開導他陪伴他教他說話,他是襲滅看著長大的孩子,感情很深。被領養時宵撲在襲滅懷裏叫了聲爸爸,襲滅頓感欣慰,更堅信自己這條路是對的。有時候襲滅會想,自己兒子在那個世界過得好嗎?有人照顧嗎?如果他還活著,也有宵這麽大了,如果只是如果。
人總有些私心,襲滅也是,在面對和宵一般年紀的孩子時,他總是會多一分體貼。所以當他聽見吞佛說出自己沒父母那刻,心不由所動。盡管吞佛不太領情,不過對襲滅來說,再怎麽折騰,也是個孩子,他治得來。

吞佛睡了一整個上午,直到肚子餓得不行才爬起來,他跑到廚房翻了個噼裏啪啦。
“才起來啊?”螣邪郎出現在門口。
吞佛把櫥櫃都翻了個遍,只找到一個蘋果,在衣服上擦擦,大口咬起來。螣邪郎只覺得他這模樣好笑,螣邪郎走過去把他拉起來,說“拜托,要找吃的也該翻冰箱好吧?”
吞佛忙著吃,沒空搭理他,螣邪郎拉他到餐桌邊坐下,從冰箱裏拿出面包、火腿片和牛奶。“今天怎麽又不去學校?”螣邪郎把食物遞給他。
“病假。”吞佛撕開包裝袋。
“少來,你能生啥病,老二同意的?”
“要你管,你不也成天閑著,憑啥說我。”
螣邪郎笑笑,轉身坐到餐桌上,發現吞佛脖子上有條血痕,“怎麽又受傷了?”說完,就伸手過去。
吞佛怕痛,趕緊躲了,“別碰。”他嘀咕道。
螣邪郎的手換了個方向,撫摸吞佛的腦袋,“小心點嘛。”
吞佛伸手把螣邪郎的手抓下來,蹭了一層油。
“喂,髒死了!”螣邪郎嚷起來。
聽他這麽一嚷,吞佛不樂意了,抓起一塊火腿揉在手心,動手往螣邪郎身上抹。螣邪郎趕忙蹦下來,閃避不及,被吞佛拉住了胳膊。
“你大爺的,別鬧!”螣邪郎死命想甩開。
吞佛才不聽他的,兩個人拉扯起來,螣邪郎可不想被這小子制住,用力一掙,吞佛向後踉跄一步,被螣邪郎壓在桌子上。
“叫你別鬧,多大的人了,跟個孩子似的。”螣邪郎嬉笑著責備他。
吞佛面對他露出不愉快的表情,“我不是孩子。”
“喲,現在又不承認了?”螣邪郎把他頭發抓亂。
趁螣邪郎不備,吞佛抓下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換來一聲慘叫。螣邪郎吃痛,慌忙掙脫,松開對吞佛的挾制。
“我說寶貝,你還真下得去嘴啊。”螣邪郎痛得直甩手,吞佛坐在桌子上呵呵笑起來,螣邪郎也不生氣,把手遞到吞佛眼前,很明顯的牙印。“說吧,這一口怎麽補償?”
“讓你咬回來。”
“大爺才沒你這麽野蠻,要不——親一下?”
“親哪?”
“親嘴啊,還能哪!”螣邪郎把吞佛拉進懷抱,“趕緊啊,慢了可要翻倍的。”
吞佛沒反抗,笑呵呵地說,“我要告訴黥武。”
“盡管說去,你以爲本大爺還怕那小子不成?”說完,臉就湊了過來。
你要玩,我就奉陪到底。吞佛這麽想,而後將臉湊近了去。
砰——
一聲響動,螣邪郎和吞佛馬上分開,望向門口,是赦生的書包掉在了地板上。
“小弟,你怎麽回來了?”螣邪郎滿臉尴尬。
今早赦生去學校發現吞佛沒來,一打聽說是請了病假,所以他也請假趕回來看看。誰知一進門見著這場景,赦生臉色一白,轉身跑掉了。
“小弟,小弟!”螣邪郎趕緊去追,剛跑出兩步,扭頭對吞佛說道,“本大爺被你害死了!”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吞佛一時忍不住,咯咯笑出了聲音。
赦生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一直不肯出來,螣邪郎敲了幾次門都沒反應。螣邪郎覺得自己真是見鬼了,不過嘴賤了幾句,搞得他真做了啥錯事似的,到後面也懶得管,由著赦生去。赦生悶了一個下午,想起蕾夢娜還沒喂,這才慢慢出門下樓。
赦生拎著狗食去後院,看到吞佛也在,蕾夢娜正趴他腳下啃火腿。蕾夢娜看到他來,馬上撲了過來。赦生摸摸它,有點難堪地愣在那邊。吞佛走過來,把赦生手上的狗糧接過去放在草地上,然後蹲下一把把的抓來喂蕾夢娜。赦生也默默地蹲下,盯著蕾夢娜歡快地搖擺尾巴。
“我跟你大哥鬧著玩的,別誤會。”吞佛突然說道。
赦生怔了下,點點頭,“哦……”
吞佛露出笑容,繼續和他一起喂蕾夢娜。
其實吞佛和赦生的關系還成,至少在他出國前都維持得不錯。兩人年紀相仿,思想也接近,平日赦生鬧了什麽事,也是他護著。他和三兄弟讀的學校是從幼稚園到大學都包幹的貴族學校,天天都見著面。每逢赦生遭了欺負,哭著來找他,他二話不說就沖去打架。偶爾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角色,他就去找高年級的黥武,黥武一看到鼻青臉腫的他,自然不會放過那些家夥。
不過最倒黴的還是螣邪郎,弟弟們一鬧事,挨批的都是他。螣邪郎認爲自己活得最窩囊的就是那幾年,是個人都能拉著他罵,他還不敢還嘴。校長當著全校師生面把他罵得狗血淋頭,還句句有理,他連頭都不敢擡一下。他覺得自己是個狗屁的大爺,他根本就是一孫子。被校長罵完,螣邪郎也一肚子氣要發泄。吞佛和赦生一個剛初中一個還小學,怒火只能都往黥武身上撒。
你和他們一樣麽?多大的人了,做事也不考慮後果,你這個哥哥白當了!螣邪郎罵,黥武聽,一聲不吭地聽著。
然後赦生繼續被欺負,繼續跑來找吞佛,吞佛打不過繼續求救黥武,黥武繼續暴力解決問題,螣邪郎繼續挨罵。螣邪郎說,自己要活不過百歲定是這三個小子害的!
吞佛想赦生可能還是埋怨他的,分走了原本屬于他的兩個哥哥。他從來沒爲別人想過,也未曾爲自己的任性承擔責任。他是個自私的人,從不否認。


To Be Continue


+++七嘴八舌+++
沒有螣赦,絕對沒有,什麽螣黥、黥赦也是不可能的,只有ALL吞……
(吞佛:吾揍死汝)
師尊是好人(廢話bbb),吞佛你就放心的跟他吧TAT
大爺還是會和吞佛暧昧下去,現在的吞佛是黥武的= =+
童年啊童年,這四只咋長大的呢,幻想中XD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