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7
[ 2008-6-13 23:57:00 | By: 笛卡兒 ]
 

7th


吞佛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大半夜,客廳的燈光早熄滅了,吞佛想這樣正好,免去了解釋的麻煩。
進屋,上樓,推開房間門,臥室的燈沒開,唯獨電視在閃爍,黥武安靜地坐在沙發上。吞佛合上門,一聲不吭地去了浴室。
吞佛擰開水龍頭,電視的聲音很吵,蓋過了水流的聲音。吞佛脫下上衣扔到一旁,雙手捧起水,剛埋下頭洗了一把,臉上一陣刺痛。水池裏蕩開淡紅色的血迹,吞佛望著鏡子中傷痕累累的臉和身體,接近脖子的地方被抹了道口子,剛才用力一抹,又湧出了血,身上也是一塊塊的淤青,疼痛一陣陣的。吞佛拿毛巾沖了沖水,擰幹來按住傷口。
“幹嗎去了?這麽慘烈。”也不知黥武是什麽時候進來的,他雙手環抱著靠在牆上。
吞佛放下毛巾,關上水龍頭,看著他。“還能幹嗎,這不明擺著麽?”
黥武彎腰撿起吞佛丟在地上的衣服,放進衣簍。“能解決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吞佛哼笑一聲,回答他,“我的事你少管。”解開褲帶,吞佛褪去身上所有的服飾,轉身步入洗浴間。玻璃門大敞著,吞佛把水調到最大,水流狠狠地拍打在身上,很痛卻刺激人清醒。一頭绯紅的長發經過水的沖刷,顯得越發濃豔,水蒸氣漫出來,若隱若現。
吞佛沖了一會,回頭發現黥武沒有退出去,正靠坐在洗漱台上,靜靜看著他。吞佛將面前的頭發全數撩到後方,“你愣在外面幹嗎?”說完,他伸手抓住黥武的衣領,一把將他拉到蓮蓬頭下,而後一吻封堵對方的唇。

【河蟹省略,请至魔惑】

回到床上後,兩人又做了一次。
完事後,吞佛略微疲憊的睡在黥武肚子上,黥武撫摸他長長的秀發,兩個人就這麽靜靜地躺著。他平時是不喜歡開燈的,總是呆在黑漆漆的房間,唯獨做愛的時候才開得徹夜通明。吞佛倒不介意,反正也沒什麽可害羞的。很多時候吞佛都覺得自己離不開黥武,是因爲他帶給自己足夠瘋狂的理由,他需要刺激滋潤生活。
吞佛睜開雙眼,黥武也望著他,他擡起手碰觸黥武左臉上的蟒龍紋。
“想什麽?”黥武問他,手拂過他的臉。
“我究竟算什麽?”吞佛收回手,冷漠地笑笑。
黥武挪開眼神,溫柔地撫摸他的脖子,“別胡思亂想。”
吞佛冷哼道,“至少讓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幹嘛。”他合上眼睛,不想再開口。
黥武沒回答,手指繼續在吞佛的脖子和下颚摩挲。
燈火輝煌的夜晚,寂靜籠罩整個房間。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