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6
[ 2008-6-7 2:21:00 | By: 笛卡兒 ]
 

6th


吞佛感覺自己每天在學校就是浪費光陰,他懶散地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突然想起夜裏黥武撫摸他的額頭,叮囑他好好念書,至少要考個大學。他笑著回答,反正考不上,你給我安排一個不就得了。黥武低頭吻他的唇,說要什麽學校你選,不過以後給我認真念書,多念點書沒壞處,你和我不同。吞佛賴在他的懷裏,問有什麽不同?黥武只是將手指陷在吞佛的紅發中,不再開口。
宵幾乎成了吞佛在學校的唯一消遣,總是擺出一副高傲姿態的吞佛幾乎沒人敢接近,白目的宵除外。總的說來,宵雖然煩人,但很討吞佛歡心。吞佛覺得自己對這種單純或者直接說傻的人十分沒轍,宵這種午餐、筆記、作業一手包辦的小跟班小忠犬,他喜歡還來不及,哪舍得趕走。不過他也發覺宵的處境不太理想,老實又有點結巴的宵幾乎是同學們欺負的對象。吞佛就想打狗也得看主人吧,現在宵有了主,再有人欺負上門,他肯定不會客氣。
放學後,吞佛和宵一路,走到岔路口分手時,他看見有幾個人影尾隨宵而去。他心裏覺得不對勁,便悄悄跟了上去。果不其然,剛穿過巷子,他就看到宵被一群人圍了起來。
宵的聲音傳來,“你……你們幹嗎,幹嗎翻我東西?”接著是嘩啦一聲,書包裏的東西全被倒了出來,翻得亂七八糟。
吞佛在心裏罵了句傻子,不能容忍的傻!“你們夠了,把東西還給他。”吞佛現身,把宵從人群中拉出來。
“你他媽的誰啊?”說話的是小混混的頭兒。
“把東西還給他。”吞佛重複這句話,語氣中帶著冰冷。
“哈哈,你以爲你誰啊,不想死就快滾!”話雖如此,頭兒對吞佛懾人的目光還是有些許忌憚。
金色的瞳孔寫滿驚人的冷漠,如同蓄勢待發的狼,隨時都會發動攻擊。以一敵衆的吞佛顯然沒有絲毫優勢,不過如果就這麽看輕他那就是大錯特錯。
吞佛一出手,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誰都沒想到這小子會動手。混混們的頭兒被打翻在地,吞佛也不管旁邊的人怎樣,拳頭只往頭兒臉上打。手下們反應過來,沖上來一群人圍著吞佛拳打腳踢。吞佛壓根不管自個身上挨的拳頭,他的目標自始至終只有一個。
從來沒經曆過打架的宵雙腿一軟,撲通坐到了地上,三蹭兩蹭地躲到了電線杆後面哆嗦。
吞佛揪住對方的衣領,一拳兩拳朝臉上打去,血如同跳動的精靈爭相炫耀,染紅了潔白的襯衫,畫出點點絢爛。
等到警方出面制止這場鬥毆時,那個頭兒一身血淋,早就不省人事了。
雙方都被帶回了警局,宵也不例外。本來就擔驚受怕的宵見著這回把事情惹大了,口裏叨叨著慘了慘了,淚珠不停的往外滾。
“煩死了,哭什麽!”吞佛朝他吼去,一把將他拉到自己身邊,“你老實跟著我就行,沒什麽好怕的!”
宵抽泣了幾下,望著一身傷痕的吞佛點點頭。吞佛抹了抹嘴邊的血迹,上回和黥武落下的舊傷還沒複原,又添了一臉新傷,要讓螣邪郎見著,肯定又要爆脾氣。
警察把這群未成年狠狠訓斥了一頓,勒令每個人都叫監護人來把他們領回去,尤其是把人打成重傷的吞佛。
“趕緊把你家長叫來。”警察說道,吞佛絲毫沒有反應。
宵給家裏打了電話,然後乖乖呆在吞佛旁邊等待。吞佛一直坐著,對警察的勸導無動于衷。宵倒來兩杯水,遞給吞佛一杯。
“你……你、你不給家裏打電話嗎?”宵疑惑地問。
吞佛嗯了聲表示收到,默默喝水。宵有點擔心吞佛,傷勢雖然不嚴重,但那些斑斑點點還是叫他捏了一把冷汗。吞佛可是爲了幫他才搞成這樣,他以後一定要加倍對吞佛好才行!他掏出紙巾想給吞佛擦擦血迹,半天沒好意思伸過去。
吞佛發現他捏在手裏的紙巾,“這給我的?”
宵愣了下,腼腆地點點頭。瞅見宵那副別別扭扭的模樣,吞佛就一肚子不爽快,他一把搶了去,哼了聲,自個擦起來。
等了幾個鍾頭,臨近十點,其他幾個打架鬧事的都陸陸續續被家長領了回去,唯獨剩下吞佛和宵。
“還不叫家長來?監護人不來,你們不准走!”警察又過來下了遍命令。
吞佛仍然不當回事,叫人來接,不如抽死他還來得比較快,不過這幫混蛋警察會不會遣送他回家?那才真是要命了!要不——幹脆麻煩螣邪郎一下?
宵呆呆地望著大門口,過了不會,只見一人急沖沖地走了進來,慌慌張張地四處觀望。此人披頭散發,黑發間飄著幾縷蒼白,模樣很精神,服裝普通,甚至有點邋遢的感覺,褲腿挽到了膝蓋處,蹬了雙塑料拖鞋,走起路來啪啪作響。
“襲滅叔!”宵見著那人就撲進對方懷抱,一副找到了母雞的小雞模樣。
襲滅天來摸摸宵的頭,安慰地說,“你媽忙得走不開,阿叔來接你回去,不怕不怕,沒事兒。”他隨後找警察打聽了情況,這事跟宵牽扯不大,他說了幾句客氣話,就讓他把人領走。宵不肯走,問他同學怎麽辦?
襲滅這才發現坐在角落一聲不吭的吞佛,他想著這孩子是爲了幫宵才鬧出的事,當然不能不管。他問宵對方的名字,宵告訴他了。“吞佛是吧,謝謝你保護宵,”襲滅到他身邊坐下,“沒人來接你麽?你爸媽呢?”
“我沒爸媽。”吞佛無所謂地回答,心想著能找誰來認領他,反正打死都不告訴黥武。
聽了吞佛的話,襲滅沈默了一會,他看看面無表情的吞佛也沒多說。他起身去找警察商量,說想帶走吞佛。警方不答應,說都把人打得不省人事了,必須要監護人來一趟。襲滅說孩子們打打鬧鬧的事常有,今天的事情雙方都有不對,你們這樣把人困在這裏也不是個法子,人在醫院躺著,醫藥費他會解決。
襲滅好說歹說地磨了半個多鍾頭的嘴皮子,才把警察局的人講軟下來,讓他交了點保證金就把人領走了。吞佛對自己就這麽沒事了並未做出回應,靜靜跟在襲滅後面出了警察局。
“你家在哪?趕緊回去吧。”襲滅牽著宵,拖鞋走得啪啪響。
吞佛打了個呵欠,問道,“你剛交了多少保釋金?”
襲滅愣了下,說“這些都是小事,醫院那邊我會處理,你別擔心。”說著,揮手攔出租車。
吞佛覺得這人真是有趣,他們今天才認識吧,至于這麽體貼嗎?
襲滅攔下輛出租車,讓吞佛先走,並且問吞佛身上有車錢沒,吞佛說沒,他又趕緊塞了些錢到吞佛手裏。
吞佛突然笑起來,把鈔票收進口袋,然後掏出一張金卡遞給襲滅。“用了多少錢,你自己去取吧,沒密碼。”襲滅推脫不肯要,吞佛直接塞進了他的上衣口袋,然後說,“我不喜歡欠人情,不過今天還是謝謝。”
“不行不行!”襲滅又把卡摸出來,硬要給吞佛塞回去。
吞佛不理他,快兩步上車,襲滅擋著車門不讓關上,說什麽都不肯要吞佛的卡。吞佛頓時覺得這家夥怎麽這麽婆媽,一點都不幹脆,不耐煩的沖襲滅說道,“大叔,你好煩啊。”
大叔?好煩?一句話又把襲滅說愣了,吞佛關上車門,讓司機開車。等襲滅反應過來時,車子早沒影了。
襲滅捏著那張金卡,想起吞佛不可一世的模樣,咬牙切齒的嘀咕了句“臭小鬼!”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