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战神的烦恼 III 名字的艺术
[ 2008-6-5 11:46:00 | By: 笛卡兒 ]
 

自从闹出朱厌剑灵的事情后,袭灭天来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没一天安宁。
腐女们严重怀疑小朱厌是袭灭天来对其弟子吞佛童子伸出魔爪的罪恶证据,连自己养大的徒弟都不放过,袭灭天来简直就是猥琐大叔的终极代表!
一向沉着冷静的袭灭天来忍不住发言了,他一开口就一鸣惊人,“干,我是招谁惹谁了!”
气急败坏的袭灭天来叫来两个徒弟,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们,“吾徒,改名吧。”
“!!!”吞佛童子和赦生童子皆惊叹,不明白师尊的意思。
袭灭天来一想到腐女们说他收两徒弟是早有预谋就恨得咬牙切齿,更甚说他收徒弟是假,培养小受是真,不然怎会两徒弟都是童子?如此赤裸裸的将童子二字挂在徒弟名字上,师父绝对不是什么好物!袭灭天来禁不住抹一把辛酸泪,费劲艰辛把这两兔崽子拉扯大容易吗我,都这副老骨头了还闹出丑闻,面子实在挂不住啊。
“赦生,你也快成年了,要像你哥一样,以后不准叫赦生童子,要叫赦生郎。”袭灭天来转而向吞佛童子,“还有你,都结婚的人了,以后也不准叫童子!都给我去户口登记处改名!”
吞佛童子和赦生童子十分纳闷,“为何突然要改名?”
“哎——”袭灭天来叹口气道,“是男人,总要经历从童子到郎的转变。”不改?再不改你们师父的老脸都要丢尽了,那帮女人连名字都能下手,真真令人发指!

吞佛童子去了趟户口办,负责这档事的戒神老者查阅档案后告诉吞佛童子,这事办不了。
“为何?”吞佛童子急了。
戒神老者答复他,“这哪里是说改就改的,你得开个证明来,证明自己确实具备了郎的实力。”
吞佛童子忧心忡忡的回到家,已经生龙活虎的螣邪郎正在自己领地内烫酒喝。吞佛童子站在三八线边缘,瞅见他把酒壶凑到嘴边,喝了满满一口。
吞佛童子慢腾腾开口道,“螣……邪……童……子。”
“噗!”螣邪郎喷了一地,“咳咳咳!污点,你乱叫啥?”
吞佛童子收到了满意的效果,接着说道,“师尊让吾改名字。”
“嗯。”简单应了声,螣邪郎继续喝酒。
“吾不要做童子,吾要做郎。”
“噗!!!”
螣邪郎不仅喷了,还狠狠的呛了,呛得上气不接下气,半天说不上一句话。
“吾去找师尊开证明。”吞佛童子抱着朱厌就要走。
“不……不行!”螣邪郎还没恢复过来,居然还敢抱着朱厌去,你嫌舆论还不够热闹不是?
吞佛童子当然不理会,急冲冲的就要走,刚一开门,发现门口站了一群人。

九祸女王带领众腐女冲了进来,把两人吓得整个人都凉透了。
“儿啊,有人给我反映你们夫妻闹分裂?”九祸单刀直入。
大爷的,哪个乱告状!螣邪郎马上顶回去,“瞎说,我们亲热得很呢!”
“那这根线怎么回事?”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盯向了三八线。
“这个,这个……画着好玩的。”
五色妖姬指着床上的分界线,“连床都分了呢,皇子,你怎么解释?”
“我呸,我们嫌床大了不行?”螣邪郎赶紧狡辩,“画条线在中间,两个人挤一边,大爷我爱怎么叠就怎么叠,爱摆什么姿势都行,传统式、坐骑式、背抱式、转体式,没有姿势能难倒我们,我们……我们……”
螣邪郎话还没说完,吞佛童子白惨的脸已经红透了,他不好意思转过身去,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螣邪郎也发觉自己吹过头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大侃房事,刷一下子连长耳都红了。
腐女们听得一个比一个兴奋,“继续,继续!”
“吾……吾去找师尊。”烂摊子扔给螣邪郎,羞愧难当的吞佛童子摸到门边,溜了。
“死心机!”螣邪郎骂起来,吞佛童子早溜得没影了。
“又去找袭灭,”九祸说道,“怎么老往袭灭那跑?”
“他要改名字,去找袭灭开证明。”
“什么名字?”
“吞佛郎。”
“儿啊,你傻啦!吞佛童子去找袭灭天来证明自己成为了郎,你脸往哪搁,这绿帽盖得可不小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朱厌的事情还没闹清楚,再来个吞佛郎,他可真成绿帽大爷了。螣邪郎蹦起来,立刻去追吞佛童子。
螣邪郎见着袭灭天来,却没见到吞佛童子,还没说上几句话就闹开了。螣邪郎摆明立场,吞佛郎的事本大爷会处理,死老头你少搅和。
袭灭天来也火大,你们都结婚这么久了,吞佛童子还是吞佛童子,你究竟是不行还是不能?
气得螣邪郎直跺脚,两人差点打起来。
还是没抓到吞佛童子,螣邪郎回到家,暗暗下了决定,他趴在地板上一边擦三八线一边暗骂,死污点,死心机,让你给爷戴绿帽,咱们走着瞧!

吞佛童子没能如愿从袭灭天来那拿到证明,袭灭天来说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要开证明回家去开,至于螣邪郎有没这能力是你们自家的事情,跟他无关。吞佛童子纳闷师尊怎么突然暴了脾气,今天看来是一无所获了,什么都没办成。他一回屋看见螣邪郎抱着双臂坐在床铺中间,屋子里的三八线居然都没了。
嘿,这家伙又抽什么疯?吞佛童子特意走到原本属于螣邪郎的领地倒水喝,没见螣邪郎嚷嚷,看来真的是取消三八线了。不分界也好,他就能使用位于螣邪郎这边的卫生间,不用跑到寝宫外的走廊后的花园内的草丛里解决问题了,吞佛童子放下杯子,换了身衣服准备休息。
“挪开啦!”吞佛童子把碍事的螣邪郎推开,爬上床躺下。
螣邪郎一声不吭,行为十分反常,等到吞佛童子睡下,他突然扑了上去,牢牢压住吞佛童子,开始动手拔吞佛童子的SNOOPY睡衣。
“汝干吗?!”吞佛童子吓了一跳,紧紧抓住自己衣扣。
螣邪郎也不多说,直接就往下解扣子。面对这突来的状况,吞佛童子当然不会轻易屈服。螣邪郎动作快,他也不慢,螣邪郎每解一颗纽扣,他就同时扣上一颗纽扣。到头来,一猫一狗在床上忙活了半天,也没见谁脱下来。
螣邪郎的耐心磨光了,火气也上来了,于是动粗了。他一把抓住吞佛童子的衣领,企图撕开烦人的睡衣。吞佛童子眼明手快,马上捏住两边的衣领,场面再次僵持。
“放手!”螣邪郎吼道,抓这么紧作甚!
“汝想干吗?”吞佛童子又问一次。
“干吗?我这不是让你从童子变成郎嘛!”螣邪郎答得坦然。
一句话说得吞佛童子瞪大了双眼——
啪!
下一秒,吞佛童子一耳光抽在螣邪郎脸上,螣邪郎从床头滚到了床尾,又滚到了床脚。
“下流!”吞佛童子骂了一句,躲进被子里不肯出来。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