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战神的烦恼 II 老爸向前冲
[ 2008-6-5 11:45:00 | By: 笛卡兒 ]
 
银鍠黥武回来了!满怀前任战神的遗憾和希望回来了!
吞佛童子蹲在火炉边生火取暖,对这条信息的回应是,“银鍠黥武,谁啊?”
“我堂弟,”螣邪郎裹在被子里哆嗦,“快点啊,冷死了!阿嚏!”
“汝自己没用,这么大个人了还感冒!”吞佛刚点燃木材丢进炉子,又灭了。
螣邪郎见此,又唠叨起来,“你大爷的,连生火都不会!”
吞佛童子十分不爽,把朱厌从三八线上拔下来,“赦心炎!”
火倒是砰的一下燃了,顺便螣邪郎的被子也燃了。
螣邪郎尖叫着甩开被子,一口咬定吞佛童子是故意的。“污点,你找茬啊!”身穿Hello Kitty的螣邪郎提起倒乂邪薙就要PK。
“汝省省吧!”吞佛童子一把抢过螣邪郎手上的兵器,这小子发着高烧呢,反抗力气都没。
吞佛童子几脚踩灭被褥上的火,拿起来拍拍,越过三八线的时候略微犹豫了半秒钟,接着如同裹粽子般把螣邪郎包好扔到床上。
“死污点,竟敢越界,你等着,阿嚏!”螣邪郎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会打不过这小子。
吞佛童子拍拍手上的灰,懒得理睬他。
在吞佛童子给螣邪郎装冰袋的时候,有人送来了银鍠黥武向吞佛童子下的挑战书。
银鍠,银鍠,听到这个姓氏就烦!吞佛童子撕了挑战书,把冰枕狠狠盖在螣邪郎脸上,换来螣邪郎一声哎呀,然后他就提着朱厌出门了。

士隔三日,刮目相看,更何况是好几年!银鍠黥武如今已是超凡脱俗的美人!
九祸一行人躲在草丛中打量黥武,真是个好苗子,感动!
“沉默寡言,应该是个隐忍受。”
“说不定内心火热呢,腹黑攻吧。”
“SM面罩都扣脸上了,虐受啦!”
“瞎说,分明是鬼畜攻!”
二比二,大家等待女王投下至关重要的最后一票!
只见九祸挑挑眉毛,冷哼道,“他面对的可是咱们战神,战神面前无受,当然是攻!”
三比二,黥武光荣跨入屈指可数的小攻行列。
这时吞佛童子急冲冲的赶来,“汝是银鍠黥武?汝何事找吾?”
“归还战神封号!”黥武直截了当,每每想到伯父一听到战神二字就愁眉苦脸,必是因为这小子抢了战神封号,叫他这个做晚辈的于心不忍啊。
“!!!”吞佛童子震惊,“汝要?汝确定?”
“这本来就是我银鍠家的,你凭什么占着!”
“吾完全同意!”
“出招吧!”黥武亮出银邪。
“还打什么啊!”吞佛童子喜出望外,把朱厌随手一扔,冲上前牢牢抓住黥武手腕,“吾认输,输得心服口服!”
“啊?”黥武纳闷,不用打?战神不就是打架王么?
“吾马上就给汝立字据,把战神转让给汝。”
“不是我,是我伯父!”
“谁都行,只要汝肯收。”
吞佛童子一手紧紧抓着黥武,生怕伊跑了,然后到处找纸笔写字据。

躲在一边的众腐女急了,第一个跳起来的是九祸,“吞佛这小子还没打就认输,气死我了!”
“咱们战神太受了,经不起折腾。”
“没说两句话,小手就拉上了,咱们战神完全是个诱受嘛!”
“咦,皇子呢?”
对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这才想起攻下异度魔界战神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男人。
九祸带领大队伍杀向螣邪郎和吞佛童子的爱的小巢(去死!),发现螣邪郎正睡得呼呼。
“儿子啊,出大事了!”抓起来就是一阵猛摇。
螣邪郎几乎被摇散架了,睁开眼一看,“母后,你干吗?”
“吞佛被人打败了!”
“关我屁事。”
螣邪郎倒回去睡。
啪!——九祸一耳光把丫瞌睡抽没了。
“我告诉你,吞佛要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下任战神!”
“不要!”螣邪郎蹦起来,抓起倒乂邪薙就往外冲。

螣邪郎找来时,牵着黥武的吞佛童子刚好找到纸笔。
“污点,不准欺骗我堂弟。”螣邪郎一边打喷嚏一边冲上来分开拉拉扯扯的两人。
“欺骗?”黥武一听,感觉不对劲。
“汝凑什么热闹,滚回去养病!”吞佛童子可不想黥武变卦。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螣邪郎站在二人中间,“休想把战神那玩意塞过来。”
“那本来就是汝银鍠家的!”
九祸与其腐女帮继续埋伏在草丛中观战,两攻一受,实在不亦乐乎。
“黥武,你赶紧回去吧,污点的话不能信。”螣邪郎说着就赶黥武走。
黥武也搞不清怎么回事,他面露难色,有点犹豫的退了几步。
“螣邪郎!”这下可把吞佛童子弄急了,他好不容易逮着的机会啊,坚决不能放走黥武。他捡起地上的朱厌,拼死也要阻止战神的悲剧在自己身上继续上演,只见他挥动朱厌往前一捅——
哐当,倒乂邪薙掉地上了……
朱厌捅进了螣邪郎肚子,“污点,你!”
吞佛童子大感不妙,做错事了,这小子挡前面干啥!马上收手,把朱厌拔了出来。
“污点你!”螣邪郎只感一阵刺痛,血如同开闸般从腹部涌出。
吞佛童子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事了,这么多血怎么办?!必须止住!他赶紧又把朱厌捅了进去。
“你!!!”螣邪郎又体验了一遍地狱的感觉。
“汝好烦,汝到底要吾捅进去还是拔出来啊?”吞佛童子索性撒手不管了。
失去支撑的朱厌一倾斜,把伤口划得更大了,螣邪郎已经痛得没知觉了,“总有一天我要被你玩死……”扑通倒向血泊,晕了。
草丛中的腐女们躁动起来——
“怎么搞的,两个攻没打起来,反而受把攻捅了。”
“难道是早有预谋的情杀?”
“这也太快了,黥武和战神刚认识不久呢!”
“小手都拉了呢!”
“够了,”九祸怒吼,“我儿子都快没命了,你们还歪,赶紧救人啦!”
女王令下,谁敢不从,一伙人迅速把昏迷的螣邪郎送去急救。
吞佛童子走不开,他哪舍得放走黥武,但又不好明说他不去,毕竟人是他捅的,而且他们还是签了字的夫妻,想了想只好把朱厌化了剑灵,让他跟去。
腐女们见到朱厌,个个眼前一亮,要不是救人要紧,这材料可大侃三个昼夜!
没了碍事的螣邪郎和腐女众,吞佛童子又紧紧抓住黥武,“吾马上给汝写字据。”
黥武本来想拒绝,在吞佛童子一阵舌灿莲花后,最后惴惴不安的拿着字据走了。

被抢救过来的螣邪郎被送回了爱的小巢(滚!),除丢掉半条命外,更从感冒一跃到了肺炎。
乖宝朱厌在一旁细心的照料螣邪郎,腐女们在门口不停歇的歪歪起来。
“那孩子长得像袭灭!”
“都长这么大了,战神爬墙!”
“皇子岂不是当了便宜爸爸?”
“我就说单凭皇子一人搞不定战神的嘛。”
屋子里的螣邪郎险些连肺都咳出来,朱厌给他倒水,他看着朱厌那张确实长得很像袭灭的脸蛋,咳得更忘我了。
好你个吞佛童子,敢把绿帽戴到爷头上来,就没你好日子过!

黥武把吞佛童子同意归还战神封号的字据交给朱武,朱武跳了三丈高。
“傻孩子,你被吞佛那小子骗了!”
“骗什么?”
朱武看着一脸纯真的侄儿,顿时老泪纵横,绝对不能让这么纯洁的孩子被污染了!“孩子,我去给你讨回公道。”他顺手拿起黥武的银邪就出门了。
黥武还是不懂,郁闷的蹲墙角画圈。

吞佛童子今天特别高兴,他终于摆脱了他最恨的战神。不知道螣邪郎死没有?决定回去看看。
走到一半,发现有人拦他路,正是朱武。早料到他会找上门,没想到这么快!
“你是自己乖乖收回去,还是我把你揍到收回去?”朱武指那张字据。
“休想!”吞佛童子当然不依。
“那就出招吧。”朱武银邪一挥,顿时天崩地裂,威力无穷。
“!!!”吞佛童子大呼不妙,朱厌都没有,怎么打?
朱武才不管那么多,说他乘人之危也好,说他欺负后辈也好,战神这种攸关名节的大事比什么都重要!
然后,朱武把吞佛童子打到狗爬,狠狠羞辱一番,扔下字据,长扬而去。

不过吞佛童子的倒霉事情绝对不止这一件,被老爸揍得惨兮兮的吞佛童子刚踏进家门,又对上了刁钻的儿子。
“你,给本大爷把这玩意收了!”螣邪郎不要命的咳嗽,这玩意指的是朱厌。
“朱厌怎么了?”吞佛童子一身污泥。
“收了,不准用!咳咳咳咳咳!”螣邪郎越咳越厉害。
“不行,朱厌要帮吾洗衣服。”吞佛童子换了一身衣服,看到螣邪郎的血衣,也顺便收了去。
“不准,大爷我丢不起这人!”
“朱厌哪惹汝了?”
“他长得像袭灭!”
“师尊教的法术,当然像师尊。”
“你现在名义上的男人是我,你生出来的东西必须像我,不准像袭灭!”
“生汝个头,这是剑灵,剑灵!”
“那就不准用!咳咳咳!咳咳咳!”
本来就不顺心,这螣邪郎还要胡闹,吞佛童子气得不行,罢了,不和伤者争吵。
吞佛童子把朱厌收了,衣服咋办?只能自己洗了,“汝自己洗!”吞佛童子把螣邪郎的脏衣服捡了出来。
“咳咳咳!”床上的螣邪郎又是一阵严重的咳嗽。
烦人!所以吾最恨银鍠家的人!
吞佛童子咬咬牙,又把衣服捡了回来,挽好袖子,统统洗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