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5
[ 2008-6-5 11:39:00 | By: 笛卡兒 ]
 

5th

有一段時間沒進入校園的吞佛對學校的規矩生活充滿抗拒,而當班主任看到他那頭豔麗的紅發,還有那一臉來曆不明的傷痕,立即把他劃進了問題少年範圍。
“你……你好,”同桌的黑發少年向吞佛打招呼,一臉溫和笑容,“我……我叫宵,你你呢?”宵的年紀和吞佛相仿,個性天真單純,是個好孩子,可惜說話有些口吃。
吞佛瞥瞥他滿臉燦爛無邪的笑容,有種熟悉的感覺,又有點討厭。“吞佛。”他回答宵,然後宵又唠叨了半天,他沒太注意聽。
老師讓新同學做個自我介紹,吞佛十分不情願地站起來說了兩個字“吞佛”後馬上又坐下,搞得全班冷場了好幾分鍾。宵一臉崇拜地看著吞佛,他自小因爲口吃常遭人取笑,同學都瞧不起他,而吞佛實在是太酷了!
午間休息的時候,吞佛沒去找赦生,他找了個沒人的地呆著,宵一路尾隨。“你跟著我幹嘛?”吞佛面無表情輕描淡寫地詢問。
宵鼓起勇氣向吞佛解釋賴在那裏的原因,吞佛顯然是個非常完美的聆聽者,一點厭惡的表情都沒有,容忍著他用不娴熟的語言一遍又一遍話起家常來。其實吞佛是真的無所謂,聽人說話又不費力氣,再說何必跟小鬼一般見識呢?還是個結巴的小鬼。
宵唠叨得正歡,赦生匆忙找來,一開口就問吞佛怎麽不接手機?吞佛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沒記得自己有了新手機的事情。赦生告訴他,大哥要他放學了別走,說會過來接他。吞佛問是啥事,赦生也答不上來。
下午螣邪郎到學校抓人,他讓赦生先回家,然後帶吞佛離開,在車上就早上的事情狠狠數落了一番。
“我就說你們倆分了得了,成天沒完沒了的鬧也不嫌煩!”螣邪郎早上還睡得迷糊被九禍揪起來,要他想法子解決老二和吞佛的事。螣邪郎覺得自己是閑瘋了還是怎麽著,人又不是他的,怎麽碰上個事情就塞給他處理?
吞佛一聲不吭,看著螣邪郎把車直接開到了會所門口,“下車,”他對吞佛命令道,“老二的辦公室你知道在哪的,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處理不好就別回來!”
吞佛沒動,“我沒事找他幹嗎?”
螣邪郎把吞佛轟下車,砰的關上車門,一踩油門走了。被涼快在路邊的吞佛眼睜睜看著螣邪郎離開,心裏很不是滋味。

黥武正在辦公室無聊而煩躁地翻動文案,鉛筆在紙上劃得吱吱作響。玉蟬宮端著咖啡進來,擱在他的手邊,然後抱著托盤站在一邊。
黥武的目光不離文件,“幹嘛不出去?”
玉蟬宮的笑聲清脆動聽,“竟然把這麽帥的臉弄花了,真叫人心痛。”
黥武停下手上的動作,靠在椅子上,看著這個性感尤物。玉蟬宮放下托盤,從懷裏掏出絲巾,輕輕地爲他擦拭額頭,刻意避開那些傷痕。誘人的香水味撲面而來,黥武用鉛筆頭勾起玉蟬宮的臉,柔和的目光矯情的面容,女人果然是可愛的動物。
不過吞佛不偏不倚地踹門而入,把處于暧昧姿勢的二人囊括眼底。黥武的目光從玉蟬宮身上轉移到吞佛身上,玉蟬宮則嚇了一跳,尴尬地挪開身體。她並不認識來人,只是禮貌地鞠了個躬。黥武吩咐她先出去,吞佛徑直走了進來,環抱雙臂站在他跟前。
玉蟬宮退到門邊,正要合上門,吞佛突然伏下身,抓住黥武的後頸,一吻落下。玉蟬宮頓時看呆了,吞佛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唇舌激烈的交合,幾乎連呼吸都要剝奪。恢複神智的玉蟬宮迅速關上房門,吞佛的遊戲也同時宣告結束。
黥武像什麽都沒發生過般慢慢合上文件堆在一邊,“怎麽突然來了?”
吞佛可沒那麽好的閑情逸致說這些無聊的,扭頭就走。黥武一把拉住他胳膊,“難道你來就爲了親我一下?”
“難不成是爲了看你和那騷貨親熱啊?”吞佛毫不客氣地駁斥。
黥武覺得好笑,平日裏吞佛要是不給他好臉色,他會加倍反擊回去,但吞佛今天的反應倒讓他倍感舒坦。“吃醋了?”
“我他媽的現在火大得很,別惹我!”吞佛試圖掙開黥武的抓扯,沒成功。
黥武把他拉近身,困在懷抱中,“不是那麽回事,別誤會。”
吞佛冷哼一聲,故意避開黥武似笑非笑的眼神,心裏把螣邪郎狠狠詛咒了好幾遍。黥武離開座位,推吞佛坐到辦公桌上,居高臨下的擁抱他。吞佛的眼神十分具有挑釁的意味,黥武玩弄般地撫摸他妖娆的紅發,手指在發間纏繞,難解難分。他將吞佛抱得緊些,襲上對方的唇瓣,纏綿的喘息彌漫開來。
“你瘋了,別在這。”吞佛躲開他的唇,反抗道。
“你勾起來的火當然由你解決。”黥武的手指纏在吞佛的衣扣上,一顆一顆往下解,火燙的唇隨衣物的敞開往下侵略。
“被看到了!”吞佛不樂意地抓住黥武頭發推開。
黥武反手拉上了窗簾,室內頃刻暗下來,或許該說突然變得很有情調。“現在滿意了?”
“在這裏?辦公桌?”吞佛無奈地笑笑,然後主動松了褲帶,一邊解開黥武的衣服一邊說,“你的口味倒是越來越古怪了。”
黥武埋頭親吻吞佛的鎖骨,順手拔掉他的褲子。“和你在哪裏都行。”
吞佛享受著對方的吻,情欲慢慢蕩漾開,“時冷時熱,有時真想宰了你,讓人又愛又恨。”
“哦?你愛我?”黥武停下,手流連在吞佛嘴唇旁,勾勒出他的唇線。
“哼,你怎樣,我就怎樣。”吞佛猛地抓起黥武的手,一口咬下。
黥武也不阻止,放縱吞佛的啃咬,任他毫不客氣地留了個標記。“發泄完了吧?”黥武捏捏這個任性孩子的臉。
吞佛動手解黥武腰間的皮帶,低頭親吻他的腹肌。“

【河蟹省略,请至魔惑】

當狂熱駕馭理智,赤裸的瘋狂化作點點白芒,那便是天堂。

========
吞佛:原來天堂就是H……
某笛:口胡,你這是對我文章內涵的亵渎和挑戰,你的邪惡居心簡直令人發指,罪無可恕!
吞佛:那請教一下汝高深的內涵。
某笛:俄……神秘感尚需保持。
吞佛:辦公室也演了,下次在哪裏?
某笛:浴室、廚房、樓梯間任君爾選,我正在積極籌劃高爾夫球場。
吞佛:……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