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2
[ 2008-5-1 22:48:00 | By: 笛卡兒 ]
 

Second

吞佛的童年毫無美好可言,在他記憶裏,只有一個醉鬼老爸成天沒完沒了的打罵。他對母親沒有任何印象,僅僅從老爸的打罵聲中得知自己母親跟男人跑了,跟誰跑了,爲什麽跑了,都不知道。
老爸清醒的日子屈指可數,又不肯掙錢養家,依靠政府的救濟過日子,破舊不堪的屋子裏終日彌漫酒精的臭氣。而最令吞佛無法容忍的就是老爸的毆打和虐待,身體上的淤血和紫青從來沒有消散過,面對折磨他不能哭更不敢叫,否則換來的是更厲害的打罵。
他痛恨一無是處的老爸,每天都要詛咒他早點去死,每次遭受老爸的虐打後他就跑到屋外的一塊水磨石邊,他蹲在那裏,拿著半邊小剪刀拼命的磨。有次路過的鄰居好奇,問他幹什麽,他毫不猶豫的回答殺爸爸。鄰居也不當回事,呵呵笑過去了。
吞佛對老爸的敵意日益加深,幾年下來磨石被磨得光光亮。經常一到深夜他就偷偷爬起來,看著床上睡得呼噜聲轟鳴的老爸,他捏住半邊剪刀,汗水大顆大顆往下淌,可是他不敢,他怕要是一下子殺不死老爸,那被打死的將是自己。
吞佛日日煎熬,終于等到老爸有次喝多,晚上回家從樓梯上滾下來,等人發現的時候早已不省人事,送去醫院沒多久就斷氣了。他坐在太平間外的凳子上蕩著小腿,一聲不吭,護士怕他難過,過來安慰他,他搖搖頭說死了才好,死了就沒人打他了。一席話說得護士語塞,不知道這孩子是難過還是高興。那年的吞佛只有七歲,他望著窗外的藍天,露出了快樂的微笑。
無依無靠的吞佛被送進了孤兒院,對很多孩子來說,孤兒院是噩夢,而對于吞佛,那是一段值得懷念的時光,無憂無慮,不用擔心吃穿,更不會遭受虐待。他在孤兒院沒呆多久就被領養了,朱武和九禍共有三個兒子,原本想領養一個女兒,可九禍一見到吞佛就喜歡得不得了,最後改變了主意。朱武當時不是很高興,但看到愛妻這麽堅持,也沒反對。赦生比吞佛小兩歲,黥武年長吞佛五歲,那年螣邪郎十六歲。
吞佛從不知道什麽叫家,九禍的疼愛令他很滿足,而從天而降的三個兄弟令他有點不習慣。赦生是個安靜的乖寶寶,黥武除了安靜,還十分孤僻,有點冷漠和高傲,螣邪郎則爲人豪爽,是最具親和力的一個,親朋好友提到他都會豎起大拇指贊一句夠義氣。
誰都沒想到吞佛會和黥武湊一塊,連吞佛自己都沒想到。他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對這個年長他五歲的男孩有了占有欲,恨不得拆吃入腹的霸道欲望。
九禍一邊打毛衣一邊納悶地問螣邪郎爲什麽吞佛不是和你而是黥武?螣邪郎覺得自己很委屈,這又關他啥事?不過黥武和吞佛的事他倒是知道些,平時兩人都是悶冬瓜,能坐在一間房裏一整天不說話,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兩啞巴。可偏偏就是這樣的性格,一旦有了碰撞就不可收拾。而也正是這樣的古怪個性,兩人動不動就幹架,出了事又攤給螣邪郎解決,氣得螣邪郎沖兩人大罵,你倆分了算了,結果兩個人都不吭聲。
朱武知道兩人的事後大發雷霆,勒令兩人限期內分手。孰料黥武挨罵歸挨罵,毫無分手意思。而吞佛則被朱武一席話激起了對父親的天生抵制情緒,越不讓在一起,越要打得火熱,加上九禍的放任,兩個人還真就如膠似漆了。
可好景不長,兩個人都是直脾氣,吵鬧難免,又誰都不肯謙讓,一來二去就動起手來,吞佛被打進醫院好幾次。螣邪郎一邊料理後事一邊罵黥武,你個當哥的就不能讓著他點啊?他那時就想,如果換成是他,肯定不會鬧成這樣,然後猛地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可怕。
吞佛和黥武好了幾年就鬧了幾年,在一次貌似鬧得無可挽回的時候,吞佛飛去了美國念書。原以爲彼此冷靜了兩年,也該沒問題了,結果還是一見面就吵。

螣邪郎磨破了嘴皮也沒把吞佛勸回去,他在客房湊合了一晚,由于時差沒倒過來,翻來覆去折騰了一夜也沒合眼。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吞佛看看表,剛到七點,頓時來了睡意,正想打個盹,房門開了,進來的是黥武。黥武二話不說,抓住胳膊把他從床上拉起來,直往外面走。
“放手,惡不惡心啊!”吞佛指的是像牽孩子一樣拉著他的黥武。
黥武也不回話,拉起吞佛往樓下走,走到飯廳,一家子正在享受早餐。
“爸,媽。”黥武喊了一聲,大家停下用餐,回頭看見進屋的兩人。
九禍看到吞佛,立刻笑臉盈盈,迎上來抓住吞佛親切問道,“吞佛你回來了,什麽時候到的?”
“昨天。”吞佛淡淡地笑了下,余光瞟見飯桌上的朱武已經放下了碗筷。
原本一臉溫和的朱武馬上換了臉色,不愉快寫滿臉上,他悶悶地喊了聲,“黥武,走了。”然後把餐巾甩在桌上,起身就走。黥武應了聲,也不管吞佛就跟朱武走了。
“別管他,”九禍拍拍吞佛,拉他坐到桌子邊,“你叔還是那臭脾氣。”
吞佛毫不介意,相反的,看到朱武不爽的表情很是滿足。赦生見朱武走了,趕緊把雷蒙娜抱上了桌子,雷蒙娜搖著尾巴吃掉朱武剩下的早餐。
“學籍都轉好了麽?”九禍又問道,給吞佛遞上早點,“還是跟赦生一個學校吧。”
“嗯,我一會去辦。”吞佛回答,其實他還不想去學校。
“讓螣邪郎陪你去,他比較清楚。”九禍撥電話叫螣邪郎起床。
“好啊好啊,”赦生插話道,“我可以搭大哥的隨風車。”趁九禍轉身之際,把牛奶倒給了雷蒙娜。
“沒關系,我自己去好了。”吞佛說,他是真的不想去學校。
“這小子整天閑著,正好給他找點事情做。”九禍的笑容慈祥而溫馨,很舒服。“螣邪郎啊,起床了,”她對電話那頭還在迷迷糊糊的人說道,“趕快下來,你送吞佛和小赦去學校。”螣邪郎哦了一聲,把電話挂了。
門口,黥武和朱武剛上車。朱武碰的一聲關了車門,顯然很不高興。黥武也不多話,只是命令司機開車。
銀鍠朱武是個正經的生意人,按時繳納稅款,和政府官員交好,每年都是商界模範人物。旗下夜總會和賭場是全城最大的娛樂場所,也是他的驕傲。他苦心經營多年,終于獨霸一方,無人能敵,唯一不滿足的地方就是大兒子成天吊兒郎當,不肯接手,所以朱武的一切希望都放在二兒子身上。黥武能幹且帶點狠勁,說一不二,手下們都服,朱武很滿意。
“看見他就來氣,”朱武唠叨起來,“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不知道你喜歡他什麽!”
說來,朱武厭惡吞佛也不是沒道理,平日裏吞佛不肯聽養父的話不說,還處處作對,九禍又老把他當寶貝兒子,恁是不准朱武對他發火,加上螣邪郎和赦生的幫忙,朱武的反感日積月累的強烈。而吞佛勾搭誰不好,偏偏沾染了他寄予厚望的黥武,一想到這他就恨得咬牙切齒。
黥武不吭聲,他不會反駁父親,也不會和吞佛斷掉。

To Be Continue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