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ALL吞】天堂的孩子 1
[ 2008-4-20 18:28:00 | By: 笛卡兒 ]
 

啰嗦几点……
1、本文吞佛总受,伴有H,不适者请勿随便尝试。
2、本文是现代文,不能接受此设定的朋友,请勿尝试。
3、本文人物较多,配对也较混乱。


=============


天堂的孩子

Frist


在飛機上呆了十多個鍾頭,吞佛懶洋洋地躺在座位上疲憊不堪,臨降落時機身一陣顛簸,令他感覺一陣胃翻騰。好不容易熬到了下機,他晃晃悠悠地下來,正想打開手機,一摸發覺兜裏空蕩蕩的,八成是掉飛機上了。
磨蹭了一陣,吞佛放棄了回去找的沖動,走到出口,沒見到熟悉的身影。正納悶著待會怎麽辦,突然身後挨了一踹。他一個踉跄,正要回頭罵人,發覺踹他的人是螣邪郎。
“臭小子,幹嗎不開機?”螣邪郎沖他吼,“害本大爺找了半天。”
吞佛一拳過去,螣邪郎接住,“怎麽是你?”不禁質問道。
“幹嘛?老子不能來接你啊?”螣邪郎一把挎住吞佛肩膀,“行李呢?”
“沒有。”
“沒有?”
“人來不就得了,要行李幹嘛。”
“你小子就打定了來這白吃白喝的主意。”
“又沒吃你的。”
吞佛一把掙開螣邪郎的手,徑直往停車場走。
“哎喲,生氣了?”螣邪郎趕忙追上去,“我道歉行不?寶貝。”
吞佛轉身就往螣邪郎身上踹,“少他媽的亂叫。”
螣邪郎躲開,呵呵笑起來,“車在那邊。”
“哪輛?”
“紅色蝰蛇。”
吞佛一聲不吭地上車,螣邪郎發動引擎,對他說道,“他最近太忙,實在抽不出時間,護送你回家這差事可是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呢,差點打得頭破血流!”吞佛還是不吱聲,螣邪郎繼續安撫道,“你也知道我爸最看重他,什麽事兒都要他著手辦,哎,太受寵了也不好。”
“少來,”吞佛不客氣地說,“你個做大哥的要是肯認真點,用得著他嗎?”
“哎喲,寶貝,話可不能這麽說,”螣邪郎啪的一下,手摸上吞佛大腿,“人各有長嘛,我就適合成天玩樂。”
“專心開你的車!”吞佛一巴掌打開。
螣邪郎又是爽朗的笑聲,回了句遵命。
吞佛漫不經心地趴在車窗上,看著呼嘯而過的風景。不過離開了兩年,似乎什麽都變了,街道、房子都變得陌生;又好像什麽都沒變,人還是同樣的人,只是他不再是他。

車子駛進銀鍠家的高檔住宅,寬闊的草地上有個十多歲的男孩正和大狗打鬧玩耍。
螣邪郎把車停下,沖男孩喊,“小弟,你看誰來了?”男孩牽著狗奔過來,螣邪郎跳下車,抓住他拉拉扯扯半天,狗咬著螣邪郎褲子甩來甩去。“看你,成天就知道跟狗混在一起。”
“我樂意,”他看見車上的吞佛,“吞哥你來了。”
“赦生?!”吞佛瞅著赦生,兩年前還是個可愛的小子,現在都快有他高了。
雷蒙娜直往車門上撲,爪子抓的吱吱響,螣邪郎趕忙勒令赦生把它支開,“臭小子,別讓它糟蹋我車!”
“稀罕,”赦生抱起雷蒙娜,跟吞佛說,“二哥還沒回來 。”
吞佛伸手摸摸狗的頭,雷蒙娜非但沒咬,還溫順的舔舔吞佛的手,“沒事,我等他。”
螣邪郎把吞佛趕到駕駛座,自個坐在副座上,然後對吞佛發號施令,“開車開車,停車場在那邊。”
“你這是在犯法,”吞佛擰動車鑰匙,“居然讓未成年開車。”
“少羅嗦,你離成年也沒幾天了。”螣邪郎翹著腿,悠閑的躺靠著。
吞佛看看他,沒系安全帶,猛地一踩油門,螣邪郎碰的一聲撞在車窗上,聲音十分響亮。“混蛋,想死啊!”螣邪郎沖他罵。
“那就停車喽。”吞佛再一踩刹車,還沒坐穩的螣邪郎狠狠滾回了座位。
“你媽的……”螣邪郎扶著腰站起來,“滾開滾開!”又把吞佛從駕駛座趕回了副座。
家裏只有仆人在,螣邪郎問吞佛喝酒不,吞佛又搬出自己是未成年,螣邪郎說少跟我來這套,菸也拒絕了。“裝,你繼續裝。”螣邪郎自個點上。
吞佛笑笑說還沒倒過來時差,犯困。螣邪郎便吆喝他趕緊去睡,“老二的房間還認得吧,別走錯了。”
“大不了去你那睡。”
“別別,老二要跟我潑,我可打不過他。”
吞佛懶得搭理他,回屋裏睡了。

黥武回來的時候已是大半夜,吞佛吃過晚飯,和赦生打了會遊戲就回房裏看電視。他在房裏也不開燈,電視的光一閃一爍。黥武卸下外套,走到他身邊,坐在沙發扶手上。
“什麽時候到的?”
“下午。”
黥武撫摸吞佛的脖子,慢慢摸到下巴,“怎麽沒給我來電話?”
“手機掉了。”吞佛盯著電視,胡亂按著遙控器。
勾起吞佛下巴,黥武低頭吻他,舌尖透過唇瓣滑進溫熱的口中。黥武另一只手摸向吞佛手中遙控器,關掉電視,房間中一片漆黑,只聽到暧昧不清的喘息。
“哎呀!”吞佛突然叫了一聲,摸向電燈開關,打開。“你有病啊!”吞佛按住自己脖子,拿下來一看,手掌上有幾點血迹。
黥武坐到沙發上,冷冷瞪向吞佛,“這兩年在那邊有男人嗎?”
“你他媽的又犯病了!”吞佛起身去洗手間,想洗掉血迹。
黥武一把拉住他胳膊,“看來是有喽?”
吞佛發火地甩開,吼道“輪不到你來管!”砰的摔門離開。

另屋的螣邪郎聽到響聲出來看,發現吞佛往外面走,便追了出來。
“吞佛你去哪?”螣邪郎叫住他。
“出來透透氣。”吞佛摸摸脖子,還在流血,混蛋!
螣邪郎看他護著脖子,想想也知道是怎麽回事,便叫他等會,進屋取了塊消毒藥棉給他。按住傷口,他什麽都不管的往樓梯上一坐,螣邪郎也陪他坐下。
“真是的,剛見面就吵,兩年前就鬧得不可開交,都冷靜這麽久了,你們歇會不行麽?”螣邪郎歎氣道,見吞佛悶悶不吭聲,又接著說,“老二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哄著他點就行了,你越跟他倔他就越起勁。”
螣邪郎掏出菸盒,摸遍全身沒找到打火機。吞佛見狀,隨手摸出一個zippo扔在他肚子上。“喲,你不是好青年,不吸菸的麽?”螣邪郎打趣的說,點燃。
吞佛一把搶回來,“我樂意帶著,不行啊!”
“行,當然行,”螣邪郎笑笑,“兩年不見,你變了不少。”吞佛不回答,螣邪郎又呵呵笑起來,“兩年前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的時候有趣多了,那時沒見你嚷自己未成年,現在這麽乖,真叫人不習慣。”吞佛還是不回話,螣邪郎拍拍吞佛肩,“回去吧,乖孩子。”
“拿開!”吞佛掙開,沒有回屋的意思。
“那……回我屋?”螣邪郎的手又開始不老實,“哎喲!”
吞佛一腳踹在螣邪郎小腿上。

 

To Be Continue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