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邊花開北邊採 3
[ 2008-2-13 0:03:00 | By: 笛卡兒 ]
 

第三章 兵荒馬亂

昨個和龍宿不分勝負的劍子今天一爬起來就感覺神清氣爽,他趕緊爲自己蔔了一卦,發覺自己正是財運當頭,他馬上給龍宿去了電話。
“我說龍宿啊,今天別下棋了,我們搓麻將吧。”
電話那邊的龍宿正在泡功夫茶,他把電話夾在肩膀和耳朵間,“汝怎麽突然換口味了?”(請把儒門口音當作地方口音的一種,汗)
“好久沒搓了,昨天抓了一把,不過瘾。”
“大禮拜一的上哪湊人去?”
“這你甭擔心,我來去叫人。”
“成,汝湊足一桌,吾絕對奉陪。”
得到龍宿的肯定,劍子趕緊給閑人去電話,怪事,大清早的就占線。劍子只好翻開電話簿,挨家挨戶的打電話。
憶秋年說洛子商還在睡覺,他走不開;風之痕說今天和人有約,不能來;臥江子說搓麻將他不在行,撲克還湊合;老海呵呵寒碜了兩句,說我哪敢啊,一會被梵天發現了又要鬧脾氣,話剛說完沒兩秒鍾,就聽到老海那邊傳來淒慘的叫聲“哎呀,梵天你聽我解釋啊!”,然後只留下嘟嘟聲。
劍子搖頭歎氣,繼續撥電話,他對自己的卦信心十足,怎麽能輕易放棄呢!
蒼說要今天新貨來,他必須在場;打去襲滅和一步蓮華鋪子,居然是赦生接的電話,說兩個人還沒扯清楚;打給慕少艾吧,半天沒人接,這家夥肯定又沒起床!
劍子沒轍,又撥回去找閑人,這次通了。“我說素還真,大早上的你業務就這麽多啊?”
“呵呵,哪有的事,”素還真回答,“青陽新承包了個屋子的裝修,我讓他工作的時候注意點。”
“嗯,你沒啥事吧,找個人來龍宿這邊打幾圈如何?”
“現在啊,”素還真看看只有自己和小钗的鋪子,他哪放心讓小钗一個人,小钗又不會說話,客人來了不能溝通薩。“恐怕走不開也。”
“素還真,你存心掃我興麽?”劍子心想閑人沒法子的話,今天就真打不成了。
“哎呀,前輩誤會啊,我看……啊,有了!召奴召奴!”素還真正好逮住抱花盆出來莫召奴,“你一會去儒門天下和劍子前輩打牌吧,我幫你看著店。”然後轉回和劍子的電話,“前輩。人給你找著了,你一會就痛快的玩吧!”劍子滿意的謝過,挂了電話。
被莫名其妙抓去湊桌子的莫召奴臉上露出不滿,“三哥,我今天店都還沒開張呢!”
“我幫你看店,就算幫三哥個忙嘛,記得再叫上一個人啊。”素還真叮囑道。
莫召奴無奈的點頭,拉誰一起啊?東陵肯定不打,蘭芳的老婆就坐在門口,誰敢去找蘭芳啊!那麽就剩下……莫召奴猶豫了半分鍾,豁然向猜心園走去。

非凡正和玉階飛在客廳聊天,昨晚玉階飛沒回家。
“你不去上班成麽?”非凡問滿臉哀愁的玉階飛。
玉階飛歎氣道,“沒事,我今天沒課。”
非凡掏出香煙,撕開包裝,抽了支遞給玉階飛。“哎呀,不行不行,”玉階飛趕忙拒絕,“表哥,我可是人民教師呢,得注意形象。”
“怕啥,這又不是在學校,”非凡硬遞到他手裏,還把一整包都塞進了玉階飛的上衣口袋,給他點燃後,非凡繼續道,“你再把情況說說,你和你學生怎麽回事?”
玉階飛深吸兩口,道“我也不知道該咋辦,他突然來跟我說要和我好,我嚇壞了——表哥你也知道,這事要傳到領導那,搞不好工作都得丟!”
“你拒絕她不就得了?”
“我說了,可是他不聽啊,而且越演越劇烈,我根本招架不住。”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那你這麽跑出來也不是辦法啊?”
“我也沒轍了,能躲就躲吧。”
“你能躲多久啊?你怎麽也得回學校去,好好跟她談談,想個解決方案。”
“我……還沒想好怎麽說,怕傷了他。”
“階飛你老實跟我說,你對她有那意思麽?”
玉階飛吐出一串煙圈,“有那麽點吧,他是我看著長大的,挺好的孩子。”
非凡拍拍玉階飛肩膀,說道“那也是以後的事,你們現在身份不合適,等她畢業後再說。”
“嗯。”玉階飛狠狠地點頭。
這個時刻,莫召奴從門外晃晃悠悠的邁進門,往大門上一靠插著手說,“非凡,劍子前輩找人打麻將,你來不?”
非凡倒是好奇莫召奴居然抓角子抓到他這邊來了,“怎麽?跟你打啊?”
“是啊,”莫召奴放下手,轉身離開,“不敢來就別勉強啊。”
“嘿,可笑了!”非凡望望身邊的玉階飛,這走也不是……
玉階飛一副親切的微笑,“表哥你去吧,店我來看著。”
非凡和莫召奴就往儒門天下去了。

四無君興高采烈的推著自行車到沐流塵家樓下接狗,等了半會,沐流塵拖了條小柴犬出來,小家夥還十分不配合,不肯走。
“流塵,我不是讓你給我找只大狗嗎?”四無君看著這條就比兩巴掌大點的狗仔怨念起來。
“什麽狗不是溜啊,你要的是感覺嘛!”沐流塵把鏈子拽到四無君手裏。
“北辰家那只呢?”
“嗨,人家那可是名犬,好幾萬塊呢,你也要人家肯借啊!”
四無君蹲下不滿意的戳戳小柴犬,汪汪汪汪汪,小東西馬上反抗起來。
沐流塵趕緊拉四無君起來,說“你別看他個頭小,可凶狠呢!”話剛完,又一陣狂吠。
四無君也只能這麽湊合了,一把抓住狗仔的後頸,放進了自行車前面的車筐。“那我先走了啊,晚上請你吃飯。”然後蹬著車走了。

禮拜一,還是早上,儒門天下的客人寥寥無幾。
莫召奴和非凡過來的時候,劍子和龍宿正在喝茶聊天。“總算來了啊,”劍子興奮得趕快叫上桌子,“來來來,今天午飯龍宿包了。”
龍宿瞥他一眼,“汝還真會擅作決定啊,”而後對凡莫二人呵呵笑道,“大禮拜一的讓汝們抽空過來,不好意思啊,茶水飯菜吾全包了。”
“龍老板客氣了。”莫召奴笑盈盈的坐下,搬風決定好位置後,非凡是莫召奴對家,上下手分別是龍宿和劍子。(啰嗦一句:各地方打麻將風俗不盡相同,不過大同小異,偶就以偶家這邊的方法來了XD)
麻利的抓好牌,劍子攤開一看,嘿,就說今天財運不錯嘛!“一筒,素還真幹嗎呢?叫他打牌都不來,他不是掌握牌桌半邊天麽。”
莫召奴摸牌,整理一下打出一張。“今天就小钗和三哥看店,三哥不放心。”
“老屈又被派去哪裏受折磨了吧。”龍宿發覺自己的手氣也相當好。
非凡一手的爛牌,又插不上話,隨便撿了一張扔出來。
“碰了,”龍宿繼續說道,“老屈是個好員工,任勞任怨的。”
非凡繼續摸牌,挑了半天又打一張出來,龍宿杠了。莫召奴的臉色馬上沈了下來,“你會不會打牌啊你!”這句話是對非凡說的。
“你……”非凡把話咽了回去,正要伸手摸牌。
劍子趕忙打住,“這次該我碰了。”
莫召奴瞪非凡一眼,摸牌,打出的牌剛放下。
“胡了胡了,就說今天手氣不錯。”劍子嘩啦推倒牌。
“啊,這麽快。”莫召奴抓抓腦袋。
“喂,”非凡開口了,“你會不會打牌啊,居然打這張!”
“我怎麽知道這麽快就胡了嘛。”
“不會打就別裝得像個老千似的,丟人現眼!”
“你……”
麻將機霍啰霍啰的洗牌,莫召奴和非凡大眼瞪小眼,看對方不順眼。

胳膊上帶著城管袖標的銀锽黥武來收管理費,他不苟言笑的表情讓人不敢靠近。走到街口,他發現一輛寶馬停在路邊,司機正伸頭出來四處望。黥武走過去,敲敲車玻璃。司機回過頭來,是個年輕俊俏的小夥子,看那模樣估計年紀還比黥武小些。
“這裏是消防通道,不能停車。”黥武對他說。
對方哦了一聲,發動汽車緩緩地開走,頭還是不停向外打探。
黥武心中不禁念叨,一看就是個有錢少爺,有錢跑這裏顯什麽擺!拍拍衣服,他往琉璃仙境去了。
素還真正蹲在門口把花盆裏的舊土換成新土,玉階飛靠在門邊抽煙,看著素還真忙得轉來轉去。他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我幫你吧。”
素還真擡頭看看他,“你就是非凡的表弟吧?幸會幸會。”剛想把手伸過去握,發覺滿手的泥巴,趕緊收回手,點頭笑道,“素還真。”
玉階飛笑起來,“我叫玉階飛,素老板好。”說著挽起袖子,准備動手,“我來幫你吧。”
“哎呀,這怎麽好意思。”素還真忙阻止他。
“客氣啥,都是街坊鄰居的。”玉階飛也不管自己白嶄嶄的襯衫,撕開一袋土就開始忙活。
素還真笑得跟朵花似的,“那我先謝謝了。”
這時,黥武過來收管理費,素還真嬉笑著說,“又來收保護費了?”
黥武一臉嚴肅,“胡說什麽呢,趕緊。”掏出本子記好。
素還真吐吐舌頭,說進去洗手拿錢。哎,這個黥武真沒勁,以往吞佛來收錢都其樂融融的,沒正經的閑扯幾句,大家都高興。
素還真一進去,黥武就看到剛在街口警告的寶馬開了過來,停下。
“喂,跟你說了這邊不能停車!”黥武馬上喝止。
對方根本不聽,跳下車。
“你這人怎麽不聽……”黥武有點生氣。
對方完全不理睬他,三兩步邁過他,沖正在一堆花盆和泥巴中的人喊了句“老師”。
玉階飛擡頭一看,撲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元凰,你怎麽跑這來了?!”
此番情景,直叫北辰元凰大大的往後退了一步,天啊!他那個風華絕代冰清玉潔和藹可親的玉階飛老師,居然……居然口叼香煙,滿身汙垢的在一堆垃圾中摸索!他感覺自己的心如同被撕裂般苦不堪言,他一個箭步沖上去拉起玉階飛。“走!”
“去哪?”玉階飛膽怯的望著元凰,嘴裏煙在顫抖。
元凰一把奪下玉階飛嘴上的香煙,發怒的扔地下,“去見我爸!”
玉階飛全身的氣力立刻如同被吸走一般,撲通一下又癱軟回地上。元凰才不管玉階飛點頭還是搖頭,拖人就走。
玉階飛急了,死命反抗,“元凰,你先放開,有啥事好好說,我沒事去見校長幹嗎?”
“不行,我們去見我爸,說清楚!”
“說什麽清楚啊,我們根本就沒啥!”
“見了我爸再說!”
“我不去啊,放開我!”
玉階飛擺脫不開,這下真要狗急跳牆了。“救命啊,素老板救我!”
素還真拿錢出來就見到這驚人的一幕,有人意圖拐走玉階飛,玉階飛大喊救命。“這怎麽回事啊?”他趕緊上前阻止,一把拉開被困的玉階飛,質問元凰,“你誰啊,幹嘛呢?”
元凰本來就氣憤交加,又碰上搗亂的素還真更是滿腔怒火一並噴發。“就是你對不對?”
“啊?”素還真沒明白意思。
元凰指指地上的罪魁禍首——花盆。
“啊,是我的……”
“我就知道是你!”
“哎呀,元凰你住手!”
元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素還真衣領一陣猛搖,黥武一看形勢不對,“喂,那個誰,住手啊!”
大家我拉你你拉我,現場頓時一片混亂。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3
[ 2008-2-17 4:56:00 | By: 亭ㄚ(游客) ]
 
亭ㄚ(游客)XD~一群笨蛋(這是我看到尾聲的感覺)
看到群架整個很可愛啊~~
可是,這一篇是凡莫嗎?但我怎麼覺得非凡很受XD
整個呈獻不食BL煙火,玉老師和他呈獻雞同鴨講= =+
素素啊……你沒事淌什麼混水〈雖然你是非自願的||||〉
不過,這邊配對還真多,那邊是純友誼,非常值得思量~~

娘子回來囉~~〈噴~已經回來幾天了〉
不過前一陣子在忙開學事項,回來看到改版,難道是相公勤奮了^+++++++++^?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娘子~~~你終于回來了TAT
想念你啊啊啊啊>///<
這篇是凡莫,然後青素、龍劍、四風、凰玉、殤書,汗……果然好多
蒼、一步、襲滅的配對沒想好orz
確定的是吞佛沒配對|||||
相公很喜歡一堆可愛的呆呆,呵呵=w=
對了~~娘子回來要記得上MSN或者QQ哦@ @
相公想和你話家常了XD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