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迷夜傳説22 by:笛卡兒
[ 2007-12-23 22:41:00 | By: 笛卡兒 ]
 

(22)

離開龍宿的辦公室,聖蹤找借口和邪影搭讪。邪影對聖蹤始終不理不睬,聖蹤不識趣的繼續跟隨。
“我說邪影,這次的……”聖蹤的手停在了邪影的肩膀上。
邪影立即揮手打開,不客氣地說道,“做好你該做的事,少打別的主意。”
“哎呀,看你這話說得,”聖蹤揉揉手,“我只是想處好關系,方便辦事,呵呵。”
聖蹤的笑臉引來邪影的反感,“我可不想跟你處好關系,知道我最恨什麽嗎?我最恨自己當初沒殺了你!”
聖蹤幹笑兩聲,不敢說話了。
邪影說道,“別在我面前耍花招,你不是我對手。”
聖蹤還是那副笑臉,“別這麽說嘛,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有本事你試試,”邪影絲毫不留情面,“邪影要殺的人,就算是龍哥也沒辦法阻止。”
聖蹤完全閉嘴了,邪影邁步離開。

*** ***

過了一夜,邪影整夜未眠,他在床上輾轉反複,想了很多。
爲何龍宿會突然這麽迫不及待?引警方前來的危險性是巨大的,聖蹤真的可靠嗎?如果警方沒有按計劃圍剿金猊,那後果不堪設想。但是龍宿的計劃又是那麽天衣無縫,每一個步驟都完美到令人震撼。該說龍宿是急于求勝才铤而走險?還是……
邪影想了想,最後還是撥通了那個久違的號碼。沒有人接聽,直接進入了留言信箱,邪影說老地方見,然後挂掉電話。
才6點多,天還沒完全亮,邪影從後門離開。
越過幾條街道,在市中心兜了兩圈,邪影小心翼翼的留意周圍的動靜,確定沒有人跟蹤後才放心的往目的地去。
空蕩的廢墟,保留著一份熟悉的感動。
踏過破舊的滑梯,邪影的手撫摸滑板,懷念的感覺。記得那個人曾經說過,這裏是他童年的居住地,裝滿他幼年的回憶,家庭、朋友還有夢想。想到這裏,邪影忍不住笑了。
他想,可能等到全世界都明白了他的心,那個人也不會懂。有時候他對感情的遲鈍,真是叫人想揍他一頓。
大概十多分鍾後,等待的對象終于來到。邪影只是淡淡說了句,“你總是遲到。”
對方聳肩笑笑,找塊幹淨地坐下。邪影看出他的不悅,安慰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本來不想打擾你的。”
“沒事,你不聯絡我,反而更讓我擔心。”
“少艾的事不怪你……”
沈默,延續了很久。
“這次有什麽新消息嗎?”對方先打破沈默。
邪影把龍宿今晚的交易和計劃詳細說了,然後補充道,“也許這次能抓到他。”
“我覺得這不像龍宿的作風,太心急了。”
“也許是他急于消滅金猊。”
“不能靠猜測和也許,這太冒險了。”
“可是我們也不能放棄任何的可能!”
對方又沈默下去,邪影按著他的肩膀,“聖蹤到紫垣來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對方的臉頓時煞白,“嗯,一切都是紫垣搗的鬼。”
“不能讓少艾枉死。”
“我不會……”
“放得下嗎?”邪影又問他。
“什麽?”他奇怪的反問。
“劍子仙迹和疏樓龍宿的糾葛。”
邪影的話引來劍子的許久不語,答案似乎早就明瞭了,放不下的又何止劍子一個?感覺到劍子身上的沈重,他想到一個調節氣氛的方法。他很正經的望向劍子,咯咯笑起來,“知道嗎?我一直都很想做件事。”
劍子擡起頭看他,問“什麽事?”
邪影的臉上是壞孩子般的邪惡笑容,他突然單手勾住劍子脖子,一吻落下。劍子吃驚的看著在親吻中陶醉的邪影,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氣息。
“尋……小尋?”劍子還是忍不住吼了出來,趕緊掙開往後退了一步。
邪影保持微笑,手指撫摸下嘴唇,“嗯……目的達到了。”拍拍衣袖,向劍子告別。
看到轉身的邪影,劍子頓時感覺渾身有種強烈的壓迫感襲來,那一瞬間他想到了很多,想起了兩人的初識,想起了大家一起奮鬥的日子,想起了慕少艾……他突感一陣寒冷,猛地伸手拉住邪影。邪影詫異的回望他,劍子的目光深深紮進對方的眼眶中。
“小尋,回來吧……”
邪影一怔,默默埋下頭,內心翻騰。“不可以,”他搖頭說,“現在還不可以。”
“你不能去,這件事不單純,我不能讓你涉險!”
“我會小心……”
“不行!”
邪影的表情變得爲難起來,眼中流露出痛苦。“我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棄,你知道的,三年了,我現在放棄的話,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小尋,你應該很清楚龍宿的爲人,這件事沒這麽簡單!”劍子的手越拽越緊。
聽到龍宿的名字從劍子口中說出,邪影不禁輕蔑一笑,說道“我當然沒你清楚。”
劍子臉上閃過一絲尴尬,難堪得不知道該說什麽。
“抱歉。”邪影轉過臉去,自己是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小心眼了?明明是那麽想幫他。
邪影握住劍子的手,輕輕瓣開他緊捏的手指。“學長,”邪影說,“別爲我擔心。”
劍子一言不發,邪影微笑道,“這可能是個陷阱,但——這也可能是個機會,我不能放棄任何抓住龍宿的機會。”
“值得嗎?”劍子問他,“用命去冒險。”
邪影的目光停在劍子身上,他堅定的,爲你——“值得。”
劍子的內心一陣說不出的滋味,所有一切都是圍繞一個人,他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爲了逮捕疏樓龍宿。“你要安全回來。”
邪影點點頭,而後離開。劍子呆呆的望著他離開的背影,這個孩子終究還是脫離了他的庇護,他不該放他走,不該愛上龍宿,是他先破壞了約定,打亂了遊戲規則,注定他要成爲輸家。
龍宿啊龍宿,會恨我吧?你可知我們的相遇都是計劃內的,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唯一錯誤的是我感情的超支,呵呵。

*** ***

今天的夜幕降臨得尤其早。
九點,船灣碼頭,邪影望望表,還有二十分鍾。海浪拍打著港口,風中夾雜著鹹味。
“龍首還沒到嗎?”邪影詢問手下。
手下說還沒接到消息,他又問聖蹤那邊呢,手下回答半個小時前就出發了,邪影叫手下留意周圍動靜。
好安靜……
海面靜得像一座墓地,黑壓壓的叫人慌亂。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依然是攝人的寂靜。眼看約定的時間即將到來,邪影不禁有些著急,“龍首呢?還沒來嗎?”
手下們面面相窺,回答不上來。邪影罵了句沒用的東西,撥通龍宿的電話,龍宿說正在路上,旁邊是汽車行駛的聲音。邪影不放心的挂斷電話,九點差五分。
這個時候手下來彙報,說聖蹤過來了。邪影感覺到事情不對勁,質問前來的聖蹤,聖蹤笑呵呵的茬開話題,說自己完成任務了,所以來看看。
“聖蹤,你什麽意思!”
“別激動,別激動。”聖蹤帶來的人突然圍住了邪影,“其實我是來替龍首帶話的,請你跟我去個地方,龍首正在那邊等候你。”
“你胡說什麽,交易還沒成功!”
“因爲有比交易更重要的事。”聖蹤露出陰險的表情,“快走吧,不然警察要來了。”
邪影一驚,圈套……自己果然太大意了。
聖蹤的笑聲令人厭惡,“我說過的,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你說是不是,哈哈哈!”
邪影默不作聲,現在說什麽都沒用。

九點的船港碼頭,警方撲了個空,只抓到了十幾個故意留下的小喽喽,一個重要人物都沒有。
與此同時的航運碼頭也是一片寂靜。

邪影被帶到偏僻的小碼頭,依然是海水的聲音,卻是那麽蒼涼。
龍宿和西蒙正在等待他,邪影明白迎接他的是什麽。
“小尋,警方爲什麽出現?汝最好給個合理解釋!”龍宿手中的雪茄變得扭曲。
“沒有。”邪影回答,不禁苦笑。一切都是假的,交易的信息是假的,金猊的信息是假的,全是引他入套的局。
“小尋,汝真對得起吾!”龍宿咆哮道,“從西蒙的貨出事,吾就開始懷疑汝,沒想到真的是汝!汝跟隨吾三年,吾待汝一向不薄,鳳兒也十分疼愛汝,汝竟然出賣吾等!”
“呵呵,”邪影不禁笑起來,“我沒有背叛你,我本來就不是你的人。”
“很好,很好!”龍宿的眼中布滿憤怒的血絲,他轉身對西蒙道,“西蒙,貨的事情吾會給汝一個交代!”
西蒙拉低了帽沿,冷淡的看向邪影,死刑執行前總有美麗的瞬間。
手下將一柄手槍交到龍宿手上,龍宿舉槍指向邪影。邪影毫不畏懼,選擇當臥底的那一天他就知道有這麽一天,只是他有些遺憾,遺憾龍宿繼續逍遙法外,遺憾自己再也幫不上劍子……
“小尋,汝該清楚臥底會有什麽下場。”龍宿走近邪影,最後一次觀望這個跟隨他三年的出色手下。
邪影擡起眼簾,直直的看著龍宿,他喊了一聲“龍哥”然後笑起來,“三年了,知道我爲什麽不愛你嗎?”
龍宿等著他的答案,那一刻邪影覺得真是個壞孩子,他一字一句的清晰說道,“因爲你根本就不配被人愛,不僅是我,也包括他——”
砰!
槍聲,子彈貫穿了邪影的胸膛。
倒塌在地,血液湧出,邪影感覺眼前逐漸變得漆黑。
他沒有後悔過,即使重新來過,他也會堅定不移的走這條路。他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每一個人,只是對不起那個人……
學長,對不起,我回不去了。
……
西蒙輕輕爲邪影合上雙眼,漸漸冰涼的身體宣告這個生命的終結。“Ombra del diavolo,真可惜,”西蒙歎息道,話語在邪影耳邊徘徊,“讓西蒙送你回去吧。”白色手絹抹去唇邊的血迹,染紅。
“把他扔到海裏去!”龍宿下命令道,憤怒的踏進轎車。
西蒙立刻阻止了,他說“龍宿,如果你不介意,這份禮物由我派人送到警局去吧。”
龍宿征住,那一刻他只有對背叛的憤恨,“隨便汝!”摔門關上,轎車離開現場。
西蒙收起手絹,對遲遲不肯離開的聖蹤說道,“我想你應該很樂意把他送到警局去,隨便你想怎麽玩。”
聖蹤哈哈笑起來,“一定會非常有趣。”
“別忘了,叫劍子仙迹親啓。”西蒙沒有笑容,只有不可一世的冷漠。

——待續——

多嘴幾句:

1、小尋是臥底是一早就計劃好的,囧(早有預謀的)

2、小尋的收場有不合理的地方,請忽視吧|||||(毆打不負責的作者)

3、補充解釋,小尋心中的那個人一直都是劍子,從未變過

完畢,潛…………

 
 
Re:迷夜傳説22 by:笛卡兒
[ 2008-2-24 17:21:00 | By: 浣(游客) ]
 
浣(游客)于是来继续蹲坑催文》《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感謝支持=333=
我會加油的~~~也會加油鞭策某人抓緊的=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迷夜傳説22 by:笛卡兒
[ 2008-2-16 8:49:00 | By: 浣(游客) ]
 
浣(游客)猜到小寻无间道,猜到他喜欢的是剑子……继续哗啦啦~~~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高手!哈哈XD
喜欢剑子比较明显,不过我自以为卧底写得比较隐呢,汗~~~
感谢喜欢=333=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迷夜傳説22 by:笛卡兒
[ 2008-2-12 13:37:00 | By: 浣姬(游客) ]
 
浣姬(游客)哗啦啦的泪……其实开始全猜中了……ORZ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抱住,都猜到了麽?
TAT
我確實很沒新意……淚奔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