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迷夜傳説21 by:Finda
[ 2007-12-2 13:50:00 | By: 笛卡兒 ]
 

(21)

日升日落,世界在黑暗與光明中交錯,絲毫沒有不同。劍子卻就這樣呆呆的用手抱著膝蓋坐在床邊。

他不想聽那嘶啞的笛聲中神甫低沉的嗓音,不想看那再熟悉不過的帶著微笑的臉定格在冰冷的石碑上。他不願入睡,夢中只有暗黑的一片,盡頭是清晰的臉。

還是那樣愉悅的笑容,反復地說:“老大,什麼時候放假?我可是和羽仔說好一起去夏威夷海灘看美女的呀。”最後,那臉上終於帶了些悲哀,有點點失落,“老大,我一個人好孤獨,你怎麼也不來看看我?”劍子就在少艾的質問下醒來,神經抽搐一般的感到噁心,卻嘔不出東西。

接下來的三天裏,劍子沒有睡眠,他害怕再面對意識不清晰時的幻覺,害怕無法控制,無法努力的望著那張臉漸漸消失。

 

打開手機,發現留言箱幾乎被塞滿。幾個不應該出現的號碼竟然也一閃一閃出現在螢幕中央。

數量最多的是小釵和杜一葦的留言,大抵是些關心的話語,交代了少艾的後事處理情況,讓自己安心休養。

“劍sir,羽人失蹤了好幾天了,我想,還是跟你說一聲……”

“劍sir,今天大家送了少艾一程,警局大部分同事都來了,局長授予他一等勳章,您放心休養吧,局長說,等您身體好了再來警局報導。”

……

“你,還好嗎……”簡單的幾個字,沒有姓名的號碼,劍子卻知道是誰。

通話記錄裏,出現了佛劍和龍宿的名字,讓劍子幾乎神經性的眼皮發跳。暗暗下了決心。“劍子,你不能再這樣自私。少艾,你做的犧牲不會白白浪費……”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人不能總趴在殼子裏做縮頭烏龜。“佛劍……我們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嗎?”

有時候,當人們提起那年冬天的事情,總會順便猜測劍子在慕少艾出事後第一次走出家門是去了哪里。可以肯定的是,他並沒有立刻去警局報導。

有人說,曾經看到他站在少年時玩耍的高牆上望著夕陽;有人說,在員警訓練營看到他望著操場出神;也有人說,他哪里都沒去,就坐在警察局外的長凳上看同事們出出進進忙碌的身影。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天,是一個歷史的開端,劍子仙跡創造了一個神話,使得它永遠可以在警句流傳。神話總是帶著無數的密團。不可避免的,也許永遠會有一百個版本,也同樣伴隨著一百種猜測。

其實,劍子那天到底出現在哪里並不重要。所以很多年後,不善言語的小釵突然對杜一葦說:“那天,劍sir只是想為從前做個了斷吧?”時,也只是得到杜一葦輕輕點頭的沉默而已。

……

劍子望著眼前摯友的臉。如自己一般憔悴。回憶中,似乎從出生便是好友的人,卻要如此相對。只能慨歎一聲人生無常,卻靜默不語。

“失去蜀道行,便如同被斬斷雙臂……”佛劍向正廳新設下的臨時靈堂正中的黑白照片前,紅磁的香爐內插上三拄香,眼睛沒有望向劍子。“仇恨,迷惑了世人的眼,你我都是凡人,又有誰可以真正放的下情?過了此刻,恐怕我們再難回去吧……”佛劍望著劍子,知道金猊的人,都帶著嗜血的仇恨。

“慕少艾之於我,又何嘗不是?”劍子望著被擦拭的一塵不染的黑色地板,可以從反射的倒影中看到佛劍向自己走來。

“我並不怪你,卻很失望。人走的越高,就越來越無法掌握自己。就連自我的意識也隨時可能失去。主宰別人的力量越大,對自我的控制也就越小。我,只想找到真正的兇手!”

苦笑,劍子望著那從來都是清澈,慈悲,甚至憐憫的雙眼,“而我,唯一可以做的也只是履行作為警察的天職。”

“劍子,你是來向我宣戰的嗎?你的弱點就是心軟,即使想這樣對我說,卻始終還是選擇了間接的表達方式。那不如我替你說出來。如果要殘酷,就讓我來代替你殘酷。如果決斷,就讓我帶替你決斷。只是我始終不會把你當作敵人。我們之間有太多不可能,也有更多可能。我比你自己更瞭解你。卻和你同樣無法扭轉這個局。也許我們都有些累了。還沒有跑到人生終點就有些跑不動了。”

鼻子有點酸,劍子不得不承認,外面再冷,佛劍這裏卻總是溫暖的。他就像一個發光體,即使站在很遠的地方,也可以被輻射上柔柔的溫暖。並不強烈,卻可以把自己熏的不想離開。說著這些話的佛劍帶著些異於往常的神色。他似乎比平時話多,卻始終讓劍子感到,他最想表達的意思始終沒有說出口。他似乎越來越遠,不知道是誰,自己又或者是他,已經悄悄在兩人間布下了一層透明的膜——可以看到對方,卻始終無法碰觸到對方。

“我要走了……”劍子起身,卻並沒有立刻轉身。他把視線停留在佛劍臉上,不知道下次是否可以像這樣描繪這張臉。

外面的夜很黑,立立衣領,劍子頭也不回的將屋內的溫暖留在了身後……

*** ***

邪影最近總是坐立不安,紫垣彌漫著的騷動和不安的因素讓小尋有些擔心。龍宿一副怡然的姿態,和PEARL裏尋找感官刺激,迷失自我,扭動的靈魂,讓他更加煩躁起來。跟在龍宿身邊,聽手下報來不少消息,每次龍宿總是無所謂的笑笑,高興時便牽來幾個金髮美女,摟在懷裏,在自己面前上演曖昧的情節。他做這樣的事情從來不避諱自己。但在這頻繁傳來變化的時刻,保持不出擊的龍宿卻更令人無法忽略。

尋是個冷靜的人,他的冷靜讓他看起來有些冷漠。沒有人記得他除了冷漠還會有其他表情,或許有,只是沒有人知道。

“小尋,汝過來……”龍宿懶洋洋的聲音帶著不可違抗的威嚴。

邪影默默立於他身邊,等待著永遠不可期待的任務。

“汝說,吾對汝可好?”一個不著邊際的問話,既難於回答,又很好回答。

但凡坐在龍宿這個位置上的人,都會疑心重重,而龍宿恐怕是天生便疑心過重的人,他懷疑身邊的每個人,卻永遠不著痕跡。他永遠對著人笑,眼中卻飽含深意。他似乎沒有感情,在乎的人只有他自己。尋知道這些,便更苦於回答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反過來,對於這樣一個複雜的人,也許最簡單直白的答案更能折射人心。

“龍首對我,非常好……”

“是啊,吾對汝之栽培,器重,讓不少手下紅了眼。汝是為數不多的可以進入吾臥室的人呀……”曖昧的瞟了一眼邪影,滿意的看到對方紅了臉,微微頷首,靜默立在自己身邊。“汝一句龍首,還是傷了吾心,可見吾對汝再好,也還是沒有拉近汝的心。還是……汝根本沒有打算讓任何人進入汝的心?”

修長的手指夾過那粉嫩漂亮的臉,“今晚陪吾,可好?”清澈的眼睛望著自己,卻沒有自己的倒影。龍宿斂了斂眼神。“吾總是捨不得汝,卻有那麼多人向吾要汝,比如聖蹤……小尋,汝說,吾是不是該答應他,把汝給他呢?”

“龍首的決定,邪影絕不會違抗,但是他能不能活著出門,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哈哈哈……,小尋,吾最愛的就是汝的狠,還有,就是汝在吾面前的順從……汝說,吾好象有點離不開汝了,這可怎麼辦呢……”

……

一夜的瘋狂,幾乎耗盡了邪影的力氣,身上曖昧的印記是昨夜的證據。身邊的人早已離去,床並不溫暖,邪影也無法入眠。每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他都無法成眠,只能奢望龍宿額外補償的休息時間,補充損耗的體力。

慢慢整理好拋在地上的衣物,襯衫上的第一顆紐扣果然又不見了。不過無妨,還好是第一顆。小尋苦笑……

“邪影大人,龍首讓您用過早餐就去他的辦公室。”

“好的,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龍宿坐在頂層辦公室,整個房間的基調便是黃金的龍雕,龍的眼珠是用珍珠點綴的。奢華和氣派讓一貫呆在金猊的聖蹤傻了眼。

邪影進門遍感受到一雙邪惡貪婪的眼睛直勾勾看向自己。他冷漠的回應,讓對方生了幾份恨意。邪影卻一點都不在乎。徑直來到龍宿桌前。

“小尋,這次要跟聖蹤好好合作,明白麼?”

邪影點點頭,表示明白。

“明晚9點,航運碼頭,金猊的貨到港,吾屆時將紫垣的貨放在最靠近的船灣碼頭,汝帶人在船灣接應,聖蹤會向條子暴露航運,貨提前會轉向船灣。到時,條子撲空,金猊大損,吾卻可以贏回雙倍利潤。小尋……這是汝表現的好機會,不要讓吾失望,能不能服眾,這次就要看汝的本事了。”

邪影鄭重的點點頭。

“佛劍分說……汝想靠這次貨翻身……哈哈,就要看汝有沒有這個命……”

——待續——

 
 
Re:迷夜傳説21 by:Finda
[ 2007-12-5 17:34:00 | By: 紫轩(游客) ]
 
紫轩(游客)=[]=
你更新了这篇文
这章看着挺悲的~~~~~~
三人之间的纠葛啊,唉
加油写啊
对了,你其余坑在那里的文什么时候撒把土?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 -拖稿的人不是我。。。。是另外一个orz
我是很想快点结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