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書素]大家一起混黑道 6
[ 2007-10-30 22:56:00 | By: 笛卡兒 ]
 

Act.6

素還真縮在牆角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被吵醒了,螣邪郎把他提起來搖醒,然後叫他出來。素還真伸伸酸痛的胳膊,跟著出了牢房。門口站著光潔溜溜的劍子仙跡,滿臉驕傲的笑容。

“劍子先生……”素還真還來不及問話,劍子就做了個噓的姿勢。

劍子拍拍素還真,故意讓他放慢腳步,往他手裏塞了一幅無線隱性耳機。“把這個戴上,一會你乖乖坐著聽音樂就可以了。”素還真按照吩咐戴上耳機,劍子又說,“還有,一會要是叫到你的話,你只需要回答YES和點頭,其餘什麼都別說,OK?”素還真點頭,劍子隨後把音量調到了MAX。

進入辦公室,襲滅天來正在等他們。劍子和素還真坐下,滿面春風的劍子開口道,“大致事情我都說過了,我當事人只是受害者之一,我要求你們立刻釋放我的當事人。”

襲滅靠在轉椅上,高傲的口氣,“他可是親口說他是參與者。”

“受到一頁書的威脅,保命之舉。”劍子無所謂的回答,“我的當事人現在十分願意配合警方的調查,他會在法庭上指證一頁書。”

“是嗎?”襲滅不屑的反問,大家看向素還真。

素還真抬起頭,左右望望,“是!”堅定的答案。

劍子滿意的一笑,“我當事人現在只是證人而已,你們無權拘留他,我現在就要帶他走。還有——對於我當事人在警局受到的非人對待,我會投訴你們。”

襲滅輕蔑笑笑,“投訴我們什麼?他在廁所摔倒弄得渾身是傷,難道這也是我們的過錯啊?你說是不是啊,素、還、真——”襲滅的口氣和眼神充滿威脅。

發覺自己又被叫到,素還真馬上回答“是”。

劍子咳咳兩聲,糟糕,這條告不了。“那我可以帶走我的當事人了嗎?”

“慢著,”襲滅繼續不可一世的態度,“素先生可是我們的重要證人,我們必須確保他的安全。”

意料之中,劍子保持微笑,“沒問題,我當事人會配合你們工作。”

“我會派最優秀的警員貼身保護素先生的安全,並且提供非常安全的住所。”襲滅的嘴角揚起一絲笑容。

“十分感謝,祝你們早日抓到一頁書。”劍子拍拍素還真肩膀,意思可以跟他走了。

兩人退出辦公室,襲滅哼了一聲,對身邊的吞佛問道,“你怎麼看?”

吞佛回答,“素還真的表情很鎮定,不像是偽裝。”

“相當狡猾,看來素還真也是個危險人物!”襲滅略微思索片刻,“讓螣邪郎和任沉浮好好盯著他。”

“是。”吞佛把命令傳達給螣邪郎二人。

劍子和素還真離開警察局,螣邪郎和任沉浮二人緊隨其後。把素還真送到警方指定的住處,劍子說要先走。

“劍子先生你要走了?”素還真緊張起來,面對兩個曾經對他大打出手並且訓練有素的警察,他還是心有餘悸。

“我還有事忙,”劍子說,然後一把拉近素還真,低聲道“別做傻事,乖乖呆在這邊,不要想逃跑什麼的,你也不想再給梵天添麻煩吧?”素還真哦了一聲,劍子接著對螣邪郎二人說道,“請你們務必保護好我的當事人,我的當事人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可擔當不起的哦。”

雖然不滿意劍子的態度,但螣邪郎和任沉浮還是微笑的回答請放心,目送劍子離開。

上了計程車,劍子馬上撥通龍宿的電話,報告了素還真的住址。

*** ***

慕少艾把素續緣哄睡覺了,一頁書終於得以清靜。

一頁書坐在沙發上休息,慕少艾呆在旁邊忍不住問,“老大,銀行真是阿素搶的?”

“嗯。”一頁書點頭。

“你……真的是他的人質?”

還是點頭。

“那你甘願背黑鍋?”

一頁書不吭聲。

“還願意冒危險去救他?”還是沒有答案,慕少艾覺得自己把場面弄得很冷,嘀咕道“阿素人挺好,緣緣不能沒有爸爸。”

一頁書嗯了一聲,說“我會把他帶回來。”

劍子和龍宿隨後趕到,龍宿打了個響指,手下呈上一張圖紙攤開。

“這是路觀圖和房屋結構圖,路線和看守人員都調查好了,”龍宿比劃著,“不過素還真的住所只有一個進出口,有點麻煩。”

“沒關係,我從正門進去。”一頁書研究著結構圖說。

“你確定要一個人去?”龍宿問道,“很明顯襲滅是做足了準備迎接你。”

一頁書肯定的點頭,“人多容易敗露行蹤,而且我不想連累你們。”

“那我派人幫你引開外面的警衛,至於裏面狀況如何,就要靠你自己了。”

“多謝。”

“什麼時候動手?”

一頁書毫不猶豫地回答,“今晚。”

話畢,佛劍和淨琉璃提著箱子走進來,淨琉璃把黑色皮箱往桌子上擱下,佛劍說,“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噢,是什麼?”一頁書不解的問。

淨琉璃揚起滿面笑容,說,“都是你最愛的玩具。”

一頁書納悶的嗯了一下,然後淨琉璃把皮箱調了個頭,面對一頁書打開——裏面是滿滿一箱閃亮的槍支。一頁書一愣,猛地笑起來。

*** ***

入夜,素還真無聊的趴在窗臺上數星星。任沉浮一直跟在他旁邊,連去廁所都不離開半步,素還真覺得這跟被關在警局沒什麼區別。襲滅安排了好幾個警察圍著屋子巡邏,素還真住的地方是個兩層樓的小洋房,比較獨立,周圍沒其他住戶,加上房子沒有後門,目標十分明顯。

這時,街道上巡邏的警察和兩個路過的黑人起了口角,白人巡警看他們老徘徊在附近嘻嘻哈哈就上前要求檢查身份證,兩個人馬上變了臉色,不肯配合。雙方開始吵起來,發生了拉扯。素還真看得津津有味,任沉浮一邊剪指甲一邊嘀咕這些人真吵,螣邪郎說自己出去看看。

任沉浮不耐煩的說,“管他們的,一會就走了。”

“我不放心,我去去就回,你好好看著他。”螣邪郎口中的他當然是素還真。

任沉浮嗯了一聲,螣邪郎下樓到外面,和值勤的警衛說了兩句,開始和那兩個黑人交談,想勸走他們,可是對方不聽,罵得很難聽還動起了手腳,態度非常不好。素還真繼續趴在窗臺上看好戲,任沉浮打呵欠。

突然,路燈閃爍了幾下,滅了。

一切來得很快,傳來幾聲悶響,緊接著是房子裏的燈一下子全滅了,任沉浮馬上感覺到不對勁,一把將素還真拉近屋子,警告他不准亂動。然後他到窗臺跟前朝外面喊螣邪郎,沒有人回應。

“怎麼了?”素還真左右望望漆黑的屋子。

“給我閉嘴!”任沉浮一手緊緊地抓住素還真的衣領,一手拿起對講機,“喂喂,任沉浮呼叫,”對講機裏面只剩下一片雜音,任沉浮立刻將素還真拉到牆角,並且掏出了槍。

咚咚咚,腳步聲,任沉浮的呼吸聲很急促,槍口對準了大門。

呲——————門打開了!

“啊!!!!!!”

一聲尖叫,素還真再也克制不住驚訝!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