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虛有其表
[ 2007-10-21 15:14:00 | By: 笛卡兒 ]
 

第二章 虛有其表

清早的空氣倍兒爽,最愛在這個時候活動的劍子仙跡天剛濛濛亮就收拾東西出門了。他很興奮也很激動,步子越走越快。

儒門天下是附近最大的棋牌娛樂室,每天客人爆滿,很紅火。劍子一踏進屋就看到幾個老面孔,吆喝著要他趕緊上桌子。劍子委婉的拒絕道,“今個不行,說好要和龍宿大戰三百回合,改次改次。”

“現在三缺一呢,你先來打兩圈,等龍宿來了再說。”說著說著,劍子被押上了座位。

疏樓龍宿是儒門天下的老闆,和劍子關係好,劍子每天來打牌下棋都不收錢,還包午飯。龍宿說等哪天自己下棋贏過劍子了,劍子就不用來了。可是下了好幾年,劍子還是得每天都來。劍子也樂意,閑著也是閑著,有地方打發時間還有免費午餐,划算!劍子是個算命先生,相術、風水都很在行,按他的說法看相就是瞎掰,掰到顧客心坎上就是好,鈔票就刷刷的來。他平時最大的愛好是下下象棋、打點小麻將,日子過得悠閒自在。

趁麻將機洗牌的空閒,幾個人八卦起來。

“聽說昨個襲滅又跟一步蓮華吵了?”

“是啊是啊,站在街口都聽到他們吵架的聲音了。”

“他倆不是經常鬧麼,不稀奇。”

“嗨,人家兩兄弟的事,你們參合個什麼勁。”

抓牌,整理好,劍子抽出一張八萬打了。“昨個吞佛不在是不?”

“吞佛要在的話哪會吵得起來,九筒。”

“碰了,聽說襲滅昨晚都沒回家,鬧得挺嚴重。”

“那還不趕緊把吞佛叫回來?”

“赦生找過了,說是出差呢,要過幾天才能回來,六條。”

“耶,那麼吞佛不在,是誰管咱霹靂街?”

“銀鍠黥武吧,剛分來的,小夥子挺帥,就是不太說話。”

吞佛童子是霹靂街街道辦事處的,本來也是跟著襲滅學紋身,後來覺得這行太難做,就托關係在辦事處謀了個職位,混得不錯,很受上級器重,加上又是霹靂街自個的人,大家都願意配合他工作。銀鍠黥武是剛調過來的,才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對吞佛這種托關係進來的人很鄙視。

剛打完一圈,龍宿來了,儒門天下裏的人也多了起來,劍子把位子讓給別人,問龍宿何時開始。龍宿叼著大煙杆,吩咐穆仙鳳拿出傢伙,車馬將相炮的擺好,兩人忘我的廝殺起來。

 

剛準備開門做生意,“海殤前輩,你怎麼在這?”素還真一踏出門就發現守在琉璃仙境門口的海殤君。

海殤君咳嗽兩聲,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梵天,你……你去說說。”

“說什麼?”素還真反問,馬上又接一句,“我知道了,你又惹前輩生氣了!”

“去去去,哪有,”海殤君反駁,瞬間又小聲下去,“我……我就抽支煙而已。”

“海殤前輩不是說好要戒掉的嗎?”

“哎呀,就是忍不住抽了一根,這又不是什麼大事。”

“還不是大事哦,上次你亂扔煙頭燒了大半個書店呢!”

“說這些幹嗎,你就說你去還是不去?”

素還真笑笑,道“去,我去就是。”

 

還沒到中午,四無君蹬著自行車駛進了霹靂街(軍師可是有車一族|||||),騎到孤獨峰停車,四無跳下來拍拍襯衣往裏面去了。踏進店鋪看到白衣正在給貓梳毛,“喂,你們老闆呢?”

白衣瞥他一眼,“你又來了啊,”不耐煩的往屋裏喊,“師尊!”

風之痕應合著跑出來,發現笑容可掬的四無君。“又是你啊,這次是怎麼了?”

四無君回答“狗把盆子咬壞了。”

“又咬壞了?”風之痕聽了心想著這狗也忒兇狠了吧,四無這個月都往這跑第三回了,“這個是給大型犬用的,品質好,挺厚,一般的狗咬不壞。”

四無君接過飯盆往胳膊下一夾,往兜裏掏錢,“我家那狗真是不聽話,愛亂咬亂抓,沙發都給抓破了。”

“好好訓練一下,狗跟人一樣得慢慢教。”風之痕特地少收了五塊錢。

“有空讓風老師教導一下,我還真是拿它沒轍了。”四無君邊往外走邊不停回頭說話。

“行,改個你把它帶過來,我看看。”風之痕對訓狗頗感興趣。

“那就明天吧!”

“啊?”

“我說我明天就把狗帶來,讓風老師給調教一下。”把大飯盆往自行車前籃上一擱,四無君解釋道。

“啊……”風之痕點點頭表示同意。

四無君爬上自行車,“行了,別送了,明天見。”腳一蹬,四無君揮揮手走了。

四無君剛走,隔壁的憶秋年就溜了過來。“風仔啊,”憶秋年喊得倍甜,馬上一個轉彎“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

“啊?”風之痕很奇怪憶秋年會這麼說。

“現在的這些知識份子壞得很,你小心被騙啊!”憶秋年把話說得很嚴重。

聽得風之痕心裏寒嗖嗖的,趕緊把四無君剛才給的錢拿出來看,是真幣啊,那他騙我啥?

臥江子靠在店門口看好戲,臉上是一幅全在他掌握之中的自信笑容,“居心不良!”臥江子下結論道,“身上一根狗毛都沒有,還敢說自己養狗,心眼大大的壞!”

“你要碎碎念到什麼時候?!”銀狐不耐煩地沖他吼,“還不來給烏龜餵食!”

 

四無君哼著小調蹬車,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四無,四無!”

突然聽見有人喊他,四無把腳往地上站住,回頭看見是素還真在喊他。“耶,素還真,好巧啊!”

“你怎麼跑這來了?”素還真快幾步走上前,他剛解決一頁書前輩和海殤君問題,正要回鋪子。

“嘿嘿,買東西嘛。”四無君指指籃子裏的狗飯盆。

素還真抓起來翻翻,又扔回籃子裏,“喲,你騎二十分鐘車過來就為了這個?”

“哎呀,這可是好品質的,值得!”四無君馬上岔開話題,“你最近怎麼樣啊?”

“和以前沒兩樣,賣點小東西養家糊口,你呢?還在學校吧?”

“是啊,現在帶研究生呢,成天忙得要死。”

“看來你混得挺好嘛,結婚了沒?”

“嗨,沒那福氣。”

“少來了,怕是你看不上眼吧。”

四無君不好意思的笑笑。

素還真繼續說,“你也不小了,趕緊成家吧,我兒子都快初中畢業了,你差一大截了哦!”

“素還真同學,你這話就不對了,男兒胸有大志,首先是要建設國家,其次才考慮個人問題。”四無君嚴肅的回答。

“行行行,你好好建設吧,我先走了,有空來我家坐坐。”素還真拍拍他肩膀。

“好!”四無君點頭,蹬著自行車走了。

四無君和素還真是高中同學,關係不錯,觀點不太一致,愛較勁。素還真不喜歡被約束,看到學校的規章制度就頭痛,索性就沒讀了,出來做生意。四無其實是個挺本分的人,對別的事沒什麼想頭,喜歡埋頭讀書,所以就這麼一直讀下來了。現在在學校帶幾個研究生,做點項目,沒事就到處閒逛,小日子還算滋潤。

然後——沐流塵有話要說,“你聽他胡扯!”

“跑哪去了?又買些沒用東西回來!”剛進辦公室,沐流塵就指著四無君開罵,“你再這麼晃蕩下去,學校就要把你的實驗室給撤了!今年招生就你最慘,調劑的都不肯過來,你再不努力搞點東西出來,你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四無君也不在乎沐流塵的話,把飯盆子給他,“送你吧。”

“這啥?”沐流塵翻來翻去的看,盆子底下還有可愛的小狗圖案。

“不就是個大碗麼,你拿去泡速食麵得了。”四無君回答。

“你上次不是給了我一個嘛,你買這麼多碗幹嗎?”沐流塵把飯盆收近書包。

“看見品質好就買了,”四無君沒多做解釋,“對了,你幫我借條狗吧。”

“狗?”沐流塵大為驚訝,“你要幹嗎?”

“就想感受一下溜狗是什麼感覺,明天就要啊!”四無君叮囑道,“要大狗,北辰家那只獵犬不錯,靠你了。”

 

海殤君覺得要好好感謝素還真一下,每次都麻煩他,真不好意思啊!“梵天,你去休息,我來就行。”海殤君把一頁書推進了後屋,心裏想著要好好表現才行。

這時莫召奴抱著昨天借的書氣衝衝的殺進忘情書店,啪的把書往桌子上一扔。

“嗯?莫召奴你這是?”嚇了一跳,海殤君納悶的看著莫召奴。

“海殤前輩你真是……”莫召奴實在覺得難以啟齒,“你怎麼給我推薦這種書啊!”滿臉通紅的莫召奴掩面奔出書店。

“怎麼了?”一頁書聽到動靜出來,看見莫召奴生氣地離開。

“我不知道啊。”海殤君很誠實的說,“這書怎麼了?”

一頁書隨便撿了一本,“我先看看吧。”翻著書進了屋。

不出十分鐘,伴隨一頁書咆哮的怒吼聲,海殤君和《絕對麗奴》的漫畫書被扔出了書店。一頁書也不多解釋,勒令海殤君好好反省後嘭的關了門。

“梵天,這這這……”殺得海殤君措手不及,拼命挽救無效,“這又是咋了?梵天你把門打開啊!”敲門、拍門、踹門,海殤君使盡渾身解數,“梵天,一頁書,好友,親愛的,哈尼,寶貝……”

 

莫召奴心懷不滿的回到心築情巢,發現有個可疑人物正在隔壁的猜心園門口磨蹭,鬼鬼祟祟的。“喂,你誰啊?”莫召奴沖那人喊。

那人一愣,驚慌的朝莫召奴擺出尷尬笑容,“你……你好。”

“你在這裏幹什麼?”莫召奴快幾步走到對方跟前,嗯……這相貌還有幾分眼熟。“想偷東西啊?”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對方趕緊否認,“我是來找人的。”

“找誰?”莫召奴仍然口氣不友善,“看你文質彬彬的樣,在人家鋪子外面偷偷摸摸的,想幹嗎呢?”

“誤會,誤會……”對方還來不及解釋,就被莫召奴罵得狗血淋頭。

這時,非凡聽到響動出來看,正好撞見莫召奴在他鋪子外教訓人。被教訓的那個人,不就是——“階飛,你怎麼來了?”

玉階飛像看到救命恩人似的,趕緊向非凡求救。“表哥,可找到你了。”

“你來了怎麼不進來?”

“我……這不是還沒來得及進去麼。”

一聽是表兄弟,莫召奴瞭解到自己搞錯了,欲轉身走人,非凡搶先一步攔下。“莫召奴,你剛才罵人爽快不?”

莫召奴知道非凡是故意找茬,“我搞錯了,不好意思。”

“嗯嗯,我看你很好意思嘛,道歉都沒有就想走了?敢情你家是這種教育?”

“非凡!”

“喲,又生氣了!得了得了,跟你談文明禮貌就是對牛彈琴,你去忙活你的吧。”說完,非凡拉著玉階飛就往屋子裏面去了。

玉階飛扯扯非凡衣角,“表哥,是不是說得太過分了?”

非凡哼了聲,說道“我就是故意的。”

莫召奴默不作聲的回屋後,安靜的找了張紙,細細勾畫出非凡的頭像,然後一邊“非凡、非凡、非凡!”一邊用拖鞋拍了一個鐘頭。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虛有其表
[ 2007-10-22 13:46:00 | By: huanyue ]
 
huanyue你让海老大吹了一夜冷风又被书书赶出去,踢飞!555555~~~~~~~~你都在欺负他~~~~~~~~~55555555~~~~~~~~~
话说玉太傅是非凡的表兄弟的话,那莫莫是不是和药师也有亲戚关系了,还有剑子和傲笑,噗哈哈哈~~~~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我哪有= =
明明这里面最明确关系最暧昧不清最先尝到甜头的就属海老大了,我多么厚待他=w=
我纠结了太傅很久的,烟……
召奴和少艾还好,剑子和傲笑就算了吧||||||||||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虛有其表
[ 2007-10-22 9:19:00 | By: 杨柳(游客) ]
 
杨柳(游客)笑趴掉~
这里的每一个都好可爱~
只是话说玉太傅应该比非凡年长的感觉说~
墙头,继续努力吧!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太傅比非凡后出来,我只考虑了这个也,没想到相貌问题orz
我一直都很努力的萨~~~
灭哈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虛有其表
[ 2007-10-21 17:07:00 | By: 绿(游客) ]
 
绿(游客)对了,什么时候写写吞佛???

PS:原来你也听恩雅的歌!!!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這歌曲是偶然聽見的,覺得還不錯,就用了
吞佛肯定要寫的,我對他很有愛的,哈哈XD
有愛的要會寫,我真是……無聊的表現||||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虛有其表
[ 2007-10-21 17:04:00 | By: 绿(游客) ]
 
绿(游客)四无……敢情你是糊弄小沐当他是dog dog了囧rz...
我就猜,四无怎会这么守本分,原来真是骗人的orz

ms粽子也是“阴险”人物一枚>0<

情人,你的莫莫越来越可爱了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 =++我一直秉持奸商的觀點,生意人都很精明的薩XD
我現在就鬱悶星火老不解封,555
四無是把東西充分利用薩,汗……我一覺得莫仔溫柔又可愛><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