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無奸不商
[ 2007-10-10 15:36:00 | By: 笛卡兒 ]
 

南邊花開北邊採 (注1)

第一篇 無奸不商

北邊的風雨,南邊的sunshine,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想出頭要超越,商之妙道,就是奸奸奸!

有這麼一條街,本來叫霹靂。

街道牌上不知被誰用鮮紅的油漆寫了個無敵,城管隊員對此有點不滿,說這是破壞公物!街坊們倒都沾沾自喜的說這二字概括出了自家的特色,管他霹靂無敵還是無敵霹靂。

街道口有一排花店,齊刷刷的五家鋪子,縱橫霹靂街十幾年不倒,號稱五方主星。說是花店不確切,五家各有千秋,特色鮮明。

第一家琉璃仙境是這一片的龍頭,專門賣昂貴的珍稀的高檔花卉,富貴紅、天鵝絨、自由亮紅、開門紅、彼得之星等等,反正怎麼貴怎麼少怎麼賣。經常會有罕見的花卉品種出現在鋪子裏,當然也混有普通品種,標價都很嚇人就對了,奉勸你外行就別進去了。

上戶的老闆叫葉小釵,不過這是個幌子,仙境真正的老闆是個叫素還真的,葉小釵是個掛名的。這麼做是因為葉小釵持有殘疾證,根據國家的照顧政策,他做老闆可以減免一半的稅收,所以素還真十分高興的退居幕後。仙境裏有個管家叫屈世途,順便兼職了小工、銷售、送貨的工作。素還真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琉璃仙境可以沒有他沒有葉小釵,但是決不能沒有屈仕途!所以每次度假旅遊都是屈老伯看家守店。

琉璃仙境往北是一家叫心築情巢的店面,老闆莫召奴和素還真是隔了不知道多少代的遠房親戚,莫召奴稱素還真三哥,大哥二哥是誰沒人知道。兩兄弟十分有遠見,仙境賣的是資產階級物品,情巢主營大眾消費的花花草草,總之是全面網羅顧客。

再往北是家猜心園,很不巧的,賣的東西和情巢相差無幾,唯一的差別就是猜心園的裝修比較符合中老年口吻,情巢則相對青年化。賣的東西差不多自然就容易有摩擦,加上兩家老闆都是心直口快的衝動青年,矛盾輕易就激化。

雙方最大的糾結是一次老爸帶女兒來買盆栽,先進猜心園轉了一圈,老爸是很滿意,但是女兒不喜歡,然後就去了隔壁,沒兩分鐘就挑到了。這本來也沒啥,誰知道不懂事的小姑娘信口開河道情巢的商品太好了太漂亮了,猜心園那邊的都沒有好東西。然後莫召奴一得意,樂呵呵的應合說是啊是啊。恰好被猜心園老闆非凡都聽見了,趾高氣揚的非凡怎能忍受這樣的侮辱踐踏,所以梁子就結下了。

還是往北,有家玫瑰花店,不用猜就知道是主攻年輕人和情侶,只賣紅玫瑰、白玫瑰、黃玫瑰、黑玫瑰、藍玫瑰。老闆悅蘭芳長得賊帥,又很會耍嘴皮,女孩子們都迷戀得要命,特愛往鋪子裏鑽。不過男同胞們就要注意點了,要是進了店沒買東西,尤其是情侶,店長的嘴可是不饒人的,什麼連點小錢都捨不得花,不疼愛女友,多被他忽弄幾句,分手危機就出現了!不過不用擔心老闆會勾搭你女友,因為坐鎮一方的老闆娘很凶,時不時上演的妻子千里追殺丈夫號稱霹靂街一大奇觀。圍觀的人總是讚歎老闆娘那絲毫不輸血性男兒的氣魄,不愧是我們半邊天的優秀典範!

七步階很另類,老闆東陵也是陰沉得很。什麼一不小心可以把你手指頭咬掉的食人草,能讓你房間比廁所還臭的大頭花,這家店裏都能找到,很受新潮一族的歡迎就是了。不苟言笑的東陵老闆倒是和莫召奴的關係異常好,時常送些古怪玩意給莫召奴,上次送了個爛得像灘泥的臭草,噁心得人家幾天沒吃下飯。

號稱掌握文武半邊天的霹靂第一人素還真飛筆疾書寫下七言絕句一首,“朱雀橋旁野草花,玄武巷外夕陽斜。舊時風簷堂前燕,飛入梅林百姓家(注2)”,生動地概括出幾家特色!

 

莫召奴是個好學青年,看鋪子的無聊光陰都是在書本的陪伴下度過。他最喜歡看《源氏物語》這樣有深度有內涵的………………漫畫書,也很喜歡看三國這樣複雜曲折離奇的……………動畫片。他總是不斷地充實自己,告誡自己不能讓青春虛度。這不,把鋪子扔給素還真看著,自個鑽去書店了。

笑情山鄉也是霹靂街的支柱產業,莫召奴最喜歡去的出租書店。業小靈正拿著雞毛撣子趕灰,瞧見莫召奴來,趕忙吆喝叫老闆出來。

“莫召奴,上次的書這麼快就看完了啊。”海殤君抱著一個紙箱子出來,裝的全是盜版書。

“是啊,”莫召奴放下手上的書本,“一頁書前輩沒在?”

“去天波浩渺喝茶了。”海殤君回答,放下箱子,指指書櫃上新嶄嶄的一排書,還是盜版。“這些都是新到的,可受歡迎了!”

莫召奴抽了本出來,封面很漂亮,“都是沒聽過的作者也。”

“好像叫B什麼來著,看到英文就頭痛,也不知道嘛意思,”海殤君拔出幾本塞給莫召奴,“這兩本,好幾個小女生說要看,催促我趕快進貨,你先拿去看吧。”

“哎呀,這多不好,客人來了找不到書怎麼辦?”莫召奴不好意思地抱著書,心裏根本捨不得還回去。

“沒關係沒關係,”海殤君爽朗的笑,從書櫃後面又掏出幾張碟子,盜版光碟抓得凶,所以要藏起來賣。“這也是新到的,和這些書一個類型,你都拿去看吧。”

莫召奴謝過,抱了沉甸甸的一包,高高興興地回了心築情巢。

非凡正躺在外面的籐椅上休息,看見莫召奴回來瞪了一眼,莫召奴沒理他。剛踏進心築情巢,生意就上門了,莫召奴隨手放下手頭的東西跑去招呼客人。

非凡覺得很不爽,他這邊還是一個客人都沒有,他望見莫召奴擱在門口小桌子上的書,隨手就拿了起來。哼,多大的人了,還看漫畫書!非凡心中有種鄙視的感覺。“嗯……絕對麗奴,好奇怪的名字。”非凡開始翻開慢慢看。

莫召奴剛送走客人就聽到哎呀一聲慘叫,回頭發現是非凡滾下了籐椅。“你幹嗎?”莫召奴趕緊撿起掉在地上的書,本來想順便扶非凡一把,不料非凡嗖的連忙後退三尺,還踩翻了兩個花盆。

“你……”非凡憤怒的望著莫召奴,拳頭上爆出青筋,渾身泛起雞皮疙瘩,“噁心!”罵完趕緊躲進了屋子,關門。(凡哥,你是如此的正直!)

被搞得莫名其妙的莫召奴一陣詫異,“嘿,這人真是……”抱起書和影碟氣憤地回屋子。

 

天波浩渺,一頁書正和蒼喝茶聊天。除了經常把陳茶混在新茶裏面賣高價,總的來說天波浩渺還是一家相當正規的茶葉店。

蒼吹噓著自己精湛的茶技,突然傳來翠山行驚悚的叫聲,嚇得蒼撒手摔爛了一個茶杯和茶壺。“怎麼了?”蒼和一頁書沖出來,發現原來是門口躺了一條蜥蜴。

“這……踩死?”翠山行問,躲了老遠。

“踩了要賠錢的!”蒼趕緊找東西應對。

“哪家的?”一頁書問。

“不就是新開的那家天外南海麼。”蒼回答道,拿小棍子戳戳,不動。“前天爬來一隻蜘蛛,被我打死了,害我賠了一大筆。”

一行人還沒有想出應對的方案,這時來了個帥小夥一把抓住蜥蜴尾巴,提了起來。蜥蜴掙扎了兩下,帥小夥不客氣的晃了它一番,口裏念著“讓你跑!”回頭瞥見蒼他們,說了聲抱歉打擾了,就提著獵物走了。

蜥蜴剛解決,準備繼續品茶的蒼和一頁書又被一陣鬧騰打斷了——一步蓮華和襲滅天來這對孿生兄弟又當街吵了起來。

兩兄弟的店面挨在一起,其實是一家店,後來鬧了幾次就隔成了兩間,中間就擱了個說悄悄話都能聽見的屏風。一步蓮華是個做古董生意的,挺出名,偶爾傳出點騙外行錢的小事,不厚道?嗨,這在古玩界可正常了!襲滅天來是個紋身師傅,技術很好,還帶出了兩個徒弟,也算有成就。

不過這些年紋身的生意實在不好做,現在的人怕痛,而且這世上出了種東西叫貼紙,便宜又方便,花樣還多,水一洗就光潔溜溜,自然就把還要動手術才能洗掉的紋身比了下去。襲滅天來的生意越做越差,落魄到自己都養不起,甚至連兩個徒弟都跑去一步蓮華那邊打工。一步蓮華想著弟弟混著也是混著,不如拉來一起做古董生意,誰料到襲滅天來死活不肯放棄紋身事業,兩兄弟吵了好幾次。

“你連自己都養不活,還開什麼紋身店!”一步蓮華沖襲滅天來吼,“讓你和我一起做生意,你還不肯,你要我養你一輩子不成!?”

“我的事不要你管!”襲滅天來反抗道,“誰要你養了,你少自作多情!”

“你……你自己說你紋身掙得了幾個錢?賠了不知道多少!一點商業頭腦都沒有!”

“少拿我和你相提並論,我本來就不是商人,我是藝術家!”

“藝術個頭,餓死你!”

“餓死就餓死!你個守財奴!”

一步蓮華氣得捶胸口,“連你的徒弟都不支持你,你有什麼出息!”

本來安靜擦銅盤子的赦生立刻愣住,為避免波及,他尷尬的說,“我……我去遛雷蒙娜。”趕緊牽狗溜走。

被戳到痛處,襲滅天來咆哮道,“我懶得理你!”扭頭奔出屋。

見狀,好心的蒼馬上跑出來拉人回天波浩渺,“蓮華也是為你好,別生氣了。”拍拍,蒼笑得眼睛都不見了。

“兩兄弟嘛,沒什麼不能解決的,好好談談就是。”一頁書也勸道。

“他根本不願意聽我的意見!”襲滅天來還在火頭上,罵罵咧咧大半天,喝了兩杯茶後降火,停止了發洩。“其實,我就想好好紋我的身。”

蒼繼續拍拍他,“我支持你,加油。”

襲滅天來突然覺得很感動,他重重的點頭,然後充滿深情地望著蒼,“我說蒼……你這麼英俊的臉如果紋個花上去一定帥翻了!”

蒼的眼睛立刻漲大三倍,“不用了,我不想太帥。”

“真的不用?不再考慮一下?”襲滅天來抓住猛搖頭的蒼追問,“那麼一頁書你呢?”

“不,不用了……”一頁書汗,想溜回家了。

 

銀狐提著蜥蜴回到天外南海,路過孤獨峰寵物店,刁著牙籤的黑衣蹦出來,一臉鄙夷的笑容。

“喲,狐狸回來了,”黑衣咯咯笑,“你家綠毛正在抓狂呢。”

話畢馬上傳來臥江子淒慘的求救聲“啊啊啊,狗仔被豬仔吃了!”,狗仔是只烏龜,豬仔是條蟒蛇。

銀狐正要衝進去救助,黑衣幸災樂禍道,“趕快去趕快去!哎,我就說嘛,沒事賣什麼四腳蛇,見了就叫人噁心!”

“黑猴子,”銀狐指著黑衣鼻子吼,“想打架就明說!”銀狐把蜥蜴往黑衣家的小貓欄裏一扔,嚇得貓兒們雞飛狗跳,也把白衣嚇了出來。

“黑衣,師尊說不可以打架。”白衣還來不及勸架——

“喂,白衣服的,你家貓嚇到我家鳥了!”隔壁的洛子商也被騷動引了出來。

孤獨峰是家經營貓狗的寵物店,夾在專營鳥禽的步雲崖和爬行動物的天外南海中間,喜歡把小哈士奇當作阿拉斯加雪橇犬賣給客人。步雲崖兩父子的口頭禪是我家的畫眉可是國家一級野生保護動物,天外南海的臥江子經常吹噓自己養的狼蛛是亞馬遜進口。看三家賣的東西就知道要有矛盾!

孤獨峰家的貓曾經把步雲崖家的小鳥當作口糧,賠錢道歉,按道理說應該相安無事了,但是處理這件事情的白衣充滿疑惑的多問了句,吃了你家的鳥我家貓會不會生病,就結了梁子。而與天外南海的矛盾更是從臥江子和銀狐搬來的那天就開始了,說起來也是雞毛蒜皮的事情,不就是銀狐那天穿得有點厚又毛茸茸的,黑衣見了這個新鄰居就笑人家是犬科的。銀狐也是個臭脾氣,馬上就回頭說黑衣是猴子,孤獨峰是猴山,結果就……

四人鬧得不可開交,三家的高層都出動了。

“商兒,你跟我回家!”

“白衣,快把貓抓回來!黑衣,不准打架!”

“銀狐,你怎麼又打架!?”

各自拖回家後,對不起啊,是我家的不懂事,請見諒……互相道歉的總是這三加起來一個多世紀的長輩,霹靂街好不容易安靜下來。

 

傍晚,太陽還沒落下去。

琉璃仙境素還真搬了條小板凳坐在門口,他在等人,耐心的焦急的等待。他等啊等,手心滿是汗液,忐忑不安的內心令他每一分鐘都是在煎熬,腦海中胡亂構思著一些沒可能的理由,他越來越心急、越來越煩躁,終於!遠方,一條火紅的身影徐徐走來,素還真心中如同一百頭雄鹿踏過一樣激動!(汗……)

火焰般的人(東方鼎立啊?)來到素還真跟前,左手提著兩瓶白乾,右手裏面是一隻燒雞,他露出憨厚淳樸的笑容,喊道“大哥。”

素還真感動的拉起對方的右手,飽含艱辛的呼喚道,“青陽,你總算來了……”調頭朝屋裏喊,“可以開飯了,餓死我了!”

聽說晚餐有燒雞,慕少艾馬上溜過來蹭飯。慕少艾是個賣草藥的,鋪子在琉璃仙境對面,素還真的兒子素續緣在那邊幫忙。嘴上雖然不說,但素還真相當不滿意兒子跑去混藥鋪,多次表示要讓兒子繼承家業。可是素續緣不吃他那套,就要往慕少艾那邊跑,還和慕少艾研究了一套如何把山藥削得像人參的方法。

“大哥,吃菜吃菜。”憨厚的青陽子拼命往素還真碗裏夾菜,筷子一掃就趕了一半的雞塊到素還真碗中,慕少艾趕緊抓了個雞腿擱在碗裏。

青陽子有一支裝修小隊,總共六個人,專門給房子做裝修。去年琉璃仙境重新裝修,正好他承包。這些小裝修隊伍都愛打點小算盤,經常把客人的高檔材料偷換成中低檔材料,然後吃差價。結果被擁有二十幾年經商經驗的素還真抓了個正著,仙境的人都熊熊燃燒,說要去投訴,吊銷青陽的執照。沒了執照不就等於把飯碗丟了,青陽子馬上急了,道歉、免裝修費、賠償損失都行,只求別鬧大。素還真拍拍他肩膀說兄弟,大家都不容易,這次就算了,錢不會少你一分,下次別這樣了。青陽子頓時百感交集,一句大哥你真是好人脫口而出,然後這個大哥就叫上了。

莫召奴還在為下午的事情來氣,隨便吃了兩口白飯就放了碗筷。

“四叔,你就不吃了?”素續緣好奇的望。

“減肥啊?”屈世途反問一句,心想著不吃正好,少一個人搶菜。葉小釵默默扒飯,不作表示。

莫召奴歎氣,一想到非凡的嘴臉他哪能吃得下!“三哥,你們慢吃,我先回去了。”

素還真顧著啃雞,舔舔手指應合道“好,我一會去找你。”吃飯前莫召奴說拿了新碟子,晚上一起看。

莫召奴搖搖晃晃的回心築情巢,發現猜心園的門窗還是緊閉著,心裏更加不爽。

 

餓慌了的海殤君蹲在書店門口等一頁書回來,業小靈已經回家,臨走前特地做好了飯菜,但一頁書遲遲未回,海殤君不敢動筷子。半天不見人影,海殤君掏出煙點上,嘖嘖,真是人間至高的享受啊!剛吸了兩口,猛地瞅見一頁書歸來的身影。

“慘!”海殤君趕緊掐滅煙頭,手忙腳亂的塞進褲袋。一頁書進門,海殤君立刻堆起笑容,“梵天,你回來了。”梵天是海殤君對一頁書的專有愛稱。(= =||||||)

“嗯……”一頁書沒往裏面走,停在門口,“有煙味。”

“怎麼可能!?”海殤君拍胸口說,“絕對不可能啊!”

一頁書直直的瞪著他,一幅勸你最好老實交待的架勢。海殤君有點心虛,“怎麼會呢?我沒看見有人在附近吸煙啊!”見一頁書不為所動,海殤君嘿嘿笑了兩聲,“啊,我知道了!一定是哪個客人抽了煙來店裏逛,所以…………哎呀!”

一頁書伸手一把擰住海殤君的耳朵,“海殤君你行的,敢做不敢當,你愛抽煙是吧?行!你給我在外面抽個夠!”

“梵天,我錯了……哎喲!”海殤君被一頁書扔出了笑情書店。

一頁書拍拍手,砰的一聲把門關了,鎖上。

感到大事不妙的海殤君趕緊作出激烈反應,劈哩啪啦的亂敲門,“梵天,我錯了,你讓我進去。”沒效果,肚子餓得咕嚕咕嚕的海殤君可憐巴巴的繼續呼喚,“梵天,一頁書,好友……啊啊啊啊,親愛的,哈尼,寶貝……”

太陽滾落,海殤君孤單的身影被拉得很長很長。

 

莫召奴準備看動畫片,素還真抱了個西瓜進來。切成兩半,兩個人一人抱了半邊用勺子挖著吃。

“青陽走了?”莫召奴按下播放鍵。

“嗯,送走了,西瓜是他剛在街口買的。”素還真先把中間甜的部分吃了。

莫召奴爬上沙發,“他對你緊好嘛。”邊吃邊看,片子開始放了。

“我是他大哥呀。”素還真繼續往下挖。

片子放了十來分鐘,畫面由曖昧轉為激情,滿螢幕的肉體交合場面。

莫召奴臉一紅,這這這……“哈,哈,”莫召奴尷尬的笑起來,“原來是成人動畫。”

素還真無所謂的吃西瓜,“還好沒叫緣緣過來。”

愈演愈激烈,屋子裏回蕩著纏綿的聲音,畫面也越來越不堪入目。海殤前輩怎麼推薦這種片子啊,莫召奴羞愧得抬不起頭,不敢往下看。

“召奴,”素還真停下挖西瓜的動作,指著電視上交纏的兩具肉體,“好像不太對也,他們都是男的!”

“啊?!怎麼可能?”

“你看啊,胸部都是平的,而且下面還有……”

莫召奴趕忙湊近電視察看,GOD!真的是兩個男人!一瞬間,他想起非凡罵他噁心,他想起非凡翻看他的漫畫,他想起海殤前輩說書和影碟都是一個系列的!莫召奴驚慌的沖起來,西瓜啪的翻倒在地上,他抓起那幾本漫畫書,天啦,果然都是男人和男人!莫召奴馬上整個人都冰涼了……

“召奴,你去哪?”莫召奴突然沖出情巢,素還真喊都喊不住。

 

猜心園,莫召奴狠踹房門。“非凡,開門,你給我開門!”

“幹嘛呢,幹嘛呢!?”非凡急急忙忙跑出來,發現是莫召奴在胡鬧。“喂,你來幹嘛?”

“你……我……”莫召奴狠狠咬住嘴唇,“我,我不是你想的……的……那個!”不管了,豁出去了。

說得非凡不知所云,“哪個啊?”

“就是你下午說的那個,那個啦!”莫召奴覺得自己很生氣,“我不是!”

“哦,那個啊。”非凡恍然大悟,然後很鄙夷的看莫召奴,“你跟我說這個幹什麼?”

是啊,幹嘛跟他解釋?莫召奴愣住……

“神經病。”非凡瞥他一眼,“走開走開,沒空搭理你!”關門,砰!

莫召奴猛地回過神,發現自己被晾在外面。“猜、心、園,非、凡!”莫召奴咬牙切齒的念了一遍又一遍,我跟你勢不兩立!

 

注1:由安菲惡意改編自“東邊日出西邊雨”(啥叫惡意=口=)

注2:原作者劉禹錫,改編者安菲(又是你= =||||||)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無奸不商
[ 2007-10-12 10:24:00 | By: 杨杨(游客) ]
 
杨杨(游客) 我太葱白你袄~!~ 你怎么写出来滴?? 啊啊啊,好长的文文啊~~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 =++
你居然溜过来了~~意外哦><
这不是无聊么。。。。
有爱就写出来噢XD
 
 
Re:南邊花開北邊採 之 無奸不商
[ 2007-10-10 20:40:00 | By: 绿(游客) ]
 
绿(游客)orz
你又开坑。。。
不过这锅大爱~~一贯的风格,读着忒流畅。你果然还是适合Kuso……
话说,你那个黑道啥时候填?= =|||
以下为笛卡兒的回复:
= =我无聊就写了……
我还是喜欢写小平民,虽然他们都该算资产阶级= =+
黑道……orz
改天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