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三先天]迷夜傳説20 by:笛卡兒
[ 2007-8-28 15:02:00 | By: 笛卡兒 ]
 

(20)

 

曙光慢慢拉開清晨的序幕,靜,死寂的碼頭。

遠處,黑色的寶馬楚楚欲動,車上的是金猊的高層人員。

交易前的短暫等待是折磨人的,蜀道行看向一臉沉重的佛劍,問道,“佛劍,你有心事。”

佛劍回過神,搖頭。

“劍子仙跡。”蜀道行吐出四個字。佛劍頓時詫異,蜀道行哈哈笑起來,“很特別的人。”

佛劍點點頭,揚起了笑容。

這時,兩艘小艇從海面駛來,一共有五個人,每個人的腰間都掛著武器。靠岸,一行人下艇。蜀道行說了聲“真準時”,拍拍欲下車的佛劍說我去就行了,然後開門下車,金猊的人馬上護了上來。

對方頭目瞥瞥遠處車中安坐的佛劍,不屑道“喲,老佛也來了。”

蜀道行笑笑,“呵呵,我就說跟鄧爺談生意哪能不放心,老大說這是規矩,鄧爺都來了,他怎麼也得來!就是老大這兩天犯頭痛,所以沒下車,請鄧爺別見怪。”

鄧爺爽朗的笑起來,“怎麼還年輕就犯老年病了?哈哈!”

“怎麼著都比不上鄧爺身子好啊,鄧爺老當益壯啊。”蜀道行客套道。

“不行了,不行了,老了。”

“哪的話,鄧爺的風采不減當年呢!”

一席話說得鄧爺笑眯了眼,蜀道行明白如果換作佛劍哪會說這麼多,肯定交了錢拿了貨走人,做生意嘛,大家都歡喜最好。蜀道行叫手下遞上一支包裝華麗的雪茄,“這是孝敬鄧爺的。”

鄧爺客氣了幾句,誇了蜀道行一番,然後叫手下拿貨。手下們把其中一艘小艇拖上岸反過來,貨物藏在小艇底。打開黑色包裹,裏面是黑壓壓一堆精密槍支和彈藥。

“你驗驗。”鄧爺口吐煙霧。

“鄧爺的貨都是精品,哪需要驗!”蜀道行指揮手下抱上黑皮箱打開,滿滿一箱美金。

鄧爺讓手下收下,也沒有點數。然後命令手下拖起另一艘小艇,把貨物交給金猊的人。

誰也不會想到順利的交易在一霎那間被警方打亂了,另一艘小艇還沒拖上來,警方的汽車已經包圍了兩方的人馬。警鳴,混亂,每個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都很清楚將面臨的危險。

蜀道行立刻轉身沖遠處的寶馬呼喊,“快走!!”

車上的佛劍大驚,警鳴傳進他耳朵,警車迅速包圍了過來。“道行,快救他上車!”

事情太突然,收到命令的司機猶豫半秒,腳踏油門,掉頭沖出警方包圍。“你瘋了,回去!”佛劍勃然大怒。

“老大,對不起,我必須保證你的安全!”司機不顧一切的加大油門,甩掉了追趕的警察。

眼見佛劍安全脫離,蜀道行松了口氣,接下來就剩他面對危機。手下們立刻保護他撤退,他們退進碼頭旁邊的一個倉庫,和警方開始槍戰。倉庫沒有後門,他們顯然要被困死在這裏了。眼見手下們一個接一個被擊斃,蜀道行並沒有打算認輸。從他選擇走這條路的那天開始,他就清楚地明白,寧死不降。

彈藥耗盡,手下們也全部死了。劍子的小組隊員慕少艾和葉小釵突擊進入,發現蜀道行孤身一人呆在倉庫中,沒有武器。慕少艾叫葉小釵去支援羽人那邊抓鄧爺,舉槍靠近蜀道行。“蜀道行,你被捕了。”慕少艾掏出手銬,抓到這麼大的角色,老大該高興了。

蜀道行不反抗,笑道“你真年輕,可惜了。”

慕少艾伸手去銬蜀道行,抓起他雙手的瞬間,一個手榴彈滾落下來,保險拴已經拉開…………

 

 

劍子清醒的時候已經快中午,酒的餘燼還未消除。宿醉的感覺真不是一般的難受,那種幾乎剝離他全身的麻痹感不斷折磨他。

“慘,佛劍的交易在今天清早!”劍子突然想起來,趕緊披上外衣往外沖。

不安的情緒在心中回蕩,隱隱約約的負罪感侵襲劍子。我們的人出發了吧?結果如何?有沒有抓到人?是否發生槍戰?佛劍那邊怎樣?劍子越想越感覺四肢無力,一種莫名的恐懼籠罩他全身。

計程車明明開得很快,劍子卻十分厭煩的不斷催促司機。紅燈,又是紅燈。劍子滿手心的汗液,呼吸也變得混亂。他問自己在害怕什麼?出生入死過這麼多次,他從未手軟過,偏偏這次整個人都冰涼透了。

趕到警局的時候,劍子收到了不好的消息。火拼現場發生了爆炸,雙方都有傷亡,傷患都被送到了市立醫院,只抓到幾個小嘍嘍。

一切都來得太快,發生了爆炸,劍子不敢去想像結果是如何。兄弟們有沒有事?佛劍呢,他有沒有受傷?劍子搖搖頭,告訴自己不能亂猜。他搭上出租再次趕往醫院。

杜一葦的腿部中彈,纏滿了繃帶。葉小釵傷得較重,搶救過後安排在重症病房,不過沒有生命危險。羽人受了一點皮外傷,兩天就可以出院。羽人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劍子覺得松了口氣,但依然無法壓抑心中的不安。“你們好好休息,別擔心工作。”

杜一葦難堪的笑笑,“案子沒辦完,我們就躺下了,對不住劍Sir你了。”

劍子說千萬別這麼想,自己失職錯過了行動,害大家受傷他很愧疚。

“這怎麼能怪你……”杜一葦突然沒了話。

劍子尋望四周,“對了,少艾呢?”

病房裏面頓時沒了聲音,靜得像座墳場。

“少艾……去哪里了?”劍子又問一次,沉悶的氣氛引起他的擔憂。還是沒人說話,大家都在回避這個問題。“少艾呢!?”劍子吼叫道。

羽人的眉頭緊緊糾結在一起,他說,“爆炸的時候……他沒有出來。”

劍子感覺自己的靈魂瞬間被抽離了,沒有出來,那……意味著什麼?他倒退兩步,渾身顫抖起來。“不可能,怎麼可能……”他口中不斷重複這句話。

隨即,劍子轉身奔出醫院。

“劍Sir,劍Sir!”杜一葦的喊叫沒有任何作用。羽人埋下頭,默不作聲。

 

淩亂的現場,倒塌的房屋碎片,彌漫的黑色硝煙,像是電影中營造的世界末日。這是個陌生的世界,遺忘的世界,充滿死亡的哀怨。

只剩下骨架的建築物隨時有倒塌的危險,消防隊剛撲滅大火,現場已經被警方封鎖,有幾個執勤人員和法醫在外方的安全地帶收集線索。

劍子跨過安全線,直往裏面沖。他的身影立刻引起正在現場工作的素還真注意。

“劍Sir!”素還真慌忙叫住劍子。

劍子不理他,毅然往裏走。素還真立即沖到他跟前攔下,“劍Sir,這裏很危險,請你馬上離開。”

劍子繞過素還真繼續前進,素還真也不氣餒,再次邁步擋住劍子。“大火剛撲滅,房屋隨時都有可能倒塌,我不能讓你涉險。”

“走開!”劍子火紅的雙眼中透露著憤怒和……悔恨。

“不行,你不能進去。”素還真不肯退讓,張開雙臂攔住劍子的去路。

下一刻,劍子的拳頭狠狠打在素還真的臉上,素還真倒退兩步摔了一跤。劍子邁步踏進廢墟,任憑後面的人呼喊。

素還真爬起來,抽身追進廢墟。可是他呆住了,當他看見劍子不顧一切的在瓦礫中間挖掘,殘破的手指被割出滴滴鮮血。

“劍Sir……”素還真走近他,再也無法克制哀痛。

劍子頭也不回,雙手埋進髒亂而尖銳的碎片中,不停的,不停的向下挖,“少艾,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他口中嘟啷著,不知道是對誰在訴說。

“劍Sir,住手!”素還真再也看不下去,一把抓起劍子的雙手。

“放開!”劍子立刻和素還真拉扯起來,劍子對自己說他不能放棄,少艾一定還活著,他絕不放棄任何渺茫的希望。

在隨時都會發生再次爆炸的危險地帶,兩個男人就這麼扭打起來,搖曳的天花板落下徐徐碎瓦,像是在描繪死亡的美麗。劍子一次又一次的推開素還真,發瘋的翻找慕少艾的痕跡。他不相信也絕不會去承認,昨日還與他嬉哈扯皮的兄弟已經不在了。

“劍Sir,你清醒點吧!”猛地,素還真從後面牢牢抱住瘋狂的劍子,同樣瘋狂而痛苦的叫喊,“少艾死了,慕少艾已經死了!”

死了……

劍子頓時只覺得身體中有一股暗流在湧動,他癡呆的站在原地,雙手顫抖。

成天沒正經的慕少艾,最愛偷懶的慕少艾,喜歡看美女的慕少艾,老想著放假和漲工資的慕少艾……死了。

靛藍的天空灑下迷人的光彩,伴隨支離破碎的音符。沉悶的哭泣聲音在彌漫,是素還真已經沙啞的喉嚨發出。

劍子仙跡,那個永不服輸的頑強男人,在這樣的時刻仰天大哭……

 

 

PEARL的地下豪華房間,疏樓龍宿享受著美酒和女人的伺候。邪影步入房間,帶來了金猊和警方火拼的結果。龍宿爽朗的笑起來,他很愉快,手掌在女人細滑的臉上愛撫。

“小尋,吾想讓汝見一個人,”龍宿示意他坐下,“汝留在這裏吧。”龍宿揮揮手,讓女人們離開。

邪影為龍宿的酒杯斟滿,他對將要會面的客人絲毫沒有期待。“聽說發生了爆炸,”邪影輕描淡寫的說,“死了一個員警。”

“那又如何,與吾等無關。”龍宿沉醉在葡萄酒的香甜中。

龍宿的表現還真是從容,“你不擔心他?”邪影不顧龍宿不爽快的表情繼續發問。

龍宿的目光移向邪影,葡萄酒的血紅映照在他的瞳孔,“小尋,吾把汝寵壞了,”下一秒,龍宿高傲的眼中充滿血腥和殺戮,“汝什麼時候學會忤逆吾的意思,問這些無聊的問題!”

龍宿是發火的,他的憤怒不容許人反抗,邪影默不作聲,房間裏只剩下肅靜。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凝重的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直到神秘客人的來臨。

“哈哈,歡迎,”龍宿的笑聲很得意,“小尋,吾想不需要為汝介紹吧。”

“疏樓大老闆太客氣了,”來人恭維道,對邪影投以善意的笑容,“我們真是有緣啊,邪影先生。”

邪影的表情只剩下詫異,“是你!”

疏樓龍宿,你到底想做什麼!

——待續——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