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三教]迷夜傳説19 by:Finda
[ 2007-8-20 0:30:00 | By: 笛卡兒 ]
 

(19)

 

此時的警局辦公樓靜靜沐浴在陽光下,距離日常忙碌的喧嘩景象還有一段時間。

劍子站在辦公室窗的百葉前,思路卻無論如何無法被梳理清楚。龍宿美貌絕倫的臉,誘惑的眼神和小尋蒼白的臉,空洞的眼神交相放映,就好象被按下了重複播放鍵般死板而規律,可惜的是,任劍子如何努力,也無法關閉那個放映鍵,只能任其重複下去,不予理會,直到電源耗光,自己停下來。

遠處可以聽到小鳥的清越嗓音,一陣倉促的腳步聲,卻將他們驚嚇地箭一般飛離枝頭。

“劍sir,劍sir……”

少艾幾乎是把門翻開來闖進原本寧靜的辦公室。臉上的喜悅恐怕連瞎子都可以“看”到。

“我們有線索了!!年底的獎金和大假……我看到它們在向我招手。哈哈……”

 

劍子翻了翻少艾帶來的報告,其他人已經到齊,如果上頭批下來,行動馬上便可以開始。

劍子緊皺著眉頭,看起來一切都那麼符合邏輯,找不到一絲可疑。但是如果成功真的來的那麼輕易,這點算不算一個最大的疑點?

“少艾,這消息你哪里弄來的?”

少艾在資料夾裏翻了翻,抽出中間一張,那張臉出現在眾人眼前。

“他?”劍子躊躇著。總感到哪里有些問題。

“這個,我看先放一放……我考慮一下在看看要不要交給一頁書前輩。”

“老大,還有什麼不放心?所有證據都全了,現在就差我們的全力一擊!”老杜握拳,臉上一副要大幹一番事業的表情。

“恩,我知道,但是做事情總要小心一些。我看下午遞上去也不要緊……”

“劍sir……你可別耽誤時間了。明天就是交易的時間。”少艾的語氣緊張起來。

“呵呵,怎麼會,放心”劍子拍拍少艾的肩膀。轉身走進里間自己的辦公室。

“喂,我說老杜,劍sir怎麼一點都不興奮?”少艾無奈的說。

“其實老大謹慎一些也是有必要的。哈,說不定是他看到我們那麼快就要把金猊搞定震驚的腦子短路了。”

 

劍子回到辦公室,腦子仿佛更混亂了,心也狂跳不停。他不知道是為了這來的如此簡單的資料還是為了佛劍不可期的未來。他更希望作為一個員警,是前者讓他如此不安。

焦躁的情緒一直持續到快要下班,劍子不得不停止焦躁因為他打算去見見佛劍。他來不及顧及許多,便把少艾交上來的資料丟在了辦公桌上面。

 

總的說來,去找佛劍和找龍宿相比總是比較讓人愉快和坦然的。被佛劍的屬下告知佛劍去了一個私人俱樂部,劍子毫不憂鬱地沖去攔了輛車過去。

燈紅酒率下,劍子單獨坐在一個包房裏。不一會,去通知佛劍的人回來說讓他要少等一會。他語氣很恭敬,顯然劍子在金猊受到一致的禮遇,這樣的狀況反而讓他不自在起來。

大約40分鐘以後,佛劍單獨來到房間。

臉上是淡然,沒有被劍子唐突無理的要求見面而有一絲不滿。

“發生了什麼?”眼中是依舊的溫柔,記憶中幾十年未曾變化。

直到見面,劍子才仿佛突然明白自己也不知道改和這個朋友說些什麼。難道真告訴他,我們已經查明金猊明天在碼頭交易,將出重力打擊,你知道就好,明天我不會手下留情這樣的話?真是大笑話!

所以就這樣尷尬在那裏,仿佛過了很長時間。佛劍也並沒有絲毫不耐煩,始終等他解釋給自己聽。

不自然的牽動了下嘴角,劍子不敢看佛劍的眼睛。他知道自己這個表情像被黃瓜刺戳到了嘴那樣難看。“只是今天突然特別煩躁。你陪我喝兩杯好嗎?”

佛劍似乎有些寵溺的一笑讓劍子幾乎落下淚來。“喝酒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可能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佛劍是如此被劍子毫無理由的從重要客人的會談中揪出來聽完自己荒謬理由後仍這樣對待自己的朋友吧。

“我陪你回去。稍等一下我就過來。”佛劍扶著劍子的肩膀,拉開門,一瞬間,外面的聲音飄進來:“對不起……”是剛才來招呼劍子的侍應生。

“他已經離開很久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則屬於……

——疏樓龍宿!!

3雙眼睛對視,空氣和時間立刻凝滯。

劍子尷尬的好象被人扒光了展示。他幾乎能夠不抬眼睛就感覺到那淩厲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雙大手上面。

佛劍打破沉默。“對不起,龍宿先生,我有重要的朋友來訪,今天的事情我會改天上門求教。那麼,今天就告辭了。”

對方沒有回答,可以感到,他的眼睛依舊對那雙手不依不饒。劍子不自然的前後扭動了一下肩膀,可惜佛劍的手毫無鬆動的跡象。無奈只能放棄,隨著那強悍卻不失溫柔的臂膀轉身向著豪華的轎車走去。

 

“我在這裏下車就好,感覺心裏已經好多了。謝謝你,佛劍。”

“你確定已經沒有問題了?”佛劍側過身對坐在旁邊的劍子說。

“恩,今晚……謝謝你。”

 

慢慢走回自己的房子,遠遠就可以望見加長的豪華轎車停在門口。從車上下來的男子高大即使在黑夜中都能感受到他漂亮到令人窒息的臉和極度憤怒的心情。

“汝回來了?”劍子走近他,龍宿輕輕問道。聽不出語氣。

“恩。”

“汝與佛劍分說很熟?”帶些指責。讓劍子有些不爽。

“這和你有關係麼?”

“吾問汝是不是與他很熟?!”

“不行嗎?難道就只能和你熟?”

……

龍宿眼中的戾氣迅速凝結為冰般尖利冷酷。他砸了下車蓋,幾乎留下一個凹痕。這個男人臉長的有些妖氣,力氣可不能小看。劍子領教過。

其實說了這話劍子也有些後悔。自己的語氣和話聽上去就好象說“只許我和你發生過關係,就不能和其他人?”畢竟讓自己和他尷尬的存在就是那晚的事情。

“真是笑話,原來劍sir和佛劍大師也有如此交情。原來條子們就是靠這個來查線索的!真是可笑。別告訴吾汝不知道他佛劍分說是什麼人!”

“我當然知道!我們是從小的朋友,比認識你早不知道多少年!”劍子覺得解釋這個有點可笑。卻還是不自覺地想要解釋一下。

那傢伙火氣也似乎明顯減小不少。

“好到可以隨便摸汝的身體?”

“什麼身體?!!佛劍是不同于一切的朋友,是知己,是親人!”

“那汝視吾呢?”龍宿緊緊握住劍子雙肩,眼中那種和他一貫風格不符合的急切表情有點讓劍子不忍心。

“呵,還能是什麼呢?敵人?對手?什麼都可能吧。”甩開他的雙手,逕自回到房間。

龍宿沖過去卡住門。

“龍宿,對於你,我只想說,同樣是這樣的佛劍,卻是我永遠無法放手的情誼。你和他,遠遠無法比擬。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對立的我們仍然可以是朋友的原因。你,卻只能是敵人。”

將那個人隔在了門外。劍子沒有聽到那大聲的呼喊:“劍子仙跡,你已經愛上我了。即使沒有,我也會讓你愛上我,你逃不了啦!”

 

一個人喝酒,還真是挺無趣……劍子看著原來佛劍帶來但是沒有開封的紅酒,感覺它唯一的美好是那晶瑩迷幻的色彩,而非那枯澀的味道。

那個人……已經離開了吧。他的彆扭,他的舉動,不都說明在乎?人可以傷害的只有愛自己的人。不知道今晚誰傷害了誰。

劍子不後悔那晚的瘋狂。只是原來總以為是出於對他無法抗拒的誘惑,現在才知道,如此在乎。喝掉最後一口酒,朦朧中,劍子只希望,還有機會讓他明白,自己原來已如此喜歡他……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