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風素] 廢  墟
[ 2007-8-16 1:22:00 | By: 笛卡兒 ]
 

本文背景是滅絕希望的未來世界,嗜血者所統治的那三十年光陰。

 

囧文一篇,結局也不好,請慎慎慎看|||||

 

純潔的配對風素,這個素即是素素也是緣緣。

 

送給我親愛的娘子~~~雖然……我悔過我居然寫這種東西送你orz

 

======================================

 

 

廢    墟

 

 

 

死了,全部都死了。

 

尖銳的長牙刺破我的喉嚨,我看到死神一步步向我靠近。閉上雙眼,聆聽血液遭受奪取的音樂,這不是我第一次面對死亡,我沒有恐懼,只有解脫的安慰。

 

下一刻,我感覺一陣疾風刮過,睜眼一看嗜血者的頭顱已經脫離軀干,身體瞬間化作粉末,唯留下頭顱依然貪婪的啃噬我的咽喉。將它從我的肩上拔下,這是一張充滿猙獰的臉,因爲貪食的欲望而扭曲。

 

可悲的人類,在統治的年代淪爲食物;可憐的嗜血者,喪失所有感官,只剩下飢餓的皮囊。

 

黑暗中白色的身影隨風而來,如影隨行,只是他失去了保護的目標,盲目的徘徊在我左右。

 

“嗜血者的毒素已經侵入我的體内。”我告訴他。

 

孤寂的背影微微顫動,“可有辦法?”

 

“不知。”我並不擔心自己的情況,手指停在被咬破的喉嚨,有血溢出。

 

“如果你嗜血化,我會殺了你。”冰冷的語調,攝人的殺氣。

 

我輕笑兩聲,死亡從來不對我構成威脅。我沒有告訴他,我已經嗅到了血液甜美的香氣。

 

 

不記得度過了多少暗無天日的日子,失去陽光的滋潤,生靈漸漸枯萎。黑暗在延伸,死神在微笑,興奮的想要看人類末日的喜劇——破滅的夢想,永無止境的悲慘世界。

 

隱蔽的林子中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堆砌的小火堆費力的燃燒,我努力逼出毒素,可惜失敗了。他寸步不離的守護我,每一日每一夜。戰鬥在拼命消耗他的體力,嗜血者卻永遠也殺不盡。有時候我很怨恨他的保護,佔據的他心底的那個人根本不是我!我痛恨他把我當作任務,更痛恨自己強顔作笑滿不在乎。

 

我曾問他,“你爲什麽活着?”你發誓終生守護的人早已不在,你癡癡的守候有什麽用!

 

“保護你,至死方休。”冷峻的面孔,不帶感情的言語。

 

我漫不經心的笑笑,疲憊的合上雙眼。這一生的承諾是許給誰?我們都明白,我們同時失去了那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有狼狽的記憶還在。

 

回憶在彌漫。

 

我記得那個人四面楚歌被人趕盡殺絕,自爆后四肢盡斷的窘迫,只是他不知我寧可他永遠都不要恢復。我也記得那個人獨自前往天外南海,最後留給我的卻是一幅殘破不堪的軀體,讓我獨自承受心碎的痛苦。他說他料到自己有一死結,命令風隨行貼身保護我后毅然前往九淵之巔,我卻沒料到我甚至不能為他堆砌個像樣的墳墓。

 

物是人非事事休,在這嗜血的年代,大家都死了,爲什麽我還活着?

 

……

 

毒素發作得比我預料的快,喉嚨乾涸得像要裂開,胃陣陣抽痛,這是飢餓的徵兆。無法壓抑的衝動在劇烈燃燒,我渴望鮮血滋潤我的身體,渴望吸取生命最精華的元素。我開始捕捉幼小的動物,發瘋的享受它們的血液。在血的刺激下,如獲新生的身體中長出了另一個靈魂,一個嗜血的惡魔。

 

在忘我吸食血液的時候他發現了我,風刃立刻結束了我手中的生命,轉而停留在我的脖子。

 

還沒有晚,還可以拯救,我的心靈在等待救助。

 

“履行你的承諾。”我用盡力氣笑道,結束我吧,痛快的結束一切。

 

劍刃停在我的喉部,一珠溫血順延劍身而下,瞬間冷卻。

 

他收劍,跪倒在我面前,白髮下的神情由悔恨到絕望,再由絕望到懺悔。“主人,隨行愧對你。”他悲哀的呼喊,露出咽喉予我,“素續緣,咬我吧。”

 

我幾乎陷入嗜血的失控狀態,他強健身體中的血液散發濃烈的香味,不安分的靈魂逐漸蘇醒。這是最痛苦的折磨,我多想將他啃食乾淨,永遠迷失在嗜血的國度。指甲陷在他的皮肉中,驅使神經的嗜血渴望迷亂我的思想,狂化的我靠近他的身體。

 

猛然,一掌擊在我的胸口,奪口而出的鮮血噴濺在他的臉上,他茫然而驚慌的雙眼緊緊盯住自殘的我。“這樣的死法,我不准……”我癱軟在他懷抱,呼吸艱難。

 

黑暗侵襲,痛苦在擴散,我最終暈死在他雙臂閒。

 

……

 

我以爲我會死,可是我沒有,身體還幸運的獲得了抵制嗜血毒素的抗體。

 

清醒的時候,血跡斑斑的衣裳已經換去,我看見他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篝火在跳動。我起身挪到他的身邊,火光映着他關切的眼神。

 

“躺着對你比較好。”他說,飽含愧疚的語氣。

 

“我想找個東西靠會。”我依靠在他的肩膀,樹枝被燒烤得啪啪的聲音很悅耳。

 

他沒有拒絕,不多話的他難得又開了口,“我一直相信你不會死。”

 

聽到他顫抖的聲音,我多想問是什麽觸動了他?我嗎?“嗯。”我點頭應允,打着呵欠閉上了雙眼,困意慢慢席捲我。

 

風很小,令人輕易沉迷在這樣恬靜的時光。

 

我們沒有未來,我們都在逃避,在生存的勇氣也被殘酷剝奪的年代,我第一次釋懷心中的不安,在他懷中悄然入睡。

 

喜歡你,怎麽辦,好喜歡你……

 

 

我們再次受到了嗜血者的攻擊,這是捕食者和獵物之間的較量。意外的是我沒有遭受任何敵意攻擊,難道是因爲我體内殘留的嗜血者毒素嗎?那麽我被認作他們的同類還是我已經淪爲他們的同類?

 

我詫異的抓掐自己的胳臂,我還是血肉之軀,我還有思想。飛散的四肢,泉湧的血漿,那不再充滿香味的血液直叫我噁心想吐。可是瘋狂的嗜血奴隸們拉扯着我,恨不得與我共同分享人類的盛宴。

 

風隨行的劍一次次砍殺我四周的怪物,自己卻置身莫大的危機中。

 

死了,大家都死了。只剩下我和他,是不是連他也要棄我而去?那刻我感覺到死亡籠罩的恐懼,我驚慌失措的呼叫,可惜沒有人來拯救他。

 

劍鈍了,劍慢了,只有濃厚的殺氣依舊。我看見嗜血的殺戮者咬傷了他,而我卻沒有能力像他一樣砍斷對方的頭頸,為他求得一綫生機。這令我想起劍君,窮途末路的步上死亡。他的劍穿透對方的身體,兩敗俱傷的結果結束這場激戰,他面臨艱巨的選擇。

 

沉淪黑暗的世界,還是永恒的解脫……

 

屍骸遍地,鮮血自他傷口流下,糜爛的紅色渲染天際。他毫無顧慮的選擇了死亡,如風隨行的承諾如同飄零的風中落葉。

 

他獲得了解救,洗滌的靈魂自由翺翔,破滅的只有我乾涸的心。

 

我安靜地陪伴他走最後一段路,沿路刻下血的印記,到達他心靈的終點。

 

 

九淵之巔,他割下了自己的頭顱。

 

白衣被血色侵蝕,白髮絲絲凋落,我寧靜的觀看他剝奪自己的生命,心中竟如一汪湖水沒有漣漪。滾落的頭顱沾滿泥濘,傾倒的身軀再也不會站起。我捧起他的臉,為他輕輕擦拭污垢,那些像極了淚水的污泥是否也在訴説英雄末路的悲哀?

 

我緊擁着他的頭顱默默離開九淵之巔,留下他的軀體任由烈火焚燒。

 

我是自私的,我違背了對他的承諾,私自帶走他的頭顱,硬生生的毀滅他想要葬身九淵的夢。其實我們都沒有夢,早已沒了夢……當年我連父親的一塊骨骸都不能尋回,今天我絕不允許他這麽對待我。

 

琉璃仙境的荷塘,我把他埋在淤泥下。

 

池水淹沒他的容顔,隨之逝去的還有我的感情和人生,沒有什麽比無心的生活更可悲。腳踏進蓮塘,在埋葬他的位置緩緩躺下,我不想理會時光的流逝、武林的變遷,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不用擔心,在沒有未來的未來,任憑孤獨和寂寞的侵襲,我也會活下去。

 

只是我現在困了,讓我最後一次任性的陪在你身旁。

 

……

 

 

三十年,琉璃仙境已是破舊不堪,倒塌的磚墻,雜草叢生的四周。曾經夢幻的仙境已成爲廢墟,隔離人世間所有悲痛,掩埋遺憾者一聲淒涼的嘆息。沒有夢想的歲月,除了麻木的浪跡沒有其他。

 

殘留的點點蓮香飄逸,我欣然以至,心中波瀾。在殘垣的瓦礫中找到永不磨滅的記憶,如果可以,我多想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只是我已經喪失了哭泣的能力。

 

我願意相信我的等待不是白費,聖行之路終會出現在滅絕希望的世界。俯身撫摸水波,我終于記起笑的滋味——

 

蓮花開了,你看見了嗎?

 

……

 

(完)

 
 
Re:[風素] 廢  墟
[ 2007-8-18 19:46:00 | By: zixuan ]
 
zixuan。。。。。。。。。。。。。。。。。。
你寫了這么黯黑的文。。。。
親愛的,你其實很有后媽本質哦~~~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情人~~~吻吻吻-333-
怎么叫暗黑。。。。灭绝希望萨,哈哈><
俺不是后妈- -|||俺是好娘亲~~~转圈~~~
 
 
Re:[風素] 廢  墟
[ 2007-8-16 14:59:00 | By: 杨柳(游客) ]
 
杨柳(游客)(戳)墙头,你竟然写了这样的风素文~|||OTL
俺脆弱幼嫩加CJ的心灵啊,就这么碎成了一片片~T T
同幻月月,俺也要看甜蜜蜜的字母文啦~(扭动扭动)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囧,如果我說我是想造雷的……你會不會扁我?
我很想這段感情刻骨銘心,但又不知道怎樣去詮釋,所以就用讓緣緣儅了第三者orz
其實我是想給他一個充滿希望的結局,但是好像到最後卻給了他悲劇的一生,囧
我也料到會囧……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風素] 廢  墟
[ 2007-8-16 13:26:00 | By: huanyue ]
 
huanyue我哭,我是你亲爱的可爱的活泼的同款RP的娘子啊,你这个礼物不利于我幼小身心的健康发展。所以……我还要甜蜜字母文!
素素的死了其实挺幸福的,嗯嗯,不要复活算了。这个武林一点都不好玩,下辈子投胎别选这么辛苦的身份啊!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別激動,我估計我娘子真的是被我囧到了……但是你接受能力不是很強的麽- -+
話説真的有這麽震撼啊?雖然是有點囧
甜文我看看吧。。。。最近RP習慣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