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慕素(上)5000HIT to 杨柳
[ 2007-5-20 0:46:00 | By: 笛卡兒 ]
 
TO 亲爱的杨柳
 
非常非常正经的一篇……第一次写原作背景的,感觉自己把两人写糟了,希望杨柳不要介意,555
 
题目实在没想出来|||||不如杨柳给取一个?
 
 
本文背景:素素和少艾已经是一对,是“夫妻”了orz
 
(上)
 

 

素还真正在岘匿迷谷底啃包子,吃一个扔一个给蠹鱼孙。蠹鱼孙不服气,责怪素还真偷吃屈世途送来的包子。素还真抓起一个包子扔向湖中,蠹鱼孙嘿咻嘿咻游过去吃完再倒回来的时候,发现素还真又吃掉了两个属于他的包子。

“素还真,你天天抢我包子吃,小心脸变得更饼。”蠹鱼孙很生气。素还真也不反驳,拿出屈世途送他的莲花糕慢慢品尝。闻着香气,蠹鱼孙更感觉不爽,大呼“素还真,我也要吃!”

“前辈,小心你的肚子变得更大啊。”素还真诚恳地说。

“你个夭寿的素还真!”蠹鱼孙一扬尾巴,拍了一堆水上来,素还真轻轻一挥袖子,水珠统统散开来。蠹鱼孙斗不过素还真,不满的说“哼,你就天天吃吧!等你胖得走不动,看你家那个好美色的老公还要你不!?”

“无须前辈担心。”素还真笑容满面地说,掰开一个包子把馅吃掉,把包子皮扔到湖中。

蠹鱼孙吃了个空包子,更加生气,“哼,少艾现在每天都有美人围着转,你就等着被抛弃吧!”素还真把糕点和包子收拾好准备端走,蠹鱼孙马上急了,“素还真,你把我的包子拿到哪里去?”

“前辈今天减肥。”素还真头也不回的端走食物。

回到小屋子的素还真左想右想,觉得蠹鱼孙的话不无道理,慕少艾爱美人的不良嗜好这么多年来不仅没好转,反而越发严重。想着想着,素还真已经坐到镜子前开始化妆。
 

 

白发剑者现身后被慕少艾拦住了去路,“哎呀呀,这么英俊的脸,好熟悉啊!”白发剑者不肯开口,慕少艾不肯放他走。白发剑者突然往天上指,表示有飞碟,慕少艾回头去看,转头回来发现白发剑者已经溜掉。“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慕少艾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底下找素还真。

“哎呀呀,素闲人没按照约定乖乖呆在谷底哦。”慕少艾转着烟斗说。

素还真坐在饭桌边安静吃年糕(素素你又吃!><),慕少艾走过来坐在桌子上,素还真低着头吃不理他。“看来闲人是做亏心事了,”慕少艾用烟斗勾起素还真的下巴,素还真很无辜的看着他,“哎呀呀,我说还真老婆啊,你是担心我还是不放心我?”

“有区别吗?”素还真眨眨眼问。

“当然有!”慕少艾跳下桌子,搂住素还真,“前者的话我会很感动,后者的话,啧啧,你对我和对你自己太没信心了!”手滑到素还真腰部,慕少艾咳嗽两声,“我说还真老婆,你好像又胖了。”

“滚开!”素还真马上推开慕少艾,自个回卧室。

慕少艾端上一碟年糕紧紧跟随,等素还真躺上床,坐在床边一块块喂他吃。“既然都决定让我领导中原,你就放心的在这里吃得胖胖的。”

素还真舔舔嘴唇,“魔界是硬角,你小心对付。”

又塞一块到素还真嘴中,慕少艾说,“那就是放心了?”

“嗯……”素还真慢腾腾的说,“慕少艾的能力无须我担心。”

“真乖,吻一个!”慕少艾伏下头,在素还真的额头轻轻一吻。四目交汇,柔和的气息在彼此之间回荡,慕少艾的唇顺势贴紧了素还真的双唇。

长吻过后,素还真摸摸嘴唇,回味刚才的甜美。“少艾,我想……”

“想什么?”慕少艾双眼发光。

“吃年糕。”素还真肯定的回答。

“只是年糕啊……”慕少艾失望的继续喂床上的人吃年糕。

(素素啊啊啊,你越来越圆了~~~~
 

 

慕少艾又受了伤,这次伤得不轻。阿九一边很心痛的为他熬药,一边小声责怪少艾不好好照顾自己。琉璃仙境的常住人口终年大管家屈世途装好一包袱的甜点,准备往下送。

“真的不跟他说?”屈世途问。

“哎呀呀,当然要说啊,”慕少艾用烟斗挠挠脖子,笑容灿烂,“说我很逍遥自在。”

“慕少艾啊,你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屈世途叹气道。

“哎呀呀,他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么,”慕少艾吸一口烟,说“说好要为他分担,我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你要是出什么事,他会愧疚一生。”屈世途继续三八。

“老屈啊,你咒我!”慕少艾捶胸口。

“没没没,我哪敢,我先下去了。”屈世途背上包袱准备开溜。

“老屈,”慕少艾斜斜眼睛说,“下去别乱说话噢,不然——”

“放心放心,我放下糕点就走。”屈世途吓得赶快逃跑。

慕少艾看着开溜的屈世途呵呵笑,对阿九说“阿九,我带你去买糖吃。”牵着一蹦一跳的小阿九,慕少艾暂时放松了心情。

屈世途溜到谷底,正巧撞到身穿白发剑者服饰的素还真要外出。素还真惊恐的奔回小屋,赶紧警告屈世途,“不准跟楼上的那个说!”

屈世途摇摇头,放下包袱,这两个人啊。“素还真啊,你真是不老实。”

素还真埋下头,淡淡地说“我只是放心不下。”

“你们为何不联手?”屈世途打开包袱,芙蓉饼、莲花糕、蜜莲酥摆了一桌子。

“两个人都站在台面上,不智。”素还真回答,“我现在与他一明一暗配合,相互照应的同时风险也小些。”

“是配合?不是互相保护?”屈世途反问道。

“好友……”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多嘴了。”屈世途顿顿,道“办事小心,不然你家那个怪罪的话,我可担当不起。”

“哈,素还真自有分寸。”素还真自信满满地说。

屈世途送完东西回琉璃仙境,素还真紧跟着出了门。
 

 

鬼梁兵府事件发生后,慕少艾决心为友情放弃生命。他送走了阿九,和朱痕道了别,却怎么都迈不开步子去谷底。屈世途看见慕少艾一直保持忧心忡忡的模样,叫他半天才见他回过神来。屈世途把委托他做的羽人脸皮交给慕少艾。“老屈,谢谢了。”慕少艾打着呵欠说,笑眯眯的。

“你可别做傻事啊!”屈世途激动的说,“我这辈子被那个素还真压迫得够惨了,你别又害我啊!”

“哎呀呀,这话怎么说?”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绝对全怪在我头上!我这老骨头哪里经得起他折腾!”

“哈哈。”慕少艾干笑两声,沉默。

“非要走这条路不可?”

“我,别无选择……”慕少艾叹气,再也笑不起来。

“哎……”屈世途摇晃着头,想到素还真可能给予的报复,不禁一阵毛骨悚然。“或许……”

慕少艾露出笑容,吩咐屈世途要好好照顾素还真。
 

 

素还真的心情很好,他毫不吝啬的把肉包子统统给了蠹鱼孙,自己捧着一罐蜜糖枣品尝。可是他没有愉快多久,屈世途畏畏缩缩的溜达下来,带来了慕少艾的死讯。

哐当一声,蜜糖罐摔在了地上。

“慕少艾啊啊!”蠹鱼孙一激动,溅起层层水花扑向岸边。

素还真被淋了一身。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