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三先天]迷夜传说14 by:笛卡儿
[ 2007-5-2 1:09:00 | By: 笛卡兒 ]
 
(14)


嘭!
酒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红酒来回震荡。龙宿轻晃手中的高脚杯,胜利的微笑洋溢。对面的西蒙只是慢慢品尝杯中的美酒,沉稳的外表却透露着高傲的内在。
“合作愉快。”龙宿将酒一饮而尽。
西蒙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这只是第一步。”
蠢蠢欲动的暗夜,属于王者的二人享受着夜晚的魅力。

公海海面上,一艘不显眼的汽船缓缓行进了码头。等待已久的穆仙凤见到船只时显得十分兴奋,她马上指挥手下到指定码头等待。在黯淡的月光下船渐渐靠近,船头上有一个银色身影,他转身向手下示意靠岸。
停靠稳当,从船上走下一群外国人,穆仙凤上前问好。“裼摩先生,恭候多时。”
裼摩扬手叫身边的手下递上来一包白色粉末,穆仙凤的一名手下立刻用小刀挑出一些粉末品尝,然后在穆仙凤耳边低声道没问题。欣悦的笑容浮现在穆仙凤漂亮的脸蛋上,她说“辛苦各位了,龙首已经在NIGHT设下晚宴款待大家。”
裼摩却表现出一幅不屑的态度,冷淡的吩咐手下去船上搬货,他依旧对自己主子平白无故的补货行为很不满。
今夜异常的平静,海水轻轻拍打着码头,海面上连一艘小渔船都没有。但是紧张交易的两帮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诡异的宁静,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从船上运下来的一大箱毒品上。当这个皮箱交接到紫垣的手上时,意外发生了——
响彻天际的警笛突袭而来,黑夜突然豁亮,交错晃动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射来,警车包围,警舰飞驰,直升机逼压,陆地海面天空三方全部锁定同一个目标。突来的变故顿时令正在享受买卖的双方惊慌失措,“Che cosa è la materia?(意大利语:怎么回事?)”“Porca!Polizia!(意大利语,粗口)”裼摩的手下立刻发出了惊奇的感叹,裼摩当下拔出怀中银色手枪对准穆仙凤。
“Vaffanculo,(粗口,好孩子别学)”裼摩愤怒的嚷道,“你出卖我们!”
穆仙凤尚来不及做出反应,其手下迅速掏出手枪对准裼摩一行人,子弹上膛千钧一发之刻,穆仙凤大叫“住手!”,慌忙阻止手下的冲动。“裼摩先生,这是误会!”穆仙凤赶紧解释。
“那条子怎么会出现?”裼摩依然不肯放下武器,准确地瞄准穆仙凤的要害。
“裼摩先生,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你我现在同在一条船上,我们应该联合起来!”穆仙凤毫不畏惧,坦荡的对裼摩说道。
意识到事情严重的裼摩也只好收起对紫垣的怀疑,“脱困以后我们再来好好算这笔帐!”裼摩咬牙切齿的说,转身接过手下递来的M12S(枪支型号,意大利产),对警方疯狂的扫射。

不再平静的夜,直升机上的剑子眉心紧锁的观望情势发展,越是担心兄弟们的安危,下方的枪林弹雨越是剧烈。剑子紧握着对讲机,与慕少艾时刻保持联系。突然,一辆紫垣的车发生了爆炸,火焰飞速吞噬周围的一切。触目惊心的场面令剑子更加无法平静,若不是自己要指挥整个布局,真想去血拼一场,与兄弟们同生死,拳头狠狠捶在座位上。
“少艾,情况如何?”
[已在控制中,over!]
悬挂的心勉强放下,剑子舒了一口气,“迅速解决!”
[Yes Sir!]
慕少艾斗志昂扬的声音传到剑子耳里,剑子突然觉得有些开心,他依靠在窗边,直升机的声音轰隆。疏楼龙宿,你满意这份意外礼吗?呵呵——想到那个自大狂脸上可能出现的表情,剑子又是一笑。
悬殊的敌我争斗很快平息,剑子下来检查成果,紫垣人员三死七伤,穆仙凤落网,我方伤员四名,看来成果还不错。慕少艾脸上灰了一大块,衣服也是脏兮兮的,模样甚是搞笑。一边听慕少艾辉煌的报告,剑子一边满意的点头。
“好了好了,你厉害,”终于受不了脸皮厚的慕少艾滔滔不绝的夸耀,剑子打断他的继续。
“老大,你是不知道刚才火烧起来的时候是多么危险,”慕少艾重点强调了危险二字,“大家都被吓倒了,只有我这么潇洒的勇往直前……”
“是是是,我会在局长面前详细述说你的丰功伟绩。”剑子摇头笑笑。
“啊……”慕少艾马上换了口气,“不用了,英雄不留名,都是老大辛苦指挥的功劳,我怎么敢抢呢。”
“哟,今天是怎么了,”剑子反而好奇起来,“这么无私?我可是真心想在局长面前夸奖你的。”
“大可省下,不必麻烦!”慕少艾坚定地说,“完全不用在局长提到我一个字!”
“你小子是正经的?脑子没坏吧?”居然放弃大好机会,剑子觉得不可思议。
“绝对正常!”慕少艾拍胸口说,“只是……”
“只是?”剑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慕少艾用很小很小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说,“裼摩跑了,没抓到……”
“什么!?”剑子只感觉当头一棒,回想起三个小时前在局长面前打包票的一幕幕,剑子只感觉两个字——恐惧。

享受美酒的愉快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裼摩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闯了进来,欲阻止他擅闯疏楼龙宿休息室的邪影被其一枪打伤了胳膊。枪声立刻引起了休息室内的龙宿和西蒙的警惕,一冲而入的裼摩向龙宿举起了手枪。
“裼摩,不得放肆。”西蒙喝阻道。
发狂的裼摩无法压制自己的愤怒,枪口对准龙宿丝毫不肯移开。经历生死关头和部下惨亡的裼摩处于怒火巅峰,他分不清自己所说的是中文还是意大利语,夹杂着两种语言的吼声在房间回荡。“怎么会有条子?你出卖我们!”
听到条子,顿知大事不妙,龙宿赶紧追问,“条子!?凤儿呢?”
“你少装了,穆仙凤已经被条子抓了!”
“裼摩,汝是聪明人,若是吾向条子告密,吾能有什么好处?”龙宿面不改色的说,“现在吾失了货,凤儿被擒,损失不比汝们小!”
“裼摩,”西蒙再次开口,“放下武器,此事不单纯。”裼摩这才稳定了情绪,放下枪来。
缓缓赶来的邪影手臂流下潺潺红血,因为身着黑装,被血液侵湿的衣袖看不出伤势的严重。邪影为自己的疏忽道歉向龙宿,没能阻挡裼摩的闯入是他的失职。龙宿没有怪罪的意思,瞥见邪影滴血的手臂,龙宿只是简单吩咐他带裼摩下去疗伤。
“我自己能走!”挥手打开邪影的搀扶,裼摩退出房间。
大伤还未康复,又火上加油。尚来不及取出的子弹连着血肉引来深深刺痛,邪影咬咬牙,向龙宿鞠躬准备离开。西蒙却抢先一步,扶住邪影的腰,意料之外的举动令邪影不禁诧异,“我代替裼摩向你道歉。”白色手绢覆上伤处,顿时变得殷红。
“无碍。”邪影回答,接过西蒙的手绢按住伤口,然后离开。
龙宿不发一语,沉闷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表情变化的面孔下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思绪。失去了先前的不可一世,沉寂的疏楼龙宿周围环绕一种强烈的不可侵犯感觉。西蒙依然保持优雅的绅士风度,勾起高脚酒杯细细品尝醇香。
“你怎么看?”西蒙说,一口饮尽。
龙宿缓慢的眨动眼睛,美丽迷人的瞳孔透露出愤怒的杀意,“断吾货,挑拨汝与吾的关系,真是一份惊奇的大礼!”
“呵呵,”西蒙的手指停在下巴轻轻摩挲,“防不胜防,我们的交易如此机密还是被发现了。”
“西蒙,无须汝来指点吾。”龙宿充满敌意的说,“吾比汝更清楚自己的手下!”龙宿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充满愤怒,被人愚弄果真不是滋味。剑子仙迹,吾该如何回敬汝呢?

又忙碌了一整天,加上昨夜的未眠,剑子感觉身心疲惫,无力地躺在靠椅上。
可以说自己是偏心吗?手里明明握着金猊的犯罪档案,却对紫垣出了手,让疏楼龙宿的如意算盘落了空。疏楼龙宿啊,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故意给我金猊的资料就是想让警方把注意力移到金猊身上,这样你就可以趁警方对紫垣松懈的时刻大笔引进货源。该说你太看低剑子仙迹,还是该说你太有自信呢?剑子突然觉得,要是能目睹龙宿暴跳如雷的模样一定很有趣,哈哈。
裹着疲惫的身体离开警局,刚踏出大门,剑子就看见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不远处,不用猜也知道这是何人的坐骑,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挡住警察的去路,疏楼龙宿还真是叫人意外。车门碰的打开,剑子低下头一看,正是那个自大狂——疏楼龙宿。“有何贵干?”剑子打着呵欠问。
“请剑子警官到寒舍一叙。”龙宿回答。
“我不记得我们有这么要好。”剑子摊摊手说。
这时立刻多了一行人将剑子团团围住,情势变得紧张起来,剑子却满不在乎的说,“哟,堂堂龙首想在警局门口绑架啊?”
“不敢,”龙宿也无所谓的说,“不过也不妨一试。”傲然的神情不允许任何的反抗和拒绝。
眼神交汇,剑子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压力,一种无妨抗拒的邀请。看来龙宿这趟是势在必行了,剑子爽快的迈步上了林肯。砰的锁上车门,轿车发动驶离警察局,刚才围住剑子的人群也立刻随之散去。

夕阳,像血一样红。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