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13 byFinda
[ 2007-2-26 21:05:00 | By: 笛卡兒 ]
 
第十三章


迷離的夜幕下,NIGHT和旁邊的建築顯得既和諧又不同。劍子望著敞開的大門裏隱隱透露出的五色燈光,心裏有種說不清楚的異樣。與每次都不相同,這次,他是孤身前來的。沒有同事知道的情況下單身與紫垣老大在對方地盤會面是件很危險也違背警局原則的事情。如果一頁書知道了這件事,恐怕可以把整個一組的地皮都掀翻吧?劍子這樣想著,卻毫不猶豫地進入NIGHT充滿奇幻色彩的大門。

一些身材高大的黑衣保鏢把劍子讓進靠近NIGHT深處的豪華房間裏。門被輕輕關閉,炫彩燈光和高昂的音樂聲消隱在外面的世界裏。屋子裏只有龍宿和穆仙鳳兩個人。前者身著桃紅色絲制的昂貴襯衫,手中夾根只餘下一半的雪茄,細長的眼睛毫不回避地望著劍子,臉上那種似是而非的微笑讓劍子著實忍不住打個寒顫。穆仙鳳殷勤地為主人斟滿茶水,對劍子的進入似乎沒有任何反應。
“劍子先生,請坐。鳳兒,還不快給劍子先生滿上茶。”還是那種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調笑語調,劍子沒有感受到一點作為主人待客的誠意。
劍子順勢坐在最靠近門的位子上,鬆軟的沙發式坐椅觸感非常不錯,劍子稍稍讓身子隨柔軟的海綿起伏兩遭,心裏想著這個疏樓龍宿還真是有錢,連椅子都跟自己坐過的不一樣。
由於房間裏桌子很大,龍宿和穆仙鳳坐在正對門的主位上,而劍子選在靠門最近的客位,整個看上去,這樣的佈局非常可笑。龍宿並不打算點破尷尬,還是以一進門時的詭異笑容目不轉睛地望著自己的客人。
劍子打算對這嚇人的目光採取不聞不問的戰略。只直直盯著面前精緻的茶杯。
“鳳兒,吾平時是怎麼教汝的?沒看到劍子先生的茶都涼了?還不快快換杯熱的?”
穆仙鳳笑吟吟地起身走過來。
“劍子先生是嫌棄咱這兒的茶不好麼,主人可是專門為先生的到來準備了上好的鐵觀音候著。”
“謝謝好意,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我時間不多。”
“先品品茶再說,劍子先生何必拒人千里。”龍宿並不著急進入主題。劍子見狀也只好勉強抿了抿杯子裏的茶——苦,什麼鐵觀音,鋁觀音,所有的茶不都是苦的麼?這也是劍子不喜歡茶的原因。
“劍sir應該知道金猊吧?”看劍子品完了口茶,龍宿才緩緩開口。
“龍宿先生什麼時候對警局的事情感興趣了?干擾警局事務是可以被告上法庭的。現在也不是工作時間,如果有利於警方的線索,請龍宿先生明天一早到分處做筆錄。”
“如果吾是打算與警方合作呢?是不是能得到劍sir汝面對面的接待?”
“不好意思,我的職責裏不包括這項。”
“所以吾只能把劍sir請來NIGHT,用好茶候著。花,還喜歡吧?”
提到花,劍子簡直火冒三丈!!他堂堂一個男人,竟然接到花!還是男人送的花!話說那蔟耀眼的藍色妖姬被從警局門口捧到自己辦公室,不知道已經有多少人在猜測和討論了。
“茶不是我的喜好,花我也轉送了。好意我心領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就告辭了。”
“汝真的不想知道金猊的交易地點?還是汝在怕什麼?”龍宿問到。
怕什麼嗎?也許……
“你的話我為什麼要相信。”
“因為吾不喜歡金猊。吾希望他們的人在吾面前消失。如此而已……”龍宿看劍子的眼神不再調侃,而是充滿戾氣,像捕捉到獵物蹤跡的雄鷹,已經在腦中構築好完美的藍圖,只差那完美的一個俯身。
劍子沒有見過哪個男人流露出如此令人動容的眼神。也許他的確不屬於他這個世界……
“你可以提供線索,如果確實可以為警方提供有利的幫助,我會在報告中寫明。”
“吾不需要警方的任何東西,吾只希望汝能把握好吾提供的線索。鳳兒,去把東西拿來。”
穆仙鳳走出去。偌大的房間只剩下龍宿和劍子倆人。
“拋開身份,我很厭惡你這種借刀殺人的自保方式。龍宿先生,雖然感謝你與我們的合作,對於你是否經營非法生意的調查我們還會繼續。”
“汝知道金猊和紫垣為何能夠相安無事幾十年嗎?那是因為經營的事業完全不在一個領域。吾父親那輩和金猊幾乎沒有任何交往。發展也遠比對方小。吾一直在想,為什麼要讓紫垣和金猊一併成為全港最大的兩個派別?為什麼不能只有紫垣,沒有金猊?佛劍分說沒有想到,吾疏樓龍宿不但早就想到還會做到!”
劍子沒有想到這個一身香氣,沒什麼男子漢味道的男人有著如此大的野心和報復。這種雄霸天下的氣魄讓他的心中激蕩起來。似乎有些作為雄性動物共同擁有的侵略行欲望的共鳴。他開始用另一種眼光看待這個人。不過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真的要以那種方式面對嗎?
也許他真的是在恐懼什麼……

前一天從龍宿那裏帶回來的文件夾一直被放在劍子最重要的抽屜裏。劍子一個上午拉開抽屜有十幾個來回,卻總也下不了決心。如果有佛劍在身邊,他也許會跟他說。佛劍也一定會告訴他“像個員警那樣去做”但他最終還是沒有放下。
劍子對門笑笑。他突然發現自己做員警是選擇錯了行業。他現在很想知道什麼職業是可以為正義事業奮鬥而又可以兼顧事理人情的。或許佛劍比自己更適合做員警,如果調換角色,他一定會義無反顧的秉公處理。
劍子按下分機號碼:“少艾啊。進來我辦公室一下。”
幾乎剛放下話筒,慕少艾就出現在劍子面前。
“老大,你真嚇人,叫這麼親切。小心我開始懷疑你的取向!”
“胡說!我什麼時候不正常了!別淨胡說給我傳出去有你好看!”
“傳出去?老大這難道是真的?快跟我說說,我保證不亂講的!”
“去去去,我是讓你少給我造謠!”劍子拿出來抽屜裏的檔夾。“金猊案子的一些有利線索。拿去看看有沒有説明。”
慕少艾接過文件夾大概翻了翻。“老大你真夠意思,案子交給我們了,還不忘記收集資料!連交易地點都有!您哪里來的?”
“偶然機會,所以不清楚真假。你們一切小心。別打草驚蛇,也別太相信這些線索。”
“這麼寶貴的資料可是不容易拿到的哦……老大你哪里弄來的啊?下次兄弟們也好模仿一下嘛……”
“嘿嘿……”劍子怪笑,“等你知道了,你就可以當老大了。這就是組員和組長的不同……”

從劍子把神秘檔夾交給慕少艾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星期過去了。無論金猊還是紫垣都沒有任何異常的事情發生。龍宿坐在一處奢華別墅的二層陽臺上享受著午後陽光的輕柔和溫暖。金色的眸望向未知的方向。
穆仙鳳輕輕將泡好的上等名茗放在他身邊的小幾上。“主人,員警那邊好像沒什麼動靜呢。”
龍宿還是靜靜坐著,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
過了半晌,才緩緩開口:“暴風雨前總有平靜,鳳兒,今晚,便是開始……”
“主人,那個條子,信的過嗎?”
龍宿轉過身,臉上依舊是怡然自信又略帶些玩味的笑容。“鳳兒汝竟然說吾會相信一個條子……是不是太過平靜的生活讓汝失去了警惕和智慧?”
仙鳳有些惶恐:“主人,鳳兒知錯了。鳳兒會保持警惕,主人放心!”
龍宿微微點點頭,不再言語。這幾日他一直在想,為何會對那個男人說如此的話。那些話他從沒對任何人說過,也從未打算說過。他出生在富裕也充滿危險和欲望的家庭。對於危險敏感的嗅覺和暗藏並不斷成長的野心讓他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富有魅力和危險性。每個人都仰慕他,卻永遠與他相距千里。他可以高高在上供人膜拜卻只比佛像多幾分色彩和生動而已。
他嘲笑世人,認為沒有人值得他顧盼半分。或許,對他的執著,是他遠離凡俗太久……他真的快以為自己是先天人了……微微翹起嘴角。所有一切,無論如何還是脫不了他的手掌。他,將超越先輩,成為頂峰。

邪影走進來時夕陽斜落在龍宿絲質的浴袍上,使它染上了淡淡的紅。他把請函放在桌子旁邊。
“小尋,坐在這裏陪吾。”
邪影輕輕坐在一旁,見龍首沒有任何動作,似乎也輕鬆不少。
“小尋,為什麼汝不是真心愛吾?”
突然的問話讓邪影立刻警覺起來。
“邪影一直很喜歡龍首,可能龍首教人難懂,底下的人便總是小心著,做起事來就顯的不夠自然。”
龍宿滿意地笑笑。“還是小尋聰明。但汝還是沒有說實話,吾從來不是汝心理那塊位置的人選。吾要的那種感覺從數不清的男人女人身上得到過,但是汝卻從來沒有。不過這種冷淡和孤傲也讓汝成為令吾最為滿意的殺手。”龍宿略頓頓,“也更讓吾好奇,什麼人,或者什麼時候汝才會為一個人露出汝的脆弱……”
“信是金猊送來的吧?告訴他們,吾會按時到!”龍宿沒有打開請柬,瀟灑得丟開羔羊皮製成的毯子,走回房間。斜影恭敬地起身。他望著漸漸暗淡下來的房間一角。卻很清晰地感受到這個男人造成的無形壓力。


會晤在鎦金的寶殿后的廂房裏舉行,龍宿微微笑著挽了拄香輕輕插在佛劍身邊的神像前。
“心不誠,又何必做作?”金猊的一個小頭目在旁邊大聲地“自言自語”。
佛劍揮揮手,只留下包括蜀道行在內的幾個親信。龍宿也示意讓小尋帶著多餘的人離開。
“今天請你來,是想說兩件事情。”佛劍開口。
“請講。”龍宿也不含糊。
“金猊砸紫垣貨在先,紫垣派人暗殺我在後,我傷了他作為回敬。來回三次,可稱得上禮尚往來。既然我們已經有了交情,也該適可而止。我不想再追究。但是如果紫垣再挑釁,絕無善罷甘休!”佛劍言至最後一句時像突然化身修羅的佛者,讓龍宿幾個久經江湖的手下也不禁露出畏懼的神色。
“利索!吾疏樓龍宿就欣賞汝這樣的人。既非朋友便是敵人。就讓吾與汝成為相互仰慕的陌生人,也似乎更加暢快!”
“你我非同道,仰慕我不敢當。”佛劍起身,“既然達成共識,我告辭了。”身後的人緊緊跟上。顯示了極好的素質和嚴格的紀律。臨至門前佛劍卻突然轉身,“如果願意,你可以給這裏捐些香火,你手上的顏色,不比我淺……”
“佛劍分說……”龍宿依然笑著目送那個身影離開。如果不是你歸依佛門,如果不是你有太多弱點讓吾把握。也許,吾與汝之間的輸贏永遠尚在未定之天……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