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12 by笛卡兒
[ 2007-1-21 16:51:00 | By: 笛卡兒 ]
 
第十二章


陌生的環境。
睜開眼的邪影發現自己身上只披著襯衫,胸前的傷口已經得到處理,他想爬起來,卻一個刺痛再次倒塌在床上。艱難的大口喘氣,汗珠沿額前滑下,有點自嘲,自己竟然落到如此田地。他回想起先前在佛劍分說別墅的驚險,有點暗自慶倖。
房門緩緩打開,邪影勉強支起身體,出現在他面前的這副面孔卻令他驚異不堪,他的臉上依然平靜如水,一語不發。
“你醒了。”對方曖昧的沖他微笑,將毛巾遞到他的跟前。
“我不記得我們有交情。”邪影沒有接。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對方並不介意邪影的拒絕,他伸手親自為邪影擦拭臉上的汗水。
邪影立刻警惕的向後退,狠狠的瞪著他。
“你何必這麼排斥我呢?”對方笑,陰冷的笑,“怎麼說我也救了你的命!”
“我沒有要求你這麼做!”邪影不客氣的說。
“其實,”對方坐在床邊,溫和的看著邪影,“以現在的你,憑什麼拒絕我?”
邪影的嚴重劃過一絲殺氣,“我警告你,離我遠點。”揮手打開對方的胳膊。
“呵呵,你的倔強只會勾起別人的征服欲。”強行抓住邪影的手腕,他的眼中透露出懾骨的冰冷。
由於肩傷而無法擺脫對方的抓扯,邪影怒然的望著對方。
“就是這雙眼睛,”他說,“從第一次見面,我就被它深深地吸引。”摟住邪影的身體,俯下便是一吻。
“滾開!”費盡全身力氣,邪影狠狠的一腳踢在對方肚子上。對方順勢滾下了床鋪,然而這個動作卻造成邪影尚未癒合的肩傷再次裂開,血再一次染滿繃帶,邪影痛苦的蜷縮著身子。
對方的下一個動作,一把抓起邪影的黑長髮,使勁往後拉靠近自己的身體,他在邪影耳邊低沉的說,“別這麼急著尋死,你放心,等我玩爽了,自然會幫你!”
呲!——邪影的襯衫被撕碎,傷痕累累的身體顯現。
“放開我,”邪影喘著氣說,“否則我會殺了你!”
引來對方狂笑的笑聲,“刺激,你真令我興奮不已。”手開始在邪影的身體上摩挲,漸漸下滑。
“聖蹤!”怒吼對方的名字,邪影的殺意盎然。
聖蹤毫不在乎,面對面地與他對視,“你在我身上留下的傷,我會原封不動的還給你。”聖蹤一手掀起左側的頭髮,沒有耳朵。
突然,聖蹤一口咬在邪影的左耳上,血珠飛湧。
事出突然,邪影來不及躲避,聖蹤的粗暴迫使他無法動彈。他眼明手快的抓起聖蹤剛才擱放在床邊的毛巾,一個繞手經過聖蹤脖頸,狠狠勒住。一時間,聖蹤尚未反應過來,他完全料想不到重傷的邪影竟然還有力氣反抗!
“放……”聖蹤無法掙脫毛巾的束縛,他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
一個翻身,邪影將聖蹤反壓在下,手上的毛巾越束越緊,可惜肩上的傷口太大,手無法使力,無法置聖蹤於死地。
“求求你放過我,我……我再也不敢亂來了。”聖蹤害怕的求饒。
邪影抓起床邊的花瓶,朝聖蹤頭上砸下去,一下、兩下……聖蹤的求救聲很快消停,血滲透了床鋪,邪影的力氣漸漸用盡,他肩上流出的血液也越來越多。他放下沾滿血跡的瓶子,拾起自己的衣服套上,艱難的步出房間。

夜風蕭然,邪影按壓著傷口蹣跚的走著。冷汗從額頭滑下,泛紫的嘴唇不停顫抖,痛苦不言而喻。他氣力不支的斜靠在電線杆上,他看見自己手掌滿是血跡,他雙眼茫然……
這時,一道亮光射入他的眼睛,是車燈的光。
黑色的轎車,上面的人向他揮手,示意他上車。邪影皺皺眉頭,向轎車走去。
PEARL的豪華套間,西蒙離開後,獨自留下的龍宿不停的抽雪茄,煙灰散了一地。不會,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進來。”龍宿說,將雪茄擱在煙灰缸沿上。
門打開,穆仙鳳摻扶著重傷的邪影進來,邪影已經意識模糊,穆仙鳳勉強的保持兩人平衡。龍宿的臉上滑過一分驚異,馬上恢復平靜,他趕緊起身,一把攬過邪影。穆仙鳳喘氣的說,“主人……”
“不用說了,”龍宿扶邪影躺下,看著邪影蒼白的臉不禁有一絲心痛,“回來就好。”龍宿的眼神慢慢轉為淩厲,他的手指輕柔的撫摸邪影的臉頰,“誰傷汝,吾就讓他十倍奉還!”


第二天早晨,趴在辦公室睡了一晚的劍子被闖進來的慕少艾吵醒。
“老大,你怎麼睡在這裏?”慕少艾驚訝的問,本來是想趁劍子不在偷偷把昨天沒完成的報告塞進來,趕快把報告藏身後。
劍子揉揉眼睛,等了一晚上都沒消息,他不禁擔心起來。他伸伸腰,扭扭脖子,說“你進來做什麼?”
“沒……沒!”
“沒?後面藏的什麼?”劍子毫不客氣地點破,“昨天就你沒交報告,害我被局長又罵了一頓,你以為我不知道啊!這個月的獎金你別想拿了!”
“老大,太狠了!”慕少艾哭喪著臉,“給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不行麼?”
“不行!”劍子邪惡的說,“除非……”
聽到轉折,慕少艾馬上接著問,“好好好,我答應!”
“我還沒說是什麼!”劍子咳嗽一下,繼續說“金猊的案子由你負責,杜一葦、羽人和你一組,我現在全心專注紫垣的案子無法分身。”
“老大,這麼看得起我?”慕少艾開始後悔剛才回答那麼爽快了。
“這可是個好機會,好好表現。”劍子揮揮手,表示他可以離開了。
慕少艾頓時有種被劍子騙去當苦力的感覺,頹然的退出辦公室。“等等,”劍子又叫住,“報告呢?”慕少艾從身後掏出報告遞上,劍子卻說“自己去交給局長。”
“老大!?”慕少艾驚叫,“別玩我了,金猊那邊我好好表現還不行麼?”
“嗯,這還差不多。”劍子爽朗的接下報告,看來有時候局長這個殺手鐧還是很好用。
慕少艾乖乖接下了任務,劍子靠回座位,他閉上雙眼,腦中浮現佛劍的身影,心中難免一陣刺痛。

中午時分,穆仙鳳造訪警局。
“見我們組長?”杜一葦驚訝的重複,組長什麼時候和這麼年輕漂亮的小姐有勾搭?還這麼多花!
慕少艾狡詐的說,“穆小姐,如果你是來探聽警方口風,那我們只能告訴你無可奉告;但是如果你是來跟組長約會的話,我們可以適當通融一下。”慕少艾瞅瞅穆仙鳳手上華麗的藍色妖姬,不禁感歎,如此純正的誘人藍色,要多少錢啊!
穆仙鳳笑道,“請阿Sir通融一下,我只是來送花的。”
慕少艾斜斜眼,鬼才相信你只是來送花的!“好吧,老大在辦公室,你自己進去吧。”呵呵,老大,看我多照顧你!
穆仙鳳謝過,抱著藍色妖姬進入劍子辦公室。劍子正在吃泡面,看到突然進來的穆仙鳳,不禁噴了一桌子。
“咳咳咳!”劍子捶胸口,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個女人捧著一束鮮花來找他!
“劍Sir,你好。”穆仙鳳微笑。
“穆小姐,”劍子趕緊抽紙巾擦嘴,“你到警局有何貴幹?”
“我是代替主人來送劍Sir一份禮物。”穆仙鳳把藍色妖姬放在劍子的辦公桌上。
疏樓龍宿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劍子嚴肅地問,“什麼意思?”
“主人的意思都在禮物之中,”穆仙鳳恭敬的說,“告辭了。”轉身離開。
劍子覺得這簡直是侮辱,男人送男人花,何等無稽!轉念一想,疏樓龍宿豈是這麼無聊的人物?劍子抓過藍色妖姬,的確是令人心動的美麗,銷魂的香味使人沉迷。劍子拆開花束的包裝,果然,裏面有一張卡片。
“老大!”慕少艾馬上闖了進來。
劍子馬上把卡片收了起來,“你幹嘛!”
“哎呀,老大還真是豔福不淺啊!”慕少艾嬉笑的說。
“無聊!”劍子把藍色妖姬扔給慕少艾,“拿出去!”
“哇,這把花價格不菲呢,老大真的不要?”慕少艾接住,繼續無賴的說。
“送你了!”劍子不客氣地說。
“喲,那謝謝了,”慕少艾呵呵的笑,“哎呀,宿命啊!”
“什麼?什麼宿命?”
“藍色妖姬啊,花語是相知是一種宿命。”
劍子哼一聲,趕慕少艾出去。他掏出卡片,上面寫著:“今晚7點,NIGHT恭候大駕 疏樓龍宿上”。劍子收好卡片,猜不透疏樓龍宿是什麼想法,為何要邀請他?
難道……
劍子不禁打心底裏發寒,不安的情緒湧現。

相知,是一種宿命……

——待續——

多嘴一句:關於送花|||||orz,我實在太RP了
找了半天實在找不到華麗的花來匹配龍大,無奈,就藍色妖姬上吧- -+
附圖一張~藍色妖姬真漂亮XD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