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10 by笛卡兒
[ 2006-12-13 10:41:00 | By: 笛卡兒 ]
 

第十章


清早,龍宿接到穆仙鳳的報告時,只是輕蔑的一笑。他叫穆仙鳳拿來電話,用熟練的義大利語和電話那頭的人交談。交談的時間很短,龍宿掛斷電話,穆仙鳳遞上雪茄,煙霧漫開。
“鳳兒,”龍宿說,“吾們應該感謝金猊,托他們福,吾兩位好友很有興趣來遊玩一趟。”一抹令人猜不透的邪媚笑容出現在絕世的面容上。


警局,劍子一行人忙得不可開交。
“金猊如此明顯的向紫垣挑釁,兩幫已經正式開戰!”慕少艾拍胸口保證。
剛從化驗室回來的葉小釵把報告遞給劍子,劍子邊看邊說,“嚴重了,如此多純度極高的可卡因,紫垣這次損失不小。”
“活該!”慕少艾說,“誰讓他們販毒害人,金猊這次真是解氣!”
“你辦事像憑嘴就好了。”身邊的羽人岔道。
“羽仔!”慕少艾馬上一臉委屈。
“金猊也好不到哪里去!”一邊埋頭吃速食麵的杜一葦插話,“全亞洲的軍火生意他們占了八成,同樣害人匪淺!”
“金猊,佛劍……”劍子捏捏太陽穴,局長已經多次過問金猊的案件,對他施加壓力,法理上他必須對佛劍採取行動,而情理上卻不允許他這樣做。佛劍好友啊,你說我該怎麼做?越想越頭痛,當了幾十年員警,第一次這麼為難。


機場,停車場,黑色林肯等待貴賓的到來。
邪影靠在車門上,一聲不吭的吸著煙。不刻,兩條不俗的身影闖入視線,一個是絕代輕狂的紅黑,一個是風雅別致的銀色,邪影立刻扔到手中的半截煙頭,踩滅。
“疏樓龍宿在哪里?”銀色的人一口彆扭的洋腔,淺金色的長髮搭配一身銀雪裝扮,高傲無比的氣質,目中無人的態度,直叫人心寒。
“龍首在NIGHT恭候二位大駕,”邪影說,“我謹代表龍首歡迎兩位的到來。”
紅色的人側目看邪影,俊美的面容上深邃的藍色的瞳孔透著桀驁。“名字。”他的中文顯然比銀色的人好得多。
“嗯?”邪影一時沒反應過來。
“名字。”依然重複問題。
邪影這時才明白他的意思,但又不理解他的意思,“邪影。”
“Ombra del diavolo(義大利語:惡魔的影子)……”危險的冰冷笑容,他耐人尋味的回味著,轉身上車,身邊的銀色立即尾隨其後。邪影坐到前座,車子向NIGHT駛去。
“Simon,我討厭這個地方,辦完事趕快離開!”銀色的人責怪道。
不發一語,紅色的人眼中只有前座那個黑色調的青年,他的目光淩厲,湛藍的眼睛發出危險的信號,仿似在看獵物。

NIGHT,最豪華的包房,疏樓龍宿悠閒的抽著雪茄。玻璃桌上擺放著1983年的紅酒,醇厚的紅色在燈光下熠熠生輝,清脆的倒酒聲潺潺,龍宿搖晃著酒杯,夾帶血腥的香甜散逸出來。紅酒滑過喉嚨,久久回香。
邪影帶領兩位貴賓抵達NIGHT,今天的NIGHT暫停所有業務,從門口到內部都派遣了手下看守,可見來者身分的不同與尊貴。踏進包間,龍宿舉杯道,“西蒙,歡迎你的到來。”
西蒙坐下,穆仙鳳恭敬的遞上美酒。他身邊的裼摩先開口,盛氣奪人,“龍宿,解釋!”
龍宿依然一幅美豔的笑容,“如果汝非要解釋的話,只有兩個字——金猊。”龍宿揮揮手,邪影將包間門合上。
“少敷衍我們,金猊從不做毒品生意,怎麼會劫走這次的貨?”裼摩說。
“非是劫走,”龍宿彈彈煙灰,“他們沒有拿走一克可卡因,而是將貨倒進大海。”
聽到這裏,裼摩滿不在乎的說,“就是說這是對你紫垣的挑釁。”
“是嗎?”龍宿保持笑容,“吾認為這是對吾們的挑釁。”
裼摩的臉色頓時難看,“與我們何干?!”
“裼摩,不用說了。”西蒙打斷裼摩的話,放下酒杯,十指交叉的停在膝蓋上,“龍宿,這次的貨我可以補給你,對於金猊,我也可以和你聯手對付。”西蒙手上的金環閃著光芒,“不過我有條件。”
“汝要什麼?”龍宿詢問。
“他。”西蒙指向邪影,這突來的要求使得門口的邪影眼中迅速閃過一絲詫異。
“Simon!”裼摩立刻宣洩不滿,“你什麼意思!?”
“我要他。”西蒙重複,對於裼摩的憤怒置於不見。
“嗯……”龍宿沒有馬上回答他,稍頓片刻,他說,“小尋是吾重要的手下。”
“一個人換七千萬的貨,外加有力的援助,”西蒙撫摸自己黑色的長髮,“划算的生意不是隨時都有。”
“吾不能答復汝,”龍宿說,“這得看小尋的意思。”
有點自嘲,想不到自己竟有這種價值,邪影面無表情的回答,“我同意。”
“很好,”西蒙滿意的點點頭,起身,西蒙貼近邪影的身體,在他耳邊輕輕說,“今晚到我房間。”邪影點點頭,西蒙隨後和裼摩離開。
“主人……”穆仙鳳立刻焦急的看向龍宿。
“不必多說。”龍宿說,眼中是一股憤怒的火焰,西蒙,汝以為吾不知汝打什麼主意麼!“小尋,汝暫時先跟著西蒙。”
邪影不吭一聲,只是表示同意的點頭。

豪華套房內,西蒙卸下華麗的外套,松松領結。黑色的長髮順瀉在白色的宮廷襯衫上,大朵的花邊顯得高雅而不拘。裼摩則沒有他那份閒情,對於剛才的無理要求,裼摩要求西蒙立刻給他一個解釋。西蒙卻慢悠悠的倒滿一杯葡萄酒,嗅嗅它的香味,慢慢送入口中,裼摩更是怒火中燒。
“裼摩,”勾起對方的下顎,西蒙讓裼摩靠近他的身體,“我的用意為何,你還看不出來嗎?”
“什麼用意!?”
“你以為我會單純的為一個人而如此慷慨?”
“也許Simon大人是善心大發了!”
“裼摩,”貼著對方的耳朵,西蒙磁性的聲音回蕩,“那個邪影不是普通人,你很快就會知道。”一個灼熱的親吻施捨在裼摩的唇上,葡萄的香甜四溢,卻沒有熱情。
無奈,裼摩放棄對西蒙的不滿,再給西蒙的酒杯中添上醇香的葡萄酒。西蒙酌一口杯中紅酒,一個瀟灑的笑容浮現,那是王者的勝利微笑。
這世上知我西蒙者,零也!


接到佛劍的電話時,劍子仍在苦惱昨晚的案件,佛劍的電話頓時令他放鬆了心情。
[圓兒很想見你,晚上來我家吃晚飯吧?]
劍子實在沒理由去拒絕摯友的邀請,“我下班後就來。”現在的他和他,只是劍子仙跡與佛劍分說,不是重案組組長和金猊老大。
[我們等你。]
“好,晚上見。”劍子掛斷電話,心情頓時疏解了許多。
或許,劍子想,他應該給圓兒買個奧特曼。


夜幕剛降臨,邪影來到西蒙的房間。西蒙方才沐浴完,下身只披著一條浴巾。裼摩不在房內,他聽從西蒙的命令,午夜前不准回來。
“西蒙先生。”邪影淡淡說。
“我現在是你的主人,叫我主人。”西蒙命令道。
“抱歉,我不習慣叫別人主人。”邪影回答,沒有改口的意思。
西蒙正眼凝視邪影,全身黑裝的他顯得更加清瘦,“有人告訴過你,黑色的你很誘惑人嗎?”
“沒有。”
“噢,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嗎?”
“我正等著西蒙先生為我解答。”
“哈哈,有意思。”西蒙伸手輕輕勾起對方下巴,“適當的拒絕會挑起人的興趣,但是過度的話就不好了。”邪影馬上不適應的避開西蒙的挑逗,西蒙卻毫不介意邪影的拒絕,他說,“我要看你是否值得七千萬?”
“任務。”邪影不帶任何色彩的問他的新主人。
“殺佛劍分說。”西蒙輕描淡寫的說。
邪影的表情一時間凝固,瞬間又恢復。殺佛劍分說,無論他成功與否,都必然加深金猊和紫垣的矛盾,真是好狠的一招!“今晚,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價值。”起身,邪影消失在黑夜中。
(容許我叫囂一句:大家麥誤會,絕對不會出現西蒙X小尋的!)


佛劍放了住宅裏的手下們一晚上的假,並給蜀道行去電話,說今晚家裏有客人,金猊的事務由他處理。家裏只剩下保姆、圓兒和他,他想暫時放下身份,做一個平凡的普通人,和自己的好友兒子共進晚餐。
在妻子的靈位前插上新的香燭,佛劍小心翼翼的掃去掉落靈台的香灰。有些事會遺忘,有些人會失去,最後留下的僅剩久藏在心底的感動。身為金猊老大,他無情地抹殺了自己的感情。失去的,如今能重拾嗎?
其實,有些東西容不得他去設想,現在的他只能靜靜的端看它的發展。


過度的寂靜,會令人瘋狂。
不知不覺地來到那個廢墟,逗留在秋千旁,抓一把地上的碎沙,任其從手中滑下。邪影淡淡一笑,或許這是他最後一次來這裏了。“佛劍分說……”吐出這幾個字,他感到心中一陣悲哀的淒涼。
即將到來的血腥的預告著渺茫的未來……
他抬頭望向天空,沒有星星的夜,很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