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9 by Finda
[ 2006-12-3 11:22:00 | By: 笛卡兒 ]
 

第九章

全身是汗,剛做過劇烈“運動”的劍子把車窗打開。冷風打在臉頰,剛剛紅腫的地方立刻刺痛起來。
“嘶嘶……好個疏樓龍宿,下次有你好看!”
剛剛給佛劍打了電話,道了歉,幸虧對方聽起來沒有任何不快。
“還是佛劍好……”想起童年摯友,劍子忍不住微微一笑。這一下不要緊,牽動了受傷的嘴角,立刻疼的劍子倒抽一口涼氣。對龍宿的狠意繼續攀升。
懶懶地靠在後排沙發座的靠背上,隨手開始翻看去NIGHT前葉小釵遞給自己的資料。

“爸爸,看!漢堡叔叔!”劍子剛付完錢從計程車上下來,便聽到一個童音立刻響起來。
一大一小兩個人走到劍子面前。
“嗨,圓兒,久等了,不冷吧,我們趕緊上樓。”
“劍子,你受傷了。”佛劍溫柔地說。
“呵呵,小意思。我們上去吧。”劍子輕鬆地回答。

坐在沙發上的圓兒手裏握著電視遙控,沉迷在晚間節目裏。劍子和佛劍坐在廚房的圓桌子旁。佛劍翻遍劍子所謂的急救箱,也沒有找到合適應付這種傷的材料。
“你等等,我下去買繃帶。”佛劍站起來,打算離開。
“佛劍,”劍子阻止好友,“不用了,只是有點腫,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坐下來聊聊吧。說起來有二十多年沒見了……”
佛劍點點頭,輕輕拉過旁邊的木椅。“是誰幹的?”
“我晚上辦案子,去了趟NIGHT。”劍子語氣輕鬆,礙於可能牽動受傷的部位,只微微抖抖嘴角,劍子希望這樣的笑容足夠燦爛。
“人?傷你的人?普通人不敢對警官動手。”佛劍語氣強硬,勢必要得到兇手的名字。
“疏樓龍宿。”
佛劍眼中劃過一瞬的厲芒,接著便恢復到往日的平靜。劍子悉數看在眼裏,卻沒有說話。“疏樓龍宿,紫垣的龍首。”佛劍說道。
“沒錯,也是你作為金猊老大最強的對手!”劍子說道。
佛劍沒有回答。臉上的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眼中的是清澈,是悲天憫人的善,是逆轉天命的決然,像超脫世俗的天者,似乎這些稱謂已無法影響他的決斷。
劍子有些受不了這樣僵持的局面,“為什麼不否認?為什麼不解釋?我需要你的回答!佛劍!”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金猊的人。”
“哎……”一聲長歎。“為什麼?為什麼啊?!!”劍子無法理解,也不能接受。心中的是失望:只要他否認,劍子就可以相信那個人不是眼前的好友。但是他沒有否認,劍子知道,佛劍從不會欺騙。生活有時候的確無奈,劍子感覺肩上的擔子沉重到把他壓倒。從來瀟灑地笑對人生的他,也會有悲傷,躊躇的一天。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佛劍平靜地問。
“剛剛,在計程車上,看你們的資料。雖然沒有照片,我想,叫佛劍分說的人應該不多。”
佛劍默不作聲。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這麼多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你到底還隱瞞了多少?”
“你知道其實比較好,我不想騙你。”佛劍回答,眼睛仍是仿佛超越了一切世俗的不含一絲雜塵。
“呵……讓我知道,讓我來承擔這樣的結果?有時候,沉默的佛劍才是最狠心的。”
“對不起……”佛劍說道。
“我不要對不起,佛劍,現在說這些是不是有些太晚?”劍子似乎有些絕望,這樣的打擊對他來說是難以想像的。
佛劍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劍子,似乎無形的沉重壓在他有些單薄的肩膀上。
“在我眼裏,你永遠是朋友。”佛劍說。
“我們這一刻還是朋友,那麼下一刻呢?不知道會站在什麼地方,持什麼立場。佛劍,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選擇這條路。你的選擇我無法阻擋。我只希望,我們不會有悲劇的結局。畢竟,那不是我樂見。”
佛劍點點頭。
望著木桌上放著的資料袋,劍子咬咬牙。那就先從紫垣開始吧,今晚的結下的仇,早晚要清算,而且,自己獲取的資料,紫垣的遠遠多於金猊……


NIGHT最高層中心很少人能夠進入的房間,它的面積幾乎覆蓋了整個樓層。
此時,疏樓龍宿側臥在房間中央的超大碼床上,口裏銜著煙。華麗的吊燈潑灑的柔和燈光映在絕美的臉上,形成一副美麗畫卷。畫中人微睜看眼,望向走進來的黑衣男子。
“龍哥,您沒事吧?”
“小尋,汝這麼問是不相信吾之能力了?一隻小小的蒼蠅,何需吾動一指?”
邪影略點點頭。“龍哥的身手我們自是知道,只是低賤的人,怕污染了龍哥的眼。”
“哼,這個人,早晚讓他瞭解吾紫垣的厲害。”
“龍哥,要不要暫時停止NIGHT的地下業務?”
“不用,下次他再來,直接報到吾這裏。讓吾來陪他好好玩玩。”豔麗的臉上露出危險的信號。龍宿摟過邪影的腰,細細品嘗著他的味道……

經過晚上的一架,龍宿感到有些累了。很早就躺下的他卻怎麼也睡不著。剛才摟著邪影,有好幾個興奮的時刻腦海中都閃現出晚上那個鬧事男人的身影,即使現在,本該熟睡的龍宿也越來越煩躁。原因是那個可惡下賤的人,總是很不自覺的蹦到眼前。
和男人接觸,龍宿不是第一次,也不止一次,但他都沒有仔細看過對方的臉,沒有觀察過對方細微的神態。晚上只有寥寥數秒的對視卻似乎在眼前定了格。那張寒酸的苦瓜臉越是揮之不去,人便越是煩躁不已。
龍宿走下床,“哢”打響打火機。吸一口煙,似乎煩躁也減了不少。繚繞的霧彌漫開,悠悠飄轉在屋子的各個角落。劍子身上的味道不同于龍宿。即使抽煙,龍宿也保持清香。而那個男人,確是帶著汗水與衣服上肥皂的混合味道……就是這種普通男人也許都具備的味道讓從小沒有踏出紫垣半步的龍宿產生說不出的感覺。思路停留在此片刻。龍宿果斷的掐短剩下的大半顆香煙。
“改天見,親愛的阿sir,吾多的是時間奉陪!”


警局的電話聲和說話聲像往日一般繼續。劍子卻還沒有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老大不會是昨天一下,就被打的爬不起來了吧?”慕少艾擔心的再次想門外望望。
“應該不會吧!”杜一葦嚷道。“我看劍sir昨天還沒什麼大礙,跑上TAXI的時候動作很敏捷。”
“該不會去會什麼神秘朋友,掉到溫柔鄉里了吧?”慕少艾竊笑。
“呀!”杜一葦一排腦袋。“劍sir找到人生伴侶了!還偷偷幽會不告訴我們!!”
“你們鬼扯什麼呢?!”劍子此時走進一組的辦公室。“一大早不給我好好幹活,淨在這閒話!”
“劍sir,你上班遲到了。”杜一葦好心“提醒”。
“你不說我還真忘記了。老杜你每天都遲到,得好好提醒你一下。”劍子忿忿地說。“局長對報告還算滿意,我剛從他那裏回來。”
“嘿嘿,老大,昨天我逮到那幾個小子,這次局長叫你,恐怕是大大地誇讚了一番吧?”慕少艾得意地問。
“誇什麼誇,還不是老樣子,一頓臭駡!!”看到眾人吃驚的表情。劍子無奈地繼續道:“他指著我臉上的傷,說我破壞警局形象……”


夜,如期而至。華燈初上,一切罪惡和交易便自動銷形,隱藏到更深的角落。
霓紅把海水映成了無顏六色,隨著微波構成一副頗具抽象色彩的畫卷。霓紅照射不到的海面上卻是一片黑暗。風似乎也停止在這裏,烘托出令人恐懼的靜。
海港側面的小岸口裏散發出微弱的燈光,和幾個人影交錯相疊,與周圍的環境形成對比。
談話聲,點數聲伴著哨子聲,隱隱約約潛伏在這個荒僻的海港深處。
忽然一道槍聲,打破了四周的平靜。接下來連串的槍聲似乎為了應和第一個聲音一般,毫無喘息地連接下去。叫駡、呻吟的聲音攙雜其中,仿佛為了平衡掉方才刻意壓底聲音時的無奈。只稍稍十幾分鐘後,四周再次安靜下來。黑夜中,似乎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砰砰的一陣重物落水的聲響過後,便再也沒有動靜。

劍子帶著兄弟來到NIGHT,卻意外地沒有受到阻攔。
“看來都準備好了呵!”劍子對站在裏門門口微笑著向自己打招呼的穆仙鳳冷冷地說道。“我們有的是時間,就看你們能不能受得了沒有生意!”
“嘟嘟嘟……”劍子手機響起來,放的是月吟荷最新單曲的MIDI,慕少艾在他身後竊笑。
“什麼?!!好……好……”劍子掛掉手機,緊鎖的眉頭預示著形式的嚴峻。“少艾,我們走,有情況!”
“要小釵留在這裏嗎?”
“不用,所有人都跟我走!”
穆仙鳳目送警官們走遠,身後一個小弟匆忙跑過來。“鳳姐,不好了!貨出了問題!”

在距離偏僻港口的盤山公路另一頭,一量黑色的寶馬停靠多時。忽然,盤山公路拐角處車燈漸明,兩輛麵包車停靠過來,從車上下來幾個男子。其中一個恭敬地立在黑色寶馬前。車窗漸漸被搖下,卻看不清楚裏面人的樣子。
“蜀哥,一切都辦好了!”
車內沒有任何動靜,站在車外的黑衣人默默而立。片刻過後,車窗緩緩上升。隨後黑色寶馬在眾金猊兄弟的注視下,漸行漸遠……

劍子一行人趕到時,見證科的幾個醫師已經在附近巡邏員警的幫助下封鎖現場,取得了第一手的線索。劍子跨過黃色警戒線,看到的是倒在岸邊灌木叢裏的屍體和停靠在臨時碼頭的一艘小型貨船被燒焦的船體。
“是重案組的嗎?”一個巡警走過來。
劍子點點頭。
“大概晚間9點半左右這裏發生了交火,死者有九人。船上沒有貨物的痕跡。但在海面發現有未完全溶解的粉末,初步猜測應該是毒品。”
劍子點點頭,回頭對其他兄弟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起!我們又要加班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