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 莫素]心悅誠服 2
[ 2006-11-29 15:29:00 | By: 笛卡兒 ]
 

(二)

正在家中清點戰利品的莫召奴被突然進來的君夫人嚇了一跳,慌忙收拾一桌子的雜物,莫召奴責怪道,“姐,進來怎麼都不敲門?”
“我敲了,你沒應。”君夫人端著一壺花茶進來,笑容滿面。“今晚要與琉璃集團總裁會面,你可不准溜了。”
“姐姐去不就得了!”
“你這個花座集團未來董事長連自己兄弟公司的老闆都沒見過,像話麼!”君夫人斟茶。
“我討厭和老頭子吃飯!”
“人家只比你年長幾歲!”喝一口甘甜的花茶,君夫人說“看看人家多有本事,你什麼時候才能獨當一面啊?”搖頭歎氣。
莫召奴滿不在乎的飲茶,“公司有姐姐就夠了。”
敲莫召奴的頭,君夫人不滿的說,“休想讓我幫你看著公司,我還急著嫁人呢!”
笑,莫召奴道,“反正你都嫁不出去了。”
一眼恨過去,君夫人道,“今晚你敢跑,我明天就凍結你所有的信用卡,看你怎麼去追女孩子!”
“哎呀,姐姐不要啊!”莫召奴趕快屈服,雖然他的錢從來沒花在女人身上。
君夫人不理睬,長揚而去。莫召奴把戰利品再翻出來,這麼多張金卡,看來這傢伙挺有錢的麼!對著身份證上的頭像莫召奴自言自語道,“素還真,哎呀,多麼有趣的傢伙,真想再逗逗他,”回想昨夜的驚天動地,“早知道就先找他要電話號碼了,現在怎麼辦呢?總不能上門去找吧!”莫召奴壞笑,把身份證上的位址抄下來。


素還真回家換了一套衣服後就匆匆趕去公司,素續緣見素還真一臉不悅,敢想自己父親的相親一定很不順利,不由心裏難過。可憐的父親,遭受了失戀打擊都不忘工作。送走素還真,素續緣回屋乖乖的把父親換下的衣服打包,準備送到洗衣店去。剛踏出門,便發生了令他措手不及的緊急事件。
一輛红色的敞篷阿爾法羅密歐調轉車頭,停在門口,頓讓素續緣詫異。一個藍衣人從車上下來,只見此人眉清目秀,氣質高雅,風度翩翩,超凡脫俗。
素續緣感慨,第一次見到這麼娟秀的美人,看他緩緩朝這邊走來,素續緣抱著衣服問,“請問你找誰?”
“我找素還真。”
“找父親麼?他去上班了,請問你是?”
果然是他兒子!一幅和藹的笑容,“我昨天和你父親見過面。”
昨天,那豈不是父親的對象?這麼漂亮的愛人,老爸真有本事!明白對方的來頭,素續緣笑臉盈盈,“我是素續緣。”
“我叫莫召奴。”對方笑得柔情似水。
“莫阿姨,進屋坐吧。”素續緣甜甜的叫道。
莫阿姨!?莫召奴的笑容頓時無影無蹤,雖然他確實長得有些清秀……好吧,他確實比很多男人都美麗動人一點點,但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這還真是兩父子啊,先後將他性別認錯!
進屋,莫召奴觀望這間裝修的很雅致的房子,一塵不染的白色地板,搭配褐色的木式傢俱,單調而溫馨。素續緣放下衣服,給莫召奴倒茶。
“續緣,你爸什麼時候回來?”喝一口甘甜的茉莉花茶,莫召奴直接切入正題。
“估計要晚上。”素續緣端著茶壺加滿。
晚上啊,想著該死的晚餐,莫召奴料想今天是見不到那個非常有趣的素還真了。“你一個人在家?”喝茶。
素續緣點頭,趕快加滿茶水。
“你爸平時都這麼忙麼?”繼續喝。
繼續加,素續緣回答,“他總是這麼忙,”有點難過,接著說“不過我理解。”
再喝,莫召奴說,“你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素續緣再倒滿,說“莫阿姨喜歡我父親嗎?”
“啊?”被這個問題問得莫名其妙,莫召奴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和素還真才認識一天而已,真要說對他有什麼感覺的話,就是覺得這人特別的有趣。咕嚕咕嚕喝茶——
“我爸常為了工作廢寢忘食,不會照顧自己,這次的相親也是我和屈伯伯勸了好幾次才同意去的。”素續緣邊說邊加茶。
相親?莫召奴差點笑噴,原來他昨天是在等相親物件啊!
“莫阿姨,你要多體諒體諒我爸,他雖然不會甜言蜜語,但一定會是個體貼妻子的好丈夫。”素續緣的眼中透著期待。
“放心,”面對素續緣的真情切語,莫召奴拍拍他的肩膀,微笑的說“你父親交給我好了。”
“莫阿姨,你真好。”素續緣無比感動,繼續為莫召奴的茶杯裏添水。
“不過續緣啊,”莫召奴趕緊用手蓋住茶杯,“別再添了,我都喝六杯了!”


傍晚,剛和屈世途回到家的素還真犯疲憊的靠在沙發上,跟兒子說一會還要出門,讓素續緣自己吃晚飯。
素續緣看著勞累的父親心痛的說,“爸,你別太奔波了,身體要緊。”
素還真摸摸兒子的頭,安慰道“放心,老爸有分寸。”
“對了,”素續緣彙報,“今天中午莫阿姨來過。”
“莫阿姨!?”
點頭,素續緣眨眨眼說,“就是昨天和父親相親的莫召奴阿姨。”
頭馬上開痛,聽聞莫召奴來過的素還真險些氣得吐血,馬上警告兒子不准聽信莫召奴的話。
“爸,”素續緣不解的問,“莫阿姨長得漂亮,性格又好,為什麼你不喜歡呢?”
他性格好!?想起昨夜的慘痛經歷,這仇還沒報,這傢伙就跑來蠱惑他兒子!素還真恨不得將這混蛋嚼來吃掉。“不准就是不准!”素還真怒。
素續緣委屈的點點頭,素還真換了套禮服和屈世途去赴約。坐在車上,屈世途又開始嘮叨,“人家都找上門來了,我還以為你昨天不順利呢。我說你也別太挑剔了,續緣需要媽媽。”
“閉嘴!”素還真越聽越火大,“要不是你亂介紹物件,我昨晚怎麼會……你還敢說!”
“你昨晚怎麼了?”
素還真滿臉尷尬,“少囉嗦,開車!”


已經在餐廳等待的君夫人嚴重警告自己的弟弟一會老實點,不准放肆。
一身正裝的莫召奴渾身不自在,連連點頭答是,心裏只希望能早點結束,順利從素續緣那裏騙來的素還真電話號碼等著他好好利用呢!一想到素還真可能出現的憤怒表情,莫召奴更是迫不及待。
“喂,你有沒有聽啊?”君夫人對一臉傻笑的弟弟說。
“什麼?”
“你!我給你介紹了半天琉璃集團,你居然一句都沒聽!”
一心掛念素還真的莫召奴確實是半句話都沒聽,連會令他錯愕萬分的內容也錯過了。
“算了算了,”君夫人無奈,“你呆會就像平常一樣裝安靜就好。”
“老本行,放心!”莫召奴笑答,思路再次回到牽掛的素還真身上,埋頭苦思一會怎麼打電話調戲他。
這時,素還真與屈世途剛剛到達餐廳,由服務員帶到豪華包間。雖然只是晚了幾分鐘,但素還真還是為自己的遲到深表歉意,顧著向君夫人道歉,一時間忽略了旁邊低頭沉默的年輕人。
“召奴,這位就是琉璃集團的總裁素還真先生。”君夫人拍拍身邊的莫召奴。
素還真!?
召奴!?
此刻才注意到彼此的二人頓時目瞪口呆——
“召奴,快問好啊!”君夫人焦急的催促愣住的莫召奴。
“啊,你好。”莫召奴猛地回神,起身鞠躬。
素還真一臉鐵青,兇狠的盯著莫召奴,拳頭捏緊。“你……好。”艱難的吐出兩個字,素還真深感怒火在胸腔燃燒。
望著素還真氣得發紫的臉蛋,莫召奴不由開懷一笑,美得無懈可擊的笑容。
哎,莫召奴感歎,這就是緣分啊!

素還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吞下晚餐的,他看著莫召奴那張讓所有人都喜歡的溫柔笑臉,就恨不得把前面的盤子一併咬來吃下。君夫人跟屈世途聊了半天,而一貫善於言辭素還真卻一直沉默。
“召奴,你以後要跟著素先生多學習學習怎麼做生意。”君夫人說。
“好啊,”莫召奴繼續那無敵的甜美笑容,“我很有興趣到琉璃公司去學習,不知素先生同意嗎?”
“不行!”素還真堅決拒絕,這句不行頓時令場面尷尬,無可奈何的補充,“那個……花座少爺位高權重,來琉璃太委屈了。”
“沒關係,”莫召奴不放棄,“我很想體驗一下公司的生活,姐姐你同意嗎?”扛出王牌。
君夫人對弟弟突如其來的上進即驚奇又欣慰,“素先生,就讓召奴去你那吧,年輕人應該吃點苦。”
“這……”素還真一臉為難。
“沒問題,”屈世途馬上開口,“只要花座少爺想來,琉璃隨時敞開大門歡迎。”
“那太好了。”君夫人開心的說,“召奴,你明天就去琉璃報導。”
“好。”莫召奴一臉得意。
素還真狠狠瞪了屈世途一眼,可憐的不知所以的屈世途一身寒意。得逞的莫召奴繼續得寸進尺,在桌子的庇護下踹了素還真一腳。素還真哎呀一下,幾乎暴跳,憤怒的看向莫召奴。
莫召奴親自為素還真的酒杯斟滿香檳,聲音溫和的說,“素先生的臉色很差哦。”又給自己斟滿,舉杯。
礙於面子,素還真不情願的與莫召奴碰杯。“把我的身份證和銀行卡還我!”素還真咬牙切齒的用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
“哎呀,素先生那麼多張卡呢,”莫召奴壞笑,緩緩湊近素還真。素還者立刻警惕的往後縮,莫召奴按住素還真的手,不顧在場的君夫人和屈世途,曖昧的貼近素還真的耳朵,輕輕地說,“我看這樣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們慢慢來,一次一張。”
噗!!!——
素還真當即噴了莫召奴一臉香檳。
“素還真啊,你今天怎麼了?”驚呆的屈世途趕快叫服務生拿毛巾。
君夫人也對失常的素還真驚異無比,手中的刀叉哐當哐當掉地。
“對不起……我,我……”素還真的臉頓時通紅。
“沒關係,”莫召奴極其有風度的說,接過服務員的毛巾慢慢擦拭,“我去一下洗手間。”轉身去洗手間。
恨死莫召奴的素還真真想追到廁所狠狠揍這小子一頓,害他這般丟人現眼!“君夫人,實在對不起,我今天失態了。”
君夫人勉強的笑笑,“沒事沒事,年輕人不會在意這麼多。”
回來的莫召奴依舊一身風采,只見他滿臉微笑的對屈世途說,“屈先生,我想和素先生多交流交流,可否與你換一下位置?”
素還真倒吸一口氣,只感覺腦中一片空白。屈世途當然非常大方的讓出素還真身邊的座位,莫召奴不客氣地坐到素還真旁邊,素還真只感全身青筋暴動,血壓飆升。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