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8 by 笛卡兒
[ 2006-11-27 15:36:00 | By: 笛卡兒 ]
 

第八章


佛劍回到自己的別墅,交待保姆把圓兒帶去花園玩耍,等待他歸來的蜀道行告知三元老今日淩晨橫死自家門口的消息。
頓時,佛劍的面部滑過一絲透徹的寒冷,先前的和善與親切蕩然無存,眼中留下的是陰冷的怒意,“兇手——”只有兩個字,佛劍的目光兇狠。
“可以肯定是紫垣,但是是什麼人下得手還需要調查。”蜀道行說。
“我要兇手的名字,”佛劍的語氣冰冷,“還有聖蹤的仇,一併血償!”控制著心中的憤怒,表現出來的依然是沉著和穩重。
“這件事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也許可以讓警方去針對紫垣。”
“不!”佛劍堅決地說,“我要疏樓龍宿和他的紫垣為此付出代價!讓他知道金猊並非池中物!”聽到警方,佛劍的心不由顫動了一下。如今的他,竟連自己的身份都不敢告訴他,哈哈,何等可笑!
“我明白了,”蜀道行清楚佛劍的脾氣,一旦認定就決不會放棄。“聖蹤的傷勢大為好轉,正在辦理出院。”
簡單的嗯了一下,佛劍的目光轉向庭院裏嬉戲的圓兒。世事如棋,變化實在太快。大戰將至,他嗅到血腥的味道。腦海中有一個人,原本封印的記憶慢慢打開,他從不曾想過自己會以這樣的身份與他重逢。如今的他們,是敵是友?
“道行,”佛劍突然喚道。
“嗯?”
“今晚,我想去見一個老朋友。”始終,他還是拋不開。
身為金猊首位,朋友可謂寥寥,鮮少有知己的佛劍口中竟出現老朋友三字,蜀道行有些詫異也有些驚喜,“我明白,你放心去就是。”唇邊留下一抹濃郁的笑容。


夜,總是來得毫不猶豫。
劍子帶領眾手下來到NIGHT夜總會,紫垣名下最大的物業。紫垣慣有的奢華風格一覽無遺,宮廷燈飾熠熠生輝,爭相炫耀。黃金,水晶,紅毯,美人,在這絢麗的世界裏不足為奇。
面對來勢洶洶的員警,出門迎接的穆仙鳳一臉溫柔笑容。“不知各位阿Sir來訪有何要事?”
拿出搜查令,劍子冷冰冰地說,“我們懷疑這裏涉及非法經營,現在要進行搜查。”
穆仙鳳不慌不忙,笑道“阿Sir,我這裏這麼多客人,您這一搜查叫我怎麼做生意啊。”
“那是你的事。”
“不如這樣吧,”穆仙鳳玉指揮動,旁邊的手下立刻遞上來一疊厚厚的鈔票到她手中,“阿Sir們這麼辛苦,這些小錢請大家喝杯茶,給個面子通融一下。”說完,將錢塞到劍子手中。
啪!——毫不遲疑的一掌揮開,鈔票嘩嘩散落。
“少給我來這套!”劍子面色嚴峻,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你再妨礙我們查案,我就把你帶回警局!少艾,帶人搜!”一聲令下,慕少艾與羽人帶著諸位警員進入NIGHT搜查。
穆仙鳳的臉色頓時陰沉,心知無路可退的她只好附和,“阿Sir,這裏面肯定有誤會啊。”一個眼色,其中一個手下隨即離開。
不理會穆仙鳳的訴說,劍子帶領葉小釵和杜一葦進入大廳,穆仙鳳緊隨其後。絢爛的霓虹燈下,奢靡放縱的人群正隨著音樂的節拍歡愉。大批員警人員的突然進入造成場面一瞬間的冷清,人群中傳來奇怪的質疑,為避免麻煩不少人紛紛迅速離開夜總會。
穆仙鳳趕緊對離開的客人笑容滿面,“招待不周,今天的消費全免,歡迎下次再來。”見狀,NIGHT的服務員也立刻極度恭敬的對眾位元客人賠禮道歉,服務態度之誠懇令人讚歎不已。
這時,調查回來的羽人向劍子報告,“倉庫有大量走私的外國名酒和香煙。”
劍子示意的點點頭,不滿意,不應該只有這些!
突然傳來一聲“給我走快點!”,另一邊的慕少艾眾人一步一推的押著幾個青年男子進來,“報告,這幾個人身帶毒品,屬下懷疑這裏有人進行毒品交易!”故意扯大嗓門。
就是這個!劍子沖慕少艾滿意的微笑,回頭向穆仙鳳,表情嚴肅“這下你怎麼解釋?”
“阿Sir,我們做的是合法生意,這絕對和我們無關!”穆仙鳳憤恨的望著被抓的幾個青年。
“是嗎?”劍子悠然的坐下,這種高級皮沙發還真是舒服啊,高傲的說“你也是幫人打工,別自找麻煩,叫你們老闆出來跟我解釋吧。”
“這……請阿Sir們稍等。”無奈,穆仙鳳示意手下去請出老闆。
慕少艾得意的溜到劍子耳朵邊,低語“老大,我做得不錯吧!”
劍子故作清高的點點頭,“嗯,還不錯。”
“那該多發點獎金了吧?”
“滾滾滾,一邊去,別妨礙我辦案。”
慕少艾狡猾的吐吐舌頭,安靜得呆在一邊看好戲。
不會,一身黑衣的邪影出來,劍子對這張驚豔的臉記憶猶深,誰能想到這麼個看似弱不經風的美少年居然能將他這個重案組組長毫不費吹灰之力的扔出酒店?
邪影也是一愣,居然是他!面上流露出一絲不安的色彩,他對劍子說,“我就是NIGHT的老闆,警官現在想如何?”
“你是老闆?”劍子反問,誰不知道NIGHT是紫垣的,誰不知道紫垣是疏樓龍宿的,呵呵,這小子!
點頭,一向沉默寡言的邪影不作任何辯解。劍子望著這幅俊美的冷酷容顏,不知為何邪影清澈的目光令他有些不忍,像是個迷失方向的無助孩子。然而這雙眼睛又透著傲人的氣魄,決不服輸的堅毅氣質。他不想去傷害這個孩子,也不想令他難堪,收起尖厲的話語,劍子和氣地說道,“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去叫真正的老闆出來吧,否則今天不會輕易做罷。”
遲遲不肯行動的邪影依舊與劍子僵持,深知無法收場的穆仙鳳只得勸說邪影別吃眼前虧,隨後派人去請正在頂樓總統套房休息的疏樓龍宿。
得知居然發展到要自己出面,龍宿極其不悅,同時也對這位大膽到敢請他出面的員警產生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讓鳳兒和小尋都應付不了?身披白色貂毛大衣,慢悠悠的從豪華電梯裏走出,映入眼睛的居然是那個多次對他無禮的邋遢鬼!
“又是汝!”龍宿對這位不堪入目的警官憤恨到極點。
又是?慕少艾等人還在好奇這句話的時候,劍子咬牙切齒的回敬道,“能再次目睹紫垣龍首的風采,真是我的榮幸!”
“汝三番五次攪吾興致,實在可恨!”龍宿毫不客氣地發表憤怒,想不到這傢伙居然是員警?早知那晚就將他做掉罷了!
攪他興致!?馬上被對方的不屑態度激怒,腦子裏回憶起那一幕尷尬的場面,劍子顧不得風度,脫口而出“你以為我還樂意見你不成!”
“呵,不敢光明正大的相見,汝偷窺他人的嗜好還真是庸俗的可笑!”一臉鄙夷的邪笑。
“庸俗?你以為你又高雅到哪里去!”被戳到痛處,劍子大怒,“倒男不女的死人妖!”
“汝……吾之華麗豈容汝踐踏,與汝計較有失吾之風度!”
“你還有風度?啊,對對對,真是華麗無雙的大小姐啊!”
“賤民,吾看汝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就會逞口舌之快,有本事就以男人的方式的來解決!”挽袖子,捏拳頭。
“正合吾意!”卸下貂毛白外套。
一個高居紫垣龍首之位,一個堂堂重案組組長,竟因為幾句口角發生衝突而要大打出手,在場的每個人無不驚訝。
“鳳兒,小尋汝們退下,讓吾好好教訓這個不識抬舉的傢伙!”
邪影不肯退下,擔憂的說,“龍哥,這種事讓我來就好。”
“退下!”心意已決,龍宿絲毫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哼,算你還是個男人,”劍子回頭對自己的人說,“你們也退出去,免得被暴力的血腥場面嚇著!”活動手腕。
“老大,你太亂來了!”知道勸說無用,慕少艾帶著眾人退了出去,老大怎麼會跟疏樓龍宿有這麼大的仇恨?
手下們都撤離現場,留下兩個怒火中燒的老大。沒有多餘的言語交流,龍宿朝劍子的鼻樑上就是一拳。這一拳打得劍子倒退三步,這混蛋居然趁他不備!還以一拳,不料竟被龍宿抓住襲來的手腕,龍宿緊接著毫不客氣地使用膝蓋頂向劍子的腹部。
咚!劍子翻身倒地,看不出這半男不女的還有兩下子!還來不及爬起來,龍宿一腳踹在劍子的肚子上,劍子的身子刷的滑了幾米,撞在水晶桌上。
哐當!一陣玻璃容器破碎的聲響。
駐守門外的邪影被這聲音驚動,按耐不住想要闖入,穆仙鳳立刻將他攔下。“小尋,你知道主人的脾氣,衝動不得!”無可奈何,邪影憂心忡忡地繼續等待。
廳內的戰爭還沒結束,劍子被龍宿反手擒住壓在桌子上,龍宿膝蓋抵住劍子的背梁。“汝之本事不過如此!”譏諷對方,龍宿不禁得意。
劍子掙扎未果,開口大罵“也看不出你這假女人還不賴!”挪出另一隻手,手肘向後方的龍宿腦袋狠狠一拐,壓在身上的束縛馬上解開。
龍宿剛鬆手,劍子轉身朝龍宿臉上大力一拳,重心不穩的龍宿當即跌倒。大轉劣勢的劍子立即將倒地的龍宿壓制住,拳頭向這張他極其痛恨的臉上揮去。
龍宿哪肯乖乖讓他揍,一腳踢在劍子小腿上,劍子再次滑倒。龍宿趁勢撲到劍子,一個翻滾,變成龍宿在上劍子在下的姿勢。
面對面,四目交匯,意識到兩人正以一種極其“親密”的姿勢牽制對方時,雙方的爭鬥暫時停下。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晰地聽見,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頓時令二人頗為尷尬。
龍宿馬上跳起,只感渾身一陣雞皮疙瘩,他竟然跟一個這般低俗的人扭成一團,這是對他華麗的巨大侮辱!
劍子也覺得噁心無比,本來兩個大男人打架再正常不過,結果這傢伙一身濃烈的香水味,搞得他身上現在一股腥味!更令他嘔吐的是,近距離看這混蛋的臉,居然還覺得漂亮!
“今日之仇,疏樓龍宿會加倍奉還!”龍宿丟下狠話,轉身進入電梯離開。
劍子不在乎的哼一聲,爬起來走向門外,外面守候的眾人看見劍子出來有驚有喜。
“老大,你的鼻子青了!”慕少艾大叫。
“你這麼大聲幹嘛?怕別人不知道是吧!”劍子揉揉臉,真痛!
紫垣的人湧進大廳,卻找不到自己老大。邪影擔憂的望著劍子,微微動動唇卻沒發出聲音。知道邪影在看他,劍子對他說,“別擔心,他進電梯了,好得很呢。”
點點頭,邪影轉身邁向電梯口。
劍子對慕少艾吩咐道,“倉庫裏的走私貨全部沒收,把那幾個人帶回去問話,”再次對穆仙鳳,說“事情還沒完,我們還會再來。”

踏出NIGHT,劍子看看手錶,十點。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哎呀!”劍子一拍大腿,“忘記佛劍晚上要來了!”趕緊攔了計程車,朝回家方向駛去。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