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6 by 笛卡兒
[ 2006-11-27 15:34:00 | By: 笛卡兒 ]
 

第六章


這次的衝突引起了許久不問世事的雲棧頂三元老的注意,紫垣與金猊兩幫的老大被同時邀請。疏樓龍宿與佛劍分說並非初次見面,熟知彼此的他們雖是勁敵,卻依然能風度翩翩的笑臉的迎人。
龍宿慣有的俊美笑容總能讓人掉以輕心,殊不知這副笑容下隱藏的是最險惡的內心。佛劍的臉上就少了這份虛偽的親切,他冷漠的外表,沉穩的舉止間透露著不俗的氣質。桌子正位坐著三元老,姍姍來遲的龍宿毫無歉意,悠然的坐下。
這個行為引起了在場金猊人員的強烈不滿,“疏樓龍宿,你來這麼晚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佛劍身後的手下馬上宣洩憤怒。
“把嘴放乾淨點,龍首的名字豈是你叫的!”紫垣的人馬也不示弱。
“住口!”三元老之一的聖不賢喝止吵鬧的雙方,可是燃起的火焰哪里容易熄滅,情勢緊張。
這時,佛劍微微一抬手,這個動作令所有的金猊人員全部鴉雀無聲,他說“三老在此,你們不要放肆。”
此時的龍宿也示意自己手下停止,身邊的穆仙鳳遞上雪茄和純金打火機,點燃。
“龍宿,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你遲到的理由?!”道無法敲著桌子道。
吐煙,龍宿簡單的回答,“堵車。”
 “龍宿,你這次做得太過分了!”聖不賢責怪道,“紫垣與金猊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生意上也沒有來往,你這次縱容手下在金猊地盤鬧事,還引來了警方的注意,你怎麼解釋?”
“吾沒有任何解釋。”龍宿不屑一顧,不耐煩的抽著雪茄,對三位元老的指指點點極度厭煩。
釋非真不滿意的吼道,“你這是什麼態度!?”
“汝要吾什麼態度?發生衝突是雙方的事,汝們卻只對吾紫垣說三道四,未免不妥。”龍宿言語犀利。
“龍宿,這次本來就是你不對!”聖不賢怒道,“行有行規,你別以為你現在勢力大就可以為所欲為!當初你老爸死,要不是我支持你當紫垣老大,你能有今天?!”
一席話令龍宿的面色鐵青,他突然站起,“那要怎麼處理,三老有了結果記得通知吾一聲!”話畢,帶領眾手下揮袖走人。
聖不賢見狀,更加火冒三丈,“這小子什麼態度!”
“翅膀硬了,你哪還壓得住!”道無法轉頭對佛劍說,“放心,憑我們三個的面子,這小子還不敢胡來,絕對給你金猊一個交代。”
佛劍嗯了一聲,“有勞三老,今天的消費全記我賬上。”隨後金猊的人馬也離開。

難得一聚的三元老敘了半天舊,鬧到半夜才各自離開。最後決定由紫垣向金猊公開道歉,並讓出東區的兩條街予金猊作為賠償。
喝得醉醺醺的聖不賢一路顛顛倒倒的回到別墅,掏出鑰匙開門,迷糊間鑰匙掉地。聖不賢趴在地上找,半天沒找到鑰匙蹤跡。左右摸索未果,突然發現一個黑色身影立在自己眼前,鑰匙已經遞到他的跟前。
“啊,謝謝。”聖不賢爬起,肥胖的身子顯得庸愚不堪,接過鑰匙,卻發現對方沒有離開。
好奇的望望對方,是一個俊美的小夥子,蒼白的臉令人心生憐惜。聖不賢問,“小兄弟,有事嗎?”
點頭,柔和的聲音說,“有人托我給您帶句話。”
“什麼話?”聖不賢納悶的問。
湊近,鼻息打在對方耳邊,低沉的聲音一字一句的說道,“龍首要我轉告,望三老黃泉路上走好。”
驚訝,已經做不出任何反應,鋒利的刀刃已經刺穿胸膛。澎湃的血液奔湧而出,只感覺通身的冰涼,血液的熱度與體溫的迅速下降形成鮮明對比。深刻感覺死亡逼近的聖不賢妄圖找尋最後一線生機,卻不料肥鈍的身體連逃離的可能也剝奪。叫不出聲音,擴張的瞳孔象徵著對死亡的恐懼,眼看著黑色死神暢快的離去。

熟悉的長型林肯等待他的歸來,上車關門,高貴的紫衣人無比輕鬆自在。
“小尋,做得好。”伸手想攬人入懷抱,卻遭到拒絕。
“我現在滿身血腥,怕弄汙了龍首。”毫無表情的回答。
“哈哈!”收回胳膊,示意司機開車。
汽車發動,消失在黑夜中。


天明,徹夜未眠的劍子艱難的爬起來,彷徨的離開家坐上公車。糊裏糊塗的靠著車窗發愣,結果多坐了一站,匆忙奔下車,想著一頁書恐怖的表情頓時清醒七分,急急忙忙狂奔到警局,在警局門口差點被一輛保時捷911撞上。
急刹車,保時捷司機急踩刹車,車子在距離劍子兩釐米處停下。心神未定的劍子差點就不明不白的去見閻羅王了。看著車內的人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好像在說你怎麼擋在我車子前面?看見這個面容,昨天的慘痛回憶立刻浮現眼前,如果不是這個傢伙耽擱了時間,如果不是這個傢伙喋喋不休,他就不會趕不上演唱會,就不會去追月吟荷,就不會看到……想著想著,劍子頓時火冒三丈。
“素還真,你給我滾下來!”一拳拍在車蓋上,劍子怒眉相對。
“劍Sir,你沒受傷吧?”素還真立刻下車,擔憂地問。
但在劍子看來,素還真就是一幅怎麼沒把你撞死的模樣,叫他怒不可言!“魂都嚇沒了!你打算怎麼賠償!”
“哎呀,劍Sir啊,大清早的你站在門口發呆,不能怪我啊。”素還真道,“還好現在你與我的愛車都相安無事,也算皆大歡喜了,劍Sir還是趕快去上班吧!”
怒,更怒!有車了不起是吧,他劍子不是沒錢才趕公交的,這叫節儉!“少來,你今天不給我一個好理由,休想我作罷!”
“說到理由,倒是有一個。”素還真溫柔的笑,“昨晚劍Sir睡得可好?”
“什麼意思?”
“因為昨晚一頁書前輩一夜沒睡。”
感覺有點不妙……
“哎,連帶素某也沒能睡好,”素還真感歎,“為什麼呢?”
劍子吞口水。
素還真的笑容天下無雙的純良,“因為昨晚發現了三具身份非凡的男屍,害素某忙活了一整晚,一頁書前輩焦急的找了劍Sir一夜,結果,哎……”搖頭歎氣。
劍子周身冰涼,“素還真,算你狠!”奔進警局,立刻就被喚到局長辦公室接受“教導”。

被訓斥完畢的劍子對著三分驗屍報告不停抓腦袋,一夜之間黑幫三大元老相繼被人謀殺,而且手法一致,都是乾淨俐落的一刀割斷心脈,這一刀導致血液壓迫胸腔令死者死前連求救都無法呼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生命流失,以最痛苦最殘忍的方式結束生命,刀法之一流,可謂一絕!不單這樣,能如此囂狂的殺掉三大元老,此人身份絕非一般!
劍子眉頭緊鎖,心裏有種莫名的擔憂。是金猊還是紫垣下的手?這樣的高手藏匿在任何一個幫派都是個不小的威脅!據悉金猊的老大一向辦事慎重,應該不會唐突的對三元老下手,八成的可能是紫垣!那如果是紫垣的話,紫垣何時有這種人物?以往的調查資料中並沒有提及到紫垣有任何職業殺手,難道……又出現昨夜床上的那一幕。
劍子猛敲自己腦門,有人叫龍首,那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居然就是紫垣的疏樓龍宿!差點就釀成大錯了!這個叫疏樓龍宿的混蛋男人,劍子仙跡與你勢不兩立!
拍桌子,合上報告,劍子勇敢的再次沖進局長辦公室,面對一頁書的狂吼怒駡毫不膽怯,最終獲得夢寐以求的搜查令。


越過廢墟,有一個極其僻靜罕見人跡的小花園,破舊的兒童滑梯,腐朽的單人秋千,一幅沒落的蕭條景象。沒有人會注意到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然而對他來說,這裏卻充滿回憶與溫馨。
秋千上坐著一個寂靜的黑色男子,他憂鬱而恬靜,淒白的臉上有一雙水晶般的黑瞳,桀驁不拘的眉襯著這雙明亮的雙眸,熠熠閃爍光芒。秋千發出唧唧的聲響,他默默地等待即將來到的人。
緩慢的腳步聲,到來的朋友沒有打擾他的意圖,靜靜地走到秋千旁邊,手輕輕搭上他的肩。
“你又遲到了。”他說,不需要回頭觀望,這種熟悉的力度與溫暖是他心中深刻的記憶。
“哈,老習慣改不了啦,”對方說,看著他寂寞的表情,“你有心事。”
笑,他的笑容有些蒼涼,手摸到口袋,掏出一支煙點上。
“你什麼時候開始吸煙了?”對方有點驚異的問。
“不好嗎?龍哥教的。”他說,龍宿告訴他男人在心煩的時候都需要刺激和麻醉,有人選擇酒精,有人選擇女人,而他選擇了香煙。
“你和疏樓龍宿關係不錯。”
還是笑,他說“龍哥對我挺好。”
“既然對你好,為什麼你還是不開心?”
“哦?有嗎?”
“因為你的笑容很僵硬。”
似乎被說到痛處,他的臉上不再有笑容。
“你殺人了?”
他點頭,“又不是第一次,”有點玩笑的回答,“反正那三個老傢伙也不是好東西。”
聽到對方的歎氣,他的身體有些顫抖。
對方說,雙手重重的按著他的肩膀,“尋,回家吧。”
心,不由震動。他勉強壓抑心中的情感,淡淡地說,“還不到時候。”
轉頭一瞬,四目相交,關心的情意流露,他緩緩避開,說“不要為我擔心,我自有分寸。”他又聽到對方的歎氣,壓抑的他無法思考。
短暫的相聚後,對方依依不捨的離開。望著離去的身影,他的眼中一片迷茫。

回家,你可知我已經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