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5 by Finda
[ 2006-11-27 15:31:00 | By: 笛卡兒 ]
 

第五章


坐在組長辦公室裏可以清晰地聽到外面嘈雜的聲音,這讓本來就心煩意亂的劍子有些沉不住氣。
昨天淩晨,金猊出事,接連不斷的情況,讓警局忙翻了天。一組的成員已經連續工作了24小時,卻還是被雜亂的事情幾乎搞暈了頭。
此時,羽人留在現場排查和處理善後還沒有回來;葉小釵去鑒證科取回素醫生連夜的鑒定結果後也跑去支援;慕少艾連續做了24小時的筆錄,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面對金猊、紫垣和其他證人五花八門的證詞,慕警官只感覺到一個腦袋有兩個大,恨不得讓他們自己去爭吵個結論出來,而自己只要眼睛眯一眯也好;留在辦公室裏負責接聽電話和傳達、溝通資訊的杜一葦前12個小時還扯著嗓門對聽筒另一邊進行狂轟濫炸,後12個小時便像只缺了營養的禾秧,嘴裏仿佛念念有詞,也不知道聽筒另一邊能否辨別得清楚他的發音。


天邊泛白,外面的街道上熱鬧起來,屋子裏卻突然安靜的令人壓抑。空空如野的胃早已停止了叫囂;睡神也早被趕到無名的角落;讓劍子愁眉不展的是當前混亂的局面和接連不斷的爭端。
作為全城最大的幫派,金猊和紫垣雖然互不退讓卻也互不干涉。早前底層的爭端雖然不斷,兩幫高層卻從未傷和氣。而聖蹤的傷卻打破了多年來的制衡與沉靜,宛如平靜海面上湧起的漣漪,而過後則必然是驚濤駭浪。二死一傷的金猊這次似乎臉面上有些掛不住,雖然兩派高層都尚未對此作出反應,底下的人卻早已經動了手。平日裏早結下仇的,不管是為了搶地盤還是爭買賣,借著這次事情率先鬧了起來。有金猊的人為了“討回顏面”去紫垣地盤打架砸店的,也有紫垣去金猊的地盤“示威”,兩者發生衝突的。總之,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火拼和鬥歐在短短24小時裏衝破百起。劍子正為聖蹤受傷的案件傷透腦筋卻還必須同時關注刑事案件小組的報告並協助他們的工作。

“叮呤呤……”手邊的電話響了起來,讓陷在沉思中的劍子幾乎嚇了一跳。
“喂,你好,重案一組,劍子。”清清嗓子,整理精神,劍子迎來日出後的第一個“問候”。
“劍子仙跡!現在就給我到辦公室,立刻!馬上!”尖利的嗓音夾雜著不滿和憤怒。劍子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聽筒裏已剩下“嘟嘟”的忙音。

每次面對眼前的門,對劍子來說都像一次考驗。進警局已經有十來個年頭,對這扇門的恐懼卻似乎從未隨時間的流逝而消弭半分。
狠下心,輕輕敲門。
“進來!”嚴厲的話語,劍子只能推門而入。
局長一頁書的辦公室在整個警局大樓一側的偏中間位置,說起一頁書,恐怕是連在警校學習尚未畢業的學員也聞之色變的所在。一頁書發怒,便是狂風掃落葉——一片不留。所幸,整個警局能見識一頁書發怒的人並不多,即使恐怖,也是存在於“傳說”中、故事裏的恐怖。能親眼目睹“盛況”的人屈指可數,劍子就是這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中的一個。
劍子的腳跟還沒有站穩,一頁書便開始了對他的“洗禮”。
“我昨天才放心的把案子交給你,你就給我這麼大的驚喜!”劍子沒有說話,低著頭,盯著一頁書的鞋尖。“現在從總督到總署再到全港百姓都看著呢!我限你在3個月之內,把案子給我結了。”
“YES SIR!”
“還有,接下來金猊和紫垣的動作也給我好好盯著!再有什麼閃失!就別回來了!”
“YES SIR!”
劍子稍稍喘口氣,打算火速離開現場。腳還沒有挪動,一頁書尖利的聲音又開始洶湧噴放。
“還有!”
“YES SIR!”
“今晚就給我交報告,把這次行動失敗的原因總結出來!然後回去給我好好反省!”
“YES SIR……”

劍子回到一組的辦公室時,杜一葦和慕少艾都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羽人坐在桌子邊翻資料,葉小釵不知去向。看到劍子進來,羽人問道:“劍SIR,局長沒說什麼吧?”
聽到談話聲,慕少艾和杜一葦都睜開眼睛,慕少艾坐起身,杜一葦則翻個身,還想繼續睡。
“都給我起來!接著幹活!沒有成績出來,今年就別想放假了!”
慕少艾笑著問:“老大,局長那裏還好吧?”
劍子一聽少艾提到一頁書,臉色一下異常嚴肅起來。
“再不好好幹活,我看咱們組就可以解散了。”
“不是吧!”杜一葦嚎道。“那麼嚴重啊,劍SIR,你寫報告的時候可要考慮好了啊!我老婆還要靠我養呢!”
“有壓力就給我都動起來,接下來幾天,我們都沒的休息!”

回到辦公室,劍子從抽屜裏拿出一個月前排了很長時間隊才買到的演唱會入場券。咬了咬牙,把印著清純美少女寫真的票塞回到抽屜裏。
“我盡力吧。今天的活兒一定要儘快解決……”自言自語完畢後,劍子立刻把精神全數集中到工作上來。

臨近5點的時候,劍子把一組裏每個人手頭的工作核實了一遍,呼了口氣。心中大呼終於有時間去看月吟荷的演唱會。
“我一會要離開一下,你們先把報告整理好,我晚上回來再修改一遍就可以交上去了。”
“誒?老大,你去辦什麼事兒?”慕少艾問道。
“沒什麼重要的,出去一下,馬上回來。”劍子輕鬆地回答,仿佛這樣的語氣讓事情也顯得的確無足輕重。
“今天是14號?!!啊,對啊,今天是清純玉女月吟荷的演唱會。劍SIR,我記得你排隊買到票了,該不會是……”
“我只出去一會,你們那麼多話不如多幹點事!”劍子無奈。
羽人從手裏的檔中抬起頭:“平時我們陪老婆的陪老婆,回家的回家,消遣的消遣,不都是劍SIR替我們在這裏守著?劍SIR今天就去看一次演唱會,老杜你也應該體諒嘛。畢竟這也是劍SIR唯一的心願了。劍SIR你去吧,3個小時差不多可以結束了,我們先把資料整理好,你回來修改一下就可以交差了。”
“還是羽人理解我。我7點走,演唱會7點半開始。”
“其實我不反對劍SIR休息,但是要找對物件嘛,我看月吟呵呼聲雖然高,也沒什麼過人之處。劍SIR你喜歡別人我老杜也沒什麼可說,月吟荷……都是國中學生喜歡的嘛。”
“你懂什麼?!”劍子有些氣憤,“像現在這樣的娛樂圈裏,能像她那樣純潔無瑕的女孩子已經不多了!!”


寒冬凜冽的風被大口吸到肺裏的確不是舒服的事情,但是劍子此時狼狽地奔跑在清冷的大街上,也顧不上很多。
本來一切計畫得都很好,偏偏那個平時看起來很善良無害其實內心奸詐無比的素醫生跑過來分析鑒定報告。很多有利的證據在素醫生的分析下顯得令人歡喜,劍子的心卻如墮冰窟。時針從7指向8,又從8邁向9,直到它即將沖向10的懷抱時,素醫生才溫柔地宣佈到次為止。劍子的雙目幾乎打算在他臉上灼出洞來。
本以為至少可以趕上最後一曲,該殺的又趕上交通堵塞。劍子在公車上急的想跳下去,無奈司機怎麼也不肯開門。
遠遠看到體育場外面人頭攢動,原來演唱會已經結束。人群在向外湧動。劍子感到,自己的一個許久以來的希望,破碎了。
轉身正欲往回走,卻意外發現後邊小門的一個角落,幾個高大身影簇擁著一個穿著裘皮大衣的瘦小身影鑽入豪華轎車。幾個意外發現偶像行蹤的FANS還在車旁邊激動地尖叫,車卻慢慢啟動了。
“沒有看到演唱會,至少要拿到簽名……”仿佛下定決心,劍子向著車的行駛方向奔去。

劍子可以確定載著月吟荷的車是停在這所5星級的酒店門前的。只可惜自己還是慢了一步,踏進酒店時,早已不見她的身影。有些失望,卻也不甘心。忽然間一個熟悉的身影讓劍子立刻恢復了作為員警的敏感和警惕。
那個人是紫垣上層主管酒吧生意的頭目。他的資料,劍子在警署的檔案庫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靜靜觀察和跟蹤此人,劍子竟然發現很多紫垣的高層都守在大廳裏。
能讓如此重要的人留守在一層大廳,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紫垣的老大在酒店裏,或者交易或者會見客戶。但是不論哪種,對於劍子來說都是大收穫。
“看來沒有白追。”劍子暗暗笑道。悄然隱沒在守衛森嚴的大廳中。

幾個身穿黑色風衣的高大男人守在一個豪華包間的門外。一會一個看起來像是頭目的人輕聲走過來對門外男子耳語幾句,隨後,一行人都離開18層的通道。
劍子等人走遠,悄悄從安全出口的玻璃門後走出來。
他走向那扇華麗的大門。因為沒有帶工具出來,無法聽清楚門裏面的談話。劍子把耳朵湊近,也只能聽到斷斷續續的音節。
手握上門把,輕輕轉動,才發現門並沒有鎖。憂鬱片刻,劍子推門而入,即使知道這樣做很危險,他還是隻身一人闖了進去——

屋子從佈置來看顯然是個總統套房,鍍著純金的傢俱,枝形吊燈下超大碼的四腳床上傳來急促的呼吸和女人的呻吟聲。
似乎感覺到身後有人,伏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回過頭來,健美的身體半藏在金色床單下。細長的眼睛微闔,透露出的是危險的訊息。女人感受到男人動作的停止,也微微抬起身,望向門邊。她頭髮淩亂,呼吸紊亂,通紅的臉頰讓她沉迷在情欲裏的雙眸看起來更富有誘惑。口中發出的聲音是如此糜爛而誘人。
劍子仙跡愣在門口……這個場景是劍子一生都不能忘記的回憶,可以讓他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消化。
床上的人正是PEARL裏對自己無禮的紫衣男子,而他身下,卻是劍子心中永遠最純潔的玉女——月吟荷。
失望,憤怒,尷尬……立刻包圍了劍子,在他幾乎忘記應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時,就已經被一群高大的黑衣人包圍了。
一個年輕的男子走過來,一把抓住劍子的衣領,把他往門外推。劍子知道,現在的情形,不宜反抗。
“小尋,汝應該知道怎麼處理垃圾。”好聽的聲音,語氣卻是駭人的冰冷和殘酷。
“是,龍首。”
劍子還沒有對這個稱呼加以反應,就已經被男人扔出了門外。

把人狠狠摔在酒店的門口,邪影回到龍宿的房間。月吟荷已經離開,龍宿穿著真絲的浴袍坐在床邊吸煙。透過嫋嫋上升的煙圈,可以看到龍宿半敞在浴袍下結實的身體和光潔的皮膚。邪影垂下眼,“龍哥,人已經清理掉了。”
“能壞吾兩次興致,此人膽量不小。小尋,汝去查查他的來歷。”
“是,龍哥。”小尋應道。“另外,雲棧頂的三個老頭過問聖蹤之事。”
“哼,三個將死之人,還以為現在是他們那個時代嗎?吾沒有動他們,是看在吾父生前與他們交好的面子上。”龍宿狠狠說到,手中的雪茄因為加大的力道而扭曲。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