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3 by Finda
[ 2006-11-27 15:29:00 | By: 笛卡兒 ]
 

第三章


羽人陪伴慕少艾在黃金大道的幾個魚龍混雜的小街區饒了一個下午加第二天的整個上午,也沒有發現線人的蹤影。連平日裏和他一起私混的幾個小弟也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哎……走了這大半天,連個跟班的都沒瞧見,老大可真會給咱們找差事。”慕少艾抱怨道。
“平時他們都在這裏的,再找找吧。”羽人認真地說。
“不如我們去那邊那家魚仔面坐坐吧。小鳥你不累,我可吃不消了。”慕少艾誇張地按按肚子,以表現生理上的抗議。
“喂!小子!我說你再跟我裝也沒用!你以為我老秦是好惹的?!!生意不好是吧?!老小們,給我砸啊啊啊啊!!!”突然一個高到刺耳的尖利聲音從街角上空刺穿而來。
羽人和慕少艾幾乎同時相向而視,慕少艾一副“終於找到你了”的狡猾表情。
此人正是秦假仙,算得上是個很有名的人物。至少,在警界和黑社會裏是響噹噹的,當然也要算上在紫垣和金猊地盤上的買賣人中間。
此人亦正亦邪,是懸浮于正道,黑道與市井之間的混混。他向普通店鋪裏的商人收取保護費,向紫垣,金猊和警方提供線索。可以說是這三方最想剔除也最離不開的人。也就是憑著這樣相互牽制而成平衡的局勢,秦假仙漸漸成了三界裏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
此時,他帶者兩個小弟,蔭屍人和業途靈向一個水果攤的小老闆收取高額保護費。老闆看起來是個新來的,顯然不知道秦假仙為何許人物,硬是不肯給。眼瞧著兩個小弟要掀攤子,正不知如何是好。
羽人的手拍在老秦的肩膀上。秦假仙回頭一瞧,臉像翻撲克牌一樣立刻變換了顏色。
“呦!我以為是誰?原來是羽人警官啊!好久不見,好久不見!劍SIR可好?其他兄弟可好?”一副見了親人一樣的熟稔表情。
羽人沒有秦假仙那麼興奮。倒是慕少艾湊過來,也很配合地與他稱兄道弟。
“我說老秦啊,你又在欺詐無辜百姓!恐嚇,惡意破壞,我憑此已經可以帶你回警署做記錄了。”慕少艾一副難得的正人君子的表情,似乎真要對秦假仙秉公辦理。
“哎呦呦,慕大警官呀。我以為是誰呢!說起來啊,我老秦也真是不容易。家裏大大小小,每個都是張嘴,吃的喝的哪個不是錢。想我兄弟們,個個與我出生入死,為了這三個區的繁榮安定,用肉和刀子拼。還有我家花仔,為我提心吊膽。哎……”說著說著便開始揉眼睛,也不知道是否真揉出點鱷魚淚來。
“我說行了。有正經事找你辦,我們找個地方詳談。”慕少艾無奈地說。這秦假仙是個鐵嘴,在一組裏,慕少艾也算得上是巧舌能簧的,在秦假仙面前,便是自己說一句,對方能說十句。慕少艾只能感慨人外有人。
“好!看在兩位警官的面子上,今天我江湖智多星就不跟你計較。老小們,我們走!”秦假仙沖著水果攤子吼到。


夜來的特別早。天空卻因為霓紅的照耀而絲毫未減顏色,它被任意塗抹成紅色,紫色,藍色……一切的罪惡,奢靡,放縱和頹廢都可以被掩藏在五彩絢爛的天幕之下。
劍子下午聽完羽人和慕少艾的報告,便決定親自一探紫垣老窩。即使對秦假仙所說的地點還有相當的懷疑,但是很多線索說明,PEARL  PUB的確是龍宿的產業之一。雖然說是間酒吧,它卻不同於其他紫垣的產業。PEARL專門服務于富商和政客,地理位置也處於環境幽雅的富人區。如果說地下酒吧是探聽紫垣下層動向的好去處,那麼PEARL就絕對是紫垣上層行動的風口。
晚上七點左右,劍子和羽人在PEARL的正門外碰頭。羽人看到穿著夾克的上司,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妥,卻也無法讓這個想法清晰起來。
兩人的腳尚未落入PEARL的大門,便被門口高高大大的保鏢攔住。
“不好意思,兩位先生,此處是私人俱樂部,不是會員,無法進入。”漠然的態度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歉意。
“哦?為什麼?我們有錢,你們開門做生意,要的就是錢,哪里有不歡迎客人的道理?”劍子有些憤怒。
“對不起,說過了,不是會員是不可以進入的。”高大的男人擋住去路,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叫你們老闆出來!”劍子此時是真的有些憤怒了。連門都進不去,怎麼能叫他堂堂重案一組的老大拉得下臉。
守門的男人似乎並不畏懼這樣的怒意,又或許是經歷了太多相似的情景,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和毫不動搖的身體把劍子二人徹徹底底擋了下來。
“好,算你們厲害,待會等我們老大來了,有你們好看!”說完,劍子扭頭便離開PEARL的大門,急速走到街頭一個隱蔽的角落。
羽人跟上來。“劍SIR,您要叫局長?”
“局長?什麼局長?現在給我撥慕少艾的電話!”


大概四十分鐘過後,PEARL門口的兩個守門人看到一量白色的寶馬停在大門入口。從車上走下來一個身著高檔西服的男人。剛剛在門口“搗亂”的兩個小子立刻搖頭擺尾的走上去,穿夾克那個恨不得攙扶著從車上走下來的男人,另一個則青著臉,繃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男人走到門口,同樣被保鏢攔住。劍子立刻叫到:“老大,就是這兩個小子擋咱兄弟的道!”
慕少艾笑笑,慢悠悠地說:“龍首大人開這家店是歡迎客人,給人方便的。青龍幫雖然名頭不大,我與龍首也是有些淵源的。今天便是沖著龍首的名聲,借著幾個也在道上混的兄弟的風,來這裏坐坐。龍首的場子,我們兄弟自來捧場,二位現在不讓我們進,是看不起兄弟幾個還是想掃龍首的面子?”後面“龍首的面子”幾個字說的清楚有力。紫垣是大幫,裏邊的人自是覺得比一般小幫派的婁婁高貴幾分。但是龍宿為人性情難以琢磨,果真被扣上這樣的名聲,以後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
兩個守門人相視而看,似乎知道對方與自己同樣的結論。其中一個側了側身,“請這位老大見諒,既然都是兄弟,也應該能體諒我們的難處,既然是龍首的朋友,那就請進。”
微微一笑,帶著劍子二人走進PEARL。


PEARL之內的佈置奢華到令人嗔目結舌。因為名字取珍珠為意,設計者竟以珍珠鋪地。主幹道是用大而飽滿的珍珠鋪成。幻彩般迷離的燈光令人昏眩。三人似乎來到了一個世界中的世界。它自成一體,與外面隔絕。進入的人似乎找到了另一個自我,演繹起另一種人生。
“俗!”此時的劍子已經走在羽人和慕少艾前面,“恢復”了平日的“老大”地位。
“老大,我剛才的那輛車,還有我身上的西服都是租來的,你可一定要給我報銷。”慕少艾湊過來對劍子悄悄說到。
“就知道錢!先給我好好幹活!”


PEARL裏面是以半封閉的小包廂佈局,四周有大的獨立房間,可以肯定是給重要的客人準備的。
劍子和慕少艾小心觀察來往的人,羽人則穿梭在人群裏。
四周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每個人都小心扮演著自己的角色。侍應生和服務的小姐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遇到事情沉著,服務熟練。不愧是紫垣重視的資產之一,劍子默默品嘗手裏的香茗。侍應生也似乎對如此奇怪的要求毫無反應。來酒吧喝茶的確有違規則,而PEARL便是一個能適應所有變數的所在。


靜悄悄的,似乎沒有人知道此時一輛加長林肯已經停在PEARL的門前。守門人深深鞠躬,迎來了他們的主人。
平時龍宿很少來PEARL,三四個月大概能來一次,除非是有重要的客人約見在此。
昨夜激烈的歡娛讓多日沒有承受歡愛的邪影有些不適,龍宿猜測邪影應該在PEARL,特地來看看他。
華麗的人出現在大廳,此時客人並不多,劍子和慕少艾便特別顯眼。似乎感應到氣氛的不同,羽人走回桌邊,與其他兩人靜靜飲茶,打算儘量不引起麻煩。
“恩?PEARL怎麼會出現老鼠屎?”好聽的聲音,說出的話卻是強烈的諷刺和不滿。
手下的大堂經理馬上走上來,卻不知道怎麼答話。龍首的心性沒有人可以摸透。這樣沒頭沒腦的話不知道是何意義。
“穿著如此寒酸也可以進的來PEARL嗎?汝們這幫廢物以為PEARL是收容所嗎!!”與前一句明顯不同,龍宿的聲音很大,指著夾克裝的劍子大罵,嚇的大堂經理和手下的幾個人禁不住開始發抖。
劍子聽到身後明顯的挑釁和鄙夷,回過頭,站起身。眼前是個高大的男人,細長的雙眸正用審視的目光望著自己。劍子無法估計對方的年齡和身份。從手下的穿著和數量來看,應該屬於紫垣高層。男人用妖豔形容是不合理的,但是放在這個男人身上卻並無不妥。似乎要映襯那張華麗張狂的外貌,他身後變換著顏色的倪紅烘托出一個如螭如魅,似真亦幻的邪美身影。
“哪來的人妖?”劍子也不示弱。隨即坐下,不再理睬那人。
龍宿身後的幾個人走到劍子桌旁,並不說話,魁梧的身材把小桌旁堵個密不透風。如若是一般人,也許早就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落荒而逃了。劍子三人卻依舊安然自得。
見對方很不識抬舉,圍堵在桌子周圍的男人一把掀翻了桌子。
羽人憤怒地站起身,慕少艾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劍子卻微微低著頭,叫人看不清楚臉上的顏色。
慢慢的,劍子站起身子,走向紫色頭髮的男人。
身邊的保鏢欲擋住劍子的路,卻被龍宿阻止。他想知道,這樣一個沒有背景的人要如何挑釁他疏樓龍宿。
劍子走到距離龍宿大約十公分的地方停下來。四目相對,是氣勢的比拼,也是意志的戰鬥。
“如果有人對你掀桌子,你該怎麼做?”劍子問。
“敢對吾掀桌子的人不是埋在地下便是尚未出生!”
“說的好!如果有機會,我會掀給你看!”劍子說完,便帶著兩個手下離開了。
“龍首,就這樣放過他們嗎?”大堂經理問龍宿。
“那汝認為呢?”龍宿一個反問,把經理嚇的語無倫次。
“龍首英明,我……”還未思考到如何面對一向高傲的龍首,那個華麗的人影已消失在眼前。

“有意思……吾便等汝對吾掀桌子……哈哈哈……”一個媚惑的聲音嫋嫋飄蕩在PEARL的上空。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