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时 间 记 忆
<<  < 2011 - 11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 新 评 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专 题 分 类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日 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留 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霹靂同人]迷夜傳説2 by 笛卡兒
[ 2006-11-27 15:27:00 | By: 笛卡兒 ]
 

第二章

午餐時間,沉悶的警局也暫時熱鬧起來。
“快看快看,”慕少艾拉著羽人的袖子,指指前方說,“劍Sir又被仙姬攔住了。”
“多事,吃飯!”敲了一下慕少艾的頭,羽人安靜的扒飯。
杜一韋抱怨道,“哼,天天說我們沒紀律,破壞警隊形象,自個卻這麼大庭廣眾的搞男女關係,”杜一韋躬下身子捂著嘴小聲說,“我跟你們說,劍Sir的皮夾裏還有月吟荷的照片呢,幾十歲的人了還學人家追星!”
慕少艾馬上笑噴,“我說老杜,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你有老婆疼,劍Sir連個著落都沒有,當然要找點心靈慰藉了!”
“哎,”杜一韋繼續感歎,“就劍Sir那窮酸樣,討得到老婆才奇怪了。”
說到劍子仙跡,此刻正被賣飯的大娘,不,賣飯的小姐糾纏不放。此女相貌平平,一身灰黑和粉紅相間,眼裏時不時的放著不吸引人的電波。劍子雖然內心抗拒,但臉上還是一副和藹的笑容。
“我說滅定……”
“嗯,叫人家仙姬了!”咬手指。
劍子汗滴直落,“仙姬,”真想抽自己耳光,“可不可以把我買的飯菜給我?謝謝!”
仙姬扭扭捏捏的遞上,“劍Sir今晚有空嗎?”
“沒有!絕對沒有!”劍子趕緊回答,端起飯就想逃跑。
“我每天都有空,隨時約我啊!”仙姬猛拋媚眼。
劍子嚇得連連倒退,趕快逃離現場,發現慕少艾一行人正在看笑話,搬條凳子坐下。慕少艾趕緊埋頭狼吞虎嚥,忍不住偷瞄到劍子滿是怨氣的臉,呵呵偷笑。
“怎麼就不噎死你!”劍子怒。
“哎呀,老大,我這麼吃苦耐勞的幫手要是噎死了,傷腦筋的人可是你啊!”
“吃苦耐勞的人是羽人和葉小釵,哪像你們!”剛說完,張望周圍,劍子問“怎麼沒看見葉小釵?”
“我說劍Sir,我們吃苦耐勞的葉小釵當然是和素醫生溫馨午餐,那會跟我們這幫粗人混一起啊!”杜一韋道,聽到自己間接被批評,滿肚子不滿。
一想到那個狡猾的醫生,劍子全身冷汗,這葉小釵平時又沉默又孤僻,究竟是怎麼擺平素還真這個老奸的?好奇!(當然是床上!!!!)“小釵既然不在,那麼吃苦耐勞的慕少艾,下午去找線人問問情況。”
“老大,拜託了,午飯時間別談公事麼!”慕少艾抱怨。
“我陪你去。”半天不吱聲的羽人說。
慕少艾馬上笑容滿面。

聖蹤回到金猊幫的根據地,蜀道行正等著他回來。
“蜀哥……”聖蹤報告完情況。
蜀道行只是簡單的點點頭,完全看不出心中所想,身居金猊第二把交椅,他深沉而穩重,冷靜而老練。“你現在和我去一趟紫垣的地盤。”
“這次是他們惹事,憑什麼要我們過去?應該他們上門道歉!”
“這是老大的命令!”蜀道行不多作任何解釋,轉身上車。
一句話堵得聖蹤無話可說,老實的跟隨在蜀道行後面。
NIGHT,全港最大最豪華的歌廳,同時也是紫垣名下的物業之一,其奢華程度令人瞠目結舌。蜀道行一行人被服務生領進VIP房間。
“各位先生請暫等,老闆馬上就到。”服務生客氣地說。
“放肆!”聖蹤一把抓起服務生的衣領,“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趕快叫你們看家的滾出來!”
“聖蹤,別衝動。”蜀道行示意聖蹤冷靜。
聖蹤放開服務生,服務生整理好衣服,滿不在乎的離開。“媽的,什麼態度!這幫小鬼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裏!”聖蹤怒駡,“蜀哥,乾脆叫兄弟把這裏砸了!”
“你這麼沉不住氣,怎麼做大事!”蜀道行冷淡地說,聖蹤也無可奈何的坐下。
不一會,便有一幫人來到門口,金猊的人立刻警惕起來。
最先進入房間的人個子高挑,身體卻很單薄,全身單一的黑色裝扮,更顯得清瘦。他的相貌驚人的俊秀,透明白皙的皮膚,宛若晶瑩的冰雕,個性的上挑眉散發著張揚和帥氣,黑玉般的剔透眼睛熠熠閃爍,唇邊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邪媚笑容。
美,驚豔的美!
聖蹤頓時看得呆住,滿腹怒氣因這世間難得目睹的美麗一掃而空。
“你是俠刀蜀道行?”黑色的青年問道,聲音淳厚。
聖蹤瞬間回過神,吼到,“蜀道行哪是你喊的!”
他毫不介意聖蹤的吼聲,坐下,叫人斟滿威士卡。聖蹤依然不滿意的問,“你們老闆呢?怎麼還不來!膽敢瞧不起我們金猊,叫他吃不了兜著走!”
“我就是老闆。”輕嘬一口威士卡,他平靜的說。
“你是老闆?”聖蹤譏諷道,“難道疏樓龍宿死了?”
停下,眼中劃過一絲憤怒的殺意,轉瞬而逝。“龍首早就將NIGHT和紫垣的大小事務交由我打點,今天的談判也是我約你們來。”
“喲,難不成疏樓龍宿良心發現,準備金盆洗手了?”依舊是諷刺,聖蹤毫不客氣。
他揮手擋住發怒的手下,桌下的手卻已緊捏顫抖,“請你注意用詞,今天是來和談的,我可不想別人說我在自己的地盤欺負長輩。”
聖蹤不吃這套,蜀道行示意他停止,說“你就是最近很出名的邪影?”
點頭,“這次的事……”
沒等邪影說完,蜀道行打斷,“你多大?”
有點詫異對方的問題,邪影回答,“二十六。”
哐當!——威士卡瓶子摔碎。
蜀道行發狠的說,“回去告訴疏樓龍宿,想要和談就派個像樣的來!”起身,瀟灑而去。聖蹤得意的看著邪影發青的面容,美得讓他忍不住多欣賞一會才離開。
“尋哥,就這麼讓他們完整的走出去?!”手下立刻暴動。
邪影的臉上平靜如水,說“龍首吩咐,這次的面子我們一定要給足了,”冰冷的叫人發抖,一笑,“下次就能理所當然的不客氣了。”
起身,吩咐服務生,“收拾乾淨,我現在去見龍首,回來要看到地上留有一絲垃圾,我就砍掉你雙手。”
“是!”鞠躬,目送邪影離開。

最頂樓的總統套房,漆紅的大門上雕著五爪飛龍。
邪影輕輕敲門,一聲低沉而渾厚的“進來”,邪影緩緩推開雙扇門進入。
寬廣的牆壁上是奢靡的壁畫,水晶吊頂下石刻的女神噴泉潺潺流下甘醇的泉水,潔白無瑕的長床,黃金雕刻的龍頭床沿,一個年輕的紅衣貌美女子正在給床上臥躺的人按摩太陽穴。
臥躺的人,擁有與天媲美的俊朗,堪比眾生的妖豔,悠閒的姿態使得健美的身體在睡袍下若隱若現。
“龍首。”邪影微微鞠躬。
龍宿微微睜眼,紅寶石般的璀璨瞳孔透著冷冷的邪氣,“小尋,汝來了。”示意身邊的女子離開。
女子嫵媚的一笑離開床鋪,在邪影耳邊輕言,“小尋,記得好好侍候主人。”
“是,仙鳳姐。”邪影回答。
穆仙鳳緩緩扣上門,邪影向龍宿彙報剛才的情況,龍宿突然打斷,說“小尋,把吾的衣服拿過來。”
邪影將掛在衣勾上的衣服取下,珍珠發出沙沙的響聲。雙手遞予床邊,龍宿伸手,卻抓住邪影的手腕。衣服一下子散落到地毯上,邪影的身體被龍宿壓在柔軟的床鋪上。
“龍首……”
“吾講過只有吾與汝之時,可以放下彼此身份。”
“是,龍哥。”
“哈哈,小尋汝真是深得吾心。”

【河蟹省略】

激情之後,邪影疲憊的睡在床上一動不動,依舊是浴袍裝的龍宿安然的在沙發上抽雪茄。穆仙鳳輕輕推門進來,瞅瞅入睡的邪影,在龍宿耳邊低語道,“主人,金猊這次很不給面子。”
雪茄的煙霧繚繞,龍宿抖抖煙灰,一抹深沉的笑容顯現,“在吾意料之中,吾就是要和談失敗!接下來按吾吩咐行事便可。”
起身,穆仙鳳侍候龍宿更衣,華麗之姿舉世無雙。走到門口,龍宿回頭對穆仙鳳說,“鳳兒,待小尋醒來,告知他不用擔憂幫內的事務,好好休息便是。”包含笑意的再留念了一眼床上的柔弱人兒,龍宿的眼中只剩下蕭殺的怒意。
“遵命。”穆仙鳳恭迎龍宿離開。

夜,危險的信號正在閃動。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